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市善良老太张慧茹屡遭迫害离世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四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佳木斯市善良老人张慧茹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后,多种疾病不翼而飞,获得身心健康。一九九九年七月在法轮功遭到中共邪党江泽民团伙疯狂迫害后,她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向人们传播法轮大法真相,曾两次进京上访,八次遭恶人绑架,五次被非法关押。长期的被骚扰绑架关押迫害,给家人造成了巨大的精神压力,也让张慧茹女士身心不断遭到摧残,二零一七年出现脑血栓症状,记忆力减退,于二零二零年八月三日离世。

张慧茹女士,一九四三年十一月二十三日生,家住佳木斯市向阳区志兴小区,佳木斯市华联商厦退休职工。张慧茹修炼法轮功后,身体状况得到了极大的改善,多种疾病不翼而飞,她用法轮大法“真善忍”的理念严格要求自己,在工作中勤勤恳恳,脏活累活抢着干,在家庭中细心的照顾丈夫、儿孙,吃苦耐劳,友善邻里,具有中国传统女性的风范,常常被亲朋好友称赞为贤妻良母。

就是这样一位只为做好人的大法修炼者,却被邪党屡次迫害,也使自己家无宁日。

以下是张慧茹女士被迫害的经历:

面对诋毁师尊的漫天欺世大谎和邪恶对大法弟子的疯狂迫害,作为在大法中深深受益的张慧茹出于做人的良知,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一定要为大法和师尊说句公道话。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一日,张慧茹独自一人突破了重重封锁终于来到了北京天安门广场。这时一个山东的驻京便衣警察走过来谎称自己是来自哈尔滨的法轮功学员,并问张慧茹是否也炼法轮功,张慧茹就说“咱们是同修”,没想到不一会儿就开过来一辆警车,将她连推带搡的抓上车后,送到了天安门广场旁的前门派出所。警察把张慧茹劫持到前门派出所,而后将她劫持到佳木斯驻京办。警察还让张慧茹出打车费五十元。

到了佳木斯驻京办,张慧茹被那里的一男一女二人搜身,身上带的一千二、三百元钱被他们搜走。张慧茹在那里被非法关押四天后,佳木斯长安派出所的警察阎某和张慧茹所在单位——佳木斯华联商厦的保卫干事贾喜源来京接她,临行前佳木斯驻京办的人将从张慧茹身上搜走的钱只返回了一千零六十元钱交给贾喜源保管。后被警察将这笔钱私分了。张慧茹的丈夫去派出所索要这笔钱时,他们却谎称钱都顶账了。不仅如此,警察阎某又到张慧茹单位勒索了三千五百二十二元钱作为其接张慧茹往返的费用。后来这笔钱单位都从张慧茹的退休工资中扣出。此行张慧茹被勒索了共计四千六百多元。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日,在所有反映法轮功学员呼声的途径都被江泽民和中共强制封闭堵死的情况下,张慧茹决定在天安门广场打出“法轮大法好”的横幅以反映来自心底的呼声。到了天安门广场,她和其他同修很快就被便衣给盯上了,于是他们急速的抽出条幅,同时呼喊出发自肺腑的声音:“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还没等他们将条幅抻直,就冲上来一群恶人,发疯般对他们拳打脚踢,随后将他们抓到车上。这伙人并不肯善罢甘休,几次将张慧茹推倒在车上,张慧茹痛苦的蜷缩在车上坐不起来。

法轮功学员们被拉到了天安门广场旁的前门派出所。因拒报姓名、住址,他们被一车一车的分批送到了海淀区派出所。到了那里,被犯人看着,晚上只能睡在椅子上,经过多次非法提审后,见他们还是拒绝回答一切涉及个人信息,就给他们编了号送到了海淀区看守所。

后来张慧茹被佳木斯向阳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秦仲利带回佳木斯。临上火车之前,秦仲利以要去给她买路上吃的食品为名向张慧茹索要了五十元钱,最后这钱不了了之的进了他自己的腰包。一下车佳木斯向阳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人就匆匆的给张慧茹办了拘留手续。张慧茹在佳木斯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二十四天后才被释放。出来后张慧茹才得知,其间她的家人交给佳木斯向阳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大队长崔荣利一千元的所谓罚款,又被他个人勒索三千元。秦仲利还到张慧茹单位勒索了一千五百五十元,这笔钱单位又都从张慧茹的退休工资中陆续扣出。

二零零二年春天,为了让世人免于被欺世的谎言所毒害,张慧茹来到佳木斯郊区万发屯发真相资料,被一不明真相的人家举报,他们将张慧茹弄到附近的一家小卖店。张慧茹想既然来了遇到的人就都是有缘人,于是告诉他们大法如何教人做好人,大法弟子讲真相是为了救人啊。小卖店里有一些人渐渐的听明白了真相,他们说:“看你这么大岁数了,也挺不容易的,赶紧回家去吧!”于是他们就把张慧茹给放了。走出去没多远,张慧茹见到有真相传单在前面的地上,就赶紧捡起来放到旁边一户人家的门上。结果这一幕又被绑架张慧茹的那家人看见了,他们从后面一边跑一边大吵大嚷地高声喊着:“放你走,你还做!”

