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骚扰向内找去人心 解体迫害

更新时间: 2021年03月31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三月三十日】上午上班的时候,单位的副手Y跟我打了招呼,要找个时间,找我谈谈。我想,肯定是关于修炼大法的事。

向内找 破除人心

当时我就想,怎么办?第一反应就是,邪恶的迫害来了。这样心里就象看到黑压压的乌云向我压过来,全身的细胞都有紧张的感觉,我知道这是怕。

我就首先清除这些怕的东西,我问自己:怕什么?怕被迫害?怕连累孩子?怕妻子承受不了?怕什么都不对,都要清除,都不是我。我就默默的发正念清除怕心。

然后就想,怕被迫害,不是把自己放到了和常人一样的位置了吗?常人的什么副手怎么能迫害我呢?他们是等着被我救度的啊。应该是他还有被救的希望,师父利用了这个机会让我给他讲真相啊。原来很少有机会抓住他说真相,现在他找上门来了,不正是让我给他说大法的真相吗?而且,师父没有给我们安排被迫害啊,师父只是让我们做好三件事,一切就都在其中了,我就按照师父安排的做就行了啊。想到这里,我知道了应该怎么对待这件事,就是讲真相。

接着,我就進一步想,师父没安排迫害这事,是谁安排的?哦,是旧宇宙破坏大法的旧势力。师父的法“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1]打入我的脑海,什么是人的理?我怎么样破除这“人的理”?“人的理”就是:不听政府的就要被迫害,不听单位领导的就没好果子吃。具体到这件事,就是不按照他们说的做就可能招来麻烦,就会生活上有困难。

找到这些后,我再往更深找,这些想法的背后是旧势力,而旧势力都是要跟着旧宇宙一起被淘汰的。如果我承认了被它们管,它们就真的会管,可是它们都是要被淘汰的,它们管我不就是拉着我不让我从旧宇宙中脱颖而出吗?

再進一步想,都知道现在是正法的尾声了,正法结束的时候,会有大法弟子圆满,進入新的宇宙。如果在正法结束的那一瞬间,修炼人还被旧宇宙的邪恶势力管着,他能進入新的宇宙吗?答案是不言而喻的!

所以我想,我从思想上就要破除被它们管着的这个东西,就不能听它们的。但是既然它们安排了这事,它们就是真的到我这里来了。我看不到,但我知道,邪恶在向我扑过来。既然它们能找上来,我自己应该是还有漏。我先找找我自己,前一段时间,找到了想从大法中追求美好生活,追求常人享乐的心,还没完全清除干净;昨天晚上,色欲关竟然还没过去,梦中遇到困难,还想不到求师父,说明信师信法不够,还没有把大法深入自己的心灵深处,还要认真学。但是,我感觉还是没找到根本上。

接着我就想,先精神起来发正念了,平时发正念还要找它们,现在它们过来了,来了就别走了,正念清除!即使我还有没修好的地方,也是在大法中归正,邪恶因素没有权力干涉,谁干涉谁有罪,谁干涉,谁就是被淘汰的对象。

然后心里有隐隐的不安:我有没有能力清除干净啊?立刻一念打入我的思想:求师父。对啊,我尽我的能力发正念,清除邪恶。如果有我清除不了的,心有余力不足的时候,我就求师父加持!心里立刻就踏实了,旧势力再厉害,也是注定要随着旧宇宙被淘汰的,它们什么都不是。

就这样,一直发着正念。

讲真相 破除迫害

上午下班前,Y给我打电话,让我去一趟。我在去的路上,还是感觉全身的细胞都有点紧张,我就默念“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2],很快心里就没事了。

到了Y的办公室,他先寒暄了几句,问我孩子上什么学,说没想到都这么大了,印象里还是孩子小时候的样子。然后,他就進入正题,说:“还是原来那个事。”我就静静的等着他说具体是什么事。

他说,“就是法轮功的事。现在局里的领导排查,发现还有你的名字,就拿过来三个东西,让你签字,签字后,就可以找公安局给你的名字销了。”

我就接着他的话,跟平常的语气一样,首先说了我和Y都认识的某位同事对Y的很高评价,说他有思想,有见识,以此拉近我们的距离。然后,我说,“因为我一直认为您很好,我就跟您直说吧,这是骗老百姓的,名字永远也销不了,也不可能给销了的。这个名单在省里,有些甚至在中央,怎么可能听一个局里的,就给销了?再说,我表面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从做好人做起。其实,我是真正相信有鬼有神,有神佛的,就是在修佛修道。而它们是不让相信有神的,这是最关键的原因。根本原因是它不让相信有鬼有神。”

