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湖北省数百名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二零二零年,即使武汉肺炎爆发,在大疫面前,中共仍然迫害告诉世人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保平安”的法轮功学员们。据悉,全年湖北省法轮功学员中有3人被迫害致死;数人被迫害致伤致残;38人被非法判刑,20人被非法庭审。在“清零”迫害中,至少573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绑架、非法抄家、强制洗脑和非法拘留关押。

表:2020年湖北省各地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人次统计
地区 非法判刑(人) 勒索罚金(元) 非法庭审(人) 绑架、抄家、关押(人)
武汉 16 79000 9 144
黄冈 8 90000 1 115
荆州 6 15000 5 42
孝感 4 30000 2 25
襄阳 2 38
黄石 1 30000 14
咸宁 1 1 106
十堰 1
随州 1 17
宜昌 34
荆门 27
天门 7
鄂州 3
仙桃 1
总计 38 244000 20 573


目录:
一、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二、湖北省被迫害致伤、致残的法轮功学员
三、湖北省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
四、湖北省被非法庭审的法轮功学员
五、湖北省被绑架、非法抄家和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六、重建洗脑班迫害,在学员食物中投毒
七、利用政治打手替中共迫害法轮功出谋划策
八、湖北司法系统被一锅端,厅长谭先振等九人被立案审查

一、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二零年,全省已知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共计3人。他们分别是武汉的危有秀、秦汉梅和黄冈市武穴市的刘济刚。

1.武汉法轮功学员危有秀被迫害离世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日,在武汉中山公园,危有秀遭江汉区展览馆派出所便衣警察搜出新唐人光盘后,被强行带走讯问。后又遭非法刑事拘留,关押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武汉东西湖二支沟),长期不让家属接见。

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五日,家里突然接到通知,说危有秀在看守所“病死”了,给的理由是她有白血病。而据从看守所释放出来的人说,危有秀在里面被迫害得骨瘦如柴,走路都要人扶。

危有秀,女,一九四八年出生,自从修炼法轮功后,她按真善忍做好人,认识她的街坊邻居说她不但身体健康,对人也很真诚。原本一个好端端的人,却被非法关押两年后突然离世,分明是在看守所被中共恶人虐待致死的,任何参与迫害者都难逃其责。

2.法轮功学员刘济刚在沙洋范家台监狱被迫害致死

武穴市法轮功学员刘济刚被非法判刑两年六个月后,于二零二零年八月底,被劫持到沙洋范家台监狱。入狱还不到一个月,就于九月十三日前后,在范家台沙平湖监狱总医院被迫害致死,终年六十八岁。当家属赶到医院时,人已经断气了。家属找监狱理论,狱方却极其荒唐的称是出气不畅而死。

刘济刚,男,黄冈市武穴市大金镇人,曾在二零零八年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范家台监狱四监区一楼,因拒绝做所谓的“罪犯服刑作业”、不签字,被恶警指使包夹殴打致面瘫。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九日晚,刘济刚再次遭武穴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梅川派出所和大金派出所合伙绑架,再次非法送入范家台监狱关押,直至迫害致死。

湖北省范家台监狱是集中关押迫害全省男性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已经持续二十多年,被非法囚禁在里面的法轮功学员每天都处在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折磨之中。近年,监狱的迫害手段变得更加隐秘,却依然残忍、毫无人性。除了禁止学员说话、剥夺最低生存权利、强制转化、制造恐怖环境等多种精神折磨;同时,还伴随着暴打、辱骂、冷冻、针刺、强制喝尿、药物毒害、上大挂、锁狗链和老虎凳等各种暴力摧残。更卑鄙的是,监狱还长期剥夺法轮功学员睡眠,长时间饿饭,长时间禁止购物,甚至连草纸、洗衣粉、牙膏等基本生活用品都不让购买,不准与亲属会见和通电话,以及超期羁押。荆州监利法轮功学员李大尧就于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三十日在里面被活活迫害致死。

