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涞水县原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刘文占遭恶报

更新: 2021年04月2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九日】刘文占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到二零一九年初,曾先后在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区、顺平县、涞水县任职。二零二零年七月,刘文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二零二零年十月,经保定市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并报市委批准,决定给予刘文占开除党籍处分,由保定市监委给予其开除公职处分。

二零二一年一月,刘文占涉嫌受贿、徇私枉法一案,经保定市检察院指定管辖,由保定市竞秀区检察院依法向保定市竞秀区法院提起公诉。

刘文占,男,一九六三年一月出生,原籍是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区石井乡蔚公村。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到二零零零年,在满城区满城镇政府任邪党书记;二零零零年底调往顺平县任公安局局长;二零零九年到二零一九年初,任涞水县公安局局长。刘文占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非常卖力配合中共江氏邪恶集团的造谣、诬陷迫害法轮功政策。尤其是利用手中的权力,在其任职的三个县期间,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捞取政治资本。

一、 在满城区(原满城县)满城镇任职期间迫害法轮功事实

一九九九年七月到二零零零年,刘文占任满城区满城镇政府邪党书记。在此期间当地多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以下为部份案例。

◎马文合,原满城县农机二厂职工。一九九七年四月底修炼法轮功,学法炼功仅三、四十天,食道癌消失,身体健康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他坚持对法轮大法的信仰,遭到镇政府、村委会、农机二厂等单位人员无数次的上门骚扰、威胁、恐吓、强迫写保证、跟踪、监视、株连亲属等迫害。无数次被迫离家出走。长期遭骚扰、恐吓,致使马文合含冤离世。

◎法轮功学员韩占禄,男,四十来岁。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为给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去北京和平上访,被满城区国保大队赵玉霞等人绑架并劫持到满城镇派出所。刘文占当时任满城镇邪党书记,参与指挥满城镇派出所对韩占禄进行非法审讯。对韩占禄拳打脚踢,还用胶皮棒打他的脚心。第三天,把韩占禄劫持到满城区看守所。韩占禄被狱警强迫天天超负荷劳动。三个月后,将韩占禄劫持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零年十月,区“六一零”头子陈承德伙同区公安局国保队长在满城区邪党党校设立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满城镇田连柱、史珠、张满常(音)、英儿等四名学员被强迫去了洗脑班。刘文占指使下属多次上门骚扰、监视本单位法轮功学员,逼迫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停止工作等。

二、 在顺平县任职期间迫害法轮功事实

从二零零零年底至二零零九年,刘文占任顺平县公安局局长。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日,法轮功学员张丽云去北京向政府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被县国保大队冉喜军等人劫持到县拘留所非法拘留,遭到非法审讯。国保警察先后逼迫她上电视诬陷大法和写所谓不炼功的“保证书”,均被张丽云拒绝。张丽云在拘留所被非法关押两个月后,转到县看守所迫害。

二零零一年一月,县公安局国保警察把她从监号喊出来,不由分说就强行给她上了手铐,脖子上挂个大牌子,由两个警察架上警车,拉到县城中心十字路口开所谓的“公判大会”,张丽云被非法劳教两年。之后,张丽云被劫持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迫害。期满后因不放弃信仰,又被劫持到涿州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一年,刘惠云被非法劳教二年,被劫持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期满后,因不放弃信仰,被劫持到涿州洗脑班迫害。二零零四年七月二日,刘惠云再次被县公安局绑架。七月二十七日第三次被绑架,直接送到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石俊严(音)、齐林仙,顺平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四月,二人先后被警察绑架,分别遭拳打脚踢,扇耳光。石俊严被强迫跪扫帚把,之后被送县拘留所非法关押二十五天,被勒索了五千元钱,才回家;齐林仙被迫害七天后,被国保警察冉喜军等人勒索了五千一百元。

