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吉林省各市区建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

更新: 2021年04月0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四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在中共恶党以“清零”为借口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中国大陆多省市再度出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洗脑班。其中,吉林省多个市县也办了多处洗脑班。

据明慧网资料的不完全统计,二零二零年,在吉林省长春市区(含公主岭、榆树市、农安县、德惠市)、吉林市区(含舒兰市、永吉县、桦甸市、蛟河市、磐石县)、四平市区(含梨树县、伊通县、双辽县)、白山市区(临江县)、松原市区(含前郭县、乾安县)、辽源市区、延边自治区(含延吉、敦化、珲春、图们、和龙)、通化市区(梅河口)等地,都出现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

吉林省各地、县、市办的洗脑班是由各市级、县级、政法委牵头,“六一零”人员参与,各乡镇维稳办绑架法轮功学员,送洗脑班迫害。办洗脑班的“六一零”人员说,他们也不愿意办,是省里下达的任务。里面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很多是被非法判刑后被判缓刑的法轮功学员。

据资料统计,长春地区至少有21人遭洗脑迫害;吉林地区至少有91人次遭洗脑迫害;通化地区至少有38人次遭洗脑迫害;辽源地区至少有两个人次遭洗脑迫害;延边地区至少有185人次遭洗脑迫害。

吉林省政法委、“六一零”及部份地区政法委、“六一零”试图操控街道社区(乡镇大队)、公安局派出所等部门参与实施迫害。迫害的邪恶手段包括:威胁恐吓、株连迫害,以影响子女入学、升职、当兵、就业、取消低保、抽回土地,甚至影响子孙等,对法轮功学员及家属施加压力、制造恐怖、试图挑起家庭矛盾。其中,吉林、四平、长春、延边地区迫害实例居多。

一、长春市区洗脑班

长春市正在执行骚扰行动,已经办了洗脑班。先是社区打电话,让法轮功学员签“三书”,不签的,可能被关入洗脑班迫害。然后,公安分局打电话。如果还不行,就派人去家里给强制洗脑。参与洗脑迫害的人,据查已经知道有一个姓高的老头,六十五岁,驼背,自称参与洗脑迫害二十多年,这次是专门找他来的。此次迫害由政法委牵头,协调各部门参与,以工作、孩子的前途等进行威逼。

作为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之一的洗脑班,长春市街道、社区、居委会都直接参与其中。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八日左右,长春市各街道、居委会等,在搜集法轮功学员,到处找法轮功学员。

有的家属被叫到居委会,居委会的人员称:“国家安全部”要在全国各地办法轮功学员的“学习班”(即洗脑班,也就是“转化班”),“学习”(被洗脑)七天,如果“转化”了,就发给一个“证书”,以后他们就再也不骚扰了。现在已经有法轮功学员被骚扰。

据悉,在长春市宽城区青年路附近,紧挨原奋进劳教所的“长春市法制教育中心”(洗脑班),正在迫害长春所辖地区由各社区、街道、司法所绑架来的十几位法轮功学员,年龄在五六十左右,两个人住一个房间。几个邪悟的“帮教”做“转化”。邪恶人员有祝家辉、高志禄、马云涛等,逼法轮功学员写 “保证书”。

另据知情人提供,在吉林省长春市人民广场附近,有一个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拘留所。据说在地下,不让见,不让送衣服,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邪恶。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还不清楚有多少人。

二零二零年七月六日至七月八日三天,长春市绿园区在绿园区铁西街道办事处办了三天洗脑班,每天上午九点到下午两点半结束。有十位法轮功学员被强制参加这个洗脑班。同时,每个人都有一个本社区的人陪同,还有吉林省法院的人参加。

四月初,长春市绿园区红旗社区人员打电话,骚扰一居民区的法轮功学员家属,要求法轮功学员参加洗脑班。四月末的几天里,又打电话骚扰法轮功学员的家属,提出填表、签名、保证“不炼法轮功”等一些非法要求。还到几位法轮功学员家敲门,对法轮功学员说:知道好就在家炼,别出去给别人讲三退,贴真相贴。有几位法轮功学员给社区人员讲了真相。

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四日,长春市宽城区宏波社区给一个法轮功学员打电话,问还炼不炼法轮功了,说办“转化学习班”(即洗脑班),“转化”了,就再也不找你了,就在社区除名了。

