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变观念 干扰立即消失

更新: 2021年04月1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四月十日】我们修炼中遇到的问题,有的从表面上看难很大。但是当我们转变观念,不顺着人的理,不被假相思维干扰的时候,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下面是我近年来在修炼中的几件小事,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一、看到别人找自己,积累的观念不见踪影

有一位同修,变异思想很重,很多时候做出的事,说出的话,让人觉的不可理喻。我对这个同修看法很大,多年来的交往,我对她形成了很多的观念。我不想要这些观念,但是老也去不掉。不接触还好,接触一次,我就闹心好几天。为此,我心里也是苦恼不已。

有一天,我想,我必须从她这里修出来,看到她的表现,我就找自己。一天,我俩都在一个小组学法。那天,我的学法状态非常好,看到了很多法理。学完之后,这位同修就开始交流,还是那一套话吧,一说就没完。那天,我就想,看到她,我要找自己,我是不是也是这样显示自己、表现自己?

我就在头脑中搜索自己平时的表现,话是这样说,其实也就是快闪的一点意念。让我感到震惊的是,我竟然对她一点反感也没有了,一点负面想法都没有了,还乐呵呵的看着她在那说,对她还有一点喜感。那是一种什么状态?不是说她表现自己,我要宽容她,不是这样的;也不是说她表现自己,已经很可怜了,得慈悲她,也不是这样的;我就是乐呵呵的,什么想法都没有的看着她说,平和、祥和、喜悦。

这也许是在当时的层次上,我对同修间关系最纯正的表现吧。我悟到,学法向内找,抱定就看自己,不看对方,不在人的表面表现上论对错的态度,就能达到这一点。

二、在矛盾面前,跳出人的理、人的思维

不久前,大学刚毕业的外甥毫无预警的、没有缘由的对我说了一句脏话,我当时震惊的愣住了。我不相信他是针对我的,因为我从来没有招惹过他。过了两天后,我才反应过来,他就是针对我的。我越想越生气,越想越委屈。十年谷子八年糠的事都翻出来了,人的恶念不断的往上涌。

我觉的头脑中这些翻腾的东西、恶的念头不是修炼人的状态,我不能老顺着人的理去想。用人的理想问题,那不就是人吗?人才会在人事中论是非、论对错,我跟人论什么对错呢?我是修炼人,得用高层次的理来衡量,应该把自己摆在很高很高层次之上。

但是理是这个理,还是忍不住闹心。我就问自己:常人有骂神的吗?肯定有。神会生气吗?肯定不会的。那么我是修炼人,是走在神路上的人,对所有众生都是慈悲的,我得把外甥看成众生,善待他。再说了,一个大法弟子跟常人发生矛盾,百分之百是大法弟子的错。向内找吧,修炼人没有偶然的事发生,他骂我肯定有他认为该我骂的理由,肯定我有言行不在法上的地方。

这样一想,我静下心来发现,真的是因为自己有做的不在法上的地方,是贪婪之心的驱使;还有长期以来,从内心对外甥就是没有好感,非常排斥,觉的中国大陆的孩子绝大部份都是极端自私、冷血、没有人样的狠孩儿。这种观念使自己对众生难生慈悲,恶念翻滚。其实邪党的灌输在变异他、毁灭他,他已经很可怜了。我应该做好,大法弟子做好了,能救众生,做不好,会毁众生。

三、大善的威力,师父的无量慈悲

我在遭受劳教迫害时被迫离了婚,没有住所。前几年,姐姐借我住她的一套房子。后来有一天,姐姐(孀居)对我说,冬天太冷,她家离上班的地方太远,而离我这特别近,要和我住一个冬天,九月份搬过来。我听了,嘴上答应的挺好,心里一万个不情愿,心想:“她在这,我这一个冬天怎么过呀?这得是多大的干扰呀!”可是房子是人家的,还不能说什么,我心里闹心、上火。可是我知道,闹心也没用,倒不如不想了,反正还有两个月,到时候再说,就把心放下了。

一進九月,我把这事都忘了。星期日,姐姐突然把被子等一些要长期居住用的东西搬过来了,说从今天开始就住这了。我忙着帮她收拾房间。晚上我想:已经来了,来了就来了吧,不就是四个月吗?我也豁出这四个月的时间了,我要把你伺候的让你一辈子忘不了我的好,我要给你展现出大法弟子的风采是什么样的。我问好她早上几点吃饭,早上吃什么。

第二天早上,我起来,把功炼完,让她看看大法弟子每天都是什么时候起床。到点做饭,做好,叫她起床吃饭。她上班走之前,我问好她午饭和晚饭吃什么。

不久,她给我打来电话,说她们科室要搬迁,而且搬到离她家很近,离我这很远的地方去。给半个月的时间搬完,现在就在收拾着搬,所以就不来我这儿了,本来上周通知了,她没听到。

我听了,就感到这象是演戏一样,比演戏变的都快。说好的四个月,就这么一个晚上一个早上,就过完了。我心里激动不已,浑身轻松的有一种自由飞翔的感觉。我感恩师尊无微不至的照看和师尊的无量慈悲,让一个科室搬迁,也不让常人干扰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想想,四个月的时间,那可不是四天或四个小时啊!而且四个月后,冬天并没过去,而且以后会不会变成常态,都在未知之中。

前不久,一位同修遇到了和我一样的情况。她因为她姐姐干扰她,闹的要僵了,要从她姐姐提供的住房处搬走。我给她讲了我的事,同时我跟她讲:“不要觉的别人总是干扰你,别人对你碰不得,摸不得。不顺你心,你就认为是干扰。你应该为你姐姐着想,要理解她的苦处。”她听明白了,正好她姐姐到处打电话找她,她回去了。那之后,她放下自我,真心善待她姐姐。时间不长,因为疫情突发事件,她姐姐回自己家去了。走的时候,她姐姐要了真相护身符,在危难时,还真心的求了大法师父。在以前,她姐姐是不可能这样相信大法的。

说到这里,我想起长期处在类似上述魔难中的同修,都说这样一句话:“可能是我欠他的吧,那我就还吧!”我觉的这是一种无可奈何的表现。

师父说:“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就这么正信的一念,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1]

在魔难中,一时解体不了干扰,也不要找不正的理由,那样很可能被邪恶钻空子。我们应该不断的找自己,不断的向内找,当真正转变观念,在法上认识法的时候,干扰一定会立即消失遁形。

层次有限,不在法上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