◎二零零四年,顺平县公安局、河口乡派出所对石森林、石占花夫妇非法抄家,抢走四百五十元钱。绑架后,被诈取四千元放回家。

◎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三日上午八点,顺平河口乡派出所出动两辆车、数个警察,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小菊、石俊炎(音),并对两家非法搜查,分别抢劫了小菊的VCD机、光盘、卫星接收器;石俊炎(音)的卫星接收器。

过了两个多小时,河口乡派出所配合县公安局、刑警队出动九辆车、四十多警察,非法搜查了多名法轮功学员的家,抢劫了每家的卫星接收器,其中石聪广(未修炼法轮功)只是说:“你们没权拆我的大锅(指卫星接收器)!”就把他绑架了。乡派出所勒索他五百元钱,才放他回来。石俊炎被非法劳教,劫持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

◎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八日晚,法轮功学员石红汝去白云乡寨坡庄村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妇联会主任冀新平构陷,乡派出所警察绑架了石红汝。第二天晚上,石红汝被劫持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后来将她劫持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关押迫害。

◎二零零八年六月十六日,唐志杰遭绑架后,被劫持到满城区看守所。第二天被非法抄家。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劫持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迫害。

三、在涞水县任职期间迫害法轮功事实

刘文占在二零零九年到二零一九年初,任涞水县公安局局长,造成当地多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一日晚十点多,涞水县公安局、派出所一群警察翻墙跳入李德志家,闯进屋中撬开衣柜,抢走存折和现金七万多元。并将他妻子刘庆梅绑架到永阳镇政府,非法关押二十四小时。十一月二十日晚,将李德志绑架至县拘留所。李德志七十九岁的父亲李文友当场口吐鲜血。十二月八日,李德志被劫持到高阳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二日,市“六一零”操纵涞水县政府和公安局及“六一零”人员,对涞水县法轮功学员大面积绑架,十一人被非法劳教,五十多户被非法抄家、绑架,抢劫很多私人财物。

◎同年八月,保定市“六一零”在涞水党校办洗脑班。九月,王喜玲、赵喜良、李玉英、信秀敏、付存、李玉英、沈海、张玉兰、于桂芝、宁叔梅、高术贤、闫永、张振玲、鲍振江、王秀芬、方秀英、邱月兰、苏振花、韩凤琴、翟海生、刘贺敏、胡坤、张庆春、李春香、朱长起和罗珍梅夫妇、罗玲梅、朱凤启、刘风起等数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洗脑班强制洗脑迫害。

◎张术芹,六十多岁。被村支书张红果及石亭镇人员企图绑架到洗脑班,强迫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她被逼离家出走。张红果带人到她女儿家搜人,给家人制造了巨大的精神压力。

◎张红果在张瑞连家院门上锁、家中没人的情况下,仍带领镇政府人员翻墙越院找人。在收受张瑞连家孩子的食品、香烟后,仍强迫写不炼功的“保证书”。

◎二零一一年,警察对本县法轮功学员绑架、非法抄家。其中,刘秀凤、宋金芝、刘彬华、鲁秀琴四位法轮功学员的家遭非常查抄和抢掠。

◎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五日晚上九点多,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伙同刑侦大队和特警共五人,绑架了正在医院打工的刘秀凤。同日,也绑架了卢贵芬和她三女儿梁娜及另一位学员何文中。梁娜被非法拘留;卢贵芬被劫持到保定看守所非法关押;刘秀凤被绑架到刑侦大队,连夜轮番非法审问,不让睡觉。第二天刘秀凤出现病状,才把她送回医院。二月二十六日,周会颖在涿州打工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涞水县党校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五年二月九日,卢桂芬被涞水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被劫持到石家庄女子监狱迫害;十二月二十六日,许术花(音)和一王姓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留。

◎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五日,七十岁的法轮功学员周景春,被永阳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抄家,后被非法关押到县看守所。家人聘请维权律师,与涞水公安、检察院交涉,最后周景春被以“取保候审”放回家。

