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应对公检法部门的种种推诿

更新: 2021年04月3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十日】从我个人认识来看,法院不配合家属的所有行为,就是要家属一次次去跑法院,就是想多见见家属。无论结果如何,家属每一次的跑都有意义。

我过去曾在法院上班,在此举些例子,聊聊法官那些内部事,给从没有跟法院打过交道的大法弟子破除一些观念。

我在法院上班的时候,看到有些当事人只是在门口一站,并没有说什么。很多当事人都是普通老百姓,不善言辞,更多的人不知道见了法官说什么。可是我看到当事人在那里一站的时候,法官这边就特别烦躁,嘴里说着“某某又来了,真是麻烦”等类似的话。然后就给同事说:你赶快给某某把那事办了,不要让他再来了。后来,那件原本拖着不给办的事,就在当事人一站的时候,法官给办了。

这样的事时有出现。故而,我办案子的时候,也经常采取这种方式,就是一遍遍去找,不在乎你当时给我办不办,我就是持续找,直到对方将我要办的事办了。事情得到好的解决时,对方就对我说:要不是你如此敬业,我真的不会这样做的。他丝毫没有认为我是在找事、为难他们。

也许有在法院上班的经历,发现法官所处的位置很尴尬。每一个案件的办案人都是最基层的法官,可是他们办理案件的时候,没什么裁决权,这个不来源于610、政法委的压力,而是中国现行的体制。生活中,中国的司法就是处在“权大于法、官官相护”这样的环境。法官办案的时候,外面来一个电话,就能将案件的结果决定了。这还是比较好的。有些时候,庭长给法官说:某某案件,你把握好。却不说是为原告说情,还是给被告说情,让法官去猜。我认识的法官一次猜错了,把庭长得罪了,自然好长时间她上班时都不太自在,庭长不给她好脸色,很难受的。有些时候,出现这种情况,法官会受不了,那种委屈有时候会控制不住,会当着我的面给自己的朋友哭诉。有的法官我就从来没有见过他笑过,他总是皱着眉头,总是很烦躁不安,特别不愿意这种办案子的方式。有的法官出于自身的道德修养,就是想为老百姓做件公道的事,尽量在办案中以各种方式去维护老百姓的合法权益,但这样的法官一般不买领导的账,就不受领导待见,领导就会找茬,将其放在收发室发报纸……看到很多法官业务素质非常好,也会办案子,但是中国的现行体制致使这些人站在法官的位置,却没有法官的裁决权,一个最简单的离婚案件,法官因为一个电话,都无法依法办理,就是如此尴尬和难堪。

我知道公检法部门众生的苦,知道这些人所处的尴尬和难堪的境遇,也知道他们很多说不出的苦楚和无奈,所以,我在提交控告状的时候,虽然被控告人是具体的公检法工作人员,但我内心深处是对邪党迫害中国民众的控诉,是对邪灵因素的控诉与曝光,丝毫没有对直接参与者的仇恨和怨气。我知道他们很多人真的很难。

有些时候,有些案子明明很简单,邪党体制下的关系网就能束缚公检法人员的手脚,但是这个时候,当事人的控告,对直接责任人的控告、举报,就能解体这些来自上面的束缚。但是这种控告、举报不可能一提交,公检法人员就能立刻按照法律规定办理,表现方式就是推诿、谩骂、恐吓,有些时候,给老百姓的感觉都是没理可讲了,这世道真的变的让人无法忍受、无法想象,觉的自己面对的具体办案人太没有人情了,恨不得让这个人去死。有的当事人真的这样做了,你看报纸上登的消息,某地法官因为一个离婚案件被当事人背着炸药包到法院开会的会议室引爆;有法官宣判的时候,被当事人往脸上泼了硫酸……

刚开始我在法院上班,后来是借法院的房子在那里上班,故而我们相处的时间就比较长,他们在我面前也没什么保留,我就看到当我们的权益被侵害的时候,一次次上门去找,表面上看似法官在为难我们、对我们一次次推诿,我们看似一次次都是白跑。实际我们跑的过程,不是给法官看的,是给那个背后给法官施加压力的人看的。我们越有信心、越要案件公正的结果,那些人看到这个人的事情,你如果不按照法律规定正常处理,那么他就会层层上告,告的你什么事都干不了,告的你家喻户晓,告的你身败名裂,这官位自然不保,还谈什么仕途?这个时候,法官按照法律规定处理,那背后的压力来源会认为法官之所以这样做是没办法,法官不依法办案,那当事人不饶人呀。很多案子就是这样依法办理的,借当事人的压力来依法办案。

我后来作为律师代理案件的时候,认识的法官让我给当事人做工作,撤诉。我只好让当事人到法官那里去骂我,找司法局告我,就说自己请的律师不办事。这样我才能按照法律规定依法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办案子的过程中,我看到,每一起案件很简单,难的是其中的人,我觉的自己总是跟法官斗智斗勇,如何不让法官因为认识我,借我的力量,危害当事人的权益。

我们控告的时候,即使没有任何结果,只要公务员被人控告、举报过,即使该人没有什么错,这个被举报、被控告的行为会成为这个人考核的一个污点,会影响他今后的晋升,也是有震慑力的。

迫害一直持续,邪灵因素最后的猖狂就是要不停的毁灭人类、迫害修炼人,我们选择持续控告、举报、递交法律文书,说简单点,是抑制邪灵因素的罪恶行径,也是在制止迫害,解救众生。我们大法弟子的每一份控告很重要,持续更重要。那些法官背后的压力来源也在看大法弟子控告的心有多强、信心有多足。我们找各部门工作人员维权的时候,我们的自信也会彻底的解体操控公检法人员的邪灵因素。那份自信和对师对法的信,即使不说话,即使只是在法院门口一站、在法官面前一站,也能起到要起的作用。同修做的过程中,就能亲身感受到,还能看到那些推诿我们的人对我们持续的上告,发自内心的高兴,他们在等,真的在等,这些人比大法弟子还清楚对法轮功就是一场迫害,可是结束迫害需要大法弟子往出走。

如何让公检法人员和我们一起反迫害、结束迫害,那就是正念面对各种推诿,把各种推诿当作公检法众生等待我们一次次上门的讲道理、要求公正,慈悲的做,将修炼人的善带给我们接触的每一个人,包括派出所的片警、社区人员。

【编注:本文代表作者个人当前的认识,谨与同修切磋,“比学比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