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贵的回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五日】新年之际,我与同修姐弟俩有缘相识,彼此一见如故。交流之中,自然回忆起得法初期那些美好的情景。姐弟俩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回忆起当年聆听师尊在济南和广州传法的幸福时刻。听着他们珍贵的回忆,我真是感慨万分,犹如身临其境,感受到了师尊的洪大慈悲。在此,写出他们幸福难忘的回忆,与各位同修分享。

姐姐回忆聆听师尊在广州讲法

(一)师尊早有安排

师尊说:“我觉的能够直接听到我传功讲法的人,我说真是……将来你会知道,你会觉的这段时间是非常可喜的。”[1]

我有幸生长在大法洪传的时代,能成为师尊的亲传弟子,真是天大的缘份,莫大的荣耀。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我们全家人有幸聆听了师尊在国内最后一次传功传法。记得那年的一个冬日,弟弟兴致勃勃的问全家人:“谁去广州听师父讲课?这位师父和一般气功师讲的可不一样,非同一般!”当时,全家人都积极响应,都表示要去。父母和弟弟一家人乘坐火车提前两天去了广州。

我和一位大姨延后两天启程,我俩准备乘飞机去。启程当天,冰天雪地,我们冒着严寒,清早五点赶到机场。出乎意料,飞机晚点。等到中午,播报飞机机械故障,正在检修,我们整整等了一天。傍晚时分,播报飞机仍然没有修好,需要继续等待。

当时,我们非常着急,担心误了法会。突然传来喜讯:机场专门调拨一架南方航空公司的小型飞机,直接飞往广州。飞行两个小时,当晚顺利抵达广州。事后悟到,是慈悲的师尊一直在看护着弟子,一切师尊早有安排。

(二)在传法班上见证大法的神奇

到了广州,外地来的学员很多,仅我们家乡就来了一百多人。天南海北、新老学员汇聚一堂。广州的同修安排的井然有序,每天早晨大家集体炼功,然后有专车接送学员们去师父传法场现场听讲法。乘坐大巴车去听法,路程约有十多公里,乘车五十分钟,才能到达听课地点。

记的我進入课堂,第一次见到师尊时,觉的师尊是那么的年轻、高大,是那么的慈祥、亲切。师尊讲法时,我看到了美妙殊胜的景象:师尊身体周围闪闪发亮,散发出金黄色的灿烂光芒。顿时,我心中升起对师尊无比的敬意。

师尊讲法的第四天,亲手给弟子们净化身体。我切身体会到师尊为我净化身体后,我身体出现的神奇超常状态。那天,我和父亲听完师父讲法后走出礼堂,心情格外舒畅。我们没有等专车,兴致勃勃的步行回旅馆。我和父亲都感到一身轻,走路轻飘飘的。感觉不是在走路,好象双腿飘了起来,就象有人拉着往前飞。十多公里的路程,一眨眼就到了,快的令人震惊。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身轻如燕,走路生风。从此以后,我疾病全无,一身轻。

在学习班结束的最后一天,我们怀着对师尊的感恩和无比幸福心情,久久的不愿意离开师尊。总想呆在师尊身边,想多看师尊一眼。等师尊离开以后,我看到人人都泪流满面,有的还忍不住在出声哭泣。我们在乘坐大巴车回去的路上,车厢里一片哭声,那场面感人至深,永生难忘。

我们老家的一位同修阿姨,听了师父的讲法后,在交流会上阿姨流着眼泪,无比激动的说:“今天,我可找到家了!”这句话也表达了我的心声。

弟弟回忆参加师尊在济南和广州讲法班时的几个片段:

(一)初遇师尊

一九九四年六月二十一日,我参加了师尊在济南举办的第二次传功讲法班。那天下班之后,我骑着自行车来到济南皇亭体育馆。刚下车子,只见对面走来一位身材高大的年轻人,面色白里透红。我低头锁好车子,一抬头只见几个人围着那位年轻人。我心里猜测:“这是师尊吗?”当年,我只有二十六岁,师尊已经四十三岁了,看上去却比我还年轻呢!

