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老年公寓做管理工作的修炼经历

更新: 2021年05月0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四月三十日】几年前,我从邪恶黑窝回到家中之后,因缘际会,来到了一个老年公寓做管理工作。我从最初的完全没有方向,到离职时工作已经做得很上轨道。在这个过程中,我深切的体会到了师尊慈悲的加持。我也悟到,做好常人工作是证实法修炼的一部份。

从懵懵懂懂到找到方向

刚到老年公寓时,我的社会阅历几乎为零,再加上在邪恶黑窝被迫害多年,更加不知道社会上人的所思所想。我之前本是技术类型的人,这下要面对跟人打交道的工作,我一下子懵了。

做老年公寓管理,要做跟老板、服务员、老人、家属几个方面的协调工作。而且,老年公寓的日常工作,很多都是居家过日子的琐事,就好象我要带领一个几十人的大家庭过日子一样。这对于我这样一个从没有自己组织过家庭的人来说,大脑中一片空白。

当时,我的想法就是,老板信任了我,而且老板一个大家族的人都知道我是大法弟子,那我无论如何也得给干好。但是从哪着手呢?也没人告诉我老年公寓管理的工作内容是什么。我想,我就先观察吧。

一开始,除了老板之外,没有人知道我是来做管理的,别人都以为我也是来住公寓的人。我就每天上楼,去各屋串门,观察情况。几天后,我发现了几个突出的问题:一个是卫生太差了,一進走廊,就是一股厕所味;再就是有的服务员对老人态度不好;还有,服务员中,对老人不好的人待遇好,而对老人好的人,反而待遇没那么好。

这时,陆续有人知道我是来管理的了。我就每天拿着一个小本子,把自己看到的问题记上。包括哪张桌子需要擦了;哪个老人的情况需要跟家属沟通了;哪个问题需要跟服务员沟通了;哪种清扫工具放在哪里了等等。这些事中,大的包括月底怎么给服务员开工资,小到谁手里缺抹布了……各种细小的事,我逐一记上,陆续落实。常常是半夜了,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赶快拿小本记上。最初那段时间,因为是24小时呆在公寓,再加上想尽快熟悉业务,所以很累心。

改善环境和风气

我决定先改善卫生情况。给服务员们定任务,每天做哪部份的卫生。当时有三个白班服务员,一个负责自理的几个房间(楼下),两个负责楼上不自理的几个房间。楼下的卫生一直还可以,可楼上的两个服务员,一个是老板的亲属B姐(对老人不好的那个),老板对她很好, B姐不买我的账,对卫生没有改進;另一个服务员A姐对老人特别好,所以整天忙的都没有闲空儿,卫生也基本没有改進。

正在我一筹莫展时,来了个应聘的C姐,C姐之前是给宾馆收拾卫生的。这下好了,给C姐分了几个房间后,C姐的房间收拾的非常干净,厕所每天都刷。有了C姐做榜样,另外几个服务员的卫生情况也就跟上来了。有一天,老板跟我开玩笑说:“C姐是大法师父给你送来的天使。你不是想改善卫生没办法吗?这下就解决了。”我深以为然,一定是师父看我有干好这份工作的心,就做了安排。

卫生改進之后,家属满意度大增,老板也很满意。那时是十月至十一月之间。

每月十五日开工资。十月十四日,老板给我打电话,让我做工资表。我之前也没做过,打开之前是老板女儿做的工资表,照猫画虎的做了出来。但发现了一个问题,之前工资表的绩效工资,只是按伺候老人的人数来算,对于服务质量没有绩效考核。我就想从下月开始,把对老人服务的态度算成一项,体现在工资表上。后来得知,当地的老年公寓,不自理的老人基本都要看服务员的脸色行事,这有悖传统道德。我想,得把风气扭转过来。之后,我跟老板沟通了我的想法,老板很赞成。

