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反迫害中证实法

更新: 2021年04月3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一日】跟随师尊正法走到了今天,我虽然走过弯路,但也有许多收获,特别是,现在能够真正的在大法中修炼了。尽管我还有许多不足,但总体上来说,我能够不断的向内找,不断的归正自己,尽量的用高标准来要求自己,使在修炼中得到提高和升华,在修炼中不断的走向成熟。我感受到了慈悲伟大的师尊时时刻刻在身边支持和鼓励着我。

一、人神一念之差

我悟到,在修炼的路上,之所以关难重重,是因为我们做人太久了,习惯了人的生活方式、思维方式、逻辑推理方式等等。根深蒂固的“人”的观念,主宰着我们的大脑,主宰着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因为我们的这个“人心”太强大了,尽管入道得法,也相信大法,可是在修炼中还是不能够完全用大法的法理要求自己,而是固守人的理念。其实,这是修炼路上最不好过的一关,也是从“人”走向“神”的死关。

当我明白这个道理的时候,我就干脆把自己当作“神”,为了时时刻刻不忘记自己是“神”,就不断的告诉自己:“我是神,我是神,我是神,我不是普通的人。”当我坚定了这一念之后,我看到了大法告诉我们如何当神的法理。随后,我又认识到了如何做更高的佛道神的法理。我就用自己认识到的这些法理来要求自己,去解决问题。我感觉修炼变的简单些了,而且更美妙,真的是象师父说的:“大道至简至易。”[1]

二、重视发正念

邪恶总是迫害我,非法抄我的家,抢走我的大法书籍,绑架并非法关押我,还打骂我,对我用刑。怎么办呢?这个问题我无法解决。我愁苦、无奈、害怕,我甚至想:有个地缝钻進去算了,唉,修炼咋这么难哪!

那个时候,我在家里耳朵都竖着,外边有一点动静,我就害怕,好象警察又来抓我了。后来,师父发表了经文,让我们发正念。我也看到了明慧网上同修们高密度发正念的交流文章,我也开始重视发正念了。一天中午吃完饭,我就坐在那发正念。我先结印清理自己,然后清除邪恶的干扰与迫害,发了四十分钟。我起身往外走,感觉身轻气爽,没有害怕的感觉了。我真的很高兴。

有一次,我到村里找同修。在回来的路上,路过一户人家,女主人居然是我同学的妹妹。好几年不见,她结婚了,有两个女孩,小的刚两周半。她招呼我進去坐坐,我一看,到了整点,我想就在她家发个正念。我没对着她们家发正念,我只是清除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干扰众生得救的邪恶。

这时她家那个瘦弱、怯懦的小女孩自己跑出去了,跑到家门口跟卖煤的司机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诚念得福报!”又跑回我面前说:大姨,我不这样了,也不那样了,边说,边做着忸怩的姿势。然后,她笔直的站着,双手下垂,告诉我:“这回,我就这样。”

她妈妈高兴的呀,说:“你在这发个正念,我这闺女咋就变的这么好了呢?这法轮功真是太神奇了,我也学法轮功。”从那时起,她真的就走入了大法修炼,连我都觉的太神奇了。

从那以后,我就特别重视发正念。清理自己不符合大法标准要求的各种执著和欲望,清除各种人心执著,清除邪恶操控公检法、六一零、拘留所、看守所、监狱,图谋对大法弟子非法抄家、监视、跟踪、绑架、非法关押、非法判刑的一切邪恶。

讲真相的时候,我经常发正念,清除想举报大法弟子的邪恶,不允许坏人、恶警干扰破坏我救人,彻底铲除邪恶因素等等。现在,邪恶不再迫害我了。我也越发觉的修炼并不难,难的是自己那颗心需要持之以恒的不松劲,严格的按照师父的要求做。

三、正念求师父

我们都知道,师父在保护着我们。在修炼当中,当遇到自己无法克服的魔难时,我们需要正念求师父。这点,可能有些同修还是不清楚,至少是不能做到在过关中、危难中正念求师父。回想起来,我在几年当中经常受迫害,关键一点就是差在这里。当我明白这个问题之后,当我在实践当中做到这一点时,邪恶的迫害真的就远离了我。

二零零五年底,国保恶警到单位骚扰我,问我是否还炼法轮功。我不知道如何回答更好。因为回答“炼”,他们可能会把我抓走,我已经被绑架多次了,我就回避这个话题,他们蛮横的要我必须回答。随后,不容分说就把我强行带走了。