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八日中午,吉林省长春市二道区英俊镇某村的一个小学,一个校长找到本单位的张老师,说还是二零一八年的事,让你参加学习班,时间是五天,可能是下周。校长说,去了以后,以前的事可以除名。这位老师在二零一八年九月被所谓的“扫黑除恶”绑架到拘留所,借口因为诉江,而且在医院体检的时候警察说以后就再不会找你了,你这事就完事了。

已查明,二道区洗脑班地址在万通花园小区院内的“万通社区”四楼的一个会议室内,所谓“专家鉴定会”现场,就在洗脑班对面的会议室内。

二零二零年六月五日,有法轮功学员接到长春某社区主任电话,称要办个“转化班”(即洗脑班),为期一天。可以有人陪同,听课后写“保证书”。如果有想参加的,就去参加。该法轮功学员告诉对方,政府没有权力管理公民的思想与信仰,“转化班”违法,自己不会去参与违法的事。经该法轮功学员询问,社区主任说,这个班是市综治办搞的,让各街道和社区找人来。

二零二一年,吉林省长春市在省政法委牵头下,继续秘密进行所谓的“清零”骚扰迫害。通过“大数据”,将一九九九年前后修炼过法轮功的所有被收集信息的法轮功学员全部列入“黑名单”,由街道派出所、社区、综治办等人上门骚扰,并非法搜查房间。

他们以不签字影响或失去工作,亲属、孩子前途受影响,被关押判刑等相要挟,逼迫法轮功学员在他们写好的三书上“签字”。

二、公主岭市洗脑班

公主岭市洗脑班地址:在公主岭市西南二十家子镇南山宾馆。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吉林省公主岭市大岭镇岭西村大队书记刘永江到法轮功学员何桂华家骚扰,让她去公主岭市培训班学习十天,实际就是洗脑班。

九月份,大岭派出所警察姚春辉两次去何桂华家骚扰,逼迫签字、按手印,并说以后有什么事再也不找她了。如今何桂华的家人认清了邪党欺骗人的伎俩,不让何桂华参加这次所谓的培训班。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公主岭市大岭镇法轮功学员刘春晶、何桂华、韩华遭到当地镇政府、村书记骚扰,让他们去公主岭参加洗脑班,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都没配合。

三、榆树市洗脑班

二零二零年十月以来,榆树市政法委相继要求各个系统及各单位,让本系统的法轮功学员写所谓的“三书”,并将具体情况上报。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七日至九日,榆树市政法委伙同长春“关爱中心”(即洗脑班)的高志录、姜波、孙桂文做帮教“转化”,以开除公职、影响孩子前途、家庭等相威胁,逼迫法轮功学员写“三书”,放弃信仰。

榆树市政法委、“六一零”、公安局各派出所、街道、社区、乡镇综治办等,八月十八日在榆树市盛世之星酒店三楼会议室办为期一天的洗脑班,企图“转化”法轮功学员。一些乡镇也先后办洗脑班,每乡几名法轮功学员被洗脑迫害。

社区、街道、派出所警察到法轮功学员家中,哄骗学员到“盛世之星酒店”,法轮功学员王学品等大概十二~十三人被胁迫在此。由长春来的两个男的,其中一个姓高,强制洗脑,宣传歪理邪说、放录像,污蔑法轮功,照相,并说你们都“转化”了,今后不找你们了,身份证上的红灯不亮了等谎言。中午是盒饭,并送每人一小包原色纸抽,十个一次性纸杯,两包纸巾,一个红色方便兜,上面全是印的邪恶的污蔑诽谤的文字。

土桥镇(光明乡和土桥乡合并)、四河乡、大岭乡也相继办邪恶洗脑班。警察把法轮功学员哄骗到派出所,请这些学员吃饭。给法轮功学员洗脑,宣传歪理邪说、放录像,污蔑法轮功,照像。说你们都转化了,对你们有好处,给你们发劳保;不转化的不给支补(种地补助)、不给发劳保金。五棵树镇、城发乡、新立乡、福安乡都在找法轮功学员办洗脑班。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上旬,新庄乡新庄村治保主任马方伙同榆树市一人,闯到法轮功学员刘桂侠家,要求刘桂侠去榆树市洗脑班,刘桂侠没有配合。刘桂侠丈夫的手机被榆树市去的人劫走。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上旬,新庄乡西坡村治保主任赵小子(外号),闯到法轮功学员许庆伍家,逼迫许庆伍签“三书”。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上旬,新庄乡二道屯法轮功学员刘桂杰,被绑架到榆树市洗脑班,当天回家。

