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地利新学员:在大法中实修一年的心得体会

更新: 2021年03月1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一日】我定居奥地利三十年有余。到奥地利的早些年中,因身体不好,练过好些祛病健身的功法,也尝到了一点练功带来的乐趣。但是后来发现,在我能接触到的功法中,都没有更高深的东西在里边,到后面甚至觉的一点用都没有了。

走入大法的欣喜

二零二零年伊始,我突然感受到过去身体曾有的所有问题开始轮番在我身上重新冒头,同时还出现了新的问题,就想,今年也许是自己的大限之年吧,但我还是想再另找一个功法来试试。

刚一冒出这个想法,就突然想起在网上看的一个自媒体节目,好象曾听主持人说自己是一个法轮功学员。这位主持人文质彬彬,温文尔雅,一看就是个正派人,我就想这种人都修炼法轮功,那法轮功应该不错吧。

第一次听到法轮功这个词,大约是最初法轮功在大陆遭诬蔑之时。那一年,我回大陆探亲,好象有个印象,从报纸到电视铺天盖地到处都是在“批判”法轮功。那之后,“法轮功”三个字就象从我脑子里、生活中消失了一样,不见踪影。

第二次听到法轮功是二零零八年三月,我丈夫的朋友送了他两张票,说是神韵的演出,是从美国来的,我们去维也纳看了。中场休息时,一位年轻的中国女子走过来,给我们介绍了一下情况,还给我们讲了一点法轮功的情况,可惜时间太短,没能听到更多信息。

从那位自媒体主持人那里听到法轮功之后,我就开始上网看《转法轮》,这一看下来,心潮起伏,真是又高兴又痛惜,高兴自己终于找到了内心深处一直在寻找的东西,同时痛惜虚度的过去时光,深恨自己过去眼瞎心瞎,恨不得时光倒流、自己没有远嫁奥地利。我当时就想,这本书就是我们中国人的福音,那一刻恨不得所有的亲朋好友和同学立即都来学习这本书。

我在自己熟悉的人群中一直是属于比较愚笨的,就认定这些人看了此书一定会有更大的感触。我生出了欢喜心,就有些不管不顾起来,开始给我相熟的人打电话,希望他们能接触到大法。这种做法的结果自然是令人扫兴的,甚至导致我丈夫对大法产生了误会,彼此很长时间在此事上都很难沟通。

后来,从学法当中,才慢慢清醒过来,认识到是自己的问题,就学着尽量平心静气和丈夫解释,虽然他不相信,但也没再阻止,甚至有时也肯帮一点小忙。

走入实修

对于刚刚接触到大法的我来说,其实什么都不懂,以为早晚看看书,炼炼功就是修炼了,日常生活还是照旧不变,还在想自己和国内的学员一比,简直就是在蜜中修啊。

直到几月之后某天,在明慧网上读到一些文章,才发现自己的修炼方式不对,根本就不是炼功人应有的修炼状态,平时生活也没把自己当作是炼功人。看了别人的文章,才有点意识到自己的误区,我就开始学习别人怎么向内找。这一向内找,才发现自己的大小毛病非常多,而且过去也在无知中不知造了多少业。

在学习大法之前,自己经常在亲朋好友中说,我这个人离好人只有一步之遥,离坏人有十万八千里。读了大法后,顿觉羞惭,反观以往的所作所为,真是恰恰相反,自己的一只脚已经踏進了地狱之中,而离那好人的距离才真是十万八千里,这时的我才真正体悟到了师尊的慈悲救度之恩,心中升起无限无限的感恩,感恩师尊将我从那烂泥中、虚妄中、地狱中拉了出来。

过去,我每天大量的时间都花在了看网络小说中,在认识到自己的修炼状态不对后,我就没有再看了。但还有一个瘾好没去,我还喜欢在电脑上翻扑克牌。但是,我发现了一个问题,以往输输赢赢五五之分,有时还输的时候多,而现在赢多输少,就觉的很奇怪,我就想了,莫非它让我多赢是想换走我的德?这一想,吓了我一跳,也不敢再玩了。

体验身体消业

修炼大法不久,身上的病痛很快就不翼而飞了,人一下子轻松了起来,人也逐渐消瘦下来,恢复到了正常的体态。有天半夜醒来,吞咽时,觉的舌右侧后面有一大痛点,想了一下白天没吃什么火重的东西,又一想,是消业吗?再一想,自己是炼功人哪。侧身再睡,发现痛点已经消失了。我悟到,师父时时都在我们的身边,随时都在提醒着我们、点化着我们,所以我也不再象以前那样胆小怕事,现在不管做什么,都尽量堂堂正正去做。

有天晚上在家中,炼功到第三套功法时,身上开始出虚汗,到第四套时,头开始眩晕,而且越来越严重,已经不大听的清炼功音乐了,我悟到,是师尊开始给我净化身体了,使劲忍住不适,心中默默说着自己在修炼正法,只听师父的……等我再清醒时,发现自己躺在地上,第五套功法的音乐已经开始。我撑坐起来,想炼静功,忽然一阵恶心袭来,随后就吐出一大堆黑漆漆的脏物。等收拾干净之后,才察觉,后脑勺右上侧有些紧痛,用手一摸,好像摸到了一个坑,一个比较大、比较深的坑。当时吃了一小惊,想象不出来是怎么磕出来的。手拿下来一看,有一点淡淡的血迹。我那时没有害怕,心中明白这是来索命的,是我欠的业债,是师尊护住了我。次日起来,用手摸头,头上的坑已摸不着了,只有一层表皮血疤,用手刺激它,才会有点痛。

