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监狱讲真相 要回被迫害的同修

更新时间: 2021年04月25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四月十八日】一位老年同修被迫害,我们当地同修想去要人。被迫害同修的家属都是修炼人。我去她家时候,当时家属A同修、B同修都在,我说明来意,她们说同修被冤判了五年,在几百里外的监狱,已一年多了没去看过,什么情况也不知道。

经过切磋,A同修同意去,B同修有些犹豫。于是我就约B同修到外边走走,我们边走边谈,晚上九点多了我们达成共识,同意去监狱要人,但没说什么时间去,就各自回家了。可是第二天A同修来找我说,明天就去要人,打车去,都定好了,明天五点走,家属还有两个,A、B同修加我共五人去。听后我一愣,问有什么安排吗?她说:什么安排也没有。

我也是头一次,没做过这事,怎么办?又与同修合计,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1]心想:有师父,有法,我必须坚定正念,给同修信心,给同修加正能量。就坚定的说:行,去。那就临时能找到谁就找谁帮着我们去的人发正念吧。随后就找了周围的同修帮发正念,就这样初步的安排了一下。第二天我们就打车去要人。

一路我们都默默的发着正念,到了监狱我们同时发出强大的正念,打出强大的一个“灭”字,把监狱整个罩住,把门用“灭”字封上,不让邪恶干扰,请师父加持把同修接回家。

正在这时从院里出来几个人,拿着铁锹看看监狱周围下雨情况。有个领导模样的人看见我们就问来干什么的?A、B同修说:来接我妈的。我说来接我姨的。那人撇撇嘴,瞅瞅我们说:“天方夜谭。”就走了。

监狱在野外,离住户人家很远,附近也没有公路,也没有买任何东西的地方。已经下午了,我们院也進不去,也找不到人,家属C、D同修和司机开车出去给我们买点吃的就回家了。A、B同修和我没走,继续留下要人。

那天是连雨天,雨不停的下,我们也没地方吃饭,就蹲在草窠中顶着小雨吃点东西。这一切门卫都看见了,因为我们顶着雨在门前已五个小时左右了,他有所感动,开门叫我们進门卫室歇一会吧。我们趁机就开始给门卫讲真相,他是一个退休返聘的人员,他说他看过几遍《转法轮》了,他还那样。还说你们海外的法轮功往这打电话,都要打爆了,都休息不了。我们同时说:你看了,你做到了吗?那书写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2]你做到了吗?他说他做不到。我们说大法师父叫我们做事先想到别人有没有受到伤害,一切为别人着想,教我们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更更好的人。他说他做不到。

我们讲了法轮功祛病健身,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都在学炼法轮功,唯有中国不让。还讲了各自的受益等等讲了好多。我们一会一个人讲,两个人发正念;另一个讲,另两个人发正念;一会儿同时讲,一会儿同时发正念。一齐发正念时真的感到:此时无声胜有声。觉的师父就在身边,一切都是那样自然,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们配合的相当默契。没有了怕,只是想让他明白真相,法轮功学员是好人,没犯罪,反而迫害法轮功学员是有罪。保护法轮功学员功德无量,给自己选择美好未来。讲啊讲,他有些听明白了,就说:你们先等等,我给领导打电话联系联系,看看怎么样。先打没什么反应。我们又说:我们来一次不容易,好几百里,又都上班没时间,请你再联系一下。他打好多次终于上头同意让接见,我们看到了同修。同修做的也不错,坚守正念,我们决定共同努力,马上回家。但见不到领导的影儿,一直到他们下班。我们就坐车去了市里住下。

第二天,我们又继续去要人。到那里之后还是在外边等,后来门卫出来让我们赶紧走,我们都不走,最后我们又都進院了,要求放人。我们没见到领导,就是见谁都讲,因有头一天的事,都知道我们是来接人的。所以见到来打水的我们讲真相,还让他们帮忙放人;有的是犯人;有的是干活的工人;有的是警察。我们不管什么人都讲:法轮功学员是好人,没干坏事,让他们帮忙放人。有的说:帮不上忙,说了不算,有的就笑笑。反正我们见人就讲大法好,又讲了一天。也没见到领导,只好又回市里住。

第三天还是照常来要人,见人就讲真相。后来又通过门卫打了多次电话,才见到领导。先不让我去,我就悄悄跟在后面,也跟着進去了。先是家属A、B见领导,我在外边等着,等着等着我就去门口听,听见A同修和那个领导有些僵持,我就進去了,说:领导你别生气,你想想,谁没有父母,老人,这老太太是她妈,关在监狱你看她得多挂念,你们不放人,她多着急啊。再说老太太没炼功前身体不好,需要孩子抽时间照看,炼法轮功之后好了,不用儿女照看,有时还能帮儿女做点什么,你说在这儿她们得多挂念,老太太是好人,你就放了她吧。领导说她做法轮功材料了。家属B同修同时马上说:那电视、广播、报纸等一切宣传机器都在说假话,污蔑法轮功。那人家也就是说真话呗。他就听着,什么话也没说。我们还是配合有序的讲真相,发正念,那领导走了,去别的屋商议去了。好一会回来说,那你们先回去吧,我们研究研究,再给你们打电话。我们就回来了。

回来后,我们整个地区行动起来了,协调同修带领整体发正念的发正念,写信的写信,打电话的打电话。家属同修更是紧跟,不断打电话要求放人,隔几天就去要人。我也写真相信帮着找相关材料并跟踪事态进展,整个地区同修基本都参与了,能做什么做什么,感觉正念非常强大,对邪恶震慑很大。

二十多天之后监狱打来电话,让去接人。正邪大战,终于同意释放同修。

接人那天,天空万里无云。家属去俩,加司机共去四个同修。当时又换个领导接待我们,我们围着那领导站着,他很严肃的说:你们怎么来这么多人?(因为我先前来过,给好多人讲了真相,也都有好的印象了)。我走上前一步说:我来了。那个头一看认出我,就笑了,就告诉一个人把被关的同修送过来,收拾东西,办手续。他给写了一个单,让回来给当地派出所。我们说什么也不要,过后我们就把单扔了。谁也没过问过,什么干扰也没有。

往出走时我回头一看,楼上的、楼下的、走廊的、院里的人都在微笑着,竖起了大拇指。

通过这次的营救同修,我们地区真是整体配合,整体提高了。

时间已过去十多年了,有的细节已记不清了。凭记忆就写这些了。

层次有限,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排除干扰》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