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法律手段否定迫害

更新: 2021年05月1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一日】两天前早上,母亲给我打电话说警察来了,说她发资料。我马上意识到这是邪恶的“清零”迫害来了。我立刻赶了过去,到那后有四个警察还在母亲家翻东西,他们给我出示了一张“检查证”,我本想给他们讲真相,但是他们根本不让你开口讲话,也可能是因为开着记录仪被邪党监控着,怕被追责。最后他们把母亲带走,让我回家听消息。

晚上老公下班后,跟他说了情况,我们就打算去派出所。出门前老公反复问我:“到底有没有法律说法轮功是×教?”我告诉他没有,国家认定的14种邪教里没有法轮功,上网或用手机都能查。老公说:“那好,一会儿你别说话。”

到了派出所,我们找到办案的所长,老公问他为什么抓人?所长刚一说因为×教,老公就正气十足的告诉他,“别张嘴就邪教,谁是邪教?有法律说法轮功是邪教吗?有法律就拿出来,今天你们把老太太带走时是健健康康的,现在被你们带走这么长时间,也不知道吃没吃饭,喝没喝水,回家时我们可要验伤,如果出了什么问题,我们就找你。什么时候放人?”估计该所长也没想到家属会正气十足的找他要说法,最后只能表示现在老太太在里面很好,什么事都没有,我们给准备了饭和水,一会儿还给检查身体,让我们先回家24小时等通知。

回家时,老公跟我说不行咱就请个律师,打官司。晚上我躺在床上睡不着,心里想着他们说要24小时,心里有不好的预感,他们想要進一步采取拘留迫害,知道这是不好的念头,心里想着否定它,但是觉的还是该做点什么。今天老公面对警察时的表现是我没预料到的,老公说请律师,这是不是师父点化我,换种方式,要采取必要的法律手段来反迫害了?

第二天早上,我就上明慧网搜寻到了一位同修写的告警察违法的刑事控告书模板,在这里要感谢同修控告书写的真好,内容很全面。下载后進行了修改,并准备了国家认定的14种邪教和新闻总署50令的相关文件存到了U盘里,出发去派出所。路途中心里也在不断的斗争,现在就把控告书递交早不早,也许一会儿就把母亲放了,就没事了,这样会不会起反效果,反倒刺激了他们,而且在中国公检法都是一家,和他们打官司,能公正吗?这时师父打来一念:“法是慈悲众生的,但是威严同在”[1]。对呀!顿时觉的自己正气开始足了,同时不断的提醒自己,去掉党文化的争斗心,排斥怕自己会受到牵连的私心,大法弟子的使命是救人,心中应该想的只有慈悲和救度。公检法人员被邪党操控利用,现在连真相都不敢听,其实很可怜的。

逐渐的,我不再执着结果了,不再想母亲什么时候能回来,只想不论走到哪一步,我都要把真相以控告书的方式传递给他们。到派出所后,我先找地方把控告书和相关资料打印了一份,就开始打12389等电话進行投诉,目地一个是想通过监察部门对办案人施加压力,一个是给所有部门的经手工作人员明真相的机会。同时不断的发正念求师父加持,解体所有阻碍公检法人员听真相、并利用他们对大法弟子犯罪的一切邪恶因素。就这样一上午,我不断的给12389,分局的督审科,纪检科,甚至纪检委都打了投诉电话,投诉他们滥用职权,违法办案。

接电话的工作人员一听到是法轮功的案子时,就开始互相推诿,这时不要气馁,每个接电话的都是有缘人。他们统一论调都是,我们这是合法的办案,国家说不让练,就是违法的,我们办案没有错。这时告诉他们14种邪教里面没有法轮功,你们自己用手机或上网都能查,你们说违法,拿出证据,哪条法律认定了,拿给我看,我要书面的证据,不要光嘴上说。我说我的要求不过分吧?如果拿不出,我就去检察院告他们违法,我已经准备好了控告书。这样对方就问:“他们没给你出示吗?我会替你和他们沟通,听电话吧!”

到中午的时候,我看见他们把母亲送上一辆警车,想拦没拦住,就找到办案的所长,问把我母亲送哪?他虽没说,但是感觉到他此时的底气明显不像昨天那样足了,语气也很无奈,表示现在这不还没有定结果吗?也许一会儿就回来了,让我别着急。我再次要求,把说我母亲违法的法律文件拿出来给我看。他拿不出来。这时我把准备的刑事控告书和14种邪教,50号令的文件交给他,说这是我准备的控告书,因为比较匆忙还不太完善,我回去后还会修改,你先看看。他收下了。

后来再次询问把母亲送哪,我说我去找,他们就告诉我去看守所了。这时分局督审给我打电话,叫我放心,母亲不会有事,说已经找他们大所长了,已经批评教育他们了,劝我回家听消息。我对所有接听我电话的工作人员都表示了感谢。

下午四五点点钟时接到了电话,说办完取保候审的手续后就送我母亲回家。要求母亲以后每个月去一次和他们“聊聊天”。

有的同修可能会说,取保候审?这不没完事吗?就这个问题我和母亲沟通了一下,我们认为这是师父慈悲,给基层警察一个月一次的得救机会,大法弟子所到之处都要把大法的慈悲留给他们。

这件事过后的几天,我都在反复回想每个细节和我思想中出现的每个念头,不断的在排斥因此生出的欢喜心,争斗心和显示心,感触良多。现在大陆各地方都在“清零”,大家都觉的奇怪,正法随时要结束了,邪恶怎么反倒猖狂了呢?明慧网每周发表严正声明的人数都很多,我们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大家都知道越到最后法对大家的要求越严格,我们想想自己的执着放下多少?人的观念转变过来多少?有没有放下“私”?师父讲过现在的人都是高层来的,都有各自的使命。

通过这次经历,我觉的现在用控告书以法律形式比从前的讲真相方式更能触动公检法人员,大法洪传这么长时间,他们谁说不了解大法真相的,我觉的那是说谎。当然公检法内部大部份人都不想参与这件事,但是总会有个别的人,想借此捞点政绩的,那么这份控告书就更能触动他。凡是有点思考能力的都要衡量一下为了这点好处,哪天把自己搭進去合适不?

建议大家都下载一份控告书,给家人看看也是有好处的,能增加他们的正气。大法弟子的家属这么长时间跟着担惊受怕,很不容易。

这是第一次写文章,里面可能会有我没意识到的人心和不足,请大家谅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