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师父多救人 信师信法闯难关

更新: 2021年03月1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七日】我今年五十九岁,一九九八年有幸走入大法修炼。从此我的人生观、世界观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法让我感到一种莫名的温暖。不长时间,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我无病一身轻。

一、珍惜师尊给予的机会多救人

师父说:“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像。”[1]

从二零一零年开始,我所在地区划成经济技术开发区,原来宁静的渔村,再也不得安宁。各种工程项目层出不穷,来自全国各地的农民工接踵而至。

我和同修们悟到这是我们讲真相救人的机会。

我们每周一次在学法小组学法、交流,如何利用这个环境多救人同时修好自己走好修炼的路,如何修去怕心和各种执着心。我们也参照明慧网上同修的交流文章,学习适合于我们本地的讲真相救人的做法,逐渐走出了自己讲真相救人的路。

同修A白天上班,中午午休两个小时,和我配合到工地发真相资料、光盘、《九评共产党》、台历、护身符等,这个时间段工人正好在休息、吃饭,每次都能顺利发出去。

有一次她临时外出不在家,我一下发愁了:这么一大包资料,我一个人怎么办哪?

那天风特别大,漫天的泥沙遮天蔽日,我就选了个方向走下去,一边走一边请师父加持弟子的正念,我要修去依赖同修的心。走着走着来到一个修人工湖的地方,一个在烧电焊的工人发现了我。他问我:“这种天不在家呆着,出来旅游啊?”我笑着说:“我是特意来给你送真相册子的,还有真相光碟。”说着我就递给他,他说:“好,我都要,我有影碟机呢!你多给我点,我帮你们宣传宣传!”我给他讲了大法真相他都相信,并退出邪党组织。我问他这里的人怎么这么少?他用手一指:人都在那边,你去给他们发。顺着他指的方向走过去,果然那边人很多,在师父的加持下,一大包资料都送到了有缘人的手中了,他们都非常高兴,并表示要“好好学习学习”。

谢谢师父帮弟子修去了怕心、依赖心等各种人心。

我住的这片都是二层别墅,周围空闲房不少,这下都被包工头租去了,很快住满了人。我又和同修B配合去这些房子里讲真相。有一天,我们看见租我家东院的包工头在那里,我就叫上B过去东院找他。通过闲聊得知他们来自离我们这一百多里地的某地,要在这里住大约两个月。同修B给他讲大法真相,他表示相信大法好,看透了中共邪党的腐败,老百姓生计艰难,并同意三退。B说你是老板,你的工人都能明白真相也是你的福份,你的生意也更好了。

过了几天我在后院小园里,东院一个老大哥从后窗和我说话,他说:“大妹子,我问你个事,你拔这个菜怎么做好吃?我是做饭的,不会做这个菜。”我就告诉他怎么做比较好吃,顺手拔了些给他,并说你们需要什么菜说一声,这里有的是。他说不用,我们农村也有的是菜,等会他们就运过来了。

又过了几天我在园里,这个老大哥又喊我,问我怎么发面,他要蒸馒头,蒸包子。我说,我去帮你弄吧,他不好意思的说不用,你就告诉我怎么弄就行。我就去找B同修商量一起去帮他做。

第二天正好下雨了,农民工都在家,我俩在家先发正念,清除干扰他们得救的一切邪恶因素,请师父加持救救这些众生。然后我们带着准备好的真相资料到了东院。進门一看人还不少,有的打扑克,有的看电视,做饭的大哥和另一个人在包包子,同修B撸起袖子就干起来,由于厨房空间有限,我也帮不上忙,我就发资料给其他人。B一边干一边和包包子的两人讲真相,我则负责其他人,我一边发资料一边给他们讲,打扑克的和看电视的人都很感兴趣地接过资料听我讲,最后他们都听明白了真相,都同意三退。

做饭大哥以前当过村里邪党书记,怕心重,过了几天来我家把《九评共产党》还给我说:“我不看,我看不懂。”我说:大哥这本书可不是一般的书,里面讲的千真万确,把共产党这么多年来所作所为都讲的清清楚楚。它把老百姓可害苦了,你也当过书记,其中的一些内幕也有所了解,我觉得这本书对你很重要,有时间好好看看,对你有好处。共产党是无神论,可是咱们得信神啊!法轮功是佛法修炼,谁反对谁是罪!现在“天灭中共”、“三退保命”是顺天意而行的。我希望你有个美好的未来!大哥听明白了,又拿着书高高兴兴的走了。

