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工程师李广海坚持信仰 遭洗脑、劳教、电击

更新时间: 2021年03月22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五十岁的李广海是辽宁省葫芦岛市一名工程师,一九九七年三月修炼法轮大法后,按照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不收礼不送礼,不拿工厂的任何东西。同时改掉了喝酒的习惯,也改掉了生活上斤斤计较的毛病,脚下鸡眼等各种疾病消失,身心受益,家庭和睦。

然而,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非法打压迫害法轮功后,李广海遭受严重经济迫害,被勒索、开除、扣押工资或退休金。因为坚持信仰法轮功,他多次遭骚扰、洗脑迫害,被非法劳教三年。被非法劳教期间还遭遇惨无人道的电击和毒打,三次住进医院。

一、工作单位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早上,李广海在文化宫广场和大家一起炼功,被龙港区公安局抢走录音机并被绑架到拘留所,后被带到龙港区公安局政保大队遭所谓的思想教育。下午被单位接回统一办班,当天又被送龙港区宾馆被公安人员看管办班洗脑,单位(葫芦岛锌厂)工会主席陪护。约一周又转至单位宾馆办班洗脑,该单位出二名同事陪护。期间,李广海家里所有大法书被搜走。此后不久,他被从分厂技术处调到车间技术组。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底,分厂书记田凤尧带李广海与单位另二位同修去总厂开会,其实是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然后带回分厂问话。因为李广海不能保证不去北京,田凤尧便让本厂公安处将他带到厂宪刑队,扣在暖气管上一夜,第二天送他去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在拘留所因炼功被所长戴手铐三天。

此外,车间书记让宣传员于车间办公楼楼梯口,用小黑板写上污蔑法轮功的词句,李广海发现后用拖布将其擦掉。书记发现后,对其大骂,并告知分厂书记,分厂书记将李广海带到分厂保卫科,遭分厂保卫科值班人员训斥一上午。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前,分厂书记与车间书记担心李广海进京上访,连夜将李广海从家中带到分厂,同本分厂另二位法轮功学员一起软禁在分厂保卫科内,不许回家,不许上班,出入及上厕所由保卫科人员看管,各车间书记轮流值班陪护,软禁一周。不久,李广海又被分厂书记用车送到葫芦岛市教养院办洗脑班,因集体绝食,三天后被接回并被训斥,分厂派保卫科人员对李广海住所监视。

二、葫芦岛市龙港区公安局政保大队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月,李广海去北京上访,被劫持到葫芦岛市公安局驻京办事处,后被单位接回送交葫芦岛市龙港区公安局政保大队,政保大队对李广海行政拘留。当得知他去北京前曾去学员家借书,非法提审二次。

第一次带到拘留所前楼会议室,让李广海双腿大劈叉,大队长马清波问他借书一事,李广海拒绝回答。第二次非法提审时,拿来几本搜来的大法书让李广海撕遭拒。一辛姓警察撕书,将撕下的纸塞李广海的兜里。见实在问不出来啥,大队长马清波气急败坏,双手左右开弓狠狠地打李广海四、五个大耳光。在拘留所炼功时,与另一同修被白姓狱警用皮鞋抽耳光,脸被打肿,一周才消。

酷刑演示:鞋底打脸
酷刑演示:鞋底打脸

不久,政保大队非法劳教李广海三年。

三、葫芦岛市劳动教养院的残忍迫害

刚到教养院“法轮功”大队不久,赶上狱警张国柱值夜班,张国柱不让李广海按时睡觉,对李广海做思想工作到后半夜二点多钟,威逼利诱。第二天安排几个已“转化”的人,用邪悟的理论迷惑,转化不了就交警察处理,而警察就用多根电棍电击。有人不接受“转化”,脖子被电糊,流脓淌水的。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二零零一年过年前,因有多名已“转化”人员声明还炼,狱警们怕声明人增多,就将十六名法轮功学员由四楼转至二楼,准备大年后收拾“转化”,并以没有床为由让他们睡水泥地面。将近睡一个月时,李广海的后背开始疼痛,经常被冰得后半夜疼醒。其他人也被冰出各种病症,尤其年龄大的更遭罪。当有人提出睡床时,大队长刘国华阴沉着脸说,“这还不算什么惩罚。”

