肩背剧痛是如何一夜消失的?

更新时间: 2021年04月08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四月八日】我家出租的房子到期收回了。租户把房子弄得很脏,请保洁阿姨去了三个小时,只擦出厨房灶台上的半面墙,保洁阿姨说房子太脏,不肯干了。

我平时住外地娘家,因收房子就带着正哺乳的孩子临时回了北京。保洁阿姨不做,我决定自己做。于是趁周末下午,我把孩子交给平时工作很忙的丈夫照管,自己打扫房子,忙到了傍晚。

因为高强度的劳动,又是哺乳期,晚上洗澡后右胳膊和后肩背就开始疼。连带着手指都疼,月子里曾疼痛的尾椎骨和腰椎也隐隐作痛(后来恢复炼功,产后没做任何常人的医疗护理就恢复了正常)。到晚上十点来钟,疼痛开始加剧,右胳膊和肩背部象抽着冷气一般痛。给宝宝喂完夜奶后,疼痛继续加重,无休无止的,从右胳膊到每一根手指似乎僵住了一般,稍微动一下都疼得闹心。

我盘腿打坐,想:“我只承认师父的安排,如果是师父给弟子消业,我一定能承受的。如果是旧势力想钻我修炼的漏洞迫害,那绝不允许,也绝不承认。”这时疼痛还在继续,我干脆起来炼功。炼动功时,只要是右手的动作,都连带着右肩剧痛,还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不得劲的难受,好像右胳膊马上就要残废了似的。炼静功时,右侧的胳膊肩背难受得说不出来,尾椎腰椎也疼,疼得发抖,甚至闹心到无法坚持炼功了,眼泪也忍不住的流。

躺下睡觉也不行,因为右侧肩背只要一挨着床就痛苦难当。只好散盘着坐在床上打盹儿。先生很着急,但他支持我修大法,知道我不会去医院或服药,就只是关切的帮我披上衣服,自责让我干活了。

我一遍遍的轻声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坚信师父一定会看护着弟子的,虽然疼痛丝毫没有减轻,心里也不知道这次消业要多长时间,但我想:“等我恢复了,我要把这次消业的事写出来,证实大法”。就这样,在疼痛和念诵九字真言中,我不知不觉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六点钟左右,醒来给宝宝喂完奶,突然发现什么难受的症状都没有了,胳膊、手指活动自如,尾椎、腰椎很轻松,我抻抻胳膊、转转手腕,所有疼痛不翼而飞了!就好像头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只是一场梦,消失得都不真实了。

我激动的告诉先生:“我好了,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哎!谢谢师父!太神奇了!”先生听了也特别高兴。

回想下午在打扫卫生的时候,我跪着擦地时,曾心生对租户和保洁阿姨的埋怨,还有看不起她们的心,夹杂着对自己不怕脏不怕累的自夸心;还觉得自己像个生火做饭的“小和尚”,是在“吃苦当成乐”[1]。虽然只是一瞬间的念头,可那就是我心性的真实表现,是需要归正的。先生也善意的批评我说:“你呀就是太好强了,我本来想劝你不要打扫的,但你脾气倔。”

作为真正的大法修炼人,是应该做到以苦为乐,但劳身不是修炼,吃苦本身也不是修炼目地,最重要的是修心,要立下在大法中修佛圆满的志向。而自己修炼这么长时间了,碰到事情还是容易陷入其中,眼里看到的是常人欺负我了,常人做的怎么不好,甚至心生怨恨,对世人缺乏慈悲心,这和大法徒大善大忍的境界差得多远啊。

因为修炼大法,我的心性有所提高,有了好的表现,这本是大法的威德,自己却又生出了自夸之心,矜功自得、好胜好强,这不和大法真、善、忍整个拧劲了吗?而夸耀、骄傲、好强好胜正是魔性的表现。

写出这篇心得的过程中,弟子还悟到:正法修炼,一切荣耀归于师父,归于大法。作为弟子,绝不能贪天之功,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