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法三年终得法 修炼路上有师护

更新: 2021年04月2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五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香港大法弟子,一九九七年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一九九九年末,在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功时,我去北京上访。这二十多年的修炼中,我经历了许多神奇的事情,见证了大法的伟大和超常。交流出来与同修共勉。

寻法三年终得法

一九九四年,一位朋友送给了我一本《法轮功》,我看了后觉的非常好,就开始在香港寻找法轮功,但一直没能找到。后来得知法轮功在大陆洪传,于是就托大陆的朋友打听,希望可以参加法轮功的学习班,但是一直也没有收到消息。

直至一九九七年,我已经等了三年,我终于等不住了,觉的不能再等了。那时我知道《转法轮》已经出版,于是就去香港的书店找。第一次去到荃湾的书店,我就见到了《转法轮》,当时书店里只剩下这一本,我就请回宝书了。我也了解到香港有炼功点,我终于找到了香港的同修,并正式走入了大法的修炼。

刚得法的时候我很兴奋,感慨自己怎么这么晚才得法。得法前我也学过其它气功,都不是这个感觉。我感到我的一生就是为法而来的。

终生难忘见师尊

一九九七年,师父来香港,我有幸在一所学校听师父讲法,之后师父回答我们的问题。我也有幸向师父提问。我当时因为不懂,私自录了音(不过我后来按照师父的要求把录音抹去了),录音的时候发生了一件神奇的事情:我向师父提问题的那段在录音带中消失了,可是录音带却是连续的,中间没有显示间断。

法会后,师父坐在车里准备离开,我见到师父一直看着我,并和我打招呼。我看到师父这样看着我,心里非常感动。现在回想起来,那段记忆真是无比的珍贵。

修炼路上神奇事

我在印刷厂工作,主要是开车。工厂的环境脏臭,工作又累又危险,如果不是修炼法轮大法,我一定不会去那里工作。开车的工作其实很辛苦,因为拉报纸、装车、卸车都是我自己一人完成,每天全身从里到外都湿透了。我每天早上运送大法真相报纸之后,便去运送炼功点、真相点的资料,下午去提货《九评共产党》等书籍。

我们需要做一个小的装修工程,我在装修时不小心从梯子上摔了下来,一只手撑地,痛的很厉害,感觉快要休克了,我不知道手是不是摔断了,但我没有管它,照常开车,后来我的手不治而愈了。

一天晚上,我在卸货的时候,从一人高的卸货台上一头栽了下去,头先着地,就象跳水一样。眉毛下面一点的位置就插到卡板上,磕破了一个像黄豆那么大的洞,血一直往下滴。我站起来的时候脑子里一片空白,好象什么都不知道了一样。晚上值班的人要赶紧叫救护车,我说不用叫,就去水龙头那里随便洗了一下。之后我按照原计划开车去提货,也没管头上的伤口。我去餐厅吃饭的时候,服务员还说我的头快要滴血了。过了几天,这个伤口自己就好了,开始时有一点细细的疤痕,再后来就找不到任何疤痕了。

放下生死進京上访

一九九九年末,中共已经开始疯狂的迫害法轮功了,并且在山东出现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事件。我们三个香港学员决定去北京信访办上访,要求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当时北京零下十几度,但我感觉也没有比香港冷多少。

在上访之前,我听说了大陆公安是怎么对待这些去北京的法轮功学员,又听说天安门一有什么动静就会出来几十个公安对付法轮功学员。但我还是决定要去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我当时是已经豁出去了,放下了生死,就没有打算回来。

信访办的门口被从全国各地来的公安围住,随时准备着抓他们当地来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回去。由于我们是香港人,我们被允许進入了信访办,提交了我们的诉求,我们说,法轮大法是被冤枉的。信访办的工作人员很佩服我们的师父,他们感慨的说,全世界的人都来了!

后来我们被遣返回了香港,从此以后被上了黑名单,去不了大陆,连澳门也去不了。但这阻止不了我们证实大法,我们依旧在香港做着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情。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