四、德惠市洗脑班

二零二零年三月,德惠市政法委、“六一零”办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地点是乾嘉大酒店,已确认有两名市内大法弟子被骚扰,是政法委人员当面通知或电话通知。

五、农安地区洗脑班

二零二一年三月三日,吉林农安县烧锅镇某村治保主任汲国斌(音)领着一高个男子,去法轮功学员吕晓微家,称办洗脑班,让去,吕晓微没在家。

六、吉林市洗脑班

吉林市“六一零”头目白岩,多年来一直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骨干,特别是二零二零年,中共中央政法委发的密件,称要把法轮功学员“百分之百清零”,不能有漏,做完了,每人奖金数量可观。各个地区开始骚扰法轮功学员,能找到的几乎都被骚扰,找不到的,就威胁家人甚至亲属。然后各地开办洗脑班迫害,大量法轮功学员被强行或欺骗送入洗脑班迫害。

据可靠消息,吉林地区有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由白岩给开会,有很多是被非法判缓刑的学员,然后请这些学员在一起吃饭。白岩还提出谁谁表现的不好,判的太轻了如何如何。

吉林市“六一零”在丰满区金桥宾馆办的洗脑班(江南临江门大桥附近),据悉已经办了三期,被强迫洗脑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总计八十多人。是省里下达的任务,频繁的电话骚扰法轮功学员,登门抓人,都抓到金桥宾馆办班洗脑迫害。

有的老年法轮功学员身体不便,强迫儿女搀扶着到那里。里面很多是被非法判刑后判缓刑的法轮功学员。据知,吉林市大学教师(教授)王之非被绑架到吉林市丰满区旅游宾馆(洗脑班)迫害。

“六一零”人员观察每一个法轮功学员所谓的“转化态度”,并让法轮功学员写所谓的“思想汇报”,如果法轮功学员不配合他们,他们就以法轮功学员“转化”不彻底威胁,让其入监。他们还找来几个邪悟的人,对法轮功学员散布邪悟的言论。

七、舒兰市洗脑班

舒兰洗脑班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一日开始,地点在喜雅特假日酒店(四道街与站前路交汇处北走八十米,道东)时间十天。据悉,政法委副书记王汉明事先给开会,称是中央政法委下的名单,舒兰四十二人,教育六人,不转化年终考核不合格。两年不合格,就开除公职,归社区管,警察到法轮功学员家里翻,翻到东西就判刑等。

十天的洗脑班迫害中,第九天省政法委副书记、“六一零”头目李光辉、监狱长邹军、张耀辉、李大成窜到洗脑班迫害,批评王汉明,还提到在职法轮功学员工作问题。问法轮功学员车平平是否转化,车平平很坚定。参与迫害的有曲秀敏、王玉珍、王洪方、杨喻、姜军、范瑞军、孟险峰、王汉明。犹大李合举最邪恶,现耳朵已聋,戴个助听器。

吉林市“六一零”在金桥宾馆办的洗脑班已经办了三期,被强迫洗脑迫害的总计八十多人。

二零二零年九月初,舒兰市政法委副书记王汉明就到教育局给各学校校长开会,要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并施压给各学校。据悉,教育局长给校长施压,批评他们工作不力,并实施株连手段,以校长职务来威胁。

二零二零年九月一日,教育局安全办主任姚大伟和副主任到舒郊同兴小学找于晓娟,拿了回访单,让她去洗脑班。

二零二零年九月七日,舒郊中心校校长卜庆岩、书记刘彦、主任任恩茂去了于晓娟家,找到她丈夫施压,让她去洗脑班,又到学校找她,还是让她去洗脑班。

二零二零年九月三十日,这三个人又到于家,让她丈夫李占辉“转化”于晓娟,还说不“转化”工作就保不住了。

现在李占辉和孩子李昂以不签字工作就没了为名,逼着她签字,李占辉还撕毁了十来本大法书籍,对于晓娟拳打脚踢,头发都被拽下一绺,胳膊打成两块青紫,扇耳光打的她耳朵轰轰作响。校长卜庆岩还威胁她:她炼,他这个校长就不能当了。现在于晓娟被逼的流离失所。