这些年来我们就是这样利用师父给我们开创的环境做着我们该做的事,神奇的事情很多很多,我们不知道走了多少路遇到多少有缘人,发了多少大法真相资料,在这个人间的大修炼场锤炼着自己,魔炼着自己。

感恩师父的慈悲苦度。

二、闯病业关

二零一八年元宵节后,我的身体出现了不正确状态,连续三、四天昼夜不眠,很饿却吃不進东西,水也几乎喝不下去,并且牙齿松动,这种状态日渐加重。

我除了向内找,还坚守一念:我是李洪志师尊的弟子,我只走师父安排的修炼路,其它的安排我都不要,不承认,是我的业力我自己还,任何生命强加给我的东西都不要。我修炼中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我会在法中归正,谁也不配考验我。

就这样我每天坚持学法、发正念、修自己,有一次我找同修C,让她帮我发正念,她到我家与我交流了许多。她说你没有事的,你把心放下,从头开始一点一点好好修自己,找到自己根本执著。还有一位同修大姐知道后,每天来我家和我一起学法,帮我向内找,处处事事从法中悟。她家离我很远,又有很多事要做,学完一遍《转法轮》后就不能来了,但她对我帮助很大,我慢慢稳下心多学法,修好自己,放下生死,一切交给师父,就做自己该做的事。

过了一段时间没有改善,心里就不稳了,很着急也生出了怕心,我就跪在师父法像前哭起来:“师父啊!帮帮弟子吧,救救弟子吧!弟子愚钝实在悟不上来,请师父点化!”过了一会脑子里清清楚楚出现了八个字:“坚定正念,兑现誓约”。我双手合十谢谢师父,说:“师父,弟子明白了。”明白之后我就多学法多炼功,多发正念,我还要出去救人,我还为周围一些老年同修提供周刊和真相资料,和往常一样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不跟亲戚或其他同修说自己这个事,有的会问我好像瘦了,我都说:没瘦,没有事。

我继续和A同修中午出去救人,我上午在家学一讲法,然后发正念,到十点半我就吃点东西,吃不進去我也硬逼着自己吃,然后背着资料去A家。走出门我就发出一念:谁也不允许干扰我救人,我的身体我说了算,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请师父加持弟子多救人,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每天来回要步行七八里路,一点也不觉得累。每天师父都把有缘人推到我们身边,常常是带的资料不够,到了12点我俩就在野外席地而坐发正念,有时都是30多度的高温,可是我们也没觉得热。可回家后发现衣服都湿透了。从没觉得苦,反而觉得自己做了应该做的而很欣慰。有时我妈说:“天这么热,等凉快了再出去。”可不行啊,就这个时候有人,过了这个时候人家都走了,再说修炼路上吃苦是好事。

我们姊妹五人,母亲轮着住,所以不能常住我家,她知道大法好,但只是看书不炼功,我身体异常时没有告诉她,有一次小姑子来我家看我这么瘦,说还是上医院检查检查吧,我妈说:“她没事,她是学大法的。”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修炼,我发现自己还有很多执着心没去,修的很表面很肤浅,不愿放下自我等,然后我就努力修去。我丈夫也修炼,在单位工作出色,薪水很高,领导都很敬重他。我家各方面条件好些,村里人也很敬重我们。他工作之余还勤快的打理果园菜园,家里瓜果蔬菜吃也吃不完。

在我过关的那段时间里丈夫对我帮助很大。他从不把我当成病人,而是当作修炼人来对待,让我修去夫妻情。他从不问我爱吃什么给我买点,或特意给我做点什么吃,而是看到我做的不好的地方就指出来,甚至批评,有时候还当着别人的面说我。刚开始我心里受不了,很苦,很委屈,但我强忍着不与他争辩,默默忍受。后来通过学法,我的心性不断的提高,知道是自己做的不好人家帮我消业,瞬间就不怨恨他了。他让我提高是好事,我得谢谢他呢!我发现当我三件事都做的在法上时,他对我很尊重,非常配合我,我真正体验到法的威严、修炼的美妙。