在公安局,我被铐在条椅上,我不知如何是好。他们当着我的面说去抄我的家,我不知该怎么办,不知道如何制止这一切。他们非法抄了我的家,抢走了我的电脑、打印机和大法书籍。他们把我非法关進看守所,说要判我刑。

我被迫害几次了,真的怕了。在邪恶的黑窝里学不到法、炼不了功。我炼功,他们就对我用刑,我实在是受够了。

万般无奈中,我发正念清除邪恶,并在心里向师父求救,我说:“师父,我绝不上那个邪恶的监狱去,那不是大法弟子该去的地方;我也绝不上法庭,接受邪恶的审判,那是审判坏人的地方;大法弟子是好人,我绝不能让邪恶审判我,请师父一定为弟子做主。”然后,我每天都这么想一想,再发正念。

在看守所没有别的事,我发完正念,就坐在那想自己的事,向内找自己的问题,回忆师父的讲法,师父说:“作为旧宇宙的生命,包括一切生命因素,在正法这件事情上、在我的选择中,所有的生命都来按照我所选择的来圆容它,把你们最好的办法拿出来,不是为改动我要的,而是按照我说的去圆容它,这就是宇宙中生命最大的善念。”[2]

我悟到,这些警察想得救,也得按照师父的要求来圆容师父所要的,这是宇宙中所有生命选择的最大善行。于是,我每天发正念前也都想想师父讲的这段法。我发现几乎所有的警察都在变善,他们不愿意再迫害我,而是愿意帮助我:帮助我把信件传递出去,交给家人;偷偷的打电话给我的家人;还破例允许我接见亲友;还偷偷的告诉我案子進展是否有利于我,等等。

他们传递给我的信息是有利于我的,而不是加害于我的,我感受到了师父的慈悲,也深切体会到了心在法上,正念求师父是非常关键而且是至关重要的,师父法力无限,求师父也是信师信法的体现。

我求了师父,但是我为什么没有立即被释放呢?问题出在哪里呢?我悟到,需要修炼人自己修的那部份,师父是不能替代的。师父在救度我们,不撤掉关、难,为的是让大法弟子自己能够修出来。

四、主动清除邪恶

那天,公诉科主任亲自来给我做笔录,说我已经被非法批捕。他先给了我一个下马威:劈头盖脸痛批了我一通,说要对我严惩不贷。我想讲真相,但是根本插不上话。等他讲完,开始做笔录,问我问题时,我才开始讲公安局违法办案,不讲法律。他问我:“是谁?”我说出政保科长的名字。他若有所思,态度方有缓和。但是他说我执意坚持修炼法轮功就不行。

我想起师父的法:“当有邪恶之徒问到你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时,可以不答理他、或采取其它回避方法、不要主动被邪恶带走。”[3]

回到监室,和我同监室的大姐B也回来了。她说检察院也提审了她,她还眉飞色舞的讲述检察院提审的第一个问题是:“某某,按照法律你有权利对执法人员违法办案的情况進行举报、控告,你有什么说的?”我一想,刚才提审我的那个人,咋没给我这项权利呀?这不是明摆着迫害我来了吗?不行,我得控告他们。

当这个念头升起的时候,我马上就感受到了来自心底的力量。我立即明白了,师父在利用提审B启悟我的问题所在,是公安国保警察在执法犯法,我们有权利向检察院控告执法人员的违法办案。那么检察院提审人员没有给我这项权利,这是偏袒公安警察,肆意迫害法轮功。我不能听之任之,而是要主动清除邪恶,制止邪恶的迫害。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我立即写了控告信,控告检察院办案人员剥夺我检举、揭发、控告公安办案人员执法犯法的权利;控告历年来公安局违法办案,迫害我的罪行,要求检察院秉公办案,对执法犯法的公安警察更应该罪加一等,这是我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不被侵犯。

我抄成三份,自己留两份备用,准备交检察院一份。写好了,不知道怎么转给检察院。于是,我找警察通知检察院来人,我有话说。警察答应了。但是不见检察院的人来,我又催问警察。警察告诉我:“检察院不能来人了,人家把你的案子退回公安局了。”

同监室的另一个大姐A告诉我:“退回公安局,就是说不够判刑,你肯定能回家了。”我就等着,天天给公安局发正念,但是没有音信。我就找律师接见,律师告诉我:“案子退回公安局,我就不能接见你了,我是偷偷来的。案子打回去虽然是好事,但是公安局这帮人是啥事都干的出来的,你得防备着点。”

