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停车场工作中修炼的故事

更新: 2021年03月1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二日】师父说:“人人都有一份工作,而且还要干好工作”[1]。去年四月份,我找到了一份新工作,在一家停车场做夜场管理。停车场虽然职工不多,可人际关系还挺复杂,尽管是低薪阶层的人,照样在名利场中随波逐流着。这是我的新的修炼场所。

那就从改变自己入手。从小事做起,在平凡的工作中传递真诚和善良。

找到问题点 工作突然现

最近几年,我找工作很不顺利,不是这不行,就是那不合适,总是在燃起希望的同时,又陷入失望。不断的找工作,又不断的变换工作,使我身心疲惫。同修与我交流:“修炼人是不会吃不上饭的。”

我心里也这样想:修炼的人都是有福份的,不会找不到工作,只是不合适而已。可我的工作怎么就这么难找呢?以前自己有些眼高手低,嫌工资低、嫌环境不好等等,现在这些心都放下了,是不是放的不彻底呢,还是有其它原因?我得找出根源来。

以前,为了更好的从事我的技术工作,所以我找工作的基点就停留在这份工作必须要保证是技术工作,时间上也得充裕。这种想法表面上看是为了自己的修炼,还觉的自己很无私,把修炼放在了第一位。可事实是我不自觉的还是把修炼和工作位置摆放错了,走入了一个误区。

师父说:“在生活中我们要尽量符合常人社会的形式,所以常人的工作和你修炼要分开,一定要分开。工作就是工作,修炼就是修炼。”[2]师父还说:“修炼是没有任何条件的”[1]。我不但没有分开,把工作和修炼捆在了一起,这不等于给修炼附加条件了吗?难怪我以前找工作总是不顺呢,原因就是自己有执著,法理不清,被邪恶钻了空子。

来这家公司上班之前,同修也帮我找了一个工作,是一家医院的停车场,我就按着她说的地址去找,去了一看,停车岗亭没人,医院前台也没人,我就回来了。回家发现手机里有个同修丈夫的短信(我出门从不带手机),叫我马上联系他。我就打电话给他,他说有个工作叫我去看看,我就按约好的日期过去了。没想到,当晚我就上班了。

这份工作找的很顺利,我觉的关键是自己摆正了修炼与工作的关系。工作中有我们可以修心与提高的因素,和我们的心性息息相关。同一天的两个工作。前一个找不到人,错过有因,后面的工作接踵而来,有条不紊,而且还是我希望的夜班,也可以休息,白天还不耽误做证实法的事情。我知道这是师尊的慈悲安排。

不与人争 视岗如家

刚去上班的时候,文件橱里放满了大家的东西,有的人还占了两个甚至更多的橱位,还有的人甚至把米、面、油盐酱醋也往里放。我没有橱位了,办公室里的文件柜也都被同事们用了。按理说我刚去,经理应该给我腾出个柜子,好放点个人物品,可是经理没安排,同事也没主动让给我。

我没吱声,就想了个办法,用一个鞋盒子把我的日常用品、洗漱用具放進去,搁到床边。因为我是个修炼人,不与人争。同事们戏称我的盒子是“百宝箱”。

停车场用的停车警示柱大都被撞坏了,有的上盖都找不到了。看到此情景,我从家里拿来一些物品和工具,先把底座部份拆开,放入适量的沙子,以防警示柱遇风被吹倒、吹跑,然后再用电烙铁把一层和二层、二层和三层之间烙上几个眼,用扎带捆绑、固定结实,再用刷子把警示柱一个个的刷干净,外面再用宽胶带多粘几圈,防止進水。这样,一个个翻新的警示柱就又都派上了用场。

办公室用的开水壶,每次烧开水的时候都能听到嗞啦嗞啦的响声,原因是水壶底部粘上了沥青和沙子等混合物,要烧开一壶水需要很长时间。我就用平口螺丝刀、壁纸刀、钢丝球等,一点点的清理,再把壶放在84消毒液里浸泡,把壶底清理出来了。从此,烧开水快多了,也不吱吱响了。