3.武汉法轮功学员秦汉梅被监狱迫害致命危、保外就医后遭长期骚扰去世

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二日,武汉市江汉区法轮功学员秦汉梅被武汉市公安局国保支队蔡恒等人以制作真相币为借口绑架,被枉法判刑五年。在有“人间地狱”之称的武汉女子监狱遭受各种折磨,生命垂危,保外就医后于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二日含冤离世,年龄不到六十岁。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二十一年间,秦汉梅曾遭遇三次绑架;一次被非法判刑五年;三次被非法抄家,抢走打印机、刻录机、电脑等大量私人财物;被劫走九万元真相币。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关押期间,因身体不适,被转入安康医院囚禁。劫持到武汉女子监狱后又被迫害致命危而获得保外就医。即使出狱后,也被长期监控、骚扰,最终含冤离世。

二、湖北省被迫害致伤、致残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二零年全省已知被迫害致伤、致残的法轮功学员共计9人。他们分别是,武汉的梁香娇、张桂珍、冯继武、熊友义、周国强、张波、李军、荆州的王琼、黄冈的汪新国等。

1.二零二零年元月十二日明慧报道,武汉市汉阳区大法弟子梁香娇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被不法之徒打掉两颗牙齿,并朝嘴里面塞垃圾。

2. 二零二零年元月十九日明慧报道,武汉市武昌区八一花园玫瑰苑大法弟子张桂珍,在武汉市一看守所被吊挂几天几夜,小手指被打残,还被野蛮灌食。

3.二零二零年九月九日明慧报道,武汉市汉阳区七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冯继武,被非法关押在沙洋范家台监狱第九监区,因为拒绝“转化”,被转到第八监区,再次受尽折磨,右眼被打瞎、右耳被打聋,还不给医治,牙齿被打得只剩下两颗。监狱又继续指使犯人何伟用胶带将他的嘴封上,然后再撕扯下来,结果将他仅剩下的两颗牙也一起拉了下来。冯继武没牙后不能吃大米饭,申请吃面食,却以不“转化”为由,不予理睬,原来每个月可以给老伴通一次电话也被取消。

4.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明慧报道,湖北省黄冈麻城市宋埠镇六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汪新国,二零一九年九月五日在武汉被绑架,非法关押一年多。据悉,现已在武汉康复医院,被迫害致左眼几乎失明、耳朵严重失聪、并出现高血压、心脏病等症状。

5.二零二一年一月三十一日明慧报道,湖北荆州市沙市区法轮功学员王琼,原本一个身体健康、无任何疾病的人,从二零二零年一月被劫持到武汉女子监狱到七月十日出狱,短短半年时间,王琼就惨遭狱警和指使的犯人毒打,两根肋骨被打断,一颗磨牙被打掉,几次呼吸困难,血压骤升,生命垂危。腿脚肿大、发亮,体重骤减三十斤左右,出现严重的肝囊肿和胆结石等病症,被迫害得遍体鳞伤。

6.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七日明慧报道,在武昌东湖熙园物业上班的熊友义、周国强、张波、李军四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武昌区看守所期间,遭到所长王辉、副所长王继浩、狱医邹某等多个恶人的殴打、折磨、灌食等迫害。武汉市“610”头目黄孝军还指使医院对周国强的肝、肾、心、肺、眼角膜等全身上下所有器官都做了检查,并被抽血、抽骨髓,疑似被配血型,并将其单独关押。这一切很可能都是为活摘器官准备的。李军因长时间受迫害、营养不良而头发变白,后又因狱医邹某对其野蛮灌食而导致胃穿孔。所长王辉和副所长王继浩还唆使在押的刑事犯罪嫌疑人对四名法轮功学员进行殴打,谁不动手就体罚谁,并且不让四人睡觉,长时间精神折磨。

三、湖北省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

武汉肺炎疫情爆发后,作为重灾区的湖北,在各地封城、封区、封村,民众人人自危的紧急关头,中共政法委、“610”、公检法司等部门,仍不遗余力地迫害法轮功。并采取不开庭、在不通知家人和律师的情况下,对法轮功学员秘密判决。不少冒着各种危险告诉百姓免疫良方的法轮功学员,也遭到中共警察的抓捕、审问、勒索或判刑。仙桃警察甚至高喊,举报一个法轮功奖励一千元。