我想了想,他们这么多年根本不讲法律,我就告诉律师找有关人员,把他作证迫害我的证据推翻,让他们从新出证。律师照做了。

公安局国保突然来人提审,给我做笔录。关進来时,我是零口供,他们照样可以非法关押我,这回我就回答他们。问的问题我全否定了,全不承认。隔了几天,又来两个我不认识的公安局人员提审,我仍然都不承认。他们走了,我很奇怪,怎么总是提审做笔录啊?我问警察:“今天来的是什么人?”他们告诉我:“是劳教科的。你家门子硬,不判刑,改劳教了。”

我一听,这是想送我到劳教所去?不行!回想过去零口供照样送我去劳教,这回咋办?我在心里想着,绝对不去那个地方。我默默的发正念,清除图谋利用劳教所非法关押、迫害我的一切邪恶。我请师父为弟子做主,我绝不去那个地方。

后来,我突然明白了,问题出在这个邪恶的笔录上。大法弟子是在做好人,没有错,我听任邪恶给我做笔录,这本身就是承认了邪恶的迫害,所以零口供也不行,没有全部彻底的否定邪恶对我的迫害。当我明白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内心升起了无比的喜悦,我明白了师父的点悟。

我终于能够明白了:大法弟子是好人,对于邪恶的一切做法都不能承认,包括:非法关押、骚扰、非法跟踪、非法监视、举报、绑架、非法抄家、非法批捕、非法做笔录、非法判刑等等一切,这些都是迫害,不是工作。一切邪恶都不应该存在,都要正念清除,正念制止。于是我就针对这一切邪党行径发正念,彻底铲除邪恶的一切安排。

五、破除邪恶的迫害

我对破除邪恶的迫害越来越有信心。但是,邪恶仍然没有放我回家。全国五月初放假八天,看守所宣布封监放假。我想这几天回家没有什么希望了,那就默默的发正念吧。

五月一日这天,警察居然喊我接见。丈夫单位的领导来看望我,留下了五百元钱。我回到监室,大姐B迎上来问我:“是让回家了吧?”我说:“不是。”可是她用双手抓住我的双肩,使劲的摇晃:“你说回家,你就说是回家,回家。”我很纳闷。她抓得我肩膀都痛了还不松手。

我都有点不耐烦了,觉的修炼人不能撒谎,就解释说明情况,是丈夫单位的人来看望我。她却狠劲的把我推开,独自蹲下身,把我的东西统统收拾了起来。她还喊着说:“你就说回家、回家,就是回家!”我拗不过她,自己靠在被子上发正念。我想着发生的事,觉的大姐B的做法莫名其妙。

我突然明白了,我一直在想着警察什么时候让我回家,我这不是让邪恶说了算了吗? B大姐分明是在告诉我要自己说了算,不要把自己交给邪恶。这哪是大姐B要怎么样,分明是师父在利用大姐点化我:大法弟子一定要自己说了算,不能让邪恶说了算,师父就会给我做主的!

我明白了,三天后我被释放。

五月四日早上,警察喊我收拾东西,我愣住了:正在封监放假,让我收拾东西干啥?警察说:“收拾东西回家,咋啦?还不愿意走啊?”我怕邪恶骗我,我发着正念,出来一看,家人已经来接我来了。国保警察截住让我签字,我来不及想,就在释放证上签了字。

回家后,我就后悔,不该签字。当时警察说是保释期一年,让我签字,我不知是啥意思。我找人咨询,人家告诉我:“这是他们耍的花招,保释一年就是一年内再犯案,可以随时把你抓起来。即使你不犯事,硬说你犯事,你也没办法。过去这一年就没事了。”我继续发正念,清除这些邪恶的安排。

后来我写了严正声明,发给了明慧网。尽管这个关还是没有彻底过好,但是我有很多收获,明白了许多法理,明白了修炼人不仅要学法,还得用法来指导自己实修。在关、难中,让大法的法力展现出来,这也是证实法。

在修炼过程中,我们要靠师父,靠大法,而不是外在的什么人、什么力量。通过这次过关,我形成了一个习惯,遇到邪恶,首先发出的念头就是:请师父保护我,不许恶人对我行恶。然后,马上发正念清除邪恶。信师信法不是流于口头,要在实践中做到,那就什么困难都挡不住。

在以后的修炼中,我不断的积累经验,汲取教训,做到以法为师。我不是流于形式,有问题来求师父,而是以师父的法作指导去做。这样,在修炼的路上就少走弯路,就会大脑清晰、理智清醒,就会避免乱法、邪悟、乱悟。邪恶的迫害就会远离,圆满回天就会越走越近。