还有遮阳的窗帘、夏天用的凉席、擦桌子的抹布,也是我从家里拿来的。这些小事,经理虽然嘴上不说,但却记在了心里,她和别人说我是个有心的人。

利益面前不动心

由于值夜班,我有喝茶的习惯,就用一个小罐子装好茶叶带到单位,放在桌子上。我每天晚上就喝一壶茶,一小罐茶能喝多少次自己心中是有数的。可是我不经意的发现,罐子里的茶叶下的很快,不象是我喝的。我也没当回事。有一天,同事Y姐和我说:“你的茶都被小L喝了。他自从来这个停车场,就喝别人带的茶,所以大家都把茶锁在橱子里,就你放在外面。”我笑着说:“他喝就喝吧,又不是扔了。”我想,在以前的工作单位,我没少喝公家的茶,还往家里拿呢。现在小L喝我的茶,就当是我在还债吧。

有一次,同事有事,我就替了她一个班。会计说:“到发工资时,会给你加一天的工资。”可是到了发工资的时候,却没给我加。同事Y姐就说:“你上个月不是多上了一天班吗?工资怎么没补给你?咱就这点工资,还指望它吃饭呢!你最好问问,你要不问,她就当你不知道了,就不给你了。”我说:“她有时忙,可能忘了吧?没事的。”这件事,我根本没把它放心上,很快就过去了。又隔了一个月,发工资的时候多了五十元。会计说:“我上个月把这事给忘了,这个月赶紧给你补上了。”师父说了:“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1]事不大,钱也不多,但对修炼人来讲却是人心和利益的考验。

一次,一辆外地车早上要离开,那时系统还没启动。一般早上六点这个时间段会有一个上早班的车要走,一直这样,我连车主、车号和车身颜色都记着。这次隔着窗帘,我也没看清,误以为是他这辆车,连想都没想,就放行了。因为电脑系统还没启动,语音提示是不报车牌号的。过了一会儿,当上早班的车出现时,我才发现放走的是另一辆车。我连上系统,根据拍照记录找到了那辆车,点击出车场产生的十元停车费用。我马上掏出十元钱,把钱放進抽屉里,坦然的给补上了。因为是我的不细致,导致失误,该还的我就还。

传递修炼人的善

上班没几天,一个妇女带着个小女孩来到我面前,向我借十元钱,她说:“过来想给孩子买两个包子,可是出门忘带钱了。”我就随手拿出十元钱给了她,还问她够不够。她说:“谢谢你,够了,回头会还给你。”那时我刚到单位,周围的情况不是很了解,就跟同事说了。

同事Y姐说我很傻,说那人把你骗了。我当时就想:“如果十元钱能解对方所急,何乐而不为呢?”结果,第二天人家真的来还钱来了。那位借钱的女士的丈夫可能知道了这事,每次来停车,進出都礼貌的笑着和我打招呼。

今年大年三十那天,刚好轮到我休班。同事Z大哥要和我换班,说他妻子身体不好,是个残疾人,每年年三十那天都要敬天。我就答应了。同事L姐听说了,就和我说:“不和他换,谁家过年能没事啊!”我说:“没事的,换就换吧。”可L姐初二那天有个家庭聚餐,也要和我换班,我二话没说也答应了。

同事Z回来时给了我七十元钱,他说:“大年三十要你值班,多给你二十元补助费。”我只收了他五十,把那二十退给他。我说:“要是为了那二十块钱,我就不和你换班了,那不是钱的问题。”他一个劲的说:“谢谢!”

后来听同事说,Z大哥和我换班是为了要去旅游,我也没往心里去。修炼人就要想着为别人好。

疫情期间,基本没有進出车辆,停车场停摆了。可是停车场还兼着小区院内的安全管理,上级公司不让关门。于是经理就让其他职工放假,只有我和她值班。她值白班,我还是值晚班。这样就没有替班的了,我的休息被取消了。夜班交班的时间是晚上九点,上白班的时间就有点长。我心里想:我们修炼人不得替别人着想吗?我就和经理提出来十二个小时对十二个小时值班。这样,我每天得提前一个半小时去接班,虽然我可能辛苦点,但我觉的应该按修炼人的标准去对待,况且我早去了也能学法,也能看明慧网文章,让自己充实点挺好。

发工资时,经理在原先的基础上多给了我二百元。我寻思自己是修炼人,就和经理说:“赶上疫情了,单位效益也不好,这多出的钱我不要也行。”经理说:“你多上四天班,这是你应得的。你能这样想着我、想着单位,就很不错了,我得谢谢你。”

有一天,夜里凌晨两点下大雨,水深没过了膝盖。这时進来一辆共享车,我就过去协助停车。共享车的司机大都是些大学生,刚拿到驾照,驾驶技术不是很好,停车基本都停不到位,按规定我得去协助停车。车停好,我发现三个人只有一把伞,我说:“你们稍等我一会,我去拿两把伞来,这雨太大,别淋着。”我就趟着水回办公室,拿了两把伞递到他们手上,并告诉他们明天要是过来把伞交给白班的值班人员。她们仨连说:“谢谢!谢谢!”