二零二零年九月十日下午,法特司法所新上任赵姓所长和前任司法所所长张立为(现升党委副书记抓法轮功学员)去法轮功学员徐忠有家,威胁徐忠有夫妻九月十一日上午七点钟去舒兰洗脑班,不去就抓人。据悉,殷丽梅于九月十三日拒绝去洗脑班,单位领导责令必须去,不去上报教育局,开除公职。殷丽梅现在有家不能回,有班不能上。学校校长说不上班算旷职,后果严重。

还有很多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洗脑。

吉林省政法委、吉林市政法委伙同舒兰市政法委(六一零)、舒兰市司法局在舒兰市环城街道三楼开办学习班,强迫被非法判缓刑的法轮功学员参加,时间是十一月十一日至十一月十五日。据悉,有八名法轮功学员被强迫参加。他们是:南城街道的徐舒业、吉舒街道的赵金兰、法特镇的李凤玲、李凤娟、王志刚,七里乡的张桂兰、田秀华、孙灵慧。

八、四平地区洗脑班

二零二零年六月至七月间,伊通县政法委配合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执行迫害政策,指使综治办、司法所、派出所等相关部门,骚扰、胁迫、绑架法轮功学员,送到伊通党校开办的邪恶洗脑班,强制参加所谓的学习,逼迫写所谓“三书”,并威胁如果不去学习班(洗脑班),将来影响孩子升学、工作、当兵等。

据悉,西苇镇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她们不配合这些被中共利用的工作人员的违法行为,并善意的跟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学法轮功叫人做好人,要往哪“转化”呢?瘟疫有眼,迫害修炼佛法的人不会有好结果的,坚决不去洗脑班。有些工作人员早已明白真相,表示是受上级部门指派来的。

大孤山镇二名老年女法轮功学员被逼迫参加洗脑班,由于她们年龄大,身体不便,就逼迫她们的孩子顶替,去强制洗脑五天。还有一名法轮功学员出现病危状况,邪党人员到家中逼迫其表态不炼法轮功,并强制按手印,该法轮功学员子女被骚扰的不堪忍受。他们走后,家里闹腾好几天不得安宁。七月十三日,东尖山乡有两个曾炼过法轮功的女学员(已不修炼多年)也被强制送进洗脑班迫害五天。

自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七日以来,四平市伊通县政法委牵头,在伊通党校开办的“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正在进行中。继续执行上级的邪恶命令,继续采取威逼、利诱、欺骗等手段,对不配合“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以影响到本人工作、收入、开除公职等,还包括家人、亲人的上学、工作、升迁,开除公职、停发工资和停发社保工资、停发低保等方面,农民将承包土地收回等为理由,胁迫“转化”。对不转化者,构陷到司法机关。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中旬,仅一次,伊通县中共不法人员就出动十六辆车、二十多人,到马家屯非法搜捕、绑架法轮功学员,并要求签邪恶的“五书”。不签、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直接被非法关押到县委党校洗脑班。

据悉,吉林省四平市伊通县政法系统对全县法轮功学员进行胁迫“转化”洗脑班新地址迁至伊通县名泽枫润酒店。据传这家酒店是伊通县公安局副局长王伟开办的。

据悉,梨树县“六一零”在县城新成立一个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洗脑班,想对法轮功学员进一步迫害,利用各乡镇派出所,通知部份法轮功学员去洗脑班所谓“学习”(即洗脑迫害)。

受吉林省“六一零”操控,四平多地“六一零”对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洗脑迫害。长春地区三十多位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五日被四平、梨树公安绑架,其中十六人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八日被非法庭审,十四人至今被非法关押,据悉,他们被强迫洗脑“转化”。

现在男性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梨树县看守所,女性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四平市看守所。此次四平市看守所、梨树县看守所内非法“转化”在押法轮功学员行动,与“清零”行动类似,是由吉林省政法委“六一零”直接下达命令,由省政法委(“六一零”)、省司法厅、省高级法院操控,当地政法委(“六一零”)、司法局、法院、公安局国保大队具体实施,带着“帮教”,去看守所内提人(随时随地),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强迫洗脑转化。由于针对的是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所以直接拿法轮功学员能否被放回家及所谓刑期长短相要挟。必要时也会利用家属去直接劝说“转化”。