在开工资时,我说了对于下月绩效工资的想法,哪些项要算在绩效工资上,并告诉她们,从今天开始,要对她们的工作状态有考察了,包括每天的卫生,以及对老人的态度。

从十一月份开始,服务态度好的就有奖金了。这样不长时间,风气就扭转过来了。老人们高兴的发现,A姐赚钱最多,而B姐对老人的态度也收敛了很多。我想,正的风气就应该是干活多的、对老人好的赚钱就多。过程中,也有触动B姐利益的时候,但她也没有从心里对我有怨恨。老板告诉我,有一次B姐对老板说:“你能找到这样的人(指我)来帮你,真挺好。”

有一次,我跟同修说起此事。我说我碰到的人都挺好,我的存在影响了B姐的利益,但她还不记恨我。同修说:“是你的心正,没有为私的东西,才会这样。”

有一次早晨打饭,A姐跟厨师说:“多给点粥行吗?”厨师没好气的拒绝了。我很诧异。A姐属于那种实在人,只会对老人好,不会想谁能给自己带来利益就取悦谁,所以厨师不喜欢A姐。我还发现,厨师在分菜的时候,好的菜会多给跟他关系好的服务员。其实,这就是在用老人的口粮维护他自己的地位了。

这些不正的东西,在我的监督下,后来都扭转过来了。还有,之前服务员用老人的洗发水,后来也都没有了。家属有时会给我东西,我都谢绝,并且开会时要求服务员不能接受家属馈赠。因为一个服务员要服务于多个老人,如果接受了其中某个老人家属的馈赠,在提供服务时,对那个老人就会有倾斜。那对于没给送礼的老人来说,就是不公平的。

打开局面之后,又面临新的问题

第一个月开工资时,我刚干满三个星期。按之前老板讲的,工作上轨道之前不给工资。我免费吃住在公寓,不交钱,她也不给我工资。什么时候我真能独当一面了,再给工资。我当时想的是,首先让自己融入常人社会,摆脱游离在常人社会之外的不正常生活状态,有个正常的工作,让自己能有基本的工作生存能力。至于起步工资是多少,我并不在意。结果开工资时,老板不但给了我整月的工资,还给了我100元的电话费。这100元电话费之前老板并没有提过,其实她是看到了我工作尽心尽力,想奖励我。

后来,老板开始跟我提出入住率的问题。我入职时,是32个老人入住在这里。我跟老板说:“我不知道怎么招来入住的人啊。”老板说:“可以去医院招人,贴广告什么的。”我听了之后,也没有思路。老板还说:“以后招收服务员、给入住老人定入住费、给服务员开多少工资,都得你来负责。”我一听,又懵了。老年公寓服务员特别不好招,因为工作性质、工作时长和工资水平的限制,一般都是农村人才愿意干这个活儿,而我又没有什么农村的人脉。招老人就更不会了。

改善伙食

十月末,北方天气开始转凉,又没开始给取暖。我发现,分饭的战线太长,两层楼,都是长长的走廊,热热的汤菜到后面老人的碗里时,已经凉了。老人们一整天什么事都没有,吃饭就是每天的大事。如果冷天吃不上热菜,那一整天的心情都不会好。我一下子想起了见到过的大保温桶。于是,我跟老板说了我的想法,老板一口答应给买保温桶,让我上网买。我货比三家,买了几个性价比最高的不锈钢保温桶。

之后,老人们就能吃到烫嘴的汤菜了。老人和家属们都特别高兴,老板对效果也很满意,跟她的家人说我为老人们用心多。其实,跟老板提出买保温桶之前,我也想过这是个让老板花钱的事,她能愿意吗?之后,我也跟那些表达满意的家属说:“是老板舍得给老人花钱。”