两个年轻人追上来后一人一边恶狠狠的拽着张慧茹的胳膊就是不撒手,他妈妈也在一旁帮腔:“举报她(警察能)给我们钱!”说着从兜里掏出十元钱让他们打出租车把张慧茹送到了佳木斯桥南派出所。面对桥南派出所所长的非法审问,张慧茹拒绝回答任何问题,他们就又将她绑架到佳木斯向阳公安分局,之后她被送到佳木斯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九天后被释放,此次她家人被佳木斯向阳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大队长崔荣利勒索了二千元的所谓罚款。

二零零二年五月,因不堪邪恶的频繁骚扰,张慧茹准备到一大法弟子租住处去住些天。刚到那儿住了两宿,没想到第三天凌晨四、五点钟佳木斯中山派出所的恶警就破门而入。为了避免使大法书落到邪恶手里,张慧茹和一同修将各自装有大法书的拎兜顺着窗户扔到了楼下的住户家。张慧茹兜子里还有现金四百五十元钱和一些其它物品,后来被两个恶警发现捡回后,全部据为己有。一个开车的恶警一进屋就发现了地上放着的新旅行包,他立刻像土匪一样冲上去将里面的物品倒了一地,最后连一副眼镜都没有放过,全都归为己有。当恶警将法轮功学员们绑架出大门时,看到路两旁站满了不知内情来看热闹的人,张慧茹就喊了一句:“法轮大法好!”这时一个孙姓恶警冲上前来恶狠狠地打了她两个嘴巴子,就将她推上了车。

法轮功学员们被绑架到佳木斯中山派出所后被单个隔离审问。后来中山派出所的人又给张慧茹戴上很重的钢盔,用车将张慧茹拉到佳木斯看守所,让那里的人辨认一下张慧茹是否来过看守所,她被那里的人认出后,他们又将张慧茹拉回派出所。当天傍晚恶警将法轮功学员们几个人一同非法送进看守所。期间时任佳木斯东风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的陈永德和佳木斯公安局陈万友等恶徒曾连续多日非法审讯逼供被绑架的其他几名大法弟子。在佳木斯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二十多天后,陈万友又给法轮功学员们戴上脚镣,从看守所将他们一同劫持到佳木斯劳教所。因体检不合格,张慧茹被佳木斯劳教所拒收才得以回家。当听说张慧茹体检不合格时,陈万友还在一旁不怀好意的说:“她有什么病?没有病!体检怎么能不合格哪?!”

二零零三年六月,张慧茹贴真相资料被一骑摩托车的男子发现,他追上来后发现张慧茹手里还拎着兜子,就诱骗张慧茹说:“只要你把兜子扔了,我就放你走。”张慧茹想兜子里装的真相资料是用来救人的,怎么能拱手送给邪恶之徒呢,于是没有配合他,还向他讲起了大法真相,可惜这个人被邪恶毒害的太深了,最后他还是将张慧茹举报到了佳木斯永红公安分局。面对佳木斯永红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大队长石秀文的非法审问,张慧茹拒不配合。于是他就威胁张慧茹说:“你不说也照样送你劳教,×××(指某大法弟子)不说不也照样判劳教了吗?!”于是他马上给永红公安分局局长打电话让他回来签劳教张慧茹的单子,局长虽然答应了却没有赶回来。于是石秀文又打电话通知让张慧茹丈夫来,还欺骗张慧茹丈夫说原本是要判张慧茹劳教的,是他从中做了工作才没弄成,所以他又以此为借口向张慧茹丈夫索要三千元钱的好处费。张慧茹丈夫告诉他这些年的迫害弄得家里实在没有钱了,他们僵持了半天,最后石秀文才将勒索的价码降到了一千元。

二零零五年八月,佳木斯当地一位法轮功学员被邪恶迫害致死,为了让当地民众更好的了解这一事实真相从而得以救度,法轮功学员们用各种方式揭露邪恶讲真相,给邪恶以极大的震慑,同时也令邪恶十分恼火。八月三十日晚,张慧茹正在佳木斯杏林湖公园发放有关真相资料时,遭到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张慧茹被佳木斯桥南派出所的恶警绑架到了佳木斯向阳公安分局刑警大队,他们将她锁在了铁椅子上。次日清晨张慧茹正念走脱。几天后,当张慧茹给从外面回来敲门的小孙子开门时,在张慧茹家附近已蹲坑守候多时的佳木斯向阳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大队长孙福利等邪恶之徒尾随张慧茹小孙子入室。当时孩子被眼前的这一幕吓得目瞪口呆,突如其来的巨大恐惧完全超出孩子的心理承受能力,他一动不动的呆立在那儿半天都没缓过神来。这群恶警给孩子所造成的心理伤害的阴影长期仍挥之不去。