这次以“清零”为借口的迫害,在四平市伊通县非常的邪恶,在县委政法委人员的直接指挥下,发动全县街道、区委、各乡镇党委,村屯、各派出所警察,从今年年初开始迫害,多次骚扰法轮功学员。政法委人员指使各乡镇党委,村屯、各派出所警察等,先从农村开始,挨家挨户找法轮功学员谈话。有的说,不“转化”就(非法)判刑;有的说不“转化”,就把承包土地抽回;有的说,不“转化”,就影响子女升学、当兵和工作等等。

九、永吉县洗脑班

永吉县口前镇有多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被社区人员电话骚扰,找法轮功学员去洗脑班。打电话的人说要在口前镇办洗脑班。二零二零年七月十日上午十点半多,永吉县政法委、“六一零”、本村书记到永吉县西阳镇西响水村法轮功学员郝淑萍家骚扰,说要在西响水村办洗脑班,称下周一再来。

十、桦甸市洗脑班

桦甸市明华街道社区书记、主任等五个人到法轮功学员全今子家骚扰,非得让全今子参加“学习班”(洗脑班),不去,到家里来办班也行。全今子说:“我都八十多岁了,我怕啥?我不都是为你们好吗?” 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日下午,明华派出所警察又给全今子女儿打电话骚扰说:叫全今子去“学习班”(洗脑班)。

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一日下午,明华街道社区主任又打来电话告诉全今子女儿说:昨天“六一零”都给她们开会了,全今子已经立案,我们不管了,由派出所直接来抓人送“学习班”(洗脑班)。没完没了的骚扰八十多岁的老人。她女儿说:“我妈那么大岁数,去不了学习班。”社区主任说:“那可以叫人去你家里上课一周,否则,就强制送拘留所转化。”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九日,桦甸市夹皮沟镇法轮功学员汪玉环的丈夫接到桦甸市“六一零”自称是李哲的骚扰电话,让法轮功学员汪玉环去洗脑班,并威胁汪玉环的丈夫:“如果不去,就不让外孙女上学。”还让汪玉环的丈夫陪同去,给家人造成很大的压力。

十一、蛟河市洗脑班

据悉,蛟河市“六一零”在新区办的洗脑班,已胁迫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据称有外地的邪悟人员做“老师”,威胁法轮功学员。

十九日,新区骚扰法轮功学员:张艳珠家已经有人去几次了,张艳珠说她走不动。劳保部的书记、主任说二十二日要到张艳珠家给她“办班”。还有苏荣华家、王英兰(八十岁)、段姓学员家等十多人,有的已经被胁迫到洗脑班。派出所、社区、委主任等五~十人不等,还有警车。蛟河市内也在骚扰法轮功学员胁迫写“不修炼保证”。

十二、磐石市洗脑班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三十日,吉林省磐石市政法委在磐石市烟筒山镇办洗脑班。在磐石市内及各乡镇骚扰多名法轮功学员。同时也电话骚扰家属,强迫法轮功学员去洗脑班。在洗脑班内,不让法轮功学员说话,逼迫法轮功学员写所谓的“三书”。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一日晚五点半,磐石市烟筒山镇派出所三个警察(着便装)到吉林市金敏的父亲家中,强行绑架了金家二女儿金国琴。同一天,金家大女儿金国兰在家中也被磐石市烟筒山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姐妹俩都被劫持到离烟筒山十多里地的一个福利院。在那里,政法委、“六一零”办洗脑班,绑架法轮功学员强化洗脑,利用邪悟人员(犹大)邵玲(五十多岁)、许鹏(音五十多岁),满口胡言的诬陷、诽谤法轮大法,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

十三、松原地区洗脑班

松原市前郭县准备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三日在红光农场办洗脑班。各分场书记或场长已经陆续到法轮功学员家进行骚扰,拿着两张纸并问到详细住址、手机号码、学不学法轮功了、去不去参加学习班了。另一张纸写着不去学习影响三代人的生存。通知包括一九九九年迫害之前所有在册有名的不管炼不炼的都得去参加学习签字。

二零二零年九月十六日,松原市前郭县邪党部门的四人,来到白依拉嘎乡,以办洗脑班的迫害形式,把全乡一九九九年迫害时有名在册的不管炼还是不炼的,都被村里书记叫去“听课”签字,无理的骚扰迫害、毒害众生。

