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出对师父对大法金刚不动的正信

更新: 2021年04月2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九日】前几天在听明慧广播《一百个中国家庭的故事》时,听到了高一喜被迫害致死,还被活摘器官的过程,当我听到邪恶之徒的录音的时候,当时觉得这种不是人的畜生不该活在世上……脑子里闪过一念:师父怎么不让这种人遭报应呀。当此念一出时我赶紧否定,这个怨不是我,不信师不信法的这种念头不是我。

一、转变观念 跳出人的理

反观自己这个念头在十多年前也曾经出现过,那时候父亲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里被迫害的很严重,最后保外就医回到家中。回家后不久生活不能自理,当父亲躺在床上极度痛苦,奄奄一息的时候,我那时候心里想:师父您怎么不救救他呀,他是师父的弟子呀。当时这一念出来时,也觉得不对劲,但那时候学法不深,没有细想这不正的一念有对师父的怨呀!也没有深挖这一念产生的根源。

当这一念再度出现时,我深挖自己这一念产生的根源在哪里,是什么样的人的固有的观念产生的这一念呢?我想起了我曾跟母亲同修说过:好好修吧!有什么放不下的呢!人世间没有比师父传的大法更公平公正的了,人世间的任何事情都有后门可走,大法修炼没有后门可走,就得扎扎实实的修这颗心。想到这里我一下子意识到了那个“公平公正”的念头是后天形成的人的观念,我在按照这个观念在衡量着人世间的是与非,对与错,而没有真正的转变人的观念用法来衡量。我从小就有一种嫉恶如仇的心理,也许是在曾经的历史中转生过武将吧,我总觉得自己身上有一种戾气,看不惯世间不平事。但这种看不惯却是人的观念。

师父在法中讲过:“罪在世人。佛不降罪于人是因为人都在愚见中,已经在害自己了,而且给自己造了很大的业,不久会有大劫在等着他哪,还用惩治吗?实际上人干坏事都在后来一个什么时候会遭报应,只是人不悟,不相信,出了事认为是偶然的。”[1]

我不禁问自己:我是为谁而修呢?为后天形成的人的观念而修吗?不是,我是为真我而修。那么我又为什么而存在于这个世上呢?我是为证实大法、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而存在于这个世上。想到这里,我觉得人中的一切离我已经很遥远,我做好三件事,是为了助师正法救度众生,除此之外,人世间的一切对我来说已经毫无意义。修炼人因为观念不去,而阻碍着我们真正的信师信法。

师父说:“有的人干脆怎么讲他也不相信,还是常人中的实惠。他抱着固有的观念不放,而造成他不能够相信。”[2]就是这个固有的人中的“公平公正”的观念阻碍了我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就是这个人的观念阻碍着我同化法。

其实,在去年夏天,师父就借同修的嘴点化了我。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家是个修炼的家庭,弟媳也是修炼人,我有一颗看不上弟媳的心,我也在努力的修,但由于人的观念没有改变,所以在这方面修的很辛苦。以致后来我们很少有交集,和她接触的同修我都尽量少接触,我怕由于我的接触而给她造成伤害,我不知道她哪里是“雷区”,我怕踩到她的“雷区”,我就绕着走,但我心里还是看不上她,就更没有修出善。

弟媳和我成长的环境不同,以至于我们形成的东西也不同,我家世世代代生活在这片土地上,按人中讲是原著居民,家里有着传统的做人理念,小的时候爷爷在家庭教育上管的很严,在我这里也形成了很重的人的理,我总是用这个人的理在衡量着人世间的对与错,是与非,但在我这里形成的这些传统的做人理念在她那里是没有的,所以我们的思想完全是对不上号的,我总觉得这事应该是这样做呀,她怎么就不这么做,反而还觉得她自己做的对、自己很有理呢?因为我用自己的观念衡量着她,因此也产生了很多怨恨的心,看不上她的心。有时候我也很好奇,和她走得近的同修是不是和她有同样的理念呢?去年夏天由于弟媳有别的事情,我就去和那位同修配合出去发真相资料,在回来的路上,我跟同修说出了我的疑问。

同修说:弟媳和我的生活环境不一样,成长环境不同,她的生活环境就造就了她现在的这种性格,不是我觉得她做的事情对,我就跟她配合,是她能够看到我的问题,我是想真修啊,我自然的就能包容她的不足。你就修自己吧,一加一在你这里等于二,在她那里不等于二,在她这里等于别的。同修的这句话一下子点醒了我。

我想起师父在法中讲过:“有学员问我‘一加一等于二’在天上是不是真理。天上不是人的思维逻辑。”[3]是啊,这么多年我都在用人的理在衡量着问题,在看问题,而没有用法来归正自己。我应该怎么修呢?人的理在人这儿再对都是人的理,只能在人中,而作为我一个大法修炼者,我应该用真善忍来衡量自己,修自己,看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是不是在同化真善忍,而不是用人的理去看别人,这是我长期处于矛盾中而没有明显提高的关键原因。

想到这里,我觉的自己的容量扩大了,别人的言行不能带动我了,我要用大法的标准衡量自己,当我这样看问题的时候,觉得那个长期形成的很重的物质消失了,一下感觉轻松了,看弟媳也顺眼了,是那个人的观念在阻碍着我在法上修。

师父说:“你们不想改变人的状态,从理性上也升华到对大法的真正认识,你们就将失去机会。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不能总是我给你们消业,而你们不真正在法上提高,跳出人的认识、人的观念。你们在对待我与大法的思考、认识、感激方式上都是常人的思维表现。然而我正是教你们跳出常人啊!从理性上真正认识大法。”[4]

如果我不改变常人那固有的观念去看问题,人的理再好,那都是在人中,那都是个人啊!