(二)电风扇

六月下旬,正值盛夏,济南的气温在摄氏38度以上。济南是个“大火炉”,可谓名副其实。师尊讲法时,许多学员耐不住室内的高温,摇起了扇子。妻子坐在我旁边,拿着硬纸板不停的扇。

不一会儿,就听师父说:“扇扇子的,不妨把扇子放下。”随后我感到一阵习习的凉风从身后吹过来。我对妻子说:“别扇了,你没感到有风吗?”这时,我无意间抬头,看到天花板上挂着一个黑白色的大吊扇,直径约有五、六米,呼呼的转动着。

我赶紧告诉妻子:“你不用扇了,咱这里有个电风扇。”妻子抬头看了看,纳闷的说:“在哪儿?哪有电风扇啊?”这时,我一抬头却看不到电风扇了。刚才我是用天目看到了另外空间的景象,是慈悲的师父用佛法神通给学员们送来了清爽的凉风。

(三)沐浴甘露

在第四堂课,师尊给弟子们调整身体。我按照师尊的要求闭上眼睛,顿时,一股清泉似的甘露从头顶冲到脚下,我感到全身所有的细胞都通透了。大家一起跺一只脚,然后又跺另一只脚,师尊两次给弟子们净化身体。

有一天,师父讲法提到炼功盘腿时告诉大家,原来盘不上,今天回去试一试。

一提盘腿,我就犯愁。修炼以来我双盘根本盘不上。腿疼咬牙可以坚持,可右腿就是搬不上去。听完师父讲法之后,我一進家门,就坐下想试试双盘腿,没想到很轻松的就搬上了右腿,我能双盘腿了!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我明白,是师尊给我拿掉了腿上的业力。我从坚持十分钟到坚持二十分钟,很快就能到三十分钟。从此,我炼静功就能双盘了。

传法班结束后,我感到自己前二十六年白活了,一直就象在睡梦中,不知道人为什么活着。为了名和利,在常人中争争斗斗,活的又苦又累。

师尊把我从梦中唤醒,给我指明回家的路,我知道了人活在世上的真正的意义是修炼法轮大法,返本归真。我能跟着师尊回自己真正的家了。

(四)珍贵的点滴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我领着全家六口人去广州聆听师尊在国内最后一次传功讲法。

临行之前,发生了一件神奇的事:我内弟也想去广州听法。可人还未去,却突然不能吸烟了,一闻到烟味,就恶心。他感到很奇怪,问我妻子:“姐姐,我还没炼法轮功,怎么就不能吸烟了?”妻子高兴的说:“你虽然还没有炼功,可师父已经在管你了啊!”

有一天,晴空万里,听到许多学员讲:在旅馆二楼,看到天空中有一个直径100多米的大法轮,光芒万丈,佛光普照着整个广州市。

在听法的礼堂,一些外地没有票的学员被安排在会场前台的空地上。一位坐在距离师尊很近的学员,目睹在给弟子们净化身体时师尊的两只手变成了黑色了。然后他看到师尊回身,双手往下一胡噜,再回过身去,双手就恢复了原色。我悟到,慈悲的师尊用自己的身体替弟子们承受了身体上的业力,把弟子们身上的黑色物质拿掉了。

一天,我背着照像机去听法,我总想给师父照像。正巧迎面看到师父走过来,我心情无比快乐,赶快拿出像机,对着师尊取好镜头,看着镜框里慈祥的师尊,我的心情十分激动。等师尊走过去了,我才想起来忘记按下快门!但是师尊慈悲的音容笑貌,已牢牢的铭刻在我的心里,永生不忘!

* * *

听了姐弟俩重温聆听师尊传法的幸福回忆,我深受感动,真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对师尊慈悲救度的感恩。我们都表示,一定要珍惜大法洪传于世这千载难逢的机缘,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和殷切期望,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兑现誓约。

写出此文,如果能对各位同修的精進实修有所激励,十分荣幸。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