二零二零年十月以来,吉林省乾安县各个辖区派出所不断骚扰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的“清零”行动。十月下旬,挨个给法轮功学员家打电话,要求法轮功学员去所在街道办事处去签“转化”书,同修们都没有去签。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五日,乾安县政法委在乾安县宾馆办洗脑班,他们让个辖区派出所打电话,要求同修去洗脑班,并且扬言不去的要去同修家里绑架。

十四、龙山区洗脑班

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七日,辽源市龙山区寿山镇、“六一零”与政法系统办起洗脑班,骚扰多个村的法轮功学员,打电话让去洗脑班。

辽源市东丰县办洗脑班,九月二十日左右被非法送洗脑的法轮功学员当天可回家,次日再去,每天给去参加洗脑的人一百五十元(一说一百八十元)“补助”,有的说给五十元,看来负责洗脑班的人连这点钱都在想办法贪污。

南屯基镇榆林村(乡)有两个法轮功学员被找去洗脑迫害,县里有多人及家人遭到不同程度的骚扰迫害。目前已知被居委会、社区等骚扰的法轮功学员有代淑丽、哈静波、张秀芳、田刚、王镕源、刘德宝、赵春梅、朱德艳、董玉梅等。

由于县里的法轮功学员基本都不在本地居住,所以居委会主任、社区人员就数次骚扰他们的家人,导致家人们非常反感。县里目前已知只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去洗脑班,其他人不在本地或是常年在外打工,所以未能迫害成功。据说此次东丰县给了五个迫害名额。

十五、白山地区洗脑班

白山市多次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二一年一月八日前后,白山市江源区多名法轮功学员遭到社区和辖区派出所骚扰。李秀珍、乔仁喜、高秀英、王发臣、王希尧等六名学员(还有一位姓名不详)被强行带到洗脑班进行迫害,强迫放弃信仰 ,洗脑班位于白山市黑沟看守所。以上法轮功学员分别被非法关押五~十五天。

这次洗脑班是由白山市政法委举办的,当地社区和辖区派出所配合实施绑架。这已经是白山市举办的第三次洗脑班迫害,并扬言称要三年“清零”。

目前,白山市社区和公安配合正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直接上门逼迫法轮功学员在不修炼的文件上签字,不签字的就强行带到洗脑班或者拘留迫害。目前被骚扰的学员有:曲月美、范华、孙振兰、贾秀凤,还有一位姓邵的和姓金的法轮功学员也被骚扰。

十六、通化地区洗脑班

吉林省通化地区柳河县国保大队长姜辉骚扰取保候审的李俊兰。十月二十七日早八点多钟,国保大队长姜辉打电话叫李俊兰明天到国保去核实情况。李俊兰说:我今天就去,我正要找你有事哪。姜辉说:那你就来吧。

李俊兰到国保后,姜辉和一个警察强行把李俊兰拽到审讯室迫害,李俊兰拒绝签字。姜辉称:我就天天找你,给你办洗脑班。这时,有人来说:上边来人检查。姜辉就走了,李俊兰平安回家。

柳河县政法委“反×教”(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办公室指派国保大队姜辉、高煜文找各单位修炼人签“五书”,不签就办洗脑班。已经被骚扰的有县税务局崔着友、孙仁启,县农业技术推广总站陈虹玉等人。

通化梅河口市政法委等单位,听从中共邪党指令,迫害本地的法轮功学员,梅河口市政法委、“六一零”、纪检委、公安系统、社区等人员统一行动,在梅河口市举办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时间从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七日开始,预期一个月。现在已知被劫持到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有郑丽华、杨旭华、孙红芹、苑科勋、陈国浩、裴国立等。