解决了卫生和服务态度的问题之后,伙食的问题就突出出来了。之前的厨师是公寓的元老,跟老板干了十多年了。他做菜的量很少,而且品种单调。我跟老板商量想改善伙食,这又是要老板掏钱的事,谁知老板一口答应了。后来我听说,老板的亲妹妹(也是大法弟子)曾跟老板说:“你既然把公寓交给她管理了,在大方向上就听她的。不然的话,什么都让她听你的,就还是换汤不换药,公寓不会有改進。”我深深感到这是师父的安排。只要我想做的事情是对的,是出于公心,利于老人、利于老板,师父就会帮助我清除障碍了。

首先是订菜谱,我想跟厨师商量,厨师很不愿意。因为改菜谱,等于增加了他的工作难度。我就跟老板把菜谱定了,但厨师还是不配合。我们想早餐每周加两次豆馅馒头,这就需要烀豆馅。厨师不给我们做,我就跟老板两人自己做。其它的菜有的也遭到了厨师的抵制,几次谈不拢。

服务员们都看在眼里,有的还暗示我,没人能取代厨师的位置。我从新审视自己,要改善伙食的动机,有没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改善伙食,对老人肯定有好处。我觉的公寓要想办的好,就要拿出真心待老人。而且这样做,反过来公寓也会受益,所以对老板来说,这也是好事。既然我的动机符合法,那我就不在厨师是否配合上动心了,而且绝不在老板面前评论厨师。因为很多问题是老板跟我一起面对的,她自己心里有数。

没过多久,有一天我刚下班到家,老板就给我打电话,让我给她找厨师。说她刚刚跟厨师吵起来了。我再次感谢师父的安排,弟子没有挑拨是非和伤害别人的心,这个矛盾就不让我面对。接下来,我又犯愁了,去哪找人啊?我也不认识几个人啊!正在这时,爸爸说他们单位的厨师正好闲着。于是,我赶快打电话联系。老板见了新厨师,感觉还算满意。就这样,厨师换成了能配合我们工作的人。

跟新厨师之间,也不是没有我要修的。到年底了,新厨师给我打电话,说给我买了多少肉,问我家在哪?要给我送到家,我说:“不用,你能适应这个工作,就对得起你自己了;老板和老人满意,我就对得起老板和老人了。别的真的不用。”她反复要求,我反复推辞。这事后来就不了了之了。

当时我也想到,虽然现在这个社会介绍工作都会收中介费,但我不是中介。再说,如果要了她的东西,跟她的关系就近了一层,那以后还怎么能公事公办的管理呢?

结果不长时间,这个厨师就擅自减少菜品数目。第一次发现后,我告诉她不能这样做。并告诉她,如果再有这种情况,就扣工资了,少一个菜扣多少钱。能看出来,厨师心里很不舒服。因为她一直觉的跟我关系近,我应该偏向她。所以从那之后,在给我留菜时,她不再象之前那样多给我留好的了(其实之前我发现这个问题,也跟她说过,让她一视同仁。但她很坚持,我也就没法再说)。

这样,我反倒觉的很好。不然的话,还总觉的自己有以权谋私之嫌。从那以后,厨师没有做任何不合乎要求的事了。再后来,厨师还学起了法轮大法

我跟厨师交代的是:给老人的饭菜一定要给足量。跟老板就此事打招呼的时候,我跟她讲了大法师父讲的“修内而安外”[1]的法理,说如果我们全心全意对老人,公寓一定会蒸蒸日上,而且服务员基本365天都呆在公寓,很多农村人特别能吃菜,那些家常菜其实也不贵,让她们足量吃,她们就会有找到家的感觉,干活时心情才好。其实老板人很善良,只是之前疏于管理,对这些情况不够了解。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这样,卫生、服务态度、伙食、风气有了全新的面貌。我跟很多老人的家属建立了频繁的联系,经常沟通老人的近况。那时还在使用微信,我们给家属建了微信群,随时在里面汇报老人和公寓的近况。这些工作很花时间,但效果也很明显,公寓真的有了一大家子人的感觉,连很多家属都对公寓有了多多少少的归属感。