按地区划分,武汉16人、罚金7.9万元;黄冈8人、罚金9万元;荆州6人、罚金1.5万元;孝感4人、罚金3万元;襄阳2人;黄石1人、罚金3万元;咸宁1人。

各地区具体名单(注:非法判刑的年数)
1.武汉:王浩一年两个月,罚金二千元;张兵六年,罚金六千;熊梁正五年,罚金五千;张红三年,罚金四千;周小芬二年九个月,罚金三千;唐常俊三年六个月,罚金二千元;南田菊一年六个月;刘社红、赵秀娟夫妻分别七年六个月和七年;柳木兰四年,罚金四千元;刘珍俐六年;周国强八年六个月,罚金三万元;张波三年,罚金八千元;熊友义两年六个月,罚金一万元;李军两年,罚金五千元;梁香姣三年。

2. 黄冈:郭平珍十年,罚款两万元;龚月贵八年,罚款两万元;刘艳峰八年,罚款两万元;程学珍八年,罚款两万元;廖元华四年,罚款一万元;袁明珠一年六个月;何小兰二年;徐丽秀三年。

3. 荆州:李行军、孙江怡夫妇均七年;雷云波六年;陈顺英三年六个月;张荆州六年,罚金一万元;邵廉三年,罚金五千元。

4. 孝感:方宗菊六年,罚金数额不清;许章清一家三人,许章清七年九个月,罚金一万元;妻子涂爱莲七年,罚金一万元;未修炼儿子许高瑞七年六个月,罚金一万元。

5. 襄阳:成孝宝十二年;王模莲十一年。他们两人是二零二零年全国被枉法判决刑期最高的法轮功学员。非法审判机构为湖北省襄阳市襄州区法院。

◎成孝宝,男,六十五岁左右,原郑州铁路局襄樊铁路分局水电段职工。修炼前身患多种疾病,如肝炎、肺结核等,两种病在治疗上相互矛盾(治肺必须保肝,保肝影响治肺),十分痛苦。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大法后,不到十天所有的病都消失。单位同事、领导、亲朋邻里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他先后十几次被非法抓捕、曾陷冤狱四年、三次遭非法劳教、多次被非法关押拘留所、看守所、洗脑班,经历十多种酷刑折磨、工作被剥夺、生活无来源。

◎王模莲,女,原中铁电气化局集团第二有限总公司第三分公司职工。因坚持修炼法轮功,王模莲屡遭绑架、抄家,被迫流离失所,三次被非法劳教,在沙洋劳教所遭恶警殴打、上背铐、电棍电敏感部位,被打得全身青紫,手脚肿痛,两次在湖北省女子劳教所遭受了残忍迫害。

6.黄石:陈迪才七年,罚金三万元。

7. 咸宁:汪信清三年。

四、湖北省被非法庭审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二零年,全省已知被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共计20人。其中,按时间划分,三月份2人;四月份1人;五月份2人;六月份6人;七月份2人;八月份1人;十月份1人;十一月份3人;十二月份2人。

按地区划分,武汉9人;荆州5人、孝感2人、十堰1人、随州1人、咸宁1人、黄冈1人。

各地区具体名单:

1.武汉:邹双武、吴桂菊、李平瑜、刘克兴、罗凤琳、钱有云、孙足英、邱华芝、周秀华。七月二十一日下午,钱有云、孙足英在洪山区法院非法开庭,法院以疫情为借口,不允许家属旁听。

2. 荆州:夏筠、王新玉、杨智慧、苏晓、熊正英。

3.孝感:卓顺珍、肖艳芳。

4.十堰:王辉。

5.随州:邱新芳,在河南省南阳市桐柏县法院异地非法庭审。

6.咸宁1人:洪海华。

7.黄冈1人:罗亚雄。十一月二十七日,黄冈麻城籍法轮功学员罗亚雄,在病房遭武汉市汉阳区法院非法开庭。

五、湖北省被绑架、非法抄家和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图1:2020年湖北省法轮功学员遭绑架抄家关押人次按月分布

二零二零年,湖北全省已知被绑架、非法抄家和拘留的法轮功学员共计573人次,这仅仅是被曝光的极少部份。其中,按月划分,一月份4人;二月份12人;三月份7人;四月份81人;五月份85人;六月份23人;七月份59人;八月份35人;九月份74人;十月份59人;十一月份33人;十二月份101人。

