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清零”骚扰不要绕开走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二日】我是大陆南方某省城的老年大法弟子。在中共恶党以“清零”为借口的骚扰中,一开始,我的主意识不强,没有意识到这是一场阴谋的迫害行动,有意无意中想绕开走,想在修炼中走“捷径”。

今年二月份,我户籍所在地的社区主任给我老伴打电话,说:“把你炼法轮功的老伴的户籍迁出去,这样我们社区就不管了,也不需要你老伴签保证书了。”当时,我觉的这主意不错,既没违反大法修炼的原则,也不会惹麻烦,就同意将户籍迁到老伴所在的社区。

后来在和同修的交流中,我认识到,这是在用人心绕开迫害,在用人的狡猾回避迫害,而不是主动清除迫害。回家后,我对丈夫说:“我的户籍不迁了。现在是可以迁到你的社区,但是哪天你社区也搞‘清零’迫害,那又往哪迁呢?”丈夫听我这么一说,也说:“不迁就不迁吧。”

在这件事中,因为我的心性并没有真正的提高上来。三月份,社区主任又频繁的给我丈夫、儿子打电话,又是劝说、又是威胁。丈夫又怕、又烦,对我说:“我去替你签字。”我坚决不同意,告诉丈夫:“签这个‘保证书’就是背叛师门,在过去修炼中做了这种事就前功尽弃了,甚至要下地狱的。”丈夫在家中对我又吼又骂,骂我是神经病,还说要下地狱,他去下。

在家人的责骂下,我的怕心、顾虑心等各种名利情的人心全上来了,和丈夫说话支支吾吾、唯唯诺诺、声调低沉,没有了正念、没有了正气,想不起信师信法,主意识也强大不起来了。

第二天,旧势力钻我有漏的空子,操纵丈夫背着我到社区,代替我在“保证书”签了字,而且回到家中欺骗我说:“我到社区去瞧了一眼,你的事我不管了,你爱干什么干什么。”我信以为真,对丈夫说:“那个字真的不能签,有点良心的都不会签。如果昧着良心签了,那就坑了你自己、我和这个家。”

在后来两天的学法炼功时,我隐隐约约总有一种不踏实的感觉。我要丈夫再打电话问问,是不是社区的工作人员擅自代替我在“保证书”上签字了。丈夫见隐瞒不住,就直言说是他替我在“保证书”上签了字。我当时按捺不住心头的愤怒和怨恨,拉开家门就冲了出去。

我到同修家交流,认识到这一切,都是自己一开始没有意识到正念对待“清零”骚扰的严肃性,想绕开走造成的。为了弥补自己造成的损失,我写好了投给明慧网的“严正声明”,还认真写了份坚定修炼的“声明书”。第二天,我自己亲自到社区,当面陈述,并递交了“声明书”。

后来,同修说这件事应该上明慧网曝光,我又出来了严重的怕心,又想绕开。我跟同修说:“不能曝光,不然会引来迫害,会让邪恶盯上我,注意上我。”

在接下来的外出讲真相中,我感觉到“怕”的物质如影随形。我记起了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1]于是,我静下心来,在家中大量学法,每天学三讲《转法轮》。之后还看《九评共产党》。

一开始看《九评》时,我边看边怕,书中讲的中共历次政治运动的残酷,都会使我联想到马三家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惨烈情景。但我坚定的分清“真我”、“假我”,坚定清除后天形成的“怕”的物质。看到《九评》第六评时,我感觉内心不怕了,信师信法的正念又升起来了。

我又一次找到同修说:“我要曝光这件事,但要等到清明节过后,因为丈夫和儿子清明节要开车去外地扫墓。我怕他们知道后,情绪会受影响。”话刚出口,我就意识到自己还是想绕开矛盾,放不下对丈夫和儿子的亲情。

回到家中,我静心学法,我学到师父说:“如果只改变了你的表面而你的本质不动,那就是假的。到了一定时候,到了关键时刻,它还会反应出来,所以不改变人心,只是一种假相的掩盖。必须从本质上发生变化才能是真正的改变自己。也就是说,你修炼要对自己负责任,你得真正的去改变自己,从你心灵的深处把你执著不好的东西放下,那才是真放下。”[2]

我猛然惊醒,原来自己多次的绕开迫害、回避矛盾,是因为自己并没有真正实修,没有从内心深处、从本质上放下怕心、亲情等一切人的执著。觉醒之下,我毅然决定立即上明慧网曝光这件事情。

曝光之后,我感到自己的整个身心格外的轻松和透亮,感到自己变的很高大,而那个魔难却变的很小。我也知道了,每遇到关难时,一定要直面自己的执著,要放下一切人心,而不要绕开迫害,回避矛盾。

修炼层次有限,如有不在法上之处,还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