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时刻在我身边

——香港法轮功真相点的修炼故事

更新: 2021年04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四月七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是香港大法弟子,有幸在一九九八年得法。

走入修炼,病状消

我出生在中国大陆,高中毕业后随母亲来到香港。我在香港考入了师范学校,毕业后就在一所基督教学校任教。得法前,我的身体不是很好。我有心绞痛,心腔较一般人的小,导致吸血量较小,胃也不好,有过胃出血。我的先生有一次和他的一个同学提到我身体的状况,而碰巧那位同学修炼法轮大法,他就送给我先生一本大法书叫我看。我看了书,也找到了香港的炼功点,就开始去炼功点炼功了。刚刚走入大法修炼没几天,我身体上的病状全部消失了。

有一次在炼功点上炼功时,我突然感觉有一堆很小很细的针插進身体,不但不痛反觉的非常舒服,当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后来我问辅导员,辅导员说可能是师父在给我清理身体。那时那个炼功点人很多,辅导员就提议我在家附近找地方开一个炼功点,并叫我做辅导员。我说:“我不懂如何做辅导员,如果有疑难时我应该问谁?”她回答说:“问师父吧”。可我从未见过师父。我后来明白了,辅导员是叫我从师父的书中找答案。所以我就在我家附近开了一个炼功点。

新的炼功点一开,有不少街坊陆陆续续来炼功点炼功并走入了修炼。渐渐的炼功点的人越来越多,最多的时候有过一百人一起炼功,电视台也来报导我们的炼功点。可惜的是,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后,有不少人听信中共邪恶宣传而不再修炼。

师尊护我过险境

我长期在尖沙咀真相点讲真相,而且每天早上在某停车场的出口派发关于大法真相的报纸。有一天,我像往常一样前往派报点,因那天时间有点赶,我就伸手召唤计程车。一转头,我看见有辆摩托车正飞驰过来,我喊道:“你别飞过来!”没想到话音刚落,整个摩托车已压在了我的身上,我的脚也被车子卡住了。当时我对自己说:“快点起来!到点了!要去派报纸!”被车卡住的脚一下子就抽出来了。我连忙起身,没有想自己的身体会不会被撞伤,就去找计程车。

在有计程车在我身边停下来之际,有位穿着粉红色套装的长发漂亮女士过来挽着我的手说:“别上车,救护车马上就到了。”我说我赶时间要走,她再次挽着我的手说:“别上车,救护车就要到了。”我说不行,我要走了,不然就来不及做我要做的事情了。她没有办法只好让我走了。我刚好赶上接报的时间,派完报纸后才发觉自己身上有很多泥沙和草,但我本人却完好无损! 感谢师尊的保护!

有一次,我在家里打坐,突然感到有一大块冰结在我的心脏部位,难受至极。我求师父救我,我说:“师父,我挺不住了,我感到好冷呀!”就在我说好冷的一刹那,我的身体内瞬间暖和起来,好似一个温暖的气球。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师尊的无尽感恩。

我因为做过白内障手术,手术后能看到的范围非常小,看不到很多东西,但我看到师父就在我身后保护着我。有一次我去真相点的路上,我在巴士站等巴士,那时候我排在队伍的第一位。巴士来了,我上了车,不知怎的摔倒趴在地上,背包飞到司机处,当时就晕了过去。醒时有两个女孩一人一边在扶着我,见我醒了问我如何,我说没事。她们就把我扶到座位上去,司机则帮我挂好背包,我继续坐着巴士到真相点讲真相救人,身体一点也没摔坏。

正念理智对恶人

很长一段时间,青关会的人常来滋扰我们真相点(青关会是专门打压法轮功的610办公室在港的分支机构,多年来在街头干扰真相点和暴力袭击法轮功学员)。最严重的时候,邪恶团伙拿着相机贴到我脸上去,我不理会也不作声,他拍照我就离开一点距离,不理会他们。他们中有一个对我说:你能理睬我吗? 我不想给他们市场,还是不理睬他们。

有时他们用装满东西的手推车挡住我们的东西,我知道他们想迫使我们挪动他们的东西,这样好有借口来惹是生非。我心想,我是不会动它一丝一毫的。我们真相点有三个摊位,我负责中间的一个。有一天,我一个人在真相点,他们一个头目对我说:“一个人?!我等会儿带把大剪刀来剪烂你的东西!”我回道:“那你去拿大剪刀来剪烂你自己的东西吧!”之后就不再理会他,照常讲真相。之后他也没再来捣乱。

有一次,真相点不远处有两个小喽啰,他们的头目唤他们过来到我旁边,我心想:“师父,我不要让那两个喽啰过来,他们不可以过来的!”多谢师父,那两个小喽啰不管这个头目怎么叫嚣,他们都不敢过来。

我感到师父每时每刻都在看护着我们,这二十多年来修炼的路上,有很多神奇的事情发生,如果不是师父保护,我走不到今天。多谢师父一路以来的保护和加持!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