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感从哪里来?

更新: 2021年05月1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五月十日】前些时候,遇到以前的一个同事,一位大学老师,顺便谈到美国大选的话题,有些不同看法,他跟我说,你总该相信我是有独立思考能力的吧。我就问他,你有没有看过《九评》?他先是找了些借口回避,然后说,没看,不会去看。我说,你的这个独立思考实在是太有限了,在中共划定的圈子里再怎么进行所谓的独立思考,得出的结论都是中共那一套的。

其实在中国大陆有许多自诩有独立思考能力的“精英”,一碰到这些中共划红线的问题就没有了底气。那么他为什么回避、不愿或不敢接触邪党规定不让看的内容呢?是因为他感到那样做不安全。

可以理解,因为在中国大陆,中共邪党垄断了几乎一切物质资源、权力资源包括话语权,蔑视一切规则和价值,完全凌驾于法律之上,用权势和暴力,几乎可以对所有人进行生杀予夺。而且中共邪党通过历史上的一次次运动,不断强化着老百姓对它的恐惧,顺者昌,逆者亡。

妥协就能安全了吗?中共要的就是人民的恐惧。不管是真心还是违心地与中共保持一致,就真的安全了吗?无数的历史教训和事实证明,拿良知与魔鬼做交易结果只会很惨。

曾经做客于凤凰台的律师张红兵,在年少时,被邪党洗脑,思想上与党高度保持一致,他告发了“阶级敌人”,自己的亲生母亲方忠谋,仅因为她在自己家中为刘少奇辩护了几句。他母亲很快被逮捕并被邪党处决。若干年后刘少奇平反,成年后的张红兵长期处在对自己不可原谅的痛苦忏悔之中。

中共邪党精确洞知人的心理,因而每次运动都是打击“一小撮”,每次只将小部分人划在线外,一旦被划在线外,就会被残酷的专政迫害。每次人们唯恐被划在安全线外,不惜割除亲情、出卖良知和友情保持与邪党一致。可是这一小撮随时间是不断变化的,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像作家老舍,一开始小心翼翼地紧跟着邪党与其保持一致,可怎么跟也跟不上邪党变化的节奏,终在一日被恶斗后,跳湖自尽。

而那些积极追随者、体制内的盲目执行者下场亦如此。当年的聂元梓、谭厚兰等五大红卫兵“造反派”领袖,积极响应邪党号召,因贴出第一张大字报、砸烂曲阜孔庙等疯狂行为,风光一时。自认为是在为了中共勇当先锋,高高地处在与统治者一起的位置,可文革一过,立即被中共打成文革动乱的罪人,以“反革命罪”被判九年至十七年不等。

这只是沧海一粟,更多的例子因篇幅所限,这里恕不赘述。

与中共邪党保持一致,实际就是,主动或者被动昧着良心帮邪党干坏事(或者协助干坏事),然后被清算。无论是被党内清算、被法律清算或者被其他形式的清算,还是五雷轰顶,都不得善终。

相比之下,我们都知道,重信义有担当的正人君子才是值得信赖和依靠的。一个信口雌黄,出尔反尔,毫无道德底线的东西,怎么能够信任和依赖呢?怎么可能真正给你安全感呢?看看最近的香港问题, “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白纸黑字犹在,刚到二十三年就彻底推翻了信誓旦旦的承诺。

中共并非仅仅是个毫无信义的流氓而已,共产党组织源自于撒旦教与光照帮(也译作光明会)。光照帮的创立者是反上帝的神学教授德国人魏萨普,他起草了“核心计划”,他想用撒旦的力量来推翻人类文明及现有的道德秩序。而共产党宣言的核心思想就源自于这个“核心计划”。也就是说共产党信奉的其实是魔鬼撒旦,目的是将整个人类拖入地狱。

正因为共产党的本质是个恶魔,所以给人带来的只能是灾难与恐惧,怎么可能凭靠着它而获得安全感?

如果说邪党几十年来持续迫害百姓,血债累累,将来需要偿还,这还只是偿还对普通世人造下的罪业。大家知道,在人世间的罪业没有比迫害正信,迫害佛法和佛法修炼者更大的了。而自1999年开始,中共邪党在迫害法轮大法及其修炼者中,使出了万般邪恶手段,比如骇人听闻的活体摘取器官的惊天恶行,造下了如山如天、无边的罪业。而这些欠的是神的债,是永永远远都偿还不尽的。其追随者也会被裹挟卷入无间地狱永受刑罚,还奢谈什么安全呢?

那么我们到底从哪里能获得安全感呢?

前些时候在视频中看到一个西方年轻男子的故事,他一天开车回家,到家后,发现车轮上有血迹。就原路返回去查看,结果发现路边一个小女孩躺在血泊中。原来是他的车轮碾压到了血迹,并不是他撞了小女孩。他立即送小女孩到医院急救。由于送治及时,小女孩脱离了危险,但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小女孩的父母以为他是肇事者,极其愤怒,将其痛打了一顿。他没做任何辩解并支付了所有的医疗费用,还付了一大笔赔偿金。几十天后小女孩苏醒,交警部门也通过监控录像找到了真正的肇事者,这才真相大白。记者采访这位年轻男子时,他只说了一句话:“我这么做,只是为了心安。”

就这么简单的一句心安,其实包含了我们所追求的安全的真正法则。心安才是真正的安。什么是心安呢?按照自己内心良知的指引去做,才是心安。

德国的哲学家康德曾经说过,人最畏惧的有两样东西,一个是死亡,另一个就是内心的道德准则。我们回顾张红兵的遭遇,年轻人由于心智不成熟,很容易受外界思想的干扰和蛊惑。而中共邪党一直就死死抓住年轻人的这一弱点,从五四时期利用青年学生破坏传统文化,到内战时期利用国民党高官的子女进行渗透,到建政后利用红卫兵搞文革,到现在对中小学生进行红色强化洗脑。一直在用反传统的理念、物质欲望来层层蒙蔽人先天的本性良知,使人的行为不断偏离对应于良知的道德正轨,从而使生命在无知中造下不可收拾的罪业。

少年时的张红兵,被洗脑后,完全背离了本该有的纯净的亲情、家庭的温馨,使至亲的亲人失去生命。成年后理智清醒,良知复苏,痛悔不已,对早年被灌输的“狼奶”亦痛恨不已。而在邪党这么多年的毒害中,又有多少人完全偏离了道德正轨,而使生命走向毁灭呢?

按照良知的指引,回归道德的正轨,才能让一个生命真正的安全,而真、善、忍是良知的最好指导。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