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正念助我平稳走在修炼路上

更新: 2021年04月0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四月一日】师父说:“我这么说吧,大法弟子走向圆满要做好三件事,是不是?发正念是其中一件事,这么重要为什么做不好?!为什么把它看的那么简单、不重视起来哪?已经知道这么重要了,而且三件事其中一件你做不好怎么办?”[1]

我是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大法的老年大法弟子,今年八十多岁。二十多年来,我一直按师父的要求做好发正念这件事,在反迫害、证实法的过程中,我也多次亲身感受到发正念显现神奇的威力,使我在修炼的路上避免了不必要的魔难。

1、发正念解体邪恶骚扰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之后,我家就频繁的和公安局、派出所、街道等多个政府部门打交道,面对各种各样的压力和骚扰。直到二零零一年,师父讲出了发正念的法理,我如获至宝。

师父说:“但不管难度有多大都要坚定的正念除恶,因为除恶的同时也是树立正法中大法弟子的伟大威德。大家在正念除恶中确实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大量的邪恶生命被清除掉,也有的被部份清除掉,使邪恶势力大伤元气,在很多正法还未到的空间铲除了邪恶,对恶人也起到了消除和震慑的作用。”[2]

师父说:“未来的宇宙有多少份大法弟子就要包容多少。在你包容的范围之内,你承担的责任,那里的不好的与邪恶的因素你不清除怎么行?你要清除哎。有些大法弟子不重视发正念,不但自己被干扰,那些邪恶的因素也干扰其他大法弟子。自己应该做的都做不好?自己不但要把自己那份做好,还要帮助别人做。”[1]

师父说:“有很多学员不重视发正念,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不敏感。不管敏感不敏感,师父叫你做了你就做,它一定起作用,绝不是一个形式!师父绝对不会叫你干没用的事。(鼓掌)要是那样,这对你、对我、对正法与你们证实法、对众生来讲都没有意义,而且发正念已经摆到这么重要的位置上了。大家一定要重视,不管感觉到、感觉不到,都要正念强一些去做,时间长了我想都会有感觉。”[1]

从那时起按照师父的要求,我认认真真的做好三件事,每天坚持四个整点的发正念。除了四个整点外,有时间我就多发正念,有条件就长时间发正念,有时针对公安局、派出所、街道发正念。儿子被迫害了,我就针对他的单位发正念。有同修被迫害了,就针对迫害同修的邪恶发正念。

这些年来,中共恶党每逢所谓的敏感日就会到学员家骚扰,但这些年来几乎没有人骚扰我家。后来有一次街道的人跟别人说:他家是领导,谁敢去他家呀?其实我老伴在一九九七年就退休了,早就不是领导了。我知道他们不敢来,其实是我经常发正念,我家的场是干净的,所以邪恶不敢来。

2、发正念解体洗脑班的迫害

二零一零年九月份的某一天,我做了一个梦,梦中老伴从街上带回一黑一白两条大狗回家,一進门白狗跟着老伴走,黑狗就冲我来了。

几天后,九月下旬的一天,当地“六一零”找老伴谈话,要我和老伴十月八日去参加市里办的洗脑班。如果签字不炼了,可以不参加洗脑班,否则就得参加十五天的洗脑班,仍不签就送省里洗脑班,再不签就送劳教,他们说不签会影响你们孩子的工作。当时我的心里波动很大,晚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思想里激烈的斗争着,各种各样的人心和想法都上来了,不知该怎么办。经过一宿的激烈斗争,我下定决心:不能签字,有师在,有法在,跟师父走!决心一定,当时就觉的全身轻松,心里也稳下来,发正念。

师父说:“全世界的大法弟子包容了整个世间,每个人有一个范围。你碰到的、接触到的都是你这范围中的因素。你能够正念足,你就能够在你的范围中高大,在你的范围中把那些不好的东西压下去。”[3]“每个大法弟子都能够正确的对待发正念的话,平时正念很足,很快就能把整个世间的邪灵全部解体。所有的大法弟子都明白了、都能认真做到正念十足,一天就解决问题。”[3]

师父告诉我们:“其实大法弟子每个人都是有能力的,只是没在表面空间表现出来,就认为没有功能。但是无论能否在表面空间表现出来,动真念时都是威力强大的。”[4]

接下来的几天,每天四个整点,每次我都持续发正念一个小时。其实每次发正念在另外空间里都是一场正邪大战。到第三天晚上六点半,发正念时天目看见从天上掉下来一个大约两米长、直径约一米五的类似圆柱状的东西,圆柱外围是黑色的卷毛。掉下来后,我继续对着它发正念,直到看不到它了才停下来,我知道另外空间的邪恶不存在了。

十月八日下午两点多,“六一零”来人把我和老伴拉到洗脑班,那里有市、区六一零共四个人,只是和我们聊了一些家常话。临走时,市六一零的人说:大娘,在家好好炼,别出来。然后又让司机把我们送回家。

在这期间,还有另外三十多个同修在帮我发正念。就这样,我通过发正念解体了洗脑班对我的迫害。

3、发正念把老伴从死亡线上拉回来

二零一三年,老伴出现严重的病业表现,虽然老伴本人很坚定不同意去医院,但还是在再次昏迷时被不修炼的孩子们送到医院去了。在医院抢救了十来天,没有起色,靠输液维持生命,后来血管都瘪了,输液都输不了。人已是大小便失禁,不能吃饭,靠插胃管進食。头部里面有大量的脓血,每天都要换药,但清理不出来,脓血一点都没减少。面对这种情况,医生也无计可施,只能是这样维持,等待生命结束。

这时我决定带老伴回家。当天晚上五点钟到家,立即通知同修来帮忙发正念。当时就来了五、六个同修围着老伴读法,一小时发一次正念,二十四小时不停。师父说:“大家对着他念念书,念念法,对他发发正念,集体围着他,是起作用的,因为近距离还是有关系的。为什么说近距离有关系呢?因为这个空间哪被高层最后的因素切的一段一段的,这空间还是有差异存在的。但是正念强也可以消除这个差异,你做的非常正它就挡不住,因为它挡它就犯法。就是这样一个关系。”[5]

第一天晚上五、六个同修都一宿没睡,第二天同修们按一天二十四小时排班,继续轮流发正念、读法,上午老伴有点精神了,也能睁开眼看人了,当天儿子同修就把老伴头上的药撤了,也不上药了。然后老伴状态越来越好,人能坐起来了,然后胃管也撤了,开始能吃点东西了,第四天时在别人搀扶下能下地上厕所了(在这期间经过切磋老伴同意把以前在单位留下的很多文字材料销毁了,其中很多内容与中共恶党有关)。

在这期间,同修们一直轮流到我家,持续读法、发正念,眼看着老伴从死亡线上被拉回来,我们又一次见证了发正念的威力。后来医院的大夫听说了不太相信,带着药来我家看情况,也是很震惊,当时我就给他做了三退。

这些年来,我坚持每天早上三点多起床,洗漱完毕给师父敬香,然后炼五套功法。上午学法,有时在家自己学,有时去学法小组。中午发完正念就走出去作证实大法的事。

这些年无论天气怎样恶劣,我都坚持救人。大量发放《明慧周报》、贴粘贴,挂条幅、挂展板,坚持面对面讲真相、面对面发台历、发小册子等,在这过程中,也遇到过几次邪恶干扰和危险,但在师父的加持和保护下,最后都是有惊无险。

我体悟到:认真学法,是发好正念的基础。能够平稳的走过这二十年修炼证实法的路,都离不开平时认真发正念。

以上是我修炼中的一点体会,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正念的作用〉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5]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