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最棒打手到最优替罪羊

更新时间: 2021年05月02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八日】“生存或毁灭,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英国文豪莎士比亚在《哈姆雷特》中的这句名言,也是剧中主人公哈姆雷特王子的名言。现实中,面对重大选择,的确并非所有人都能用自己的手握紧正确的答案。

一、从“最棒子”打手到“最优质”替罪羊的几段往事

1、“对党无条件服从”的叶若夫

从1934年到1940年这段时间,苏联有大约一千九百万人被捕,很多人在劳改营中死去。

叶若夫是克格勃(国家安全委员会)1934年至1939年期间的负责人,被称为最忠实于斯大林的“共产主义战士”,对于苏共指派的任务从来无条件服从。

克格勃特务组织是苏共用来制造冤案的头号打手。叶若夫一上台,首先在克格勃内部开始大清洗,将大批参与或知情前任克格勃镇压清洗的干部枪毙。仅仅在叶若夫当政的最后两年,1937~1938两年间,苏联内部大清洗达到高潮,约有350万—450万人遭到镇压。

苏共不失时机地给叶若夫颁发了各种荣誉,列宁勋章、荣誉契卡人员奖章等殊荣。他的大幅照片出现在报纸上,他的丰功伟绩被苏联画家和作家用宣传画、雕塑、小说、诗歌等艺术形式广为传颂,许多城镇、街道、场馆被冠上了他的名字……苏共领导赫鲁晓夫曾在秘密报告中称“叶若夫是恶魔第二”。

然而,每一轮苏共的大清洗都导致堆积如山的冤案,而每一次的冤案都要有人担责。和中共一样,苏共也标榜其决定永远是“伟大而正确”的,所以每次处理冤案,永远是下面执行的人犯了错误,永远需要从下面执行的人中找出最佳替罪羊。

这一次,最好的打手叶若夫成了那个最佳替罪羊。1939年4月10日,叶若夫被捕。在检察机关的起诉书中,苏共把叶若夫曾经强加给别人的罪名原封不动地还给了叶若夫:“叶若夫与国外情报机关以及敌视苏联的国家有间谍关系,并领导了内务人民委员部内部的阴谋活动。”

克格勃头领有5人遭枪决,每一个人都认为是苏共选择自己来结束不忠诚的前任,却不知道在其为共产党卖命杀戮的同时,自己正在成为下一个被捕杀的对象。在《历届克格勃主席的命运》(列昂尼德·姆列钦著)中,作者写道:“很多人在掌声中迈进了这座位于卢比扬卡广场的著名建筑物、在这里获取了权力和奖赏,然而很少有人是出于自愿或是由于职务的提升而离开卢比扬卡的。”

2、逼粮者,最后把自己逼入绝地

在1959年至1961年的三年大饥荒期间,由于中共征粮的指标太高,农民交不起粮,中共便抛出一个新的斗争目标:生产队隐瞒了粮食产量、私分了粮食。

一场“反瞒产私分”的运动开始了。1960年12月6日,河南省信阳地委第一书记路宪文在电话会议上推广了反瞒产斗争的经验。

信阳辖区的各县、乡、村干部用政治压力、精神折磨和残酷的暴力,搜刮农民留下的口粮和种子。

1959年10月15日,熊湾小队社员张芝荣交不出粮食,被毒打后死亡,大队干部还用火钳在死者的肛门里捅进大米、黄豆,一边捅一边骂:要叫你身上长出粮食来!张被打死后留下8岁、10岁两个小孩,两个孩子先后饿死;

1959年11月13日,熊湾小队队长冯首祥因没有向来这里的大队干部让饭,被看成瞧不起大队干部,就将冯吊在大队食堂的房梁上毒打,并将其耳朵撕掉,6天后死亡。

这样的事情,在当时的信阳不计其数。除了拳打、脚踢、冻、饿以外,还采取了竹签子穿手心、松针刷牙、点天灯、火炭塞嘴、火烙奶头、拔阴毛、通阴道、活埋等数十种极为残忍的酷刑

即便是这样的酷刑,粮食还是征不上来。因为在“大跃进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的运动中,大炼钢铁,粮食荒废,农民手里根本没有粮食。

1959年12月,信阳到了饿死人最多的时候了,河南省委还念念不忘征购任务。在冲破重重封锁之后,消息终于到了北京,信阳已饿死105万人。

中共怎么对待信阳事件呢?1960年10月,在中共中央转发的《信阳地委关于整风运动和生产救灾工作情况的报告》(中发[61]4号)中引用了毛泽东的一句话:“坏人当权,打人死人,粮食减产,吃不饱饭,民主革命尚未成功,封建势力大大作怪,对社会主义更加仇视,破坏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和生产力。” 中共对于信阳事件是这样定性的:“披着共产党外衣的地主、国民党对劳动人民的残酷阶级报复。”

各级党政组织变成了地主、国民党进攻人民的大本营。各级领导干部变成了统治、残害人民的组织者、领导者和杀人凶手。

中共公安部将信阳地委书记路宪文39人,列为审查对象,在县以下的公社和大队,对前两年为非作歹的基层干部进行控诉和批斗。前两年干部处罚社员的几十种刑罚反过来又加在基层干部身上。

信阳地区专员张树藩后来的回忆中说,信阳地区先后有20万干部被集中审查,甚至包括食堂管理员、会计等人。

即便信阳饿死一百万人,共产党仍然是“正确、光荣”,执行中共指令的基层干部,最后成为替罪羊,被中共卸磨杀驴。

3、省委书记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从1958年到1961年的三年大饥荒,饿死了数千万人。四川、安徽、河南、山东、甘肃是饿死人最多的几个省。然而,在追究责任时,中共往往只到省以下的基层干部,四川省委书记的李井泉、安徽的曾希圣、河南的吴芝圃、山东的舒同、甘肃的张仲良,在三年大饥荒结束后却未被追责。