他说,“签了就不会影响孩子了。”我说,“这种连坐没有法律依据,是犯法的。即使犯罪的人,跟家人有什么关系啊?再说了,我相信有神佛,这些事都是老天爷在管的,不是表面上谁说了算的。表面上谁谁怎么样了,其实都是神佛安排的。”接着,我就说了自己一个亲戚小的时候看到过送葬的那个死了的老太太,回家大病一场。他承认有,他在农村也听到不少这样的事。

我就接着刚才那个修佛修道的话,“我曾经听到有一个人说过,如果有人最后修成了,那就是佛、菩萨。回头一看,原来有人阻挡着不让修,这个阻挡的人得有多大的罪过啊?现在的人去庙里烧香求保佑,不就是拜的佛、菩萨吗?我们炼功就是修佛的。庙里现在供的佛,原来也是人,是人修成的。那迫害修佛的人得有多大的罪过啊?我相信有报应。我跟你说这些个,是觉的您人很好,我才跟您多说几句。现在很多大官家里都供着佛像。”

他说,“我知道,但是他们该喊口号,还是喊口号啊。”意思就是让我签字,骗他们。我说,“我经常跟人说,烧香拜佛的那个,如果是杀人放火弄来的钱,他烧香拜佛管用吗?”他立刻摇头说,“不管用!”我说,“是啊,只有心善,真正的做好人才能管用。再说喊口号,平常人就是喊喊口号就是了,可能没什么。但是对于修佛的来说,上面是神佛,下面是地狱的鬼魔,喊口号可不是简简单单的喊喊口号啊,那个事儿大了!”

他说,这是上面派的任务。我就说,“政府干的事不一定是合法的。”然后我就说,“零八年我被关進所谓的洗脑班,我就问610的人:‘只有公安才有权利限制人身自由,你们这个就是限制人身自由,你们合法吗?’610的人就说政府做的事并不是都是合法的。很明显政府就是在违法。而且善恶有报,610最大的头目李东生,后来的周永康,不是都被办了吗?咱们身边的,零八年那个市长W还去洗脑班看了,很明显那就是他办的洗脑班。他怎么样了?前几年还不是被办了?即使真是任务,也要保护自己啊。”

我就接着讲东德西德统一以前,那个枪口抬高一厘米的案子。我说,“法官最后判士兵有罪。法官说,你知道他不是去做坏事,只是追求更好的生活。你也被命令开枪,但是你可以枪口抬高一厘米。”我对Y说,“如果您是拿枪的,您也可以枪口抬高一厘米。而且这个罪是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是终身追责的。什么是群体灭绝罪?纳粹就是。就像前一段时间,有一个给纳粹集中营看门的,都90多了,还被判了。再比如,如果一个独裁的国家把一群特定的人都给迫害了,就是反人类罪。”

他说,“我明白了,我知道怎么做了。”我对他说,“您枪口抬高一厘米,对我好、对您也好。可能您还能更進一步呢!”他就笑着说,“我也不刻意追求这个,就是干好自己的活就是了。”然后,我们就告别回家了。

中午到家,我还是放心不下,心里还是不踏实。我就找不踏实的原因。还是担心,担心Y捅到局里,担心局里捅到市里,担心市里用我的工作压迫我,等等。我知道,这些都是旧宇宙的邪恶旧势力安排的,用这些不正的观念干扰我,也是我自己空间场需要清除的。我就正自己观念,把这些担心都灭掉,把细胞中的紧张、怕心都灭掉。然后,肚子开始咕噜咕噜,去厕所排出去以后,立刻全身轻松了。我知道是师尊给我清理了空间场,谢谢师尊。

中午,我发了半个小时的正念,就正常上班了。我想,师尊只给我安排了修炼提高心性,让我做好“三件事”,我就踏实的做好师尊安排的就好了,其它的干扰全灭掉,听师父的话,圆满随师还!

再向内找

写这篇交流稿的时候,我找到了自己这次被干扰的原因:

一、去年就一直有一种想法在脑子里:“迫害到最后了,邪恶会更疯狂,最后的回光返照会更加重迫害”,这想法经常出来,我没有完全排斥,又一点点接受。其实这些都是常人的想法,或者说是邪恶的旧势力干扰我的,正好是我要修去的,清除干扰。

二、今年美国大选以后,有一种不好的想法:“邪恶占了上风,可能会在大陆更加重迫害”。这同样是不信师不信法的,我还没认识到这想法的严重。现在我看到了,这都是旧宇宙为私为我的观念,怕自己受到伤害,怕自己的利益受到损失,同时承认了迫害。

修炼到了现在了,我应该为我应该负责的众生担心啊,担心我是不是修炼到位了,是不是救了他们了,是不是让他们都明白了真相,有了更好的未来。我应该做的就是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向内找提高自己的心性,发正念清除我负责的空间层次内的邪恶因素,助师正法。其它一切所谓的迫害也好,干扰也好,都是师父利用来提高我的心性,清除旧的邪恶势力的机会。

以上就是我这一天受到干扰后的修炼过程。因为层次所限,希望同修们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