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得法神奇事 今朝回顾谢师恩

更新: 2021年03月0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九日】编者按:今年是法轮大法传世二十九周年。香港一向是邪党的眼中钉、肉中刺,香港大法弟子也走过风风雨雨的二十多年。

师父说:“香港,是那个邪党最前沿,那是已经到了它的嘴边。在那个地方揭露邪恶,它已经恨的牙根都痛了,它要不干出那些邪恶的事来才不正常呢。”[1]

港版国安法之下,香港学员一直坚守第一线讲真相。去年底滋扰法轮功学员八年的邪恶青关会解体了,学员们感谢师尊的慈悲保护,也悟到要整体尽快提高,更好地讲真相救人。

最近,香港各大炼功点、真相点的学员分批進行交流,就如何修好自己、找回修炼如初的精進、讲真相救人等议题進行了交流。现整理出学员们的心得交流稿件,和同修们交流。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

一九八零年,我从中国大陆来到香港。在这个生活节奏飞快的城市,我和先生一起创业。那时候生活上、经济上的压力很大。雪上加霜的是,我在生了两个孩子后就得了妇科病、尿道炎、肩周炎等顽疾,而且还经常头痛,那时候我才三十多岁。

我经常回大陆看病。一九九七年二月份我又回大陆看病,医生叫我赶快自己帮自己,赶紧顾及自己的身体,否则,他也帮不了忙。

生活上的压力以及身体的疾病让我不开心,经常流泪。但是一九九七年八月,我有幸得到了法轮大法,之后我的命运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而且全家也跟着受益。现在回想起二十三年前得法的情景,对师尊的安排,无比感恩。

我的得法经历,要从一个神奇的梦境说起。

神奇的梦境

一九九七年六月份的一天(也就是我得法的前两个月),先生接到来自澳洲领事馆的信件,通知他申请澳洲技术移民没有获得批准。先生心情很不好。我看着他的样子心里也很难过,本想说他几句,但是我马上放下,没有和他争执就先去睡觉了。

睡梦中,我梦见自己站在娘家附近,对面马路上有一批人穿戴着古装衣帽,有的敲锣,有的打鼓,有的挑担子,都是现代社会没有的东西。有一个担子里面是饭,这饭特别大,呈正方形,有三尺高,三尺宽,下面用板托着,两人抬着。队伍中还有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孩子,表情安闲祥和。队伍开始过马路向我家正门走。心想怎么会这样?紧接着我听到声音说:“这是给某某某的。”

醒来后,我坐在床上想:“这梦中的男孩子是谁呀?这饭怎么这么大呀?怎么煮呀?”

当时,我还没有得法,我以为“饭”就是“发”,但两个月后我得到了法轮大法后再回想这个梦时,我感到这不是“发”而是“法”,是上天把“法轮佛法”送到我家门口了。

梦醒后,我将梦境告诉了先生,并说:“这次移民申请没有获得批准不一定是坏事,应该是好事。”先生听了也很开心,看他显的轻松些了,于是我们开始商量以后的计划。我们那时欠了一些债,对此,我们商量从银行借款先把债还清,然后再分期还给银行。我们那时候决定尽量拉长偿还期限,以减轻压力,这样能有更多的时间带好两个孩子。我们夫妻二人期望儿女可以懂得如何做人,善良有礼,也希望他们可以接受良好教育。

从银行借钱也可以算的上一次“奇迹”。原本银行不肯贷给我们太多的钱,以至于我们要卖房子救急。没想到,在这次梦境之后,先生找到一家银行,在三天时间内很顺利的借到了八十万,比原来可以借到的资金多了一倍。银行也同意了一个比较长的分期还款安排,这完全达到这次我俩的预期,我们也不用卖房子了。

这件事情为我们俩日后可以顺利修炼,小孩顺利升学铺好了路。回想起来,我感到即使是在得法前,我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师父都已经帮弟子安排好了,虽然没有让我们去澳洲,是让我下一步得到宇宙大法——法轮佛法呀!师父带领我们返本归真,这可是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每每回想起来,我都无比感恩,用尽人间的语言也无法说尽浩荡佛恩。

