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快步伐 慈悲救人

更新: 2021年04月0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四月七日】几年来,我带孙女,同时证实法,忙中有乐,苦中有甜。因为自己是大法弟子,自己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现在的时间对大法弟子来说,是多么的珍贵啊!现在的每一天,都是师父用巨大的承受和付出为我们救度众生而延续下来的,每一天、甚至每分钟都是给我们做正事用的,自己必须要珍惜,自己要知道自己是大法弟子。

一、再忙,也得知道自己是谁

二零一七年,我的孙女出生了。因为儿子、儿媳都是上班族,所以我来到儿子家,帮助他们带孩子、做家务,有时买菜。我每天的时间很紧,只能抽时间做三件事。儿媳坐月子的一个月,我忙忙碌碌。自己学法没跟上,导致我出去讲真相张不开嘴,见到人不知道咋开口,怕心也起来了。

修炼真是逆水行舟,不進则退。我知道自己的修炼下滑了,我开始加强学法。师父说:“讲真相,救众生,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没有你要做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你要做的。”[1]作为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众生,是必须要做的。法理清晰了,我的心性也随之提高了。同时,我又看明慧网上同修的交流文章,同修是怎么做的,人家能做到,我也能做到。通过调整心态,我的状态很快恢复了正常。

儿媳出月子后,为了不耽误做三件事,白天我管孩子,晚上儿媳妇管孩子,这样晚上我就有时间学法、背法,炼功,发正念。具体是这样安排的:早上三、四点钟起来晨炼;发完全球早上六点正念,去菜市场买菜,同时讲真相,劝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一般都能退几个人。孩子睡觉,我就学法,通读《转法轮》两讲,然后背《转法轮》;带孩子当中,拿不了书,就背《洪吟》。我提前把题目抄下来,按顺序背。三年中,《转法轮》背了一遍多,《洪吟》背了三本。通过背法,我的心态保持的很稳。

孩子六个月后,我白天去儿子家,晚上回家住,这样我的时间又充足了许多。后来,儿媳每周六、周日休息,儿子也让我休息。这样,每周我又多了两天救人的时间。我又从睡眠里挤时间,前半宿不睡觉,多数发完全球零点正念再睡。每天睡三小时也不困。因为自己知道自己时间不够用,必须抓紧时间。

师父说:“大法弟子是未来的希望,大法弟子肩负着救众生的历史责任。为了完成好这重大使命,大法弟子一定要学好法,只有修好自己的同时才能做好、完成好这一切。大法是宇宙的法,所以大法弟子是神圣的称号。”[2]

二、关难中不忘根本

二零一九年六月八日的晚上,我骑自行车去找同修A一块出去发真相资料。途中走到一个上坎时,我和车子一起摔倒在马路上。当时左脚不能动,我求师父救我,同时发正念。我一下子起来了,可是左脚不敢落地,剧烈疼痛。我给同修A打电话,在等同修的时间段里,我忍着伤痛,把自行车一点一点扶起来,一步一步往前蹭步。同修A在电话里没有听清楚我所在地方的位置,她找了好久,才找到我。我坐在车座上,同修A把我推到她家。

我发现自己的左脚和脚脖子呈黑紫色,脚趾头肿的又粗又大。同修A炼功,我也随她炼,神奇的是我能盘腿打坐。同修A家是学法小组,我也加入了小组学法。同修A建议我一天炼两遍功。我开始靠着东西炼,第二天晚上我就能独立炼了。儿子和我通电话,我没告诉他,怕他让我去医院。

几天后,儿子知道了情况,非让我去医院治疗。侄女、亲家公也让我去医院。我说:“我有师父管,没事。很快就好的。”他们都不理解。外甥用车把我接到了姐姐家。

姐姐是同修,到姐姐家后,我们在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我每天学《转法轮》三讲,有时学四讲。两周后,我的伤势大有好转,可是我感到特别疲惫不堪。我想:这就是旧势力干的,它一招没灵,又来一招,给我加难。我一时间有些困惑,姐姐鼓励我在法上悟。

师父说:“作为学员,你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一定不是个简单的事情。旧势力对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们的东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在做。旧势力实质上就是针对正法中大法弟子能否走出来、又时时伴随你们的巨关巨难。”[3]

师父的法拨开了密布我眼前的乌云,我的大脑开了窍,我有了正念。一天,我下楼准备骑自行车给同修送《明慧周刊》,我一试,还真能骑,我万分高兴:师父让我能骑自行车了,我就不怕了,我就能出去救人了。我给同修送去了《明慧周刊》。

