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也是修炼环境、提高的场所

更新时间: 2021年04月28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八日】我今年三十五岁。一九九六年,十岁那年,在姨母家中得法。姨母当年是小学语文教师,所以家里的孩子,包括我在内,周末都去找她补课。我基本上五、六年级两年时间,每周周末其中一天,都去她家写作业。

恰巧每当我在的那天,姨母家中就会聚集很多人,一起在客厅看法轮大法师父的讲法录像带。我在另外一个屋里,开着门,每次都一字不落的听完大法师父的讲法。年幼的我那时并不真的明白得法对一个生命意味着什么,但一看到师父慈祥的面容就倍感亲切,什么想法也没有,就是知道这一定是大法师父。现在想想,这不正是我结缘的方式吗?亿万年的等待后就这样让我找到了师父,找到了大法。

一晃二十多年过去,我从那个沐浴在大法洪恩中的幸福小孩长成了两个孩子的母亲。说起来也是很惭愧,虽然我得法比较早,但一直以来修炼的状态都不是很精進,玩心重,有时候甚至带修不修的状态。母亲同修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多次提醒我要知道自己是个修炼人,只有我做好了,才能让我的丈夫真的了解大法,更要带好这两个奔着得法而来的孩子。

我的大女儿四岁半,儿子刚刚八个月。由于疫情的缘故,女儿的学校时而关闭,她在家的时间也比较多。两个孩子同时在家,真是让人应接不暇,简直是按下葫芦起了瓢。我还在哺乳期,作息非常不规律,又需要工作和照顾孩子,有时真是感到身心俱疲,难免心生各种抱怨。尤其是看到丈夫已久不工作,成天就跑到库房的那个小屋里自己看电视剧、喝咖啡,而自己却要赚钱养家,做饭,收拾家,看孩子,有时那颗心真是备受煎熬。

最近,我个人的修炼状态有所提升,发自内心的想多学法和炼功,可无奈刚一拿起书,这边孩子就开始哭闹了。哄好了小的,大的又跑来,要我跟她玩,接着,小的醒来后又哭闹,再接着,又得做饭、喂饭、哄睡。这一天天的大好时光都这么被消磨了,刚拿起书孩子就哭闹,真是心烦焦躁,不由产生怨怼的情绪。那时真希望不修炼的丈夫能多做一点,让我有点时间看看书学学法。

最近,看师父在瑞士讲法中答弟子问中的一段:

“弟子:四岁小孩儿开了天目,能看到法轮和老师的名字放光,但有时很任性,大人不依他就大哭大闹,闹的心里很难受。 
师:“闹的心里很难受”你自己这不也写出来了嘛,你很难受,很难受就是你动了心了,那孩子不就是在帮你提高吗?”[1]

看到这里,方才恍然大悟:是呀,家庭环境如此不正,也是我的修炼环境啊!我为何要抱怨呢?想多看书学法固然重要,然而想看书学法的目地不正是提高自己吗?想真的提高层次,就得在各种环境中去魔炼,去各种执着心。真正的修炼人只要每天对待任何发生的事,都能按照法的要求严格守住心性去做,那就是时时刻刻的证实法。无论是工作环境,还是家庭环境,都是证实法的场所。

家中出现的任何状态都不是偶然的,必然有师父曝光给我需要去掉的各种人心。孩子一哭就心烦,没有耐心,善和忍自然全无。对丈夫心生怨恨和轻视,对女儿的要求敷衍马虎,自己多做点事,就产生了不平衡的心态,这一找,还真是一次大曝光。

这些假我将真正的我严严实实包围起来,在我与家人之间制造了一层厚厚的间隔,让家人看到和感受到的是那个焦躁不安、自私麻木和充满怨气的我。

从前未曾真正重视的家庭修炼环境,在疫情期间显得尤为突出,也让我反思为何曾经受益于大法的丈夫至今没有走進大法修炼,更重要的是,我要如何肩负起带好两个小同修的责任。

最近诸多的魔难让我愈发懂得得法的幸运与生命的真谛,感谢给我制造各种复杂修炼环境的常人与家人,更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再次将我从沼泽中提出来,一步步教导我归正,能在正法的最后时刻,继续勇猛精進,让我们圆满随师还。

不在法上之处,还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瑞士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