1959年开始的三年大饥荒时期,李井泉担任四川省委书记。在四川全省掀起亩产万斤的“万斤亩”运动。在李井泉的狂热怂恿和高压下,成都郊区竟然放了一颗“亩产稻谷二万四千斤”的“大卫星”。1960年,全国性的农业生产遭到严重破坏,粮食产量骤降。

中央不断地下令,让四川确保京、津、沪等地供应,李井泉也因此成了“搞极左、饿死人”的罪魁祸首,四川饿死人数全国居首,达一千余万人。

然而,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后,极左的李井泉遇到了更左的红卫兵,李井泉成为被批斗对象。1967年2月,长子李黎风被抓进北京市公安局第一监狱拘留所审查。1967年8月24日,他的北京航空学院上学的二儿子李明清受到他株连,被造反派打到几乎要咽气的时候,强送到火葬场,竟然活着就塞进焚尸炉。李井泉的结发妻子肖里,揪斗中她的头发全部被扯光。1969年4月23日,肖里在监禁中被迫害致死,年仅52岁。李井泉的孩子们没钱吃饭,到垃圾箱去拣东西吃。

河南省委记吴芝圃,在文革中被揪斗,死于1967年。

甘肃省委第一书记张仲良,在文革中甘肃造反派说:“张仲良欠了我们甘肃人民一百三十万血债”,阻止其在江苏的任职。

有人说过这样一句话,谁要相信了共产党,谁就赔上了自己的性命。事实表明,只要稍微拉长一点时间看,曾经为中共卖命残害民众的,最终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二、“谁要相信了中共,谁就赔上了性命”

1、“打死白打死”是中共埋下的陷阱

1999年7月,江泽民集团发起了对于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丑类江泽民赤膊上阵,亲自指挥、发号施令,对法轮功学员打压步步升级,“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

明慧网不完全统计,截止2019年7月,20年来法轮功学员被绑架的总人数达86050(多次被绑架的也只算一人),被非法判刑达18796人次,被关进洗脑班达19566人次,1999-2013年间被劳教的法轮功学员高达28430人次。其中,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达4334人。

并且,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仍在每天发生着。直至现在,中共法庭上在非法审讯法轮功学员时,最常见的一句话就是:“对法轮功不讲法律。”

在魔头江泽民当政期间,薄熙来、周永康等权欲熏心,对法轮功极尽迫害之能事。江泽民对薄熙来公开声称:“你对待法轮功应表现强硬,才能有上升的资本。”

从大连到辽宁,薄熙来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其对公安局人员下令:“对法轮功给我往死里狠狠地整!”

2000年至2002年12月,周永康任职四川省委书记期间,极力推动并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有一次,江泽民到四川视察,听汇报时,对迫害死43名法轮功学员的周永康大加赞赏,并予以重用。

对此,看透门道的周永康,曾公开发出这样的指令:“杀人放火可以不管,法轮功得抓。”

中国司法体系的溃败,只要对中国社会稍有了解的人都会脱口而出,是江泽民的腐败毁了一切。

然而,正像克格勃头领叶若夫、贝利亚最终被苏共抛弃一样,薄熙来、周永康等中共高官在迫害好人,恶事做尽之后,同样锒铛入狱,被中共掀落马下。

2、多行不义必自毙

正所谓“多行不义必自毙”,自中共十八大以来,共计164位中共省部级高官落马,而其中政法委体系占47名,在明慧网恶人榜上,记录了这164人在迫害法轮功中的恶行。表面上,他们因为贪腐落马,但中国几千年的传统文化都相信善恶有报。

近期以来,中共对于政法委展开了“倒查二十年”的“过筛子”运动,其中黑龙江、江苏、河南、四川、陕西等35个政法机构都在采取的“倒查20年”试点,包括法院、检察院、公安局、司法局、国安局、监狱等。

根据中共官媒消息,截止2020年11月底,试点地区被列入审查的1.6万名警察中,有2,247人被处理,其中厅局级官员2人,处级官员227人;立案审查448人,移送司法39人。

港媒称,不到8人就有1个受到处分,可见问题之严重。而倒查20年,实际涵盖胡锦涛江泽民时代,也就是从周永康出任公安部长开始,当时的政法委书记是罗干。

而近年来政法委书记分别是孟建柱和郭声琨。目前倒查20年运动已经在政法系统全面铺开。

北京市公安局4月18日通报,北京市检察院政治部主任马立娜,在其住所坠楼身亡。官方称已排除刑事案件嫌疑,并称死者生前患有“抑郁症”。

有网民则留言写道,“又是抑郁症,抑郁症成了背锅侠,莫须有的病。”还有网民称,当官的动辄患上抑郁症自杀,给人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自中共“十八大”以来的 “打虎”运动,中共政法系统人人自危,据不完全统计,从2013年1月至2017年9月,至少有81名官员自杀,其中大部分是政法系统高官。

结语

正所谓:“自古机深祸亦深,休贪富贵昧良心。檐前滴水毫无错,报应昭昭自古今。”这天底下,有一个亘古不变的道理,一个人无论做了什么事情,都要自己承担后果。对于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事实,中共仍在掩盖,并驱使目前在位的政法委人员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上,相当多的政法工作者已经明白真相,选择了善良,然而仍有执迷不悟者,还在替中共卖命,殊不知已将自己推到了非常危险的悬崖边上。

希望所有的政法人员早一刻醒悟,理智对待法轮功学员。善念一出,已经为自己播下了将功补过、赢得善终的种子。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