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社区人员讲真相 破除“清零”骚扰

更新: 2021年05月0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五月二日】二零二零年八月五日,社区的工作人员刘女士,又来电话叫我签所谓“三书”。我问是谁指使的?她说是上边的指令。我接到电话后邀她们到我家来,我想给她们讲真相。刘女士答应两天后来我家。

八月七日刘女士来了,还带来一位男士。他自我介绍姓赵(刘女士介绍说是社区领导赵主任)。我把他们请進屋后就开始说:我邀你们来就是想跟你们说一说心里话。你们打电话骚扰我是违法的,希望你们不要再这样做了,我是为你们好。我接着问赵主任:我们国家现在是法治还是人治?他没有回答。

我告诉他:中国现在是人治不是法治。为什么是人治?因为现在是有法不依;执法不严;党大于法。从法轮功被迫害这一事实就足以证明。法轮功是佛家修炼大法,《宪法》规定信仰自由。我们的任何言行都在国家的《宪法》规定之内,而中共迫害法轮功完全是违法的。我问他:国家公安部认定的十四个邪教都有哪些?他说不知道。我说:你们最好去网上查一查。说法轮功是“×教”是江泽民的胡言乱语。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我们讲真相要求停止迫害,你们把这种反迫害叫反党。因为法律上没有反党这一说,所以中共就捏造一个罪名:什么颠覆国家政权罪;破坏法律实施罪。这些罪名都是荒唐的、站不住脚的。这也只有独裁政权才能做出的荒唐之事!

我还问他:你们做这个工作的,你们看没看过《转法轮》?他们说没看过。我说这太遗憾了。《转法轮》中师父教我们修炼真、善、忍,让我们要做个好人,做个更好的人。我们修真、善、忍做好人,你们不让,要我们转化,转化到哪去?搞假、恶、斗?做坏人?

我接着说:我没炼法轮功之前,身患二十五样疾病。有冠心病、癫痫病、糖尿病、腰椎间盘突出症、关节炎、血压高、胃溃疡、失语症等。中西医我都治过,北京、上海名医专家都看过,也没什么效果。因而导致不能正常工作。一九九七年我修炼法轮功后,所有的病症都好了,现在无病一身轻。而我妻子由于受迫害,轻信了谎言,签了“三书”,放弃了修炼法轮大法。二零一六年患了卵巢癌,二零一七年离开了人世。

赵主任说:得了癌症谁也没有办法。我说:你婶得的卵巢癌是晚期。但是医院在做病理检查时,子宫没有发现癌细胞。都说这个病例特殊,都觉的奇怪。他们不知道这是修炼的结果。如果你婶不放弃修炼绝对不会走的。在真修法轮功的弟子中,患各种癌症因修炼痊愈的不计其数。

赵主任又问:“天安门自焚”是怎么回事?我说:“天安门自焚”完全是中共自编自导自演的栽赃陷害法轮功的骗局。新唐人的受奖纪录片《伪火》已经证实了这一点。“自焚”的主演,王进东被火烧那样了,头发都烧焦了,他双腿间的那个大雪碧瓶,装满了汽油却没有烧着和变形。这简直是离奇!中央电视台的记者李玉强也不得不公开承认这是后来补拍的。“自焚”另一个角色刘思影气管被割开,而记者采访她还能清晰的说话和唱歌?这也是一个离奇!明白人一看就知道是造假。再说我们修炼法轮功是不允许也不能杀生的,自杀也是犯罪。这是大法对修炼人的基本要求。

赵主任又问:现在有多少人炼功?我说:现在全世界有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有一亿多人在修炼法轮大法。台湾有几十万人修炼,唯独中共迫害法轮功,不允许老百姓修炼。

赵主任又问:法轮功不违法,为什么没给你们平反?我说:当初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也是他一己私利妒嫉法轮功。其他几个常委是不同意的。他喊口号叫嚣:“要三个月消灭法轮功!”他违法成立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组织(610办公室),动用了当时国家四分之一的财力和所有部门开足马力迫害法轮功,手段之残忍,行为之卑鄙,令人发指!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二十多年了,法轮功不但没有被消灭,反而修炼法轮功的人越来越多。邪不压正!江泽民因此被告上国际法庭,他犯下了种族灭绝罪和反人类罪。迫害法轮功的罪魁祸首是江泽民,我们就是要追究他的罪责。所以才有后来二十多万法轮大法弟子起诉江泽民到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说为什么不给法轮功平反?因为法轮功是合法修炼,中共如果承认了迫害违法就等于承认自己错了,这个责任谁也承担不了!因此,现在迫害法轮功是江泽民的爪牙和嫡系还在继续执行迫害的政令。其实共产党才是地地道道的邪教,它不能也不配给我们平反。中共从迫害法轮功那天起,神就已经定下了它的灭亡!

我接着又问:你们看没看过《九评共产党》?赵说:没看过。我说:没看过也太遗憾了!中共建党近百年,篡政七十年。只有《九评》说清了共产党的邪恶本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也正是顺应了中共的邪恶本质,才得以实施。《九评》问世十六年了,共产党不敢面对和回应,更害怕让老百姓知道、也不让老百姓看《九评》。现在通过看《九评》明白了真相的人们,纷纷三退,现在已有三亿多人退出了党团队组织。我也用真名做了三退。

赵又说,共产党给你们开工资,你们还反对共产党。我说,赵主任我给你纠正一下。不是共产党给我开工资,共产党不生产也不营业,它哪来的钱给我开资?我的退休金是我自己通过劳动挣来的报酬。是我自己积累下的,只是政府替我们统一保管而已。我如果在职时不交五险,政府是不会给我开资的。再说社会的一切支出都是我们劳动者的纳税钱。共产党盘剥了我们所有的纳税钱,而且无限制的消费,造成了我们养活一批政府官员还要养活一大批党务官员。这是多么沉重的负担?

我又问:赵主任你一月开多少钱?他说:三千多元。我说:如果没有共产党官员的无度支出,我们的工资至少要再高出一、两倍!我们的税收比例大约是百分之五十和法国的差不多少。而法国住房、医疗、上学都是免费或有补助的,而我们国家这三大费用都是要自费的。如果没有了共产党(国外的政党支出都是靠党费和社会捐助及少量的政府补贴)减少了一半的税负。我们才真正能过上好日子了!我们的工资、住房、医疗及其它福利至少要和台湾打平。那时赵主任你的工资就不是三千元了,一万两万甚至是更多。

赵主任问我:我们这次来也是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困难,如果有困难你尽管说,我们一定会帮你解决的。我回复说:我先谢谢你们了。我没有什么困难,只要我能正常修炼不被干扰,什么困难都能解决。

我还想继续给他们讲一讲三退的事。这时赵主任又来了电话,他们就匆匆告别走了。我说:今天是立秋,我在包饺子,你们吃了饺子再走吧。赵说:不了。临走时他还有气无力的说以后还会再来。

我说:咱们是朋友了,你来串门我随时欢迎。

打那以后社区再也没有人来过。

对于邪恶“清零”干扰,我认为这是对我们修炼人的一次考验,也是一次向具体实施迫害人员讲清真相的契机。有的同修采取不开门、不见面不配合的办法这不是上策。有的同修顺应邪恶到派出所到社区,结果被围攻恐吓强行签了“三书”;还有的同修家属受到恐吓被迫也签了三书。我们不应该有怕心。师父明示:“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1]。我们应该堂堂正正的去讲真相,让那些不明真相的社区和公安人员了解真相,不再做帮凶和爪牙,从而为他们自己和家人留一条后路。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