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地越来越多的同修走出来讲真相

更新时间: 2021年03月22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二日】元旦前后,我们当地同修就讲真相進行了切磋交流。在交流中,青年大法弟子们成为了发言的主角,与大家交流了讲真相的体会,包括且不限于通过去商场、请客吃饭、咨询业务、联欢会致辞等多种方式向众生传递真相。看见青年同修们后来者居上之势,中老年同修们也被带动起来了。大家形成了比学比修的讲真相氛围,不再麻木懈怠,变的精進而急切。

几位青年女同修结成两、三个讲真相小组。她们出入各大高档商场,面对面的讲真相,劝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过程中,各小组分别行动,划分楼层和区域,不带手机、不走回头路。她们在挑选衣服时,以唠家常的方式,自然带入和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相关的话题,逐步引申到新闻造假和大法真相。

因为青年同修们注重仪表,与人沟通时热情大方,所以很快就能与销售人员打成一片,讲真相的效果很好,有的全店人都做了三退。她们一家一家店铺走下来,一个小时就能劝退几十人。现在本地高档商场的各个专卖店的人基本都听过真相了,她们开始转去临街店铺了。

几位青年男大法弟子比学比修,见青年女大法弟子组成的讲真相小组很有成效,他们也结成了一支讲真相小组。全队中,只有一位有经验,其余三人都没怎么讲过真相,还有一位是高中在读的学生。可是他们想,既然决定跨出这一步,就是要知难而上。

经过多次的魔炼后,他们最终劝退了六人。他们这个讲真相小组开始时多次碰壁,但是他们那颗真诚救人的心象金子一样闪光,透着憨憨的可爱。现在这个小组还在各个地方讲真相,被救度的众生也越来越多……

青年同修A,是富二代。修炼法轮大法前,喝酒、抽烟、打游戏,属于老爹有钱,天天得闲的角色。他经常在高档酒店里宴请兄弟,胡吃海喝。现在,他每天学法、炼功,做救人的事。一有需要,就跑去户外给想看新唐人的世人安锅。

以前他喜欢研究游戏和豪车,现在这些都戒掉了。原来生活的重心是妻子、孩子,现在妻子成了同修,孩子也成了他与人讲真相的话题。他经常随同妻子,抱着孩子出门遛弯儿或逛街,以其乐融融的一家三口形像,更好的和众生拉近关系,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

一位带修不修的老年同修,听了同修的交流后,改变很大。现在早晨不到八点就出门去讲真相了。

原来不怎么开口的同修L,近几个月成为了讲真相的主力。走在街上见到有缘人就讲真相,两个小时就能劝退二十多人。一天不出门,心里就难受。有时她还会骑着电动车,载着同修在马路上寻找有缘人。遇见人,就紧急刹车,口中念叨着“下下下”、“快快快”,催促着同修赶紧下车去追赶众生讲真相。

同修X,一直以第一人称的方式讲真相。最近她体悟到,面对集体或多人时,以第三人称的方式讲真相,效果较好,又没有后顾之忧。我正好有这方面的经验,所以在我去她家做客时,她就让我复述自己讲真相时所说的话,并拿笔细心的做了记录。还将丈夫同修视作练习对像,反复练习。

本地越来越多的同修们出来讲真相了,包括以前从来不开口的同修们。她们联系青年同修,参与青年同修進商场的讲真相项目,然后逐渐摸索出适合自己的一套方式、方法,现在已经开始各自结组讲真相了。老城区的同修们还约好一个固定的时间、每天去往某地,遇到谁,就与谁随机结组,然后去往不同的地点面对面讲真相,每天坚持。

因为每位同修都是法中的一个粒子,所以当同修们都从心底里意识到讲真相的急迫与重要性时,立刻形成了一带点,点带线,线带面的效应,整个地区的形势也发生了改变。

两个月前,有数千人从疫情高风险地区返乡过年。当时封城的意味很浓重,超市、酒店等公共场所排查严格,市民的脸上都爬满了“谈疫色变”的沉重。但是,当本地同修都积极出来讲真相后,本地市民们开始发自内心的轻松起来。众生明白的那一面更是心生欢喜,他们纷纷购买烟花爆竹,在除夕夜燃放,形成了众生庆余年的热闹场面。

本地这次改变的关键点是,整个地区同修们观念的扭转:那些从未参与过面对面讲真相的同修们,都一批批的走了出来;那些曾经沉迷于在人中享乐的青年同修们也一批批的走了出来,用各种方式证实法,讲真相;那些常年坚持讲真相的同修们,现在开始结组带人走上街头,帮助讲真相的“新人们”。

讲真相就象云游,有人讥笑你、辱骂你、欺侮你。而且同修间的配合中,也会产生各种各样的人心。大家在逐渐的魔炼与配合中,真切的体会到了师父说的“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1]。

我们要精進啊!我们要多救人,尽力圆容师父所要的,完成自己的史前誓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