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進拨打电话四天 派出所所长退党了

更新时间: 2021年03月06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六日】一天,我在海外电话平台拨打真相电话,同修转给我一个电话号码,并附上之前拨打情况的回馈:接听多次,最长接听26分17秒,可还是骂人。同修请我再给他讲一讲,希望能再多给他一次选择的机会。

我看着这个回馈,看到了同修对众生负责的那颗心。号码转给我也不是偶然的,或许这个人和我有缘。我知道救人的是师父,是大法,同修的拨打已经做了铺垫,我就只管继续讲真相就好了。

师父告诉我们:“真相是救度,真相是希望 ”[1]。

我清理一下思路,开始拨打。拨通电话,我说:“我是在美国打来的越洋电话。”他打断我说:“之前有人打过电话,你们是不是一伙的?”他接着说:“我坚决拥护共产(邪)党。”我没有回应他,就是讲真相,因为师父讲了:“讲真相是万能的钥匙。”[2]

我开始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讲了瘟疫及躲过瘟疫的方法——诚心敬念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迫害法轮功是国际重罪,正面临人治天惩。之后我给他讲我得法后十多种病不治而愈的经历;讲了大陆歌王关贵敏患晚期肝硬化,修炼法轮功之后康复如初,每年随神韵艺术团世界巡回演出。最后,我给他放真相广播“器官移植调查综合”、“邓光英目击活摘器官”及“中国人,谁能拯救你”。

听完真相,他问我:“你是哪的人?”我说:“是黑龙江的。”他又问我:“您住在哪个城市?”我说:“你是不是还要问我的身份证号码、护照号是多少啊!我不能告诉你,是不想让你犯罪。”后来对方态度有所转变,我说:“给您的那两个网址,您先去看看,我还会给您打电话的。”这天,他接听了四次,共接听48分27秒。

第二天上午,我又打通他的电话,他只接听13秒,骂一句脏话之后说“别打了,在开会”。下午,我再打过去。我说:“不放心,您听了那么多真相,还是没有明白,还在危险中,所以还得继续讲。”

我讲了二零一九年六月三日美国驻华使馆微博发布的《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二零一九年六月五日追查国际发布的公告;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七日,独立人民法庭的终审判决;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七~二十八日,河南省焦作市山阳检察院两天放了六名法轮功学员,摆放了自己未来的位置。这次,他没有骂人,也没有说话,静静的听了19分06秒。

第三天,我又继续跟進拨打,播放歌曲《为你而来》和《法轮大法好》两首歌曲。重复讲了一些重点真相内容,他接听23分17秒。

第四天,再继续跟進拨打,他接听25分44秒,提出一些问题,也就是他的心结,例如,武汉肺炎是怎么回事?我说:“就是一种瘟疫啊,就是来灭中共来的,所以得三退。”他说:“退党给钱吗?”我说:“不给,大法弟子的钱那是救人的钱、救命的钱,拿救命的钱是在犯罪。给您,您都不能要。”他说:“共产党给我钱,谁给我钱,我就信谁。”我说:“是您的纳税钱养活着共产党,而不是共产党养活您。您的钱是您工作所得,您在哪工作,哪都得付给您工钱。”

他那边背景音比较大,我以为他没有听,就说:“你没有在听,那我先挂了。”他赶紧说:“我在听你说。”我说:“我查看了追查国际,有你的名字,是某派出所所长,你要保护法轮功学员,释放他们,将来大审判时,他们会给你作证。”

我继续讲:雁过留声,人过留名。历史上有岳飞,也有秦桧,岳飞名垂青史,秦桧遗臭万年。今天,我们每个人都在给自己写历史,做正义之士名垂青史,不做千古罪人殃及子孙。打举报电话,举报江泽民和身边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立功赎罪。我们把参与迫害者送上法庭绳之以法不是目地,但是我们也不会让迫害者继续行恶。我们的目地是救人,使明白真相的人免遭淘汰。

如果你自己还没有去退党网站退党,那瘟疫来时,你可能就会遭遇不测。因为不放心,所以我还是一次次给您打电话,大法弟子只是把真相告诉您,选择还得靠自己,谁也代替不了。

他很沮丧的说:“我退不了了,中毒太深了。”我说:“都有机会,就看你自己的选择。”我叫他的名字说:“某某某,我可以帮您退党。”他说:“好,退了吧!谢谢您了!我还有事,先挂了啊!”我说:“好,祝您平安。”

通过四天跟進拨打,他共接听116分47秒,所长终于明白了真相,退出了邪党,给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谢谢师尊加持!

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我们知道〉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