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承担资料点技术工作中走正路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二日】多年来在师尊的保护下,我严格要求自己,配合、圆容整体,一直稳定的走在修炼路上。在此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自己近几年来的一些修炼体会,不妥之处请指正。

一、配合

作为一名年轻有文化的大法弟子,在师父一步步的安排引导下,我承担起了当地资料点技术工作,很快自学了一些上网下载、打印维修及安装系统等相关技术,也不时地到外县市帮助同修解决一些技术问题,其中的艰辛、忙碌、以苦为乐自不必说,那是大法弟子的责任与使命。

看到一个个资料点建起来,一台台电脑、打印机又恢复正常使用,一条条修炼体会、本地迫害消息、三退名单经手传向明慧,那种感觉更是充实、欣慰,无以言表,谢谢师父的点悟加持和同修的无间配合。

随着社会的发展,电子信息技术的推進,在保障电脑系统、手机通话安全的同时,根据世人的不同需求,我们制作发放了大量的真相U盘、二维码,过年期间向世人发送喷绘出的精美年画、对联和激光机雕刻的带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字样的窗花以及大量的挂历、台历,增添了节日气氛,把大法的美好传递到千家万户。

二、走正路

当地设备、耗材的采购大多是由我负责。为了兼顾资金的使用和安全,我一般手头经常备用现金一万元左右。经常还有很多同修想要给资料点付出,我就等资金不够了再找他们取。如果是网购就使用亲友的银行卡和匿名电话卡,购物网络账户、银行卡、电话卡一般一年一换,特别是每年用来联系订购台历架的电话卡是专用的,收到台历架后就直接把电话卡扔掉了。

同修付出的钱和自己的钱严格区分,不混用。如果网购需要自己花钱的物品,如帮助同修买手机、MP3,就先把钱放到同修付的钱中,然后再点支付货款,买耗材所剩的零钱也赶紧归回去,收到同修付出的钱回家后也马上归到一起,避免时间长而忘记。偶尔有记不清楚的,把自己的钱多归進去一些,有时自己使用一个用来做真相的空U盘、订书钉之类的,也及时的把相应的价款放進去,原则上是只能多不能少。做到专款专用,即使换真相币需要周转,再想其它办法也不随意挪用。

因为经常帮助同修解决些技术问题,或到乡镇村里送些做好的资料,有时会遇到同修非要送些家里自产的蔬菜等农产品。我悟到,同修间的交往应该是纯净而神圣的,仅限于为了证实法而相互配合,不应该搀進任何人情往来,所以在善意的解释下也得到了同修的理解和信任。

在证实法与女同修的配合方面,纯净自己的心态,以古人“男女授受不亲”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内心知道自己所动的一思一念都在众神的评判中,修好口,不说些与修炼无关的事,办完事马上就走,一般不在同修家吃饭。

三、安全问题

这么多年平稳的走到今天,我觉的与自己重视安全问题是有关系的。因为我们是在常人社会中修炼,也是人在修炼,要符合常人中的一定的理。我们的正念不一定能够时时处处都能达到神的状态,百密难免一疏,何况还有旧势力对我们的虎视眈眈,同修之间不同的修炼状态,这些就需要我们更加重视安全问题,最起码在表面上要注意防范。注意安全是理智,我实际也没有怕心。

我下班后外出,手机从来不带,做资料、同修来家或者用另外的手机与商家购物与同修联系时,手机总是放在另一间卧室的褥子下,或者再把卧室的门关上,隔一段时间再到卧室看看有无来电。不接电话的次数多了,亲友也就习惯了。

这么多年,虽然负责技术工作,也参与当地同修的协调,却从来没有把自己的工作电话告诉过同修,我会隔几天去一些同修家,其他同修需要找我,告诉我经常去的同修再转告我就可以了。

师父说:“师父再说一句,你们的每一刻都在修炼的路上,每一刻都是我在管着你们。”[1]同修需要找我时,回想起来有太多的“巧合”,我们不期而遇。特别是有一外地区同修,离我地较远,几年前有两次趁周末时间需要我帮助维修打印机,她也没有在信箱约定,就直接开车去了我地她以前去过的一位同修家,准备把机子放在那里,等修好以后再来取。这个同修家我一般一个月去一两次,结果是,她第一次来,我正好也去了同修家,她正准备要走,我们是在院子里遇到的,她第二次来,我们竟然是在她下楼我上楼时遇见的!我们没有事先电话联系,却比电话联系还要不差分秒。师父的看护、安排无微不至,无所不在!

我们现在处于电子信息时代,手机为人们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作为修炼人,古人修炼没有手机就不能修炼了吗?我们应该正用、善用它,绝不能让它成为监听、定位同修的工具。

四、疫情期间

突发而至的武汉肺炎瘟疫,世人惊惶失措,谈“疫”色变。大法弟子知道,这一难早晚会来,这也许是“天灭中共”的方式之一。但是由于中共的封城封村封小区,给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人也造成了困难。但是,再难都有我们要走的路,也是对大法弟子的另外一种考验。在这种环境下,我们还敢不敢继续走出来,救人的愿望有多大,大淘汰时是保全自己还是顾虑众生的安危,为私还是为他?

现在国内疫情的趋缓,是神佛慈悲中土之邦,是大疫前再给世人一次选择得救的机会,也是大法弟子继续修好自己、与时间赛跑抢人救人的最后机缘。而有的学员却在疫情趋缓时,邪党搞所谓的“清零”时,固步自封,裹足不前,忘了自己的史前大愿与神圣使命,甚至也随常人整天忙着打工挣钱,苦心经营着人中的这个“家”呢。

年后本地出现疫情,我负担起了当地资料点工作。以前由别的同修传递资料现在不方便了,我就直接下载,大量打印疫情真相资料,并通过各种方法把资料亲自送到各个小组。有几个小区还得翻墙,翻铁网,为同修们及时送去了珍贵的救人资料和用于交流提高的《明慧周刊》,一直坚持到现在。

同时,我抓住一切可能的时机,向同事、来办公的世人、小区疫情防控人员讲真相,劝三退,把刘伯温预言编成单张向世人发送,赠送真相U盘。每一天都和疫情之前一样过,充实而紧张,该做什么还做什么。就是所谓的“清零行动”,知道我修炼的警察们二十年来从未到家骚扰过,我也没有被迫害的概念,内心也不允许他们来骚扰,妻子也不怎么担心害怕,只是提醒注意安全。

最后再次感谢师尊的保护,在所剩不多的时间里,弟子会精進不怠,做好三件事,兑现誓约,完成使命,不负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再棒喝》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