目击者揭“杀无赦”内幕
十九年过去都发生了什么?

更新时间: 2021年02月07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七日】“3月13日晚7时许,我回单位经过2楼时(我们单位在6楼,刑警在2楼),就听见了审讯声和打骂声。我就将门推开一点往里看,看到几个队员正在用刑。刘海波被全身扒得一丝不挂,被铐在老虎凳子上,头被卡着以跪着姿式,有两个队员拿着高压电棍正在使劲往肛门里电,旁边扔着几根断了的木方。”这一幕深深印刻在霍介夫的脑海里,难以忘记。

霍介夫,男,1970年出生于吉林省农村,1993年毕业于吉林公安高等专科学校,曾任长春市公安局宽城分局南广场派出所警长。

就在霍介夫亲眼目睹刘海波遭受酷刑的前一周,也就是2002年3月5日,震惊世界的“3.05案件”发生了——3月5日,长春有线电视网被切入,插播了法轮功真相节目……霍介夫说:“当时正值全国人大会议期间,江泽民很恼火,对省委书记王云坤进行了批评,要求限期破案。于是此案成了公安部督办的案件。”

从3月6日至12日:全城抓捕“杀无赦”

“3月6日晚7点,宽城分局召开中层干部会议。局长周春明传达市局会议精神,……要求全局干警行动起来,‘团结在以江泽民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以高度的政治责任感’完成这一艰巨的任务。同时说明‘对法轮功学员要从重、超常规处理’,要求全市6000多名干警行动起来。这样我们投入了长时间的侦破和防范的运动中去。”霍介夫接到了紧急指令。对于长春插播,江泽民在中南海下达了“杀无赦”的密令,公安部副部长刘京赶往长春限期破案。

当地军队、警察与政府官员等纷纷被动用,疯狂绑架法轮功学员。五千多名长春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后投入各大监狱、集中营秘密酷刑迫害

霍介夫在证词中写道:“3月12日,宽城分局刑警大队重案2队抓住了提供住处的参与人刘海波、侯艳杰夫妇。刘海波是长春绿园区春城医院的放射线科医生。”“刑警大队对刘海波、侯艳杰夫妇进行了长时间的殴打和折磨。”

3月13日晚,霍介夫在宽城分局2楼,目睹了刘海波被酷刑逼供的一幕。

“经侦科的魏国宁也正好在里边。我们就问在场的艾力民队长,为什么要这样做。他说必须让他开口,上边有要求,没事。他同时让我们出去,魏出来对我说,这太残忍了,会出事的。我说找他们队长孙立东,叫他们别打了。魏说少管这种闲事。我便自己去找孙,没找到。我回到办公室坐立不安,后悔没能阻止。”

“在楼上待了十多分钟,我又去三楼找孙立东。在三楼楼梯,我就听见孙在二楼喊,‘另一个屋里别打了!’有人出来问怎么回事,他说:‘这屋死了。’我在二楼看见刘海波从老虎凳上放下来了,躺在地上,孙过来让给他穿上衣服,人已断气了。几个人匆忙给他穿也穿不上。这时老魏也下来,正好赶上。孙见我们让我们赶紧离开。他告诉艾力民别声张,他汇报上级去了。”

那么,长春有线电视插播事件的缘由到底是什么?为何刘海波仅因给插播者提供住处就惨遭虐杀?江泽民为什么怒火中烧,下达“杀无赦”的密令?

从“天安门自焚”说起

在2002年3月5日长春插播的前一年,2001年1月23日,北京发生了举世震惊的“天安门自焚”事件。长春插播的内容,主要是“天安门自焚”真相,法轮功原来是被冤枉的,长春市民被惊醒了——而这一点,恰恰激怒了处心积虑,欲置法轮功于绝地的江泽民。

自1992年,李洪志先生在长春正式传出法轮大法,以真、善、忍为原则,有五套柔和而缓慢的功法,因为祛病健身、提升道德水平卓著,到1999年之际,已有近一亿人学炼法轮功。社会道德水平回升,人心归正,《羊城晚报》、《医药保健报》纷纷报道了法轮功受到广大民众的欢迎。

在国内,政界、学界纷纷关注法轮功,并有相当数量的精英人士走入修炼。1998年,以乔石为首的部分全国人大离退休老干部,对法轮功进行了详细调查和研究,得出一个结论:“法轮功于国于民百利而无一害”,并于年底向江泽民为首的政治局提交了调查报告,此举令江泽民大为忌惮。在1989年靠镇压六四上台的江泽民无德无能,难以服众,对于乔石等元老级人物一直心存芥蒂。

事实上,早在1996年,中共及江泽民政府已派公安深入调查法轮功,然而在长时间摸底、验证之后,却未找出任何问题。

1999年夏,江泽民因法轮功广受民众欢迎,学炼人数上亿,心生嫉意,在其他常委不赞成迫害法轮功的情况下,江泽民却一意孤行,于1999年7月20日,发起了对于法轮功的迫害。

