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与“不要”两重天

更新时间: 2021年04月15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五日】师父说:“那么从历史上看,如果是这么大一件事情,大家想想该做什么样的准备。其实安排的很详细了。甚至于每个大法弟子怎么走他的路,遇到了不同的情况,怎么進、怎么退,然后出现了不该有的状态的时候怎么办,都安排的非常详细。不管怎么样,作为一个生命来讲,得自己说了算;你想修、你想要、你想做,你不想做、你不想要,那都是个人说了算,所以这就很难了。”[1]

一思一念不在法上,就会带来魔难,而正念对待迫害,又会使迫害解体。A同修、B同修都是老大法弟子,她们在面对迫害时的修炼实践中都验证了这一点。

一、A同修的故事

迫害初期,A同修看切磋文章提到旧宇宙安排“大法弟子不免狱”,头脑中出现一念:不免狱也得修啊!这看似坚定的一念招来了八年冤狱(表象上是A同修发真相资料被举报)。

在监狱除了暴力强制转化,还有离散同修家庭关系的迫害。邪恶常常威逼同修选择:要大法?要家?有的同修顺着邪恶就答:要大法。实质要了迫害。反迫害中,A同修凡事知道找法,用法来破除邪恶。师父明示:“因为炼功搞的俩口子离婚了还不行。”[2]因为不转化、不穿囚服,A同修八年仅见过丈夫三面,后五年一次没见,连监狱超市也没去过。

强制转化不行,另外空间的邪恶想拆散家庭。在监狱里有同修牵挂丈夫没人照顾,有同修担心丈夫出轨,结果。不少同修丈夫外遇或离婚。

当有人和A同修切磋此事时,A同修说:“咱们修大法做好人没有错,他得等着咱们。”邪恶控制一个常人女子,对A同修的丈夫献殷勤两年,又洗衣服又烙饼又包饺子,A的丈夫饺子也吃饼也吃就是没动邪念。A回家时,丈夫不仅把儿子供上了大学,还打工攒了五万块钱。那个女子找到A说:“姐,你家我姐夫是世上最好的男人,他动一点心思,这个家就不是你的!”其实,A的正念也成就了丈夫。

出狱前,邪恶换了招数,对A進行身体迫害。表现上吃不下饭。另外空间不断给她打念:你该走了,就这么安排的。在维护法的基点上,A不断排斥、解体另外空间的干扰,历时四个月否定了迫害。A的认识是:大法弟子修到最后一步功成圆满,这个肉身不是我自己的,是大法给的。决不能以病业假相失去肉身,给法、给众生造成负面影响。

出狱后,A吸取教训,在反迫害上法理越来越清晰:我们是正法弟子,怎么正?大法里没有的,我们都要否定。我们主元神已经被师父从本质上、微观上彻底改变,师父是父,师父是师,我们是师父的大法弟子。我们就是证实师父的宇宙大法,救度众生和清除包括旧势力与中共邪党在内的一切旧宇宙尘埃。诉江和迫害无关,清零和大法弟子无关。

坚定正念,十年来A同修一直稳定走在正法修炼路上,身边多位亲友得法走入大法修炼。

二、B同修的故事

目前,在大陆,邪党以“清零”名义,仍对大法弟子实施骚扰、绑架,绑架后,以释放、保外就医、判缓刑威逼利诱大法弟子写放弃修炼的“三书”,并在写之后或照旧判刑、或即使回到家中,也被要求不断写思想汇报、刷脸发给派出所或居委会继续迫害。根本目地还是毁掉大法弟子。

B同修平时三件事都做的比较稳定,但对否定旧势力迫害的法理不是十分清晰。面临迫害,她怎么做的呢?

承认迫害進了看守所

B同修在一老同修家做家政工作,去年九月份,该地派出所警察登门大规模绑架大法弟子。下午三点多,四个着装警察上门,直奔老同修而去,要抢劫老同修的大法书,遭到老同修坚决抵制。警察翻到了真相币与二维码卡片。警察问B同修: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 B同修回答:是。警察说:你和我们走。老同修赶回来的儿子也说:去核实一下情况。过程中B同修没想到师父,也没想到法:“当有邪恶之徒问到你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时,可以不答理他、或采取其它回避方法、不要主动被邪恶带走。”[3]却寻思:老同修儿子在政府机关上班,应该没啥事。到派出所还想着,老同修儿子咋没来接我呢?指望上人了。结果,当晚九点被送到看守所。两个看守所拒收,直至次日三点。B同修这时也没想到师父不让我進去,只觉的脑袋木木的,被动随着警察安排。在这种不该有状态出现情况下,下一步该怎么走呢?