孙福利等人对张慧茹进行非法抄家后,又将张慧茹绑架到佳木斯向阳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当天将她送到佳木斯看守所,张慧茹以绝食的方式抵制邪恶对她的迫害,九天后因出现病危症状,邪恶之徒才不得不放张慧茹回家。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九日,为了避免引起张慧茹的警觉,佳木斯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臭名昭著的邪恶之徒陈万友带着一伙恶人到张慧茹家轻轻的敲了几下门后,就蹑手蹑脚的往楼下走。张慧茹还误以为是热力公司的人来了,就打开门去看,结果这几个人赶紧乘机一拥而入,进门就开始抄家,将他们认为的与大法有关的一切物品全部抄走,随后又将张慧茹绑架到佳木斯向阳公安分局刑警大队。他们给张慧茹戴上手铐锁在了铁椅子上。北方十一月的天气冰冷刺骨,张慧茹被冻的浑身瑟瑟发抖。后来他们要给张慧茹非法照相、按手印,张慧茹坚决不配合。两个气急败坏的男恶警一下子把张慧茹拽倒在地上,并扑过来用身体死死的压住张慧茹的双手。

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警从外面走进来时一看张慧茹躺在地上,上前照着张慧茹的头部狠狠地踹了三脚,张慧茹疼得两眼直冒金星,顿时感到剧痛难忍。张慧茹不想失去这个可以救度他们的机缘,于是就向女警讲起了大法的真相,可是令人感到遗憾的是,她听后却用手捂住自己的耳朵嘴里不停地喊着:“不听!不听!不听!”佳木斯向阳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大队长孙福利进来一看照相和按手印的事没能给张慧茹做成,也只好作罢。

当晚五点左右,他们将张慧茹非法送进佳木斯看守所。五天后,邪恶之徒陈万友又将张慧茹从看守所送到佳木斯劳教所继续迫害。张慧茹就用绝食的方式抵制邪恶以任何形式迫害她,劳教所恶警刘亚东就派两个刑事犯人包夹张慧茹,其中一个叫孙玉凤的犯人特别邪恶,她的衣服内侧专门缝了一个口袋,口袋里面装着两把特制的专门给法轮功学员灌食用的勺子。每天张慧茹被灌食两次,灌食时嘴角被撕裂,六颗牙齿被撬松动,胃被灌出血。有时为了加大张慧茹的痛苦程度,他们就上来四、五个人摁着张慧茹,故意给张慧茹灌得很慢很慢,以此来折磨她。恶警刘亚东还故作好心的样子的告诉张慧茹:“郭大夫(指狱医)说这样做是为了你好。”不知他们给张慧茹灌食时在里面加了什么东西,每次灌完食张慧茹很快就会出现腹泻的症状。这样折腾了几天后,他们又来给张慧茹打吊瓶,由于张慧茹不配合,他们就派来四个人,其中两个人摁住张慧茹的胳膊,另外两个人压住张慧茹的腿。每次他们都是打着怕张慧茹出现生命危险为她好的幌子来折磨她,有时还对他们认为对张慧茹看管不严的犯人以加期胁迫,致使那些刑事犯人更加卖力的参与迫害。

半个月后,他们见张慧茹的身体渐渐支撑不住了,因害怕承担责任,只得将她以保外就医的名义放回家,离开劳教所时张慧茹被迫害得无法行走,是儿子把张慧茹从那里背回来的。

当张慧茹回到家后,在中共邪党的强压下,邪恶之徒并没有停止对她的迫害,他们又在张慧茹身边安插了很多人对她进行强管、监视和跟踪来迫害张慧茹,给她和家人造成了很大的痛苦和压力。由于高压的精神紧张,张慧茹的头发花白了许多。

佳木斯看守所十几平方米的牢房,却挤了三十多人。晚间睡觉拥挤不堪,一个人搂着另一个人的脚一颠一倒的侧卧还是睡不下。每天吃的是半生不熟的用饲料做的玉米面窝窝头和没有任何油水的黑糊糊的菜汤,许多人的身上都长了疥。当张慧茹在佳木斯看守所和佳木斯劳教所以绝食的方式抵制迫害时,那里的狱警就指使刑事犯人将张慧茹呈“大”字形铐在地板上,张慧茹一动都不能动,大小便时都不给解开镣铐。当强行给张慧茹灌食时,他们用粗粗的胶皮管子从口腔插进去,灌的是又凉又咸的玉米面稀汤,有时其中还掺杂了一些不明药物。张慧茹常常被灌得连呕带吐,痛苦极了。他们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真是残忍至极,所以每次从邪恶的魔窟中闯出来时,张慧茹的身体都被折磨得极度虚弱,要好长时间才能通过学法炼功渐渐恢复。

这场迫害给张慧茹和家人在精神上造成的伤害是更加隐蔽而深远的。但通过张慧茹的经历所揭露出来的这场对法轮功学员的惨绝人寰的迫害,相对而言还仅仅是冰山一角。为什么这个世界上会有那么多的人在炼法轮功,即使在中共的强权暴力威胁下也不放弃他们的信仰。希望世人通过张慧茹的经历能够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并做出理性的思考和明智的选择。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