从此,我开始出去讲真相救人了。虽然脚没有完全恢复正常,但是没有耽误我做正事。白天我还能去儿子家带孩子,干家务活。两个月后,伤肿消失了。

三、慈悲救人

师父说:“救度众生这件事情不做,你就没有完成你大法弟子的责任,你的修炼就等于零,因为叫你当大法弟子不是为了你个人圆满,是身负重大使命的。”[4]

几年来,我在救度众生讲真相中,遇到容易接受的,也遇到不容易接受的。一次,在菜市场我遇到一个老头,第一次我给他讲真相,他不接受。第二次我看到他,我还是主动和他打招呼。一天,我看见他,还是和他打招呼,这是第三次见面。我和他打完招呼,给他旁边的一个人讲真相,他在一边听。那人退完后,我对老头说:“你看人家退了,人家认同大法,你也退了吧。”他这次明白了,终于退了队。通过这件事,我体悟到:救人的时候,无论对方接受不接受,都要把慈悲留给他,这样做能够为他得救奠定基础,使他最终能够得救。

前年在街上,我遇到了原校的一名领导和他的老伴。退休前,该领导在高压下,追随江泽民犯罪集团,他整理材料向上级汇报我;他在全校党员会上诽谤法轮功,发动同事们让我放弃修炼;他规定不准我和师生们宣传法轮功;不准我看法轮功的书;他曾经下手抢我手里的法轮功书籍和资料;不准同事们和我接触、孤立我。那时我对他的怨恨心很大。我给其他领导及同事们都讲了三退,唯独没给他讲。

时隔六、七年,我和他们夫妇再次相逢,我觉的这不是偶然的。我心里有了另一番感悟:这是师父安排让我救他俩,他俩也是应该得救的众生。他过去虽然迫害过我,但是我觉的他很可怜,他是被中共绑架的,也是个被害者。他老伴先跟我打了招呼,我对他老伴说:“有件大事我得告诉你,我炼法轮功你们都知道,那时他(指领导)不赞成我。”领导不好意思的笑了。我接着说:“就是三退保平安的事。你们工作时都是党员,赶快退出来吧。你们不修炼不知道,我修炼,我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共产党的历次运动,害死了中国人八千万,罪恶滔天,老天要惩罚它,要灭它。我是为你们好。千万别不当回事。这真是救命的是一件大事。你们回家让你们的两个孩子也退了吧,全家人保平安多好啊!” 他老伴答应了,他也说:“行,行。谢谢大姐!”

一次在早市,我边购物边讲真相。我给一个老者讲,他不认同。这时对面那里人声鼎沸,我看见一个老太太倒在地上,犯了癫痫病,没人敢管。我放下东西跑过去,给她掐人中,一会她就醒过来了。我返回来时,不认同大法的老者马上竖起了大拇指,对我说:“我真服你了,你真是好人,心眼好使。”我说:“法轮功弟子修的就是善,大法讲真善忍,那你就信我的话,退了吧。”老者爽快答应了。

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以后,同修们都加快了救人的步伐,我也不能落后。我早晨去菜市场讲真相,劝三退;晚上我和同修配合发放真相资料;白天我经常带着孙女去大街小巷贴真相不干胶。我的脚伤没痊愈期间,走路吃力,我不当回事,不能让它阻碍我救人。

有一次,我和同修事先约好,去农村赶集讲真相。我按约定的时间、地点阴差阳错的没有见到同修,我就自己一个人乘车去了三十里之遥的一个乡镇农贸市场。一進市场,我一边发真相资料、真相护身符,一边讲真相。我给一个中年男子讲,他不让我讲,他说他是党员。

我说:“我也曾是党员。但是,我退了。因为我明白了这个真相,我得了福报。咱俩缘份真大,我不是当地人,我是从县城来的,大老远的就是来告诉你真相,就是想救你。现在天灾人祸不断,你知道疫情是针对谁来的吗?共产党大肆宣扬无神论,反对神佛,迫害法轮功。法轮功是佛法,是教人重德行善的。它想迫害就迫害,神佛能饶它吗?!这瘟疫就是冲它来的。共产党腐败,你是党员,你是它其中的一份子,神佛惩罚它,你也跟着遭殃。你退出来,就不归它管了,神佛就能保佑你。再说,咱们退一万步说,就是没灾没难,你也没花钱,也没费力,保个平安多好啊!可是现在灾难已经到了眼前,你还不保平安?我真的是为你好。”男子听完马上表态用真名退党。周围的人们也听明白了,纷纷找我退出自己所加入过的中共组织。

有一位大姐,我和她一提法轮功,她说:“法轮功好,我就愿意看法轮功的书。”大姐告诉我她早已退了队,她在我身边一直陪着我讲真相。这一天,劝退了27个人。

孙女马上就上幼儿园了,我的时间会更充裕了,我要继续努力,修好自己多救人,做师父放心的真修弟子。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日本法会》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清醒〉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