二零一九年精美台历、挂历做出来了,我与三、四十里外的同修大姐配合出去发。我每天坐公交车去她家汇合,再各背一大包出去发。我们不说常人话,见面简单打个招呼,发着正念就出发了。新年之前的两个月时间里我俩大约发了两千多本。从中我看到大姐无私的付出,真的很感激,她先是陪我学法,这次又带着我一起走出去,这段时间我觉得提高很快,也修去不少人心。

这些年来与同修接触多了,渐渐生出许多不该有的执着心:在学法小组或者人多交流时,不注意同修感受,自己愿意抢着说话,发表自己的见解,时间长了自我膨胀起来。周围十几个同修都不愿意做资料,我一个人做很多资料供给她们,看到同修优哉游哉的,也不配合我做大法的事,讲真相不积极,心里就有些看不上她们,不自觉的生出怨恨心,这更是妒嫉心!当时这想法在脑中一闪,自己知道是些不好的人心,可并没有立即抓住它,及时消灭,以至于让它越来越强大。

师父曾在梦中点化我:在一个宽阔的大道上坐着一个菩萨模样的人,上身却被一个绳子捆着,一点不能动,而在她不远处站着一个灰黑色的人,却没有鼻子和眼睛,当时悟到那是自己的私心、自我、妒嫉心等在另外空间形成的这个人形,很危险,它阻碍着我的修炼。自那以后我就一点一点的归正自己,尊重同修的意见,尽量的为同修着想。其实这些同修都是和我妈年纪相仿,她们修的都挺好,大法的事她们能做多少做多少,况且修炼的事不看做事多少,只看人心。我是年轻的就应该多付出呀!我告诉自己多看同修的好处,鼓励老年同修,我们互相帮助,共同精進。同时要把自己摆低,真正去实修。

在我写这篇稿件的时候突然想起这个梦来,知道是师尊再次点化弟子要深挖自己,向内修自己,把这颗不好的人心修干净,“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2]!感恩师父的良苦用心和慈悲。

在这过程中我感到背法使我提高也很大,在我背《转法轮》第九讲“悟”的时候,师尊让我明白了一层法理,师尊说:“我们真正指的悟,就是我们在炼功过程中师父讲的法,道家师父讲的道,在修炼过程中自己遇到的魔难,能不能悟到自己是个修炼人,能不能理解,能不能接受,在修炼过程中能不能遵照这个法去做。有的人干脆怎么讲他也不相信,还是常人中的实惠。”[3]这是师尊在点化我,让我明白,悟上去,提高上来。谢谢师尊!

就这样前前后后大约两年的时间,我在法中修,严格要求自己,改变人的观念,用高层法理要求自己,无条件配合同修做好大法项目,认真当好小和尚,就看同修好的一面不看负面,身体逐渐恢复了正常。我觉的心性非常关键,心性到位,什么都正常,心性不到位,什么都做不好,真正体验到大法的威力,切身感受到法中不同层次对修炼者不同的要求和考验。所幸的是这两年里在师父的加持下,同修们的帮助下我什么都没有耽误,还修去了一些人心,悟到了许多法理,好像师父打开了我的智慧,让我提高了上来。有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美妙。同时在这里向曾经帮助我学法、向内找、提供大法资料的同修们道一声:“谢谢!”我愿与同修共同精進,修炼圆满。

二零二零年伊始,中共病毒蔓延,众生面临生死抉择。大法弟子是众生得救的希望,我们必须跟上正法形势的发展。

疫情初期邪党封城封路封小区,丈夫不能上班,我们正好在家多学法和交流,有时间就上网下载明慧网的语音资料送给其他同修,当时邪恶封网比较严重,破网软件不断升级,因不能接触到上网做三退的同修,手里积压了不少三退名单,不会打字的丈夫竟然摸索着把三退声明发送成功了,真是师父加持无所不能啊!我就尽量的多做些疫情方面的真相资料送给附近的同修,大家抓紧时间救人。

感恩师尊的慈悲救度!
感谢同修的无私帮助!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