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后”:重回大法修炼

更新: 2021年03月1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十六日】我出生于一九九二年,是一个真正的“九零后”。妈妈于九七年得法,那时我五岁,这对于我来说,无疑是天大的幸运。

妈妈得法后,每天都要去同修家学法,我便成了妈妈的“小尾巴”,走到哪跟到哪,甩都甩不掉。妈妈和同修学法看书,我就坐在一边听。

后来,她们也给了我一本书,我虽然不认字,但是拿着看着,她们翻页,我也翻页,舅奶奶(同修)教妈妈炼功动作,我也在一边学。虽然大法书没有认真看过几页,但炼功动作,我记的清清楚楚,妈妈背的《洪吟》,有些我也会背。

妈妈去镇上的炼功点集体炼功,我哭着喊着也要去,妈妈无奈,只好带着我。我记的很清楚,那时,我被安排在最前排,在炼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时,那是我第一次把整套第二套功法炼完。

小时候的我学大法很积极,虽然我不懂事,但是时刻都记得真、善、忍。刚上学前班,有小朋友欺负我时,我总能想起这无比珍贵的三个字,然后想我要忍,便不计较了。那时我在学校到处跟小朋友说,我妈妈炼法轮功,可好了,连老师都知道我炼法轮功。

可是好景不长,很快九九年“七二零”打压开始了,我一直都知道大法的好,妈妈得到天安门自焚真相,也第一时间讲给了我。可我不明白人们为什么要那样污蔑师父和大法。老师和学校主任找我谈话,威胁我说,别炼了,再炼就开除!那时我不懂事,便点了点头。如今想来很后悔。从那时起,我在学校常被欺负,但我从没忘记我是修大法的,我要做到真、善、忍。

直到二零零二年,妈妈去北京证实法,她曾三次去天安门,五次被非法拘留,三次進过洗脑班,两次被劳教,险些被邪恶迫害致死。

邪恶对妈妈的迫害也同时给我的家庭和我带来了极大的伤害。那时,我五年级,学校的老师和同学天天受邪党谎言的毒害,对修炼人都没好眼看待,把修炼的好人都当成了电视造谣宣传的那样,由开始同学的欺负,到后来班主任的谩骂和无缘无故的体罚,学习成绩优秀的我每天都要被罚站,而且站在最显眼的位置,连同学都问我:“你什么也没干,为什么总让你罚站?”

由于我本来就贪玩,学法少,再加上妈妈被抓走,家也被抄了,没人再督促我学法炼功,爸爸本来就脾气暴躁,恶警又三天两头来我家恐吓威胁,使爸爸脾气更加暴躁了,从此,我便掉下去了。

我掉到了常人中,也忘记了真、善、忍,我在与父亲每天的争吵喊叫中成长,我怨恨父亲不把妈妈要回来,我怨恨他不高兴了就拿我出气,又摔又骂,我怨恨他不把奄奄一息的妈妈送去医院治病,而只是让妈妈在家等死……于是,我成了初中、高中乃至大学里,最有问题的叛逆少年,而且我的“叛逆期”真的比别人长很多。

其实,在我高二时,妈妈便以“保外就医”之名回家了。妈妈被爸爸背回家时,房子都快要被我俩吵架给拆掉了,但是我心里很清楚,我知道大法好,我是亲眼见证了大法师父一次又一次把妈妈从鬼门关拉回来的,我知道师父和大法的莫大冤屈,也知道老父亲的不容易。他每天担惊受怕,怕妈妈被抓走;妈妈被抓走了,又怕妈妈被折磨、被迫害。同时又要挣钱养家,又要操心家里,又得操心家外,他其实压力很大。但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在外面还很平静,刚迈進家门,就莫名的想发脾气,而且多数是没有缘由的。后来,我才知道这是魔性的干扰,这个魔性根本不是我。

后来,我工作了,妈妈常劝我学法,为了让我学法,她想尽了办法。我深知大法好,也很想继续修炼,但每次这个魔性都会出来,让我莫名其妙的跟妈妈发脾气,其实内心真的很想学法。有时学了几天,过段时间,懒惰心上来,就又放下了。这些都是魔性,我应该发正念清除掉的,可那时学法少,并不知道。

我是个医科的学生,在ICU工作,因此看见死人就像家常便饭,有时患者身体都烂了,家属才放弃治疗。我经常要做尸体护理,有时是在深夜,自己一个人做尸体护理,我从不害怕,但每次下班回家,都会做噩梦。到后来,几乎每天睡觉都会做噩梦,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梦里我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鬼追我,我会看见各种各样可怕的东西,有时吓的我从梦中惊醒。清醒一会后,继续睡,还是那个场景,还是那个可怕的东西。有时梦到家里的娃娃、储钱罐和各种动物或人形玩偶流着脑浆子来找我。为此,我还特意让妈妈扔了家里所有的娃娃。但仍然噩梦不断,那段时间,我真的是看见床都发怵,但不睡觉又不行。

后来,我想起了大法,在二零一七年底,我又从新走入了大法,那天是圣诞节。在我的记忆里,我的青春期从没有像那天那样开心过,那才是真正的开心。同时,随之而来的是追悔莫及,我浪费了多么珍贵的十五年啊,我怕是再也不配做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了。我对不起师父的一次又一次的点化。

但是作为大法弟子,我仍然要坚定实修。如今我已修掉了对老父亲的怨恨心,我知道作为大法弟子,遇到矛盾都是自己的错,要找自己。我总是偷懒不想炼功这是懒惰心,我还要修去争斗心,修掉人的各种情,在矛盾中修自己,努力做好三件事,争取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赶上正法進程。

个人心得,如有不当之处,敬请同修多多指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