早上来接班的Y姐,我把送伞的事和她说了,并说她们白天可能来还伞。她说:“你还真行啊,开共享车的学生你也敢把伞借给她们!”那意思是伞送不回来了。我笑笑说:“我相信他们会把伞送回来的,送不回来,我就补上,不会让单位吃亏的。”第二天,她们果然把伞送了回来。

我心想:我宁愿相信人善,用善传递善,处处是春天。

修炼先修心 修心找自身

以前在人才市场找工作时,我心里就想过:“如果我要是从事了保安的工作,最好不用穿保安服,如果要求穿,那我就把那工装上邪党的标志撕下来。”到了这,果然不需要穿工作服,穿便装上班就行。

在停车场,有喊我们“收费的”,有叫我们“保安的”,用什么眼神看你的都有,有的不屑一顾,有的就是“哎!哎!”的喊,遇到喝多了酒的,还指着鼻子骂你;有的停完车故意走到你跟前说些难听的话,什么人都有。我就在心里念着师父讲的法:“总是乐呵呵的”[1]。从不放在心上,不当回事。

有人出停车场的时候,总好按喇叭,你起杆稍微慢一点,他就一个劲的按喇叭,有的还按着喇叭不放手。遇到这种情况,有时我就生气:“又不是不给你起杆,你按什么按,这么几秒钟的工夫都等不了吗?着什么急!”虽然杆起了,心里还生着气呢。可想想自己,有时遇到做事慢的同修,不符合自己做事风格的时候不是也着急嘛!不也象那个按喇叭的人吗?

急躁也是人心,着急就没有了智慧,就不能忍耐,完全是修炼的问题。能这么早走的人,一般都是有急事或者是赶时间的,帮别人争取一秒的时间也是好的啊!助人为乐,不能“私”字当头。

有一次,我有事要和同事换班,结果她们都说有事,换不了。我心里就不平衡:“你们平日里早走晚来的,我都不介意,和我三番五次的换班,我都是连想都不想的一口答应。怎么到了我需要换个班,你们就都有事了?而且这还是我第一次提出换班啊!”后来一想,我不是修炼的人吗?这不是冲着我的心来的吗?这不是帮我提高来了吗?我得先他后我,把自己的事往后放一放。

疫情过后,同事们又陆续上班了。有一天经理给我留条,叫我晚上不管几点都得跟车停位,因为共享车经常跨在两个车位上,影响白天的停车。刚开始看到条子,我心里还有点不舒服,就动了那么一念:“这人怎么那么多事啊?”没出几天,她又叫我管好白天進场的电动车,因为院里有些做保健品的人,進進出出的有很多老年人,还有搞培训的,电动三轮、电动车就乱放,不能放到停车棚里。可是就我一个人,有时也顾不过来啊,看了里面顾不了外面,一不注意车子就停那了。这电动车本来就不该我夜班管的,她还增加了我卫生清理的服务区域,还说什么分工不分家,垃圾桶满了,就得倒,不管在谁班上等等。

我仔细一想:“这哪有偶然的事啊?这不是好事吗?又到了我该提高心性的时候了,这一连串的安排,事都不大,可恰恰是考验我让不让人说,愿意不愿意多付出的。该我做的我做,不该我做的我不管,分的这么清,这不是私心、安逸心的表现吗?”在修炼上,我也存在这个分别的心,份内的事我做,觉的不是份内的事,就不愿意管。

通过这件事,我悟到:虽然一件事看起来好象不该你来做,可是同修找到你了,如果你再推出去了,她还会找别人,再有人推,她还得找人,不把这件事情给解决了,那会牵扯多少人的精力?大法弟子的时间也是大法的资源啊!与其那样,还不如先在我这一环节给解决了,这不是更好的选择吗?这不就是修炼吗?同修找到你,就是对你的信任,你没有理由不处理好,往外推,就是向外找的一种表现。能承担的就主动承担,不能再让同修为难。

虽然我做的不够好,还达不到法的要求,但是我始终抱有一颗做好的心,我有一个改变自己、努力向上的愿望。不断的从平凡的小事上修自己,不放过每一个提高的机会,用心去履行一个修炼者的使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瑞士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