六、反迫害为的是救度众生

二零零四年春天的深夜,我被绑架了,原因是晚上我们出去喷真相内容被警察发现。他们非法给我做笔录,要求我必须配合回答问题,不老实交代就用刑。他们说要用电棍电我,用绳子捆我。我心里想:我就怕这两招,他们怎么知道的呢?我在那很无奈的、默默发着正念。

师父说:“宇宙中的生命都在从新摆放位置,人不配考验这个法,神也不配,谁动谁是罪,这一切它们也看到了。”[4] 那邪恶怎么老是迫害我呢?问题出在哪里呢?我不断的念动师父的这几句法,去取电棍的警察总也不回来。我就想着,爱咋咋的吧,反正落在人家手里了。警察来了,晃动电棍和绳子,要我老实交代,否则电我,但是明显态度已经不那么凶狠了。

我在无可奈何中,不知哪来的勇气,我说了一句:“不要电我,电我你疼。”师父告诉过弟子:“大法弟子在正念强、没有怕心的情况下可以用正念反制行恶者。无论恶警用电棍或是坏人用药物注射迫害,都可以用正念使电流与药物转到施暴者身上去。”[5]

当时我虽然有怕心,但还是起作用了。警察听了,哈哈大笑,高兴的说:“某某,你修成了,你修成了!”他放下电棍和绳子,坐在椅子上,喝起茶水来。还高兴的看着我说:“是我们科长交代的,要我们好好收拾你,不是我们要这样。”做笔录的另一个警察问我:“是否去喷了标语?东西哪来的?”等等,我不说话,他们就写上:“无语”。

我当时法理不清,不知道如何对待做笔录这个问题,邪恶把我非法劳教了。但是回来后,我发现那两个当时给我做笔录的警察都被调走了。他们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几年中,殴打、用刑毫不手软。在我正念制止迫害时,他们选择了停止作恶,邪恶不再利用他们两个迫害法轮功了。而且在后来,我们县国保警察再也没有对法轮功学员动过刑,一直到现在。

写出这段经历,想说的是:大法弟子正念对待邪恶,用大法的法理来正念清除邪恶,那一层邪恶都将不会存在。这样做,救度了众生,显示出了大法的威德,成就了大法弟子,真正起到了证实大法的作用。所以在修炼中,同修们要勇敢的去实践,光害怕邪恶是不行的。在长期的魔难中,一定要看自己哪里有问题,不要听之任之,不能总是无可奈何的承受。

“大法弟子”是宇宙中第一称号。当我们明白:“我是大法弟子,谁都不配迫害我”这个念头升起的时候,这背后的力量就是来自于至高无上的师父和法轮大法,大法弟子只归师父管,所以我们不能承认邪恶的一切迫害行为,彻底否定邪恶旧势力的一切安排,真正从一思一念上开始反制邪恶,邪恶就会灰飞烟灭。

记的我开始曝光邪恶时,把恶人的名单和电话信息都发给了明慧网。六一零和公安局认定是我做的,要来家里搜查、绑架我。丈夫知道了消息,来通知我,让我必须收拾东西快走开。我马上求师父为我做主,我是师父的弟子,不归邪恶管,邪恶不配迫害我,不许邪恶来我家。我默默的发正念,丈夫在那急得没办法,只好独自回他屋去了。

我在那发正念,过了好一会儿,邪恶也没来。过了几天,邪恶还是没出现,丈夫这才松了一口气。当时我也有怕心,思想里也不断出现邪恶一定会来的各种念头。但我就是坚定的想:师父说了算,大法弟子自己说了算,绝不承认邪恶旧势力的安排。不管怎样,修炼人就得在信师信法上修,不被邪恶迫害,走在助师正法的路上,就得在实践中去锤炼。

我知道是邪恶被我的正念解体了,所以才没有出现。后来出现过多次这样的事情,我越来越能认清是恶人背后的邪恶因素在起作用,清除那背后邪恶的因素,问题就解决了。

我们是大法弟子,不能总是受制于“人”,我们得让“人”听我们的指挥,帮助大法弟子,选择行善,选择得救;不能总是让邪恶控制“人”做恶走向毁灭。在实践中我们就得这样做,达到这样的目地。

许多同修不重视学师父的近期讲法,那是错的。多学法,慢慢的自己就会修炼了。师父在等待着我们都成熟起来,早日走向圆满。

个人体悟,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圆满法》〈一、功法特点 〉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理性〉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正念制止行恶〉

【编注:本文代表作者个人当前的认识,谨与同修切磋,“比学比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