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话营救平台上讲真相救人

更新: 2021年02月1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十八日】自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爆发后,感觉救度众生的急迫。

二零二零年五月份左右,同修介绍我来到了全球RTC平台讲真相。六月十二号同修告诉我营救平台有交流,可以上去听。我和同修去了那里,交流已经结束了。有一位热心的同修给我们大概介绍了一下营救平台的情况。

晚上协调人给我们讲:我们营救平台是针对大陆主体的第一线,也是最后一道防线,因为我们拨打的电话是公检法司系统的,是大陆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机构里的人员。如何拨打好这样的电话,怎么样去拓宽大陆主体大法弟子修炼救人的环境,都是意义重大的。特别我们每次打专案的时候,就是集中某个地区或城市去拨打,整体配合,万箭齐发,有打电话的、发正念的、发彩信短信的等等。一个大法弟子的正念就能力可劈山,我们整体这么大的能量可想而知。

协调同修说,这么大的救人的好事,告诉身边不知道的同修,不要把他们落下。正邪大战之时,千万别错过建立自己的威德的机缘。我们拨打公检法司人员的电话,这些人多数都是参与迫害的急先锋,是关键部位,是支撑邪党的支架。如果这些人员都不参与迫害了,这些支架都倒了的话,迫害还能维系吗?历史的大审判就在眼前,公检法司这些部门的人员因为参与迫害就非常危险,所以我们讲真相是在铺垫这样的基础,铺垫、不断的铺垫。假如说一个公安局长,他要是明白真相了,在他职权范围内保护和释放法轮功学员,他就为自己选择了光明的未来。

于是我决定到营救平台参与拨打真相电话。

虽然有时对方不接听电话,或者只接听几秒钟,但是在另外空间也是在震慑邪恶,解体邪恶因素对这些人的控制。有一次,一个大陆同修被非法抓捕,海外同修接到有关迫害人员的电话号码后,立即开始打电话营救,这些人员都不接电话。可随后这位同修却被释放回家了。派出所的人告诉这位学员:“我们的电话都被你们打爆了,你们法轮功太厉害了,我们受不了了。”其实就是在另外空间的邪恶被解体了。

一次,几个警察到大法弟子家抄家,其中有明白真相的警察看到某个地方有大法真相资料,就对学员使眼色告诉学员。这说明警察明真相就有可能保护大法弟子。

我有一次打电话给一个公安局长讲真相,告诉他到海外做三退的电话号码和网址、举报恶人的电话号码。我问他你记下来没有,他说都记下来了。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在逐渐清醒。

有一通电话是打给派出所警察的,第一次打的时候他听了十一秒,再打不接了。我继续拨打,打到六次他不接我就准备放弃,心想再给他最后一次机会吧,我就又拨了一次他的电话号码,这次他接了,也不说话,那我就讲,讲了三十八分钟,该说的都说了,最后我问他:“你在听吗?你是党员吗?如果你说‘是’,我用你的名字×××,帮你做三退,你说个‘好’就可以了。你要不回答,我该说的都告诉你了,我就挂电话了。”没想到他立刻说:“再讲,再讲。”我告诉他,那我就给你放个真相广播吧。我就播放了三个有针对性的录音。他听了十七分钟。我想他明白真相以后不会再去迫害大法弟子了。

有一个警察我给他讲了很多真相,他说:“大姐,我这是座机,我给你一个手机号,你记一下,你把所有的信息都发到我手机上吧。”他退了团。

一次,我给一个警察讲了一分二十秒,还没说到正题上,我说的他不听,他说他的,说完了他就挂机,我再打,他接听,三秒,两秒,三秒,五秒,四秒,只要他接电话,我接着打。打到第十四次他接听了十四分三十九秒。我想这就为他下一步得救做个铺垫吧,不轻易放弃每个人。

一次,对方听我讲完,还听了真相广播及其它一些真相,共听了三个小时。我问他:“你在听吗?”他故意用纸张弄出声音,意思是告诉我在听。还有一个人也是听了三个多小时,我想给他放首白雪唱的歌曲吧,他就起来倒水喝,听到他倒水的声音,呼啦呼啦的声音,然后他还不放电话,我就给他念师父的《洪吟》:〈我在帮你〉、〈醉中醒〉、〈找真相>、〈叫我传真相的是神〉、〈待佛度〉等。他就是只听不说话。

打电话有时候打到夜里两、三点甚至通宵,到早上六点发正念的时间了还没打完。我要求自己当天领的案子必须打完。因为之前有一次,打到很晚,心想明天接着打吧,我没关电脑,所以没有保存,谁知道突然停电了,找不到案子了,最后我叫同修找也找不到,我很自责,为了自己想早休息一会儿,没有把救众生放在第一位。所以后来我一直要求自己当天领的案子当天一定打完。

有一例,对方接通电话张口叫着师父的名字,喂,你是不是(他提着师父的名字),挂机,我再打,他又是重复着上面的话,他每一次接电话就是重复上面的话。这个号码前前后后分几天内共打了七十八次,最后一次他自己编两个唱调唱的是“法轮大法好呀”,然后挂机,再打不接了。

有一次一个人,接通电话,我还没说话,他就高声大骂,骂的很难听,那我就放真相广播,并警告他,也压不住他的声音,他继续大骂,我看他中毒太深了,就严肃高声对他说了几句非常震慑的话,他不敢骂了,也不说话了

自己再辛苦也值得。我只有一个愿望:“只为众生能得救”[1]。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难〉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