那些自理的老人,多是脾气不好、跟家人相处不和谐的(用服务员的话说,花这么多钱送这来的,都是让家里不省心的)。这些老人跟家里的关系基本都是恶性循环。我刚到公寓时,就碰到过老人当着大家的面大骂儿媳妇。而且,这样的老人经常是彼此之间也矛盾重重,会给服务员添麻烦,所以服务员也不喜欢她们。

我就想,都是得不到爱的人,才会性格怪异,所以要想改善老人和家里的关系,就得我们多给老人关心和爱护。在给服务员开会时,有时我会讲一些传统文化中的小故事,跟服务员们说:“对老人好的人,才会有后福。咱们的工作其实很容易积德,既赚了钱,又积了德,多值得珍惜的好机会啊!”

征得老板同意后,每个老人过生日时,我们都用广播给过生日的老人放生日歌、做鸡蛋面(不少家属经常想不起给老人过生日),老人们很感动。后来服务员对老人们越来越好。脾气最不好的老人,后来也感受到我们大家对她的好,她跟家人的态度也好了,家人也非常高兴,愿意来看她了。

还有老俩口一起住公寓的,老头儿得病進了医院。出院后,儿女们想让他们回家住。老太太说:“我可不回家,你们哪能象服务员这样,总能对我们这么有耐心啊!”

还有个脑瘫的孩子,一切都不能自理。我给她看大法师父的讲法录像,给她讲大法教我们做人的道理。后来,那孩子能自己吃饭了,她爸爸非常激动。

有几对老夫妻,来公寓之前,一方处于半自理和完全不能自理的边缘,给另一方累的几乎也要不能自理了。老夫妻一起入住公寓后,因为服务员的精心照顾(除了服侍起居之外,还给按摩,鼓励他们力所能及的运动),再加上心情好了,半自理的老人,不长时间就变成能自理了,而另一个在不自理边缘上的老人的健康情况也大大改善了,心情、身体都好起来了。

有一对老夫妻后来能自理之后,因为费用的问题回家住了。结果再回来时,一个彻底不能自理了,另一个也变成了半自理的。很多老人和家属通过这些例子,真的看到了我们的公寓很不一样。

经过短短的三、四个月,在不知不觉中,公寓的入住人数从32人增加到了58人,原来空着的房间和床位基本都住满了。我深深的体会到师父讲的“修内而安外”[1]的法理。

我不会出去招人,也没做任何招人的努力。就是毫无保留的一心为老人着想,尽量照顾到各方面的感受,平衡好各方面的关系,内在环境也就和谐了,老人和家属也满意了,自然就得到了外界的认可。我想起了中国传统文化中也有这个说法——“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过程中,我还发现公寓没有规范的收费标准。以前每次有新人入住,都是老板说多少钱,就多少钱。我接手之后,这个费用就我定,总感觉不太正规。于是,我征得老板的同意,制定了详尽的收费标准和入住老人的规范,以确保对每个人都公平。

到年底,服务员人数从我来时的六个人增加到了九个人。我跟老板说:“咱们公寓现在越来越好了。我来之后,对服务员要求高了,大家这几个月也都很辛苦。能不能给大家发点年终奖励?”老板欣然同意,给每个人买了一个毛毯。

其实服务员虽然辛苦了些,但随着入住人数的增加,她们的工资也涨了不少,所以她们也很高兴。

在公寓干了七个月之后,感觉我的工作已经完全上了轨道。但我还是感觉这个工作的性质,很难让我腾出大块的时间来做三件事,我就跟老板说想离职。一开始老板不同意,看到我态度坚决之后,就说要离职,得先找个跟我一样的人来替我。我发动家属帮忙找人,找到了一个各方面条件还比较适合这个工作性质的人,带了她半个月之后,我就离职了。