图2:2020年湖北各地区法轮功学员遭绑架抄家关押迫害人次统计
图2:2020年湖北各地区法轮功学员遭绑架抄家关押迫害人次统计

按地区划分,武汉144人;黄冈115人;咸宁106人;荆州42人;襄阳38人;宜昌34人;荆门27人;孝感25人;随州17人;黄石14人;天门7人;鄂州3人;仙桃1人。

二零二零年,中共政法委下文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所谓“清零”骚扰,也就是对所有在黑名单上的法轮功学员实行“转化”。为此,各地政法委、派出所伙同街道、社区或村委会,统一行动,打着慰问的幌子,反复打电话或多次上门骚扰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逼写保证,非法抄家、绑架、关押和强制洗脑,甚至进行非法讯问、录口供、强制照相、按手印、验血等等迫害。

◎在年初这场百年不遇的大瘟疫中,湖北黄冈是仅次于武汉疫情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当然,也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重灾区之一。在中共黄冈市政法委的统一指挥下,麻城、红安、黄梅、浠水、蕲春和武穴等县市出动大量不法人员,上门骚扰法轮功学员,逼写“三书”。 还派人到社区、居委会公开进行诽谤大法的宣传,并用电子显示屏滚动播放,动员不明真相的民众举报法轮功学员。

尤其是在中共湖北省委巡视组的督促下,黄冈麻城接连发生了多起骚扰、绑架法轮功学员的恶性事件。全市已曝光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高达56人,占整个黄冈地区的一半以上。仅五月二十日、二十一日两天,麻城市白果镇综治办、派出所、居委会及村委会下属小队就联合出动人马,对分别熊宗慧、陈运菊、周丽、陈玉英、邱炳乐等十几位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被强迫照相、签字,撕毁或抢走学员家里的大法资料。

四月十号左右,黄冈浠水县各乡镇派出所、社区集中对本地区法轮功学员进行“敲门行动”。其中,被骚扰的学员有,可琼、程丽霞、杨月平、杨荷英、李婆婆、占金莲、蔡美莲、周琦;被绑架、非法抄家和关押的有,胡霞、申姓学员、程玲、占宝提、胡宝芳、马小亮、柳姓学员等,非法关押期限七至十四天不等。十月十八日晚九点钟,浠水县“610”再次指使一批特警、社区一行十几人,携带枪支、警棍等武器,对黄四美、蔡桂莲、陈春枝、陈海国等手无寸铁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恐怖骚扰,并企图实施绑架行为。九月份,浠水县清泉镇的周水莲因修炼法轮功,孙女考上大学后,遭县“610”的干扰,致使孩子没能上成大学。

◎根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咸宁全市、县法轮功学员遭受中共迫害至少104人次。其中,4人被非法判刑、2人被非法关押、5人仍在监狱遭迫害、11人被绑架、75人被骚扰、2人被停发或扣发养老金。其中,温泉区46人次、咸安区30人次、通城县15人次、赤壁市9人、嘉鱼县3人、崇阳县1人。

◎七月十四日早,武汉市公安局江岸区分局国保大队伙同后湖派出所几十个警察,非法闯入八十五岁法轮功学员赵喜庆家,公然抢走赵爷爷多年省吃俭用攒下的25万元现金,还无理的绑架了正在他家学法的8名法轮功学员。其中4名八十岁左右老年学员当天或第二天被家人接回;另4名学员被绑架到武汉市第一拘留所,非法行政拘留五天。

据不完全统计,仅在中共邪党“两会”期间,武汉市黄陂区就有十几名法轮功学员遭派出所警察和社区人员的上门骚扰、拍照。年近八旬的老年法轮功学员汪文清,不到一周内先后多次被开着警车的不法人员上门骚扰、拍照。