直至2000年,政治局委员们对镇压并不以为然,除山东、辽宁等少数省份外,许多省市对镇压不感兴趣。来自体制内的消极抵制与民众的普遍反感,使得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已无法维持下去。

2001年1月23日,正是大年除夕日,全国百姓正在家中团聚,叙谈,吃饺子,看电视。突然,电视上出现了令人触目惊心的画面,在天安门广场上,有5个人往身上浇汽油并点燃了自己。熊熊的火焰与拿着灭火器灭火的警察,还有烧得面目皆非的小女孩,这一切将人们的心都揪了起来……

“天安门自焚”事件,成为江泽民集团残酷打压法轮功最重要的“推手”。在江泽民的亲自命令下,全国大小媒体掀起新一轮批判高潮。从2001年1月31日开始的四天内,新华社和中新社的网络版分别就有107篇和64篇批判及声讨法轮功的文章,超过十四个省市自治区的“各界群众”纷纷出来谴责法轮功。

在其后的一个月之内,中共指令2000多家报纸、1000多家杂志、数百家电台与电视台,一起全力开动,把全国人民抛入仇恨法轮功的疾风暴雨之中。悲惨和荒谬的镜头一经播出,把民众的愤怒情绪挑动到了不可控制的地步,很多人把自己以前看到的法轮功的神奇和法轮功学员做的好事全都置之脑后。

在这种“集束谎言炸弹”的轰炸之下,人们开始相信谎言。中央电视台高频率播放各界人士的随机访谈,并反复重播,令家喻户晓,人人皆知,使亿万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扎上根。

突破封锁的先驱者

2002年3月5日晚7点19分,长春市惊愕了、沸腾了。

长春有线电视八个频道同步播出了《是自焚还是骗局》、《法轮大法洪传世界》等真相节目,震惊的人们纷纷电话告诉亲友同事,让他们打开电视看真相。

40分钟过去、50分钟过去,数十万的人们如梦方醒——燃起人们仇恨的那一场所谓的“天安门自焚事件”,竟然是一场“伪火”,那个叫王进东的自焚者,似乎已经被烧得口鼻歪斜,可夹在双腿间装着汽油的塑料瓶竟在高温之下毫不变形;另一个自焚者刘春玲在滚滚浓烟的掩蔽下,受到来自警察的致命一击;最小的自焚者刘思影在气管切开手术三天后就能开口讲话,大声唱歌……打破常识的编剧拙劣不堪,漏洞百出,中共编造的自焚谎言不胫而走。

美国《标准周刊》(The Weekly Standard)针对“长春插播”发表了重磅长篇报导:《进入细微的电波——几位不为人知的中国烈士如何帮助全世界的自由事业》,文中这样记录了当时的长春:法轮功的节目在八个频道播放了50分钟,积聚了超过10万的观众。全世界传遍他们的名字,他们是:梁振兴、刘成军、刘海波、周润君、侯明凯、雷明……

电视插播真相的消息很快便传到了中南海,对于“天安门自焚”仅仅在事发一年之后,便被如此大幅度、大力度的拆穿,江泽民怒火中烧,失去理智,直接下达密令“杀无赦”,长春全城戒严大搜捕,短短几天内,长春地区有五千多名法轮功学员遭到非法抓捕,而参与电视插播的法轮功学员中,多人被活活打死。

中共惧怕国际舆论关注发生在长春的大抓捕事件,试图合谋掩盖真相。霍介夫说:“3月16日下午l时30分,分局召开刑警和部分科室科长会议。周春明说法轮功学员刘海波死于心脏病,要求各单位抽调警力看太平间,抽女警看已被送进医院的侯艳杰。我这时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说,我们科不行,刘是打死的,这样的工作我干不了。我被中止开会。”

霍介夫坚持自己的意见,并指出取缔法轮功就缺乏法律依据,他最终被停止工作,并被中共以“支持法轮功”的名义拘留15天,后来被免职开除;2002年6月底他逃离了大陆来到海外。中共酷刑残害刘海波,让霍介夫内心无法平静,在海外稍微安定之后,于2004年1月7日,在明慧网以实名提供证词,揭开了刘海波被虐杀真相。

十九年过去都发生了什么?

“天安门自焚”事件过去二十年,长春插播过去十九年,这十九年中都发生了什么呢?