据说是吉林省政法委巡查组来到梅河办的,说他们村长还有政法委书记都不知道这事,说这个巡查组的书记是朝鲜族人,听说宝山的一名法轮功学员也被带去洗脑班迫害。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六日下午,梅河和平村村长朱永秋、政法委书记等三人到法轮功学员孙洪艳家,让收拾东西强制学习六天,说每天补助八十~一百元,如不去就强制执行,学习结束后给发毕业证。八日下午七点多钟,他们把孙洪艳送回家,因她耳朵听不见放回来的,其他人还在洗脑班遭迫害。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六日,梅河口市法轮功学员郑丽华被绑架到洗脑班。十七日,梅河口市法轮功学员杨华被绑架到洗脑班。十七日早上,四人到法轮功学员范士洪家欲实施绑架,范士洪不在家,阴谋未得逞。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六日,梅河市红梅镇派出所警察将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巩丽华和丈夫一起,用警车拉到梅河口市公安局。巩丽华的丈夫张展臣,六十多岁,未修炼法轮功,现在患严重脑血栓后遗症。大小便失禁,语言不清,卧床坐轮椅。巩丽华讲真相,说请你们善待我们夫妻。最后,他们将巩丽华老俩口放回家。

七月十六日山城镇居民,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黄素香,接到社区的电话通知,让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六日到梅河市公安局报到,参加一个月的学习班,黄素香被迫流离失所。多次受到警察和社区的登门和电话骚扰。

梅河口市政法委、“六一零”于十一月十九日由各街道、乡镇公安派出所人员统一行动,开始大面积绑架法轮功学员进当地的洗脑班。已知遭绑架和骚扰的有孙成显、孙德福、张春艳等多人。

洗脑班位于梅河口市福民街革新村三组洪泰有限责任公司院内,该公司原名叫洪泰果仁厂,由个体户王云海及弟弟妹妹联合经营。政法委租用该地据说每月需十几万元租金。王云海也曾经将原洪泰山庄一部份租给政法委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基地。

洗脑班仍由政法委副书记姜荣国(姜光国,鲜族人)、“六一零”主任吴守坤负责,另有几名犹大和陪护做帮凶。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到洗脑班后,被要求在污蔑大法的材料上签字。曾有学员当面提到:国家公示的十四种邪教中没有法轮功,并让他们拿出法律依据,但却遭到姜荣国的恐吓和辱骂。

十七、延边地区洗脑班

延吉市如家酒店洗脑班还在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听说这一期结束还要办第二期班,从里面出来的人如果不签字(“不炼功保证”)就不给发工资。

延吉市东市场天合商贸城附近的十字路口,老新罗大厦一楼在办洗脑班。里面有很多法轮功学员,也非法关押多名朝鲜族法轮功学员。刚被放回不久的刘淑梅,又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的一天,社区、邻居、派出所几个人闯进蔡仁子(女,朝鲜族,七十二岁)家绑架了她,并送到延吉洗脑班,强迫她在不知名的纸上摁手印,过三天后回家。

大约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七日,延边州天桥岭林业公安局绑架天桥岭法轮功学员黄家明、赵兰夫妇。据悉被关进延吉市洗脑班遭受迫害。

吉林省图们市法轮功学员孟凡芹,于十二月十五日,在家中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延吉洗脑班迫害。

继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日至十二月十五日洗脑班结束后,八家子恶徒又办一期洗脑班,又有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日至十二月十五日,八家子林业局在招待所办十五天洗脑班,被绑架到洗脑班的有郑慕芝、刘华英、张信贤、程淑珍。

参与迫害的有八家子林业公安局国保的赵宝林、王超彪、新任国保大队长郭炳江。犹大有宋玉芹(延吉的)、李晓燕(四平的)、高燕(图们的);街道社区的有周艳萍、聂丽梅、刘淑华、王雅杰;林业局的有新任“六一零”主任叶世国、政法委书记李厚先、延边州林管局“六一零”的张毅力。

有一位法轮功学员给一个男人讲真相,他说:“我是教授,现在延边石岘镇以前造纸厂干部疗养所位置办了个洗脑班,里面有一百八十名法轮功学员,我前天还去讲课了。你现在讲(真相)一定要小心。现在只要发现,就抓到洗脑班。所以一定一定要小心。”

延边州珲春市“六一零”预谋在十一月十八日办洗脑班,大约在十月份,他们办过一次,遭到法轮功学员们的坚决抵制。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中旬,图们市老年女法轮功学员智文丽被恶警绑架,被非法送到延吉洗脑班。据说图们市犹大尹振文和高燕在延吉洗脑班。

吉林省延边敦化地区政法委、街道社区,二零二零年十二月至今,对法轮功学员骚扰、迫害、签字、“清零”、送洗脑班(延吉)。现已知吴玉静、郝淑春、王向菊、于姓、张姓等法轮功学员被强制送洗脑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