◎十一月十七日,黄石市胡家湾社区人员敲门闯入老年法轮功学员陈荣华家中,不问青红皂白的就将高达八十四岁的老太太恶毒地反背双手,强行拍照。

◎在武汉肺炎爆发的高峰期,家住咸宁赤壁蒲纺工业园翠泉花苑的一小女孩,惊讶地发现她们小区也出现确诊和疑似病例,不知所措。后来,善良的九岁半小女孩看到明慧网上《武汉一家五口染疫三人危重 念九字真言四人喜得救》和《兄弟二人染疫住院 念“法轮大法好”保住生命》的例子后,便急切想告诉人们这些免除瘟疫的良方。而她修炼法轮功的妈妈当时腿已被摔伤了,上下楼也不方便。于是,小女孩就独自一人的到小区去散发和张贴真相资料。结果,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后,赤壁市“610”、国保大队、陆水湖街办事处和派出所、社区竟然出动七八人,破门而入,威胁、恐吓一个未成年的小女孩,还扬言要将她妈妈抓走。

六、重建洗脑班迫害,在学员食物中投毒

1.武汉市洪山区兴建石嘴洗脑班,继续对法轮功学员“转化”迫害

二零一九年十月份,中共武汉市洪山区政法委借召开世界军运会之际,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并举办类似法西斯集中营的洗脑班,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自己的信仰。

洪山区洗脑班,又称“关爱中心”,位于青菱乡石嘴中学内,周围居民已搬迁。中共邪恶“610”不惜花费六百万老百姓的血汗钱,对已废弃多年的房屋进行重新装修、并安装监控设备。二零二零年元旦前夕,正值中共病毒四处传播感染之际,洪山区维稳办竟然不顾百姓死活,列出黑名单,含40位法轮功学员,准备年后继续开班,进行强制洗脑。

二零二零年十月十六日,洪山区狮子山街维稳办伙同湖北工业大学保卫处,逼迫湖北工业大学图书馆教工张华平老师签所谓的“三书”,遭到拒绝后,竟再次将他劫持到洗脑班迫害,并威胁要开除其公职。

2.武汉市江汉区玉笋山洗脑班,利用药物毒害法轮功学员

据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八月十日报道,一外地学员在武汉讲真相,被绑架到位于蔡甸区的玉笋山洗脑班,非法关押了一个多月。刚开始,洗脑班见她三、四天都不妥协,就偷偷在她的饭菜里下疑似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导致她两侧太阳穴发胀、并向外鼓出鸡蛋大小的包,头痛难忍,两眼视力模糊不清,记忆力明显下降,思维空白,主意识不强,反应迟钝,说胡话,晚上睡觉鼾声如雷。

还有的法轮功学员在洗脑班被投毒后,烦躁不安,大脑胀痛,心脏难受,血压升高,脉搏加快,记忆力丧失,不由自主的唱歌跳舞,见人就拉着说个没完,给人一种神经兮兮的感觉。

武汉市汉阳区法轮功学员万大久女士,曾遭四年冤狱迫害,出狱不久,又于二零一九年五月六日,再次被绑架到玉笋山洗脑班。因疑似遭药物毒害,她被释放回家时,已经神智不清,不知吃喝拉撒,于十月初含冤离世。

3.武汉市新洲区更换“610”人员,刘集洗脑班再次开班

二零二零年九月中旬,武汉市新洲区“610”人员被更换为李冬平、元呈、朱亚等人,朱新刚接任区公安分局局长(武汉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原队长)。向全区下达命令,强迫每一个镇要抓一名法轮功学员到刘集洗脑班迫害。先后有朱木香、叶福等数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洗脑班,非法进行精神折磨和肉体摧残。

九月中旬,新洲区三店镇综合办伙同三店派出所、政法委、“610”突然闯进法轮功学员徐艳林家进行骚扰、恐吓、威逼,导致其精神上受到强大的打击,突发脑溢血,当场倒地。

另外,宜昌地区政法委和国保利用所谓“清零”迫害,在伍家岗和晓溪塔设立了两个洗脑班,即所谓“关爱之家”,迫害法轮功学员。葛洲坝还对拒不签字的法轮功学员停发工资。

七、利用政治打手替中共迫害法轮功出谋划策

1.武汉大学政治打手对法轮功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八日消息,在中共自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持续至今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武汉大学的政治打手们紧跟迫害政策,诬陷法轮功。本应为人师表的教师,以院士、教授、博士生导师的身份,加入湖北省反×教协会(注: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和武汉市“关爱协会”,并在大学内设立所谓的“国际×教问题研究中心”。利用他们的学术头衔和影响力,炮制出一本本专著、一篇篇文章,为中共迫害法轮功寻找合法性依据,为监狱、洗脑班的洗脑迫害提供所谓的理论基础。同时还开办各种研讨会把迫害包装成学术研究,将迫害延伸至全世界。