二零零一年春,李广海绝食抵制马三家劳教所来的人等做转化工作。绝食到第七天时被带到三楼去灌食,当时室内已有六、七个人被铐在床上强行下鼻管灌食。李广海被铐在床上下鼻管时,恶心将管子从口中吐出,同时心跳加速、喘不上来气,面部出现麻木。狱医急忙找人将他送到医院,经一番检查后决定下鼻管,几个警察按住李广海,由医院的一名岁数较大的女医生下鼻管,几次都从口中吐出,狱医王大柱还打了李广海二记耳光。后来只好住院强行注射各种药物。几天后拉回教养院,不再做转化工作,李广海开始正常吃饭。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份,教养院狱警让犯人挑事,法轮功学员据理力争,却被强行分成两个寝室,派其它大队的犯人和他们一起住,二人包夹一人,李广海和其他学员绝食抵制。第二天晚上九点,防暴警察突然进来,在教养院指挥下,将他们认为带头闹事的学员绑架到看守所施暴,其他人被强行背铐双手,挨个拉到狱警休息室电击,强迫吃饭。李广海刚被推进屋,狱警张国柱用一根大电棍电他的喉部,李广海顺势用下颏夹住电棍,管教科副科长张福胜抓李广海衣领,将李广海绊倒在地,其他警察同时在他身上乱电,约有七、八根大电棍,头顶上的像炸雷一样轰鸣。不知谁往李广海脸上泼了一杯水,然后猛电他的脸。直到李广海答应吃饭。第二天人们已经无法辨认李广海是谁,他的嘴肿很高,只能用吸管吸流食。

二零零二年夏的一天早晨,李广海突然心跳加速、呼吸困难,被发现后报告狱警,将他送医院治疗,住院一天。二零零二年秋的一天上午,一名学员因被怀疑炼功而遭到狱警电击,李广海绝食抗议,被强行下鼻管灌食。过两天又一学员开始绝食,警察先后将他们俩拉到饭堂电击,多个警察饿狼般扑向李广海,只电身上不电脸,狱医摸着李广海的脉搏示意其他人下手轻重,强迫李广海吃饭。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二零零三年一月八日晚,法轮功学员被俩犯人架着,挨个从一楼拉到二楼教室。上楼梯时李广海叫喊,一小个子警察从楼上跑来,对李广海胸部猛踢数脚,然后骂着和两个犯人一起往上拖拽。拖到一昏暗教室,先有两名熟悉的警察劝说,让写保证。见李广海不写,就过来两个不熟悉的警察,先给李广海带上安全帽(怕撞头),让犯人按住,一个解李广海的裤带,另一个拿起摆在桌子上一排电棍中的二根大电棍,塞到他两腋下不断电击。

中共酷刑示意图:毒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毒打

第二天,李广海已无法起床。下午,恍惚中被送到医院,后来又转到葫芦岛市医院。醒来时胸前粘了几个纽扣样的东西,得知是监控心跳呼吸等。两腋下溃烂流黄水。有些恢复后,又将李广海拉回教养院,长期单独关在一个小屋里,精神几乎崩溃。

后来,李广海又绝食要求回家,他们又给李广海下鼻管灌食,同时还偷偷地灌一种药水。一段时间后,发现李广海有些咯血,于二零零三年七月十九日夜晚,通知家属来接李广海。临走时,还向家属要钱,被严词拒绝。

四、葫芦岛市610的迫害

二零零八年以后,葫芦岛市610几乎每年都来单位骚扰要抓去办班。一次欲抓李广海和厂里另一人去抚顺办班,由于时间拖的长,单位领导说情未抓成。此后,几次都因李广海有事或休假未抓成。

二零一一年春,葫芦岛市610伙同派出所警察和单位610抓李广海去兴城办洗脑班,把李广海从单位带走,单位出人陪护,派出所指导员等人看管。用马三家教养院邪悟的几个女的来洗脑转化,遭李广海绝食抵制,最后单位领导出面签个不违法的保证接回。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