◎二零一七年五月八日中午,卢秀兰和一名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留。

◎八月三十日下午三点多钟,三个便衣闯入刘玉敏家,进到各个房间非法照像。九月二十日上午十点多钟和下午两点多钟,公安局伙同涞水镇派出所十来个人两次闯入刘玉敏家,分别抢走大量个人财产。刘玉敏走脱后,家门口被蹲坑,家人出入常被公安跟踪,手机被监听。公安称:刘玉敏的案子已报到保定了,如找不到刘玉敏,就让她的儿子去顶替,儿子、儿媳吓的不敢在家呆,在外租房住,仍被骚扰。

◎十二月十八日上午十点左右,永阳镇派出所三个警察到法轮功学员周景春家,因家里没人,他们翻墙越院,砸门撬锁,非法搜查,偷走两本《转法轮》和几本《明慧周刊》。

◎二零一八年七月,县公安局、派出所在县政府、政法委和维稳办的指使下,在各科局、乡镇党委、政府、各村党支部、村委会、社区、居委会的配合下,对全县十五个乡镇、二百八十四个自然村的五百五十名法轮功学员非法敲门,强行拍照、录音录像、搜集个人信息。

其中有两位法轮功学员,被警察上门骚扰七、八次甚至十几次,找不到法轮功学员本人,就不分昼夜的找他们的家人、亲属、邻居和周围民众,大肆扰民。

◎同年九月十九日上午十点左右,两名法轮功学员在东文山乡东长堤村电线杆上贴“法轮大法好”的不干胶,被一个六十来岁男子骑电三轮追上,截住他们的电车并拔掉车钥匙,威胁跟他回去撕掉,否则报派出所,随后又叫来了三辆坐着人的三轮车,把所有路口都堵住。

法轮功学员问他们的姓名来历,他们说是被雇佣的,专管这个的,每个村都有,每月四千元钱。接着又来了一个他们一伙的。一会儿一个戴墨镜的四十多岁的男子来了,也是骑电三轮,车上坐着人,下车就扇了法轮功学员两个耳光,用手机给两个学员拍照,抢走法轮功学员的书包。

◎十月二十三日上午九点多钟,刘彬华在胡家庄乡胡家庄村集市上讲真相,被胡家庄派出所所长杜长亮和三个警察跟踪,并被绑架到看守所。

法轮功是真正的佛家高德大法,真、善、忍是普世的价值。迫害法轮功,就是犯下了如天重罪,也是真正的在迫害自己。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刘文占当初迫害法轮功的“政绩”实际上是其必将偿还的“罪恶簿”。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诸如薄熙来、周永康、苏荣、徐才厚(未审先死)、“610”头子李东生、王立军等中共高官锒铛入狱,也预告了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员可耻下场。而且人间的报应只是为了警醒世人,地狱的报应那才是偿还恶业的过程,还会殃及子子孙孙。

中共政法委、公安局是迫害法轮功的马前卒,但是他们也因迫害修炼人而大量遭恶报。刘文占被中共政治清洗,也是他昔日迫害好人的报应。在江泽民发动的这场惨绝人寰的迫害中,那些曾经参与和正在参与迫害的人,明知法轮功学员都是善良的好人,却为了职务、为了饭碗、为了自保,昧着良心犯罪,都将面临正义的审判,善恶必报。现在没有遭报,是老天爷想给其中还有可能改过的人留下希望与机会。

古今中外,迫害正信的强权暴政从来没有一个成功过的;所有残害良善的元凶、爪牙没有一个善终的。苍天有眼,天理不会放过每一个恶人和恶事。

真心希望被中共蒙蔽、还有良知善念的人,能赶紧醒悟,抓住最后的机缘,认清中共邪党害人毁人的邪恶本质,摒弃中共恶党,从而远离灾祸,退出中共的党、团、队自救,为自己和家人选择光明和美好的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