正念背法,否定背监规,不写“三书”

一進了看守所,首先被要求背所谓监规,并要求三天背会。B同修一看:第二条就是什么拥护邪党领导;还有什么悔过自新、改造人生观、世界观。这时B同修一下子清醒了:大法弟子怎么能背这个?开始背法,B同修平时学法、背法比较多,她开始整天背法、发正念。同监室关押了九名大法弟子,第三天监室班长来检查,有的同修说我不认字、有的说记不住。班长问:有没有不背的?话音刚落,B同修一下举起了手。班长气哼哼的说:让你中午值岗、晚上值岗!掉头走了,这事不了了之。

第二天,警察拿着打印好的“三书”来了。现在邪恶又换了面孔:和颜悦色;反复劝说,信誓旦旦许诺:照着写就行,写了就回家,回家再炼呗,炼也没人管。B同修坚决的说:根本不可能写的。

B同修每天背《论语》、《位置》、《弟子的伟大》,一心否定转化。二十天后被转到大看守所。自己单独和四十多个普通嫌疑犯关在一起。再次面临背监规、写“三书”,因为不肯背监规、不写“三书”,就不给牙刷,不给坐垫。看守所一再强调:法轮功不写“三书”,就要重判。实际情况如何呢?

否定写“三书”取保候审

在看守所第二天,B同修就出现下体流血现象。在不给坐垫坐凉板时,常人不断的说:哎呀,别凉着。坐半个月时,出现腹痛,B同修不知哪里冒出一念:这不是凉着了吗?人念又招来迫害,顿时疼痛加剧,汗冒出来。最后被看守所强制要求检查,做B超,两次外检。检查结果是“癌症”。

B同修对身体情况,法理不清了:是不是师父让我出现病业假相出去呢?邪恶钻空子,B身体出现虚弱假相:急速瘦弱,走几步路心脏激跳。其实,大法洪传,以祛病健身奇效和提升人道德为世人称颂,“病态”虽然或许可以使同修摆脱监牢,但无法证实大法,更不利于讲真相救度世人。

看守所加紧威逼同修写“三书”:所长、负责警察、犯人全来了:赶紧写了,马上就保外!所长还给包间警察施压:任务交给你了!包间警察天天来磨B,最后B说:怎么我都不会写的!包间警察才作罢。

所长还专门给检察院打报告。外面检察院找到B同修的儿子,保证“转化”就可以取保候审。看守所破例让儿子与B通话,B没给儿子劝说自己的机会,说:“儿子放心,妈妈二十多年没有病,今天也绝不会花那无谓的钱去治什么病。”看守所让吃药、手术、化疗。被B坚决拒绝。面对身体这种状况,B把心一横:去留由师父安排。正念一出,奇迹发生了,和儿子通话当晚,血止住了。

不背监规,看守所又出新招:让背《弟子规》。B比较清醒:“作为大法弟子来讲,正念来自法,修的不是你人的主意怎么好、你人的办法怎么高明,修的是你在对待问题时是否用正念。”[4]我的时间得背法,《弟子规》好不好我也不背!后来看守所还专门找个“佛教徒”大讲佛教那一套,B明白这是不二法门来了,佛教徒讲,B就排斥,在心中念发正念的口诀。后来此人软磨硬泡配合警察让B写“三书”。鼓动同监室人都给同修脸色,说:你不写躺倒了,将来还得我们伺候你!结果此人自己躺下不能动了,打了三天吊瓶才好。最后,看到同修精神状态改变了,没采用任何医治,吃睡正常。她也退出了邪党组织,还跟B背师父经文,把《做人》、《因果》、《迷中修》特意抄写背诵,监室好几个人都跟着背。

因为不写“三书”,取保候审被检察院驳回。看守所所长也强烈表示不满。谁也没想到的是,几天后视频开庭,B被判刑六个月。一个月后从看守所回到家中。而一位老同修因为顾虑儿媳生孩子,配合写了“三书”,结果被量刑两年两个月。

B回家后与同修切磋,绑架也好、身体不正确状态也好,都是自己法理不清,“要”使邪恶迫害得逞;而坚决否定迫害时,“不要”,师父有的是办法:“迫害发生了,那我就利用其为大法弟子在证实法中否定迫害,从中树立大法弟子的威德。”[5]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十年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理性〉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再精進〉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也棒喝〉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