修去妒嫉心

师父讲:“我在讲法时经常讲到妒嫉心问题。为什么呢?因为妒嫉心在中国表现的极其强烈,强烈到已经形成自然,自己都感觉不出来。”[1]

有天晚上半夜醒来,是被心痛醒的,而且是妒嫉的心都痛了而痛醒的,我当时吓了一跳,什么时候我有了这么个东西?怎么都想不明白!但就是痛醒了,不是吗?我回忆了一下从小到大的生活,好像没有产生过多少妒嫉心啊,怎么做了修炼人,反而有了这么强烈的妒嫉心呢?而且还找不到根由。

经过长时间的思索,我才慢慢找出了一些来:羡慕别人得法早;羡慕同修得到了师尊的加持;对常人不修炼还能得到大法庇护的不平衡等等。我发现自己的这个妒嫉心就是个大杂烩,里面有许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对自己接触到的人和事没有什么影响,但对不相干的、八竿子打不着的却会产生一些莫名其妙的想法。师尊说:“妒嫉心这个问题很严重,因为它直接牵扯到我们能不能够修圆满的问题。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炼的一切心都变的很脆弱。”[1]我要做修炼人,这个妒嫉心,就必须得去掉。

一开始,我不知怎样才能真正去掉这些东西,后来在明慧网上看了同修们的文章,学会了要用发正念来驱除它。随着和同修每天一起学《转法轮》,各地讲法,坚持四个整点发正念,自己的这个妒嫉心也在一点一点去掉。

学习讲真相、发真相资料

我在奥地利的生活范围很小,也很少与人往来。感谢师尊的悉心看护与指导,我逐渐从封闭的生活方式中走了出来,接触到了当地的同修,从而有机会认识了一对大陆来的年轻的老大法弟子。他们对我的帮助和鼓励很大,在他们的帮助下,我学会了上平台和他们一起学法、炼功。

正因为有了上平台的机会,就知道了大法弟子们打电话救众生的事。我初时不知天高地厚,听同修打电话轻松自如,自己心中也开始有些蠢蠢欲动。而在不久之后真的有了一个机会,平台上要办培训班。在同修的帮助下,我有幸参加了这个培训班。在这个培训班上,有很多东西要学,每天的时间紧凑而又觉的充实,非常感谢同修们耐心而详尽的解说,无私的拿出自己的经验和大家分享,我也慢慢的知道了什么是大法真相,为什么要讲真相,为什么要劝三退。

中间有一小段时间,到附近的小镇去散发一些介绍大法的真相资料。我过去胆子很小,方向感也差,天色略暗,就不敢出门,而现在每天出门精神很好,有时是晚上,有时是清晨,天还是黑的,街上空荡荡的,我也不觉的害怕,因为真的知道,师父时时都在看护着我们。

但是听别人打电话和自己开口给陌生人打电话完全不是一回事,我经过了一段长长的艰难时期,看到培训班的学员每天都在進步,自己却连口都开不了。还记得第一次打电话的时候,对方接了电话,我紧张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连打招呼都说不出来,就这样,挂断了电话。

我心里是又难过又着急,怎么办呢?想来想去就想到先找熟人来试试,就打了几个电话给国内的朋友和当地的熟人,给他们讲大法的真相,同时我慢慢沉下心来,学习同修的经验,找出适合自己模仿的录音练习。然而,等我开口给陌生人打电话时,还是觉的很紧张,有稿子,也念不顺,一拿起电话,就害怕,各种人心往外冒,怕无人接电话,又怕人接电话,最怕的就是怕讲不好,我心中发虚,唯一知道的就是不能退缩。

开始的电话,我打的极差,师尊为了鼓励我还是给安排了有缘人。后来進入新人拨打小组后,有了更直接的学习机会,在同修们无私的帮助下,才逐渐的从说不出话到结结巴巴说话,再到今天能够讲一点大法真相,真正体会到了修炼的不易。

一通通电话打下来,怕心还没去,自己的其它执著心也开始暴露出来,争斗心、分别心、同时也感觉到了魔的干扰在加大,网络、电话频频出现问题,我觉的压力很大,但知道这是师尊给我安排的修炼场所,师尊安排的肯定是最适合我的,我必须克服这些困难,所以虽然我怕心还在,还是增加了打电话的时间,并吸取同修们的经验,边打电话边发正念,收到了一点好的效果。

是师父一直在引导我往前走,我一定要好好珍惜这个机会。我会在今后学法中尽力按照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争取早日完全去掉怕心,同时抽时间增加知识储备,让自己能打好电话讲好真相,更多的救度众生,能真正溶入大法之中,不辜负师尊的慈悲救度。

不在法上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