二、转变观念 跳出人的情

父亲已于十多年前被迫害离世,弟弟也早已成家,我一直跟母亲(同修)一起生活,以前在外地工作,觉得对母亲的情很淡,但是随着这几年的一起共同生活,不知不觉中也滋养了这个情。

前段时间母亲身体出现了不正确的状态,我就帮她发正念。我虽然帮她发正念,但觉得自己的心被带动的很厉害,我静下心来看自己,那份牵挂是因为对母亲的情。我怕她修炼路上出问题,甚至怕她失去肉身,怕在这世上剩下自己一个人会很孤独。我反观自己,这些人心不都是因为这个情在起作用吗?我应该如何修去这个情呢?

我想到我自己的修炼,我走到今天,每走一步都是师父加持着我,保护着我走过来的,没有师父的保护,我在修炼的这条路上是寸步难行的。母亲也是修炼的人,是师父的大法弟子,能走到今天,那同样是师父保护着走过来的,我的担心,我的害怕,那不是都在担人的心吗?我相信师父了吗?我用人的思想在想神的安排简直是太狭隘了。

转变观念后我就想:一切师父都在管着呢,师父的安排是最好的,我就相信师父相信大法。这样一想,我那颗被情牵着的心一下子就释然了。从中我悟到,只有转变人的观念,走出那个人的观念形成的假我,才能从人中走出来。

三、转变观念 找回修炼如初的状态

在几年前我曾经做过这样的一个梦:我像是在爬一个直耸入云霄的天梯,旁边没有任何的栏杆遮挡,我在努力的往上爬着,梦中的我觉得自己已经精疲力竭,腿似千斤重,好想停下来歇一歇,心里还有一种想法:这什么时候才能爬到头呀?有了这种想法我回头看了一下,这一看吓了我一身冷汗,我看到我走过的路已经被一片白茫茫的云雾遮挡,我唯一能看到的就是我刚刚走过的这一小段梯子,真是像师父诗词中所写:“天苍苍 地茫茫 不见来时路”[5]。

我脑子中闪过一念:修炼没有退路,想到这里我赶忙转回头,我看到我旁边有个人轻松的往上爬,当时我就想:看人家好像比我还小呢,都在轻松的往上爬,我不能歇着了,我也要赶紧起来往上爬。就这样一想,我一下子觉得自己全身充满了力量,那种畏难的情绪一扫而光,轻松的往上爬,不一会儿就到顶了。那一刻我明白,我之所以畏难是因为我看不到终点,其实前面的路没多远了。

大约在两年前,我出现了一种状态,和梦中的状态很相似,我意志有些消沉,修炼停滞不前,有些麻木,虽然三件事也都在做着,但是找不回修炼如初的状态。脑子里时常还有一种思想,觉得人世间的一切都没有意思,但是又觉得不能触及到神的那面的状态,有的时候还会感觉自己很孤独,但是又不知道如何突破这种状态,自己也很苦恼。

一次在学法中看到师父讲:“我有一次把自己的思想和四、五个层次极高的大觉者、大道连在一起。要说高呢,在常人看来简直高的耸人听闻。”[2]学完这段法我就在思考,师父为什么给弟子讲这段法呢,师父想让弟子领悟什么法理呢?师父在这段法的前面讲了什么法理呢?师父讲:“佛家讲空,道家讲无。”[2]我悟到师父是在给我们讲修炼人到了高层次的修炼状态是无为的空静的,没有人心,也更不会动人念的。更不会在人中感受人中的热闹和所谓的美好。人是怕寂寞的,因为人在情中。

师父讲过:“你们知道吗?就单单这一个修炼的问题,在宇宙低层是多复杂,到了高层次上就简单了,没有了修炼的概念了,只有消去业力的概念;再高层讲的是一切麻烦只为了铺上天的路;再高层什么消业呀,什么吃苦啊,什么修炼哪,没有这些概念了,就是选择!宇宙的高层次上就是这么一个理,看谁行就选择了他,这就是理。”[6]

是啊,作为我,是被师父选中的生命,师父选择了我当大法弟子,我就一定行,我是师父选中的弟子,来到三界为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而来,这是我来到世上的目地。而我的学法炼功发正念都是为了这个目地。师父讲过旧宇宙中的生命是为私的法理。而我这个旧宇宙中的生命要同化到新宇宙中去,我要修到的是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境界,只有修成无私无我才能同化到新宇宙中去,旧宇宙中的理才无法制约我,因为那时候我已经是新宇宙中的生命。我要修去那个后天观念形成的假我,让真我主宰我自己。

转变观念后我出现了一种状态,脑子里总是空空的,脑子里也很少动什么念头,学法很容易的就能静下来。转变观念后,我又找回了修炼如初的状态,觉得修炼幸福快乐,也没有了那种孤独的感觉,更没有了人中没有意思的想法。修炼简直是太美好,心里充实而快乐。

向内找,看自己,我为什么会出现那种消极的状态呢?这么多年的修炼路走过来,对于人中的一切已经看得很淡了,但是由于自己没有转变人的观念,还在用人中形成的思维方式看问题想问题,不能真切的感受到修成的那一面的真实和美好,因此出现了这种消极的停滞不前的修炼状态,还觉得自己修的很苦。

在我现有的层次中悟到:作为大法弟子,我们要想从人中修出来,就必须转变人的观念,修去后天观念,修出佛性,让真我来主宰自己,我们只有修去人的观念,不用人中形成的固有观念看问题想问题,才能修出对师父对大法金刚不动的正信正念,才能让自己溶于法中。

现阶段个人一点粗浅认识,如有不足还望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为谁而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五》〈回天〉
[6]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