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一九九三年东方健康博览会上得遇师父

更新: 2021年05月1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七日】我出生在农村,后来進了工厂工作。疾病的折磨使我每天头疼、头晕、牙疼、腿疼、腰疼。最糟糕的是两条腿,不分时间、地点,没有前兆的会突然不好使,致使我瘫倒在地,失去知觉。最难受的是每年一次的肺炎病,我得躺十多天,那种感觉真是生不如死,是用语言表达不了的。后来,我就开始练气功。

一九九三年,东方健康博览会在北京国际展览中心举办。我当时想去看看各个门派的功法,到了那里一看,好多门派展台前都没有什么人,只有法轮功那里围着的人非常多。我很好奇,就在那里看法轮功师父亲手给人治病。

我看见有两个女的和一个男的推着轮椅,把瘫痪的病人带来了。两个女人搀着病人。法轮功师父让她们放手,她们担心病人,就是不放。师父说:“你不放手,找我来干什么?”她两人脸一红,就撒手了。师父对病人说:“往前走,往前走。”那个人不敢走,说:“二十多年了,我都忘了怎样走了。”师父说:“走了,就想起来了。”那人就真的走起来了。三个家属特别激动,当时痛哭流涕,跪地磕头,感谢师父。

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大法弟子过来说:“师父,您看我的手被咬了。”他帮师父给人治病,把坏东西抓到了手里。那灵体“吱儿吱儿”直叫,比耗子的声音还大,他的手眼看着往上延伸着变黑。师父说:“没事。”就用手对着年轻大法弟子的手往下慢慢的划了三下,黑色马上就退下去了。

中午,都要吃饭休息,我就到处去看看。我正好碰到师父一个人走过来,我就很有礼貌的跟师父打招呼:“大师好!”师父对我说:“什么大师啊?师父!”当时我没明白是怎么回事,还挺纳闷,我以为“师父”这个称呼很普通,太平平淡淡,“大师”是一种尊称。可为什么师父说不是大师,是师父呢?

几年以后,我修炼法轮大法了,我才觉的真的是应该称呼“师父”,师父是早就把我当弟子了,只是自己当时的悟性太差了,没有反应过来。

后来妻子修炼了法轮功,但是我没能在那时走進修炼中来。

一九九七年的春天,法轮大法在我地区洪传。我那时得了肺炎,躺了一个星期。这种肺炎一年一次,病的时候非常憋气,疼的特别厉害。妻子说:“别老躺着,到水库边遛遛弯儿吧!”我出去后,正好路过一个炼功点,看到法轮功学员正在做头顶抱轮。

我想,炼这个功能祛病,那人家抱轮,我也试试吧。我学着前边炼功人的样子,双手举过头顶。刹那间,我觉的象头上的巨石落地,砸在了脚面上。我浑身种种疼痛全无,一身轻松,爽快。我震惊了!怎么会这样呢?!吃药、打针都治不了的病,怎么会这样就没了呢?!为什么是这样呢?!太神奇了!

慢慢的,我开始了看书学法,才知道大法不但能给人调整身体,还能大大提高人的道德境界。法轮大法使我知道了如何做人,如何做一个对人民有益的人,绝不给他人添麻烦的人。

我终于找到了师父。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流氓集团为了一己之私,栽赃造谣、污蔑诽谤法轮大法,疯狂迫害大法弟子,不许我们修炼。

但是,什么是好,什么是坏,我是很清楚的。一个人走过的路、经过的人和事,把他的眼睛蒙上,就没了吗?是用什么手段、什么方法就能改变的吗?我家祖祖辈辈是农民,没有多大的见识。可是,我知道哪儿疼、哪儿痒。我炼法轮功,我的病好了,我会做一个好人了。这一切的一切,事实就是事实,法轮大法好!

后来,我和妻子因到天安门打横幅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中共恶党迫害,被绑架到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月。回来后,厂里逼迫我们写“不修炼的保证书”,我们夫妻俩都不写,我们坚定信仰。最后,我们被无理开除公职。

我们一点都不后悔,我们继续修炼法轮大法,一直到今天。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