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突袭 促我精進

更新时间: 2021年03月31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三十日】去年大年三十,我们一大家在饭店吃的午饭,其中两人是大夫,当谈到当前的大疫情,他说要比我们想到的大得多,还严重,国家在隐瞒,医院要求每四个小时换口罩,根本达不到,他那个口罩戴了两天了,医院物资跟不上,医院不发就戴着。中午吃完饭,环境就开始紧张,政府的宣传车在小区开始喊喇叭要求,不要随便乱出门,马路上人员稀少,小区也是。

我想:真的是大淘汰来了吗?这些年按部就班的做着三件事,没有紧迫感,我问自己真的听师父的话,大法弟子除了三件事是你要做的,其它没有你要做的了吗,把全部精力用在救人上了吗?回答:没有。大淘汰来了,之后跟师父回家,你够格吗?回答:不够。我心里真的害怕了。千万年的轮回,这些年在邪党的高压迫害下风风雨雨走到今天不易,心里惭愧,内疚悔恨自己做的差劲,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心里求师父:如果再给机会我一定做到兑现史前誓约,不负师父的慈悲苦度,我心里求师父再给弟子机会,我一定珍惜师父延续来的每一天。

小区还没完全封闭,抓紧时间晚上拿起真相资料到小区去发。之后一个月里封城、封小区。出小区要出入证,而且每天只允许一个人出入,买菜,小区门口有社区,门卫看守,盘问登记,我们小区只有我一个大法弟子。我实名诉江后,邪恶把我当成重点,自己还是有顾虑。疫情期间邪党不把生命看重,还在抓大法弟子,但每天上网看到同修冒着被抓的危险出去讲真相,劝三退我着实感动。一个月后,自己迈出了这一步,小区進不去,开始往汽车挡风玻璃上发小册子、疫情周报、周刊,迈出这一步后我丈夫主动给我联系了同修,交流后才知道他们学法小组始终在一起做着三件事,走师父安排的路,我感到震惊,找到差距,感到惭愧,都是大法弟子为啥差距这么大。看着我周围一片一片小区新开辟的楼盘我决定发一遍,也给讲真相的同修做个铺垫,目标确定,开始行动。

一开始,我和同修配合发资料,一个月后同修回家了,之后时间自己把握。早中晚都可以出去,我的做法是先学法,发正念,求师父保护弟子。如果晚上去发,一个下午到整点就发正念锁定目标求师父帮弟子清场,现在大陆到处都是摄像头,不但主干道有,副道连楼道门口都是。现在中共迫害大法弟子一个是手机监控,一个是大数据监控,人脸识别(当然不承认那个,我们是主角),以及跟踪。开始和同修配合,让摄像头闭眼看不见我们,不能有摄像头把这里的众生绕过去,时间长了之后,我自己总结经验,每到一个小区先观察摄像头在哪里。尽量避开它,同时记好从哪个单元开始,下次接着发尽量不落下众生。看到人,不要慌张,就好像到这里串门,面带微笑,有时打个招呼,出去呀。我们是救人、抢人。摆正位置,我是主角。我们片区只有两栋楼,门卫很严格,谁出去,谁進来门卫心里有数,有时出去一次,我就多带一些资料。把其中一部份先藏起来,发完再去取另一份,去其它小区,少次多发。有的地下室是通的,这样我从一个楼道進去,可以把整个楼发了,提高安全系数。也有的地下室堆的满是杂物,我就搬开才能过去。政府开发的小区我也要去发,我感觉自己就像师父说的云游一样。

在大陆这么邪恶的环境下,如果没有师父保护,一个人能做什么,况且我是一个近六十的人。这期间我需要克服身体消业状态:一个是喘,咳嗽;膝盖半月板痛,蹲不下;还有就是常人出现的盗汗。我决定闯关,冲过去,有师在有法在,该干啥,干啥。

上楼发资料有时气不够喘,需要大口喘气。我就心里背师父法,“难忍能忍”[1],克服它没把它当回事,心里想着众生得救,不知道什么时候师父给我拿掉了,当时心里想的就是使命与责任救人;我的膝盖一伸直一弯曲里面嘎巴嘎巴响,有时上下楼多时膝盖会颤,有要倒下的趋势,我就郑重告诉它:我在救人,不许捣乱。从过年到现在有时一次发120份,上下楼膝盖不颤了。

还有,随着伏天到了,身体老是出汗,过去夏天不发资料就因为这个,因为一出汗脸就特别红,让人看见怪怪的。好在现在出去戴口罩,脸再红也不在乎了,去掉了爱面子,虚荣,惰性的心。

有一次,我到一个小区贴不干胶,到那里一看,有同修贴过真相了,我就到另一个小区,刚刚進门,小区人很多,我就把自行车推远一点,记住楼牌号,开始贴,贴完后。说什么也找不到自行车了,明明记好的怎么没有了呢,心想我做正事,不许干扰,因为出来时没带钱,没办法打车,走回去还太远,找了半个小时,我求师父,终于找到了自行车。

一点儿体会,与同修交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