走入法轮大法的修炼

一九九七年八月份,一天早上我身体非常的难受,决定要回大陆看病。先生也同意。

可是不知为何,我突然念头一转,想推迟一个星期,期间精進修佛法,希望能医好自己的病痛。我那时候还没有得大法,但一心想要修佛法。先生也同意。我们就去公园,头脑清净舒服,看看花草散散心。

我们到了九龙公园,突然下了一阵大雨,先生为了避雨,自己一个人跑到中国亭那儿去了(中国亭的地势比较高,需要上一个小坡才能到达)。我自己一个人在一棵大树下避雨。雨停了,他还没下来,那时候我身体很累,也不很开心,看他不下来只好自己慢慢上去找他。

到了中国亭,想不到先生跟着十几个人在一起炼功,他们两手举在头上前方,静静的站着炼(后来知道这是法轮功的第二套功法),我也静静的看着。我抱着鼓励他的心态也去学着炼起来。当我炼了十几分钟,手举的酸了。心想:“这是好事,先苦后甜,可能以后我的智慧都是从这里来的。”此念一出,我感到我的后背热热的,我越炼越舒服,就这样我炼了近半个小时,奇妙的开心起来。后来回想起来,师父当时就帮我净化身体了。

炼完后,大家都很开心的看着我,我就问他们,“你们是不是有动作的修炼?”负责人回答我说:“我们是佛法修炼!”我一听心里万分激动:“天呀,我刚在家就是说‘我要精進修佛法’,要自己能帮自己治病才能解决问题,现在是真的碰到了。这是我要的呀!”

这时他们拿着一本《转法轮》,说借给我看,我无比激动的、礼貌的用双手把书接过来,感觉这书太宝贵了。我连声说谢谢。那时我真的还没听过法轮功,误把佛法当作佛教,以为是抱一本佛教的书回来,以为这是有动作的佛教。

我从中国亭走下来,一边抱着书一边走,对先生说:“我现在的身体太舒服了,真的这几十年来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刚才的不开心都不见了,心里就想笑,我太开心了”。

就这样我把书一直抱到家,马上放進房间里,心想快点做完家务马上進房看书。当时我的身体奇迹般的好了,我也有力气做家务了,一直做家务到下午三点后才進入房间,双手郑重的捧起《转法轮》。

我看了前三页后非常的激动,我对我先生说:“这本书实在太好了,真的就是我要的。谁也不要干扰我修这个,如果谁干扰我,我会不客气的。”先生看着我,有点纳闷,不知道我为什么看这本书会这么激动。我说:“让我再看一会儿再给你看。”我看到第七页后,对他说:“这本书实在太好了。现在给你看,你快快的看完第七页后要给我看。”他看完了之后也说这书真的很好。 就这样,我俩走進了大法的修炼。

晚上睡觉前我对先生说,明天早上我要六点起床去九龙公园炼功。第二天我真的六点准时起来了。第二天晚上我又说:我明天要五点半起床,之后我竟然真的五点半准时起来了。再过几天我说我要五点十五分起床,然后又是准时起床。师父每一天都用神通法力叫我起床去炼功,那时候晚上我说第二天几点起床,早上就是几点起床,这一神奇的经历持续了有十五天左右。就这样,我身上的顽疾消失了,身体一身轻。

虽然我们没有移民去澳洲,我们在香港的生活也慢慢好了起来,经济上也宽裕了一些。后来,我们送儿子去澳洲读书。之后有一次经济又紧张起来,我们马上把大陆的房子卖掉一部份,那时候大陆的房子已经涨了不少。这不仅帮我们解决了燃眉之急,没有影响我们俩的修炼,也没有给我们的儿女造成影响。看见我的身心变化,我的儿女都很感谢师尊,感谢师尊给予了他们幸福,他们也都记住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现在,我在修炼的路上已经有二十三年了。我亲身感受到生活中的每一步,师尊都给我们做了最好的安排。我也感到只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真心学法,修心实修,按师父的要求去做,不断的提高自己的心性,把名、利、情看淡,时刻保持一种祥和慈悲的心态,这样才能更好的证实大法的伟大。

谢谢师尊慈悲苦度!

让我们恭读法轮大法经书《洪吟二》

梅 元曲

浊世清莲亿万梅
寒风姿更翠
连天雪雨神佛泪
盼梅归
勿迷世中执着事
坚定正念
从古到今
只为这一回

叩拜师尊,感谢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二零二一年香港炼功点交流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