2.湖北大学政治打手迫害法轮功的罪行

明慧网通讯员二零二零年七月十日湖北报道,暴力洗脑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主要手段之一。目前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迫害主要集中在监狱和洗脑班。武汉是中共洗脑班的发源地,也是全国开办洗脑班最多的城市之一,如恶名昭著的杨园洗脑班、汤逊湖洗脑班、板桥洗脑班、额头湾洗脑班、谌家矶洗脑班、二道棚洗脑班、玉笋山洗脑班、陶家岭洗脑班等,都是政法委点名到全国推广迫害经验的“转化榜样”。

湖北大学的政治打手们长期为洗脑班暴力洗脑提供所谓理论依据和“转化”洗脑邪术的实际操作办法,他们和湖北省“610”、湖北省反×教协会沆瀣一气,使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处于肉体和精神的双重迫害之中。每年过年期间,中共湖北省邪教协会和“610”,还派遣武汉大学、华中科技大学和湖北大学的一些文字打手,以及所谓的劳模,以慰问的伪善面目出现,到沙洋范家台监狱、武汉女子监狱和汉口监狱,给在押法轮功学员灌输迷魂汤。

八、湖北司法系统被一锅端,厅长谭先振等九人被立案审查

据二零二零年三月二日消息,由于刑满释放的武汉肺炎确诊人员离汉抵京,湖北省司法厅厅长谭先振被立案审查调查;湖北省监狱管理局局长郝爱民、副局长胡承浩、政治部主任张新华、刑罚执行处处长李欣被免职并立案审查调查;此前已被免职的武汉女子监狱原党委书记、监狱长周裕坤被立案审查调查;武汉女子监狱副监狱长郭秋文、刑罚执行科科长汤早容被免职并立案审查调查;武汉市东西湖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尹志强被免职并立案审查调查。

在此之前,因参与迫害信奉真、善、忍传统价值的修炼者,湖北省司法系统先后遭恶报的官员还有:范家台监狱原监狱长兼邪党书记潘建生,洪山监狱监狱长兼邪党书记孙文全,范家台原监狱长兼邪党书记冯卫国,湖北省司法厅前厅长兼邪党书记汪道胜,湖北省司法厅纪委书记李颂银,湖北省司法厅分管省法制教育所副厅长聂利军和副厅长李仁真,湖北省司法厅原副厅长鲁志宏,湖北省司法厅原副厅长陈北洋,汉口监狱监狱长兼邪党书记王洪鹰,湖北省司法厅原邪党副书记兼副厅长,省监狱管理局原邪党书记兼局长程颖,湖北省监狱管理局原副局长吴顺发,湖北省沙洋监狱管理局原邪党书记、局长刘江华,安徽省高级法院院长、原湖北省司法厅厅长张坚,原湖北省监狱管理局邪党委员、纪委书记王保平等等。

大家知道,湖北省司法厅归口管理监狱管理局和劳教戒毒局,下辖武汉女子监狱、汉口监狱、沙洋范家台监狱、洪山监狱、琴断口监狱和湖北省女子劳教所、湖北省法制教育所(省洗脑班)等。二十多年来,在这些黑窝内先后有王浩云、宋玉莲、许光临、苏克珍、郑玉玲、刘运朝、欧阳明、郑捍东、陈启季、邢光军、康佑元、杨先凤、许国莲、余早荣、崔海、叶浩、刘光凤、曾宪娥、王玉洁等近两百位湖北法轮功学员,在非法囚禁期间或出狱后被迫害致死,还有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伤、致残和致疯,以致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失去工作和停发养老金。

近日,38个国家的法轮功学员将一份中国大陆“610”人员的名单递交本国政府,要求依法对恶人及其家属禁止入境、甚至冻结资产,名单包括收集不完整的全国各级“610”办公室的9300人。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恶有报,如影随形。如不醒悟、停止迫害、将功补过,还将有更大的天灾人祸在等待着这些死心塌地跟随中共邪党的作恶者。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