最后半个月的工资我给老板退回去了(随着后来入住人数的增加,后期的工资是刚入职时的将近两倍)。我说:“我最后半个月也有不来的时候,只是帮她带个人,很多工作是那个新人做的,就别给我工资了。”老板拗不过我,就没再给我发回来。可是,在我入职新工作的一个多月后,老板带着女儿女婿,开车来我家送来了三箱水果和一个红包,说是对我入职新工作的祝贺。这就没法推辞了,我打开一看,正是我退回去的那半个月的工资数。

在用钱、用物上做正

我在用钱、用物上很检点。那次买保温桶最后付款时,老板女儿到我电脑前一看,我正在跟几个卖家同时聊天,几个保温桶只差几元钱,我把便宜一点的那家链接发给她,她说:“姐,你不用这样,不差这几块钱。”

那之后,老板给了我一千元钱,让我给送大米、送鸡蛋的人付费,以及平时的小开支。我每笔钱都记账,账本就放在办公桌上,谁都能查看。等账面消耗到一千元时,再跟老板要。我也有漏记的时候,那就等于把自己的钱给公寓花了。

那时因为很少有整块的时间,学法不容易入心,我就开始抄法,我都是自己花钱买抄法的笔芯,从不用公寓办公用的笔。

在用物上,我很会过日子。公寓买的竹纤维抹布,一个要四、五元钱。我只给服务员用,而且给的很仔细,什么时候给谁了,什么时候应该再给,我心里都有数。洗衣服是我从网上淘到的散装的性价比最高的洗衣粉。

有一次,老板去我屋里,我正拿着从家里拿的旧衬衣剪成的抹布擦桌子,她问我:“咋没拿竹纤维的抹布?”我说:“没舍得。”在办公室,打印废掉了的纸,只要有一面、或者半面还能写字,我都不扔,裁开做记事本。老板看到后说:“大公司都是这样物尽其用的。”

感恩师尊的加持

回想这七个月,每当遇到困难时,师父总能帮忙化解。我最犯难的事:招老人、找服务员、找厨师,这些都是在师父的安排下,轻松解决的。有一次,急需找夜班服务员,我就随便在本地信息平台上发了个广告,结果就有了合适的人来应聘。当时接了很多应聘电话,老板女儿还说:“原来在这个平台上招人,这么容易啊!”可我离职之后,老板女儿再在那个平台上刊登招人的信息,就很少有回音了。我才知道,当时是师父在帮我。

向内找

过程中也有些地方没做好,比如证实自己。虽然我一直对家属表示,所有的改善都应该归功于老板和服务员。但当感觉到有的老人把我对她们的理解看作是服务员的用心时,我心里还是隐隐的不舒服,当时也没有抓住这个心,细看看这是什么心,修掉它。所以,后来因为这个没去掉的心,发生过一个矛盾,当时还觉的自己委屈。多年之后想起来,才发现原来矛盾的前因后果是如此的清晰,就是证实自己的心被触动了造成的。以前一直以为在证实法的项目中,才有证实自己的心,其实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中,都存在这个问题。

刚到公寓时,老板要求我不能讲真相。我说:“这不等于让我写保证吗?这可不行。”但我会看着火候和周围人的反应,不会很生硬而不顾周围影响的讲。可是在实际操作中是有顾虑的,一开始,感觉自己初来乍到、不谙世事的样子本来就不被老人和家属看好,所以一段时间之内,都没讲真相。后来,工作局面渐渐打开之后,也还是因为学法少、正念场不够强,只给一部份家属和老人讲了真相。一些没来得及讲真相的老人和家属,之后再也没有见到的机会。现在想起来很遗憾,真心盼望他们都能有听闻真相的机会。

写出这段经历,想交流的是,在这场邪恶的迫害中,失学、失去工作、因被迫害而长期游离在正常社会环境之外的同修,只要我们的愿望符合大法,在工作最初的时候肯付出、修心性、不计得失,能受得了委屈、吃得了苦,在工作上的路就会越走越宽。

仓促成文,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内而安外〉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