在长春插播之后,半年的时间里,惨无人道的一次次刑讯逼供,酷刑折磨,2002年长春市中级法院于9月18日对15名法轮功学员进行了非法判刑。判刑期限分别为:周润君20年、刘伟明20年、刘成军19年、梁振兴19年、张闻18年、雷明17年、孙长军17年、李德海17年、赵健15年、云庆彬14年、刘东14年、魏修山12年、庄显坤11年、陈艳梅11年、李晓杰4年 。刘成军、雷明、梁振兴、侯明凯等法轮功学员已被迫害致死。

时间,总是默默地记忆着一切。

以下是曾经参与江泽民亲自发出的“对法轮功学员要从重、超常规处理”的部分长春各级公检法人员,在2002年3月5日“插播”事件之后,十九年来的状况:

1、孙立东

1952年11月生,原长春市宽城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长,1999年起充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带手下绑架法轮功学员近百人,是将“3.05”插播的法轮功学员刘海波迫害致死的元凶之一。2004年初,孙立东猝死在办公室内, 其手下的刑警都说其抓法轮功学员遭报应了。在他死后被中共树为长春市2004年“十大新闻人物”中唯一代表司法界的“新闻人物”。

虽然,中共用包装手法来宣传,然而孙立东的暴死在长春引起了不小的轰动,男女老幼都纷纷议论,很多曾经参与过迫害的警察家属要求他们转换工作,害怕连累自己和孩子,也有些参与者也胆战心惊,不愿再为江泽民充当打手了。

2、刘元俊

54岁,原长春市纪检书记、政法委书记。主管长春市公检法及610办公室。从1999年7月20日开始迫害法轮功,特别是在长春市法轮功学员电视插播真相后,刘元俊死心塌地追随江氏“杀无赦”指示,非法抓捕近五千人,造成了大量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重刑,劳教等。2006年4月中旬,刘元俊突然发病,于2006年5月4日死于肝癌。

3、张晖

46岁,长春市中级法院刑事一庭庭长。本人死于脑溢血。在非法审判长春“3.05”电视插播案件中任审判长。2006年3月2日突发脑溢血死亡。

4、孙万胜

原长春市中级法院院长,为了个人私欲,卖力跟随江氏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是非法审判长春“3.05”电视插播案件的直接责任人,长春市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都是孙万胜亲自审批的。此人因受贿被双规,遭到报应。

5、田中林

66岁,原长春市副市长兼公安局局长,在长春电视插播事件及以前的多次迫害中,曾多次到行刑现场直接布置迫害。面对浑身血淋淋的被绑在老虎凳上的法轮功学员,亲自对凶手下指示。2011年,田中林被检察机关逮捕,被判处十一年。

5、宋利菲

长春市中级法院原党组书记、院长,长春市中级法院诬判刘成军等十五名插播电视的法轮功学员,分别处四~二十年有期徒刑。而当时在职吉林省政法委副书记的宋利菲,脱不了干系。2018年6月21日,宋利菲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审查。

7、刘培柱

吉林省公安厅原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厅长。长春“3.05”插播事件,发生在刘培柱任职长春市公安局副局长期间,作为公安局2号人物的刘培柱,积极执行江泽民对长春“3.05”插播事件“杀无赦”的邪恶指令。对“3.05”插播事件的迫害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2020年1月22日,刘培柱落马,并被“双开”。

无独有偶,当年炮制“天安门自焚伪案”的参与者们也都以不同的形式偿还他们犯下的罪恶:亲自导演“自焚伪案”的原央视新闻评论部副主任陈虻,于2008年47岁时同时患上胃癌和肝癌,历经9个月的折磨后离开了人世;而昧良心播报“自焚伪案”、煽动仇恨的央视喉舌罗京,则在2009年患上淋巴癌,死前口腔严重溃疡,舌头溃烂,不能说话,年仅48岁;而在2005年“自焚伪案”四周年之际在《焦点访谈》上重炒自焚骗局的央视女主播方静,于2015年患癌死在了台湾,年仅44岁……正所谓:“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历史总是在不经意间,为人类留下洞察过去与未来的契机。2020年1月23日,时值“天安门自焚伪案”(2001年1月23日)19周年之际,武汉宣布封城,全人类都知道瘟疫来了。时间如此巧合,是不是上天的提醒和警示呢?在过去一年中,瘟疫的传播路径清晰地显示,武汉肺炎直奔中共与亲共者而来,因而也被称作“中共病毒”。

结语

“真理就是具备这样的力量:你越是想要攻击它,你的攻击就越是充实了和证明了它。”(伽利略)

十九年过去了,刘成军、刘海波等插播勇士虽然离我们而去,然而,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同样不畏生死,在街头巷尾,在高楼社区,在乡村小镇,向可贵的中国人传递着真相,告诉世人珍惜自己,不要被谎言蒙蔽。

新冠肺炎还在加速肆虐,无论是天象的预警,还是古今中外预言的警示,都直指更大规模的瘟疫即将来袭。当有法轮功学员告诉您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您一定不要大意,在2020年武汉肺炎期间,就是这九个字,让若干武汉市民化险为夷,摆脱了险境。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望您一定珍惜!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