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哑巴”表哥的奇缘

更新: 2021年06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日】大法神奇殊胜,法力遍布洪微。本文所讲的事例,仅仅是大法威力在世俗层面的一个小小体现。大法能给人类带来世间的福祉,而大法的神奇和殊胜更是为了让人返本归真。

* * *

我大姨家住在贫穷的农村。大姨有个儿子,今年六十岁,听不见声音,不会说话。我问大姨:他以前叫过妈吗?大姨说:叫过。他十二个月的时候,得了脑膜炎,没有钱去医院看病,找了一个老太太,她专门看小孩的病,老太太往他耳朵里滴了象紫药水的东西,在脚上糊了药。自那以后,他就聋哑了。

他不但聋哑,还傻,天天吃完饭,就出去溜达。他看见谁家干活,就去帮人家干,人家不用他,撵他走。他不但不走,还生气。村民们撵不走他,拿他也没办法,只能由着他。他不但在本村干活,到邻村不认识的人家,他也跟着干活,干活也不要任何回报。

因为他这种不正常的举动,附近的乡里乡亲和家里亲属都管他叫“大傻子”,我也不管他叫大哥,随着大家叫他“大傻子”,只有大姨叫他“哑巴”。大姨夫去世后,大姨和“哑巴”相依为命。

还记得我小的时候,“哑巴”经常从农村步行几十里路来我家。因为他傻,我们也不留他,吃完饭,就比划着手势,让他回家。他走的时候,会拿走我家的东西,他或许根本就不明白那叫偷东西。

我妈每次去大姨家,“哑巴”还会趁我妈不在屋的时候,把我妈兜子里的钱拿出来,揣他自己兜里。他既不会花钱,也不会把钱藏起来。大姨管他要,他再把钱拿出来给我妈。他现在六十岁了,还是这样做。

大姨说“哑巴”是一级残疾,他俩是低保户,每月他俩有四百多元的低保生活费。大姨八十岁了,他俩也不能种地,把地承包给别人种,承包费一年七、八千元,他俩就靠这七、八千元和低保费,过着捉襟见肘的生活。

二零二一年三月初,大姨让我去给她看家,给她养的鸡、鸭喂食,她要带“哑巴”去看病。平时我也挺忙的,但我可怜大姨和“哑巴”,就去帮忙了。

刚進屋,大姨为款待我,包饺子呢。我还没坐下,大姨向我伸出左手,让我看,她说,手指头抽筋了。我赶紧给她揉开。又包几个饺子,又抽筋了,我就又给她揉开。

要吃晚饭的时候,“哑巴”回来了。我看他脏兮兮的,让他洗手吃饭。他坐那长出一口气,表情痛苦。大姨说,“哑巴”这些天老是龇牙咧嘴的,也不知道他哪儿疼。

晚饭后,大姨手指头频繁抽搐,我就摸大姨的手,两只手都是凉的,但是左手比右手明显凉很多,左手腕都是冰凉的。我说:“大姨,你跟我学炼法轮功吧。”于是,我教大姨炼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是静功。

从炼功一开始,大姨手指就不抽了。过了一会儿,大姨说,左手往出冒凉风。又过一会儿,大姨说,左腋下冒风。我说,你那个胳膊有毛病,这是大法师父给你往出排病呢。炼到结印时,我看看“哑巴”,“哑巴”正全神贯注的看着我俩炼功。

我原本以为“哑巴”有些傻,根本不能学炼功。我想,他既然看,我就帮他做个结印姿势吧,因为结印简单。他就结印坐着,一动不动。过一会,我摸“哑巴”的手,竟由凉变热了,这太让我感到意外了。

我有一个强烈的想法,马上教会“哑巴”炼功。我教“哑巴”第五套功法打手印,这是比较复杂的一套动作,他基本都能学会,一点不比正常人笨。单盘腿他盘不上,散盘时,两个膝盖都翘的很高,几乎要立起来了。炼着炼着,他两个膝盖落下去了,两条腿快放平了。

炼完静功,我又教他炼动功。我彻底震惊了,“哑巴”一口气跟我炼了一个多小时的功,而且动作基本都对。

我很困惑的问大姨:“看他的炼功动作,也不笨哪?!”大姨说:“院子里的玉米篓子和那个手推车,都是哑巴自己做的。”那个手推车象小马车那么大,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是手工做的。要不是大姨说,我根本就不敢相信那个车是“哑巴”做的。

大姨让我给“哑巴”听大法师父讲法,我拿MP3上的耳机,放在他的耳朵上,调到最大的音量。听到师父讲法的一瞬间,“哑巴”的脸色一下子严肃起来,表情很庄严。

他站了起来,手指着天,指了好几下。我说:“对,这是天法。”他又坐下,把两个胳膊肘支在桌子上,(我觉的是他天目看见师父讲法时的动作),重复两次这个动作。我说:“是,师父讲法时就是这个姿势。”

他又站起来,用手比划着,意思是这个人个子比他高,而且是个“大官”。接着,“哑巴”又比划着飞翔的动作,我无法真正明白他的意思。这几个动作,他反复比划着。这时已经半夜了,我就让他上炕睡觉。

刚躺下,我就看他不停的、有规律的上下嘎巴嘴(东北话:嘴一张一合,很费力的想要发出声音,还发不出来),他用手捏他的喉咙,揉他的喉头两侧。嘎巴嘴四、五下,嘴的动作是要发“妈”字的口型,但发不出来。

折腾了半个多小时,他突然发出:“妈、妈、妈妈、妈……!”的叫声,我无法用准确的语言形容我当时的心情,太神奇了,我感到自己的心脏、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被震撼了,师尊太伟大了!六十年的“哑巴”能说话了!

“哑巴”叫妈的声音还挺大。大姨激动的说:“我是你妈妈,小春,小春,我是你妈妈!”小春是“哑巴”的小名。

我双手合十,闭上眼睛,早已泪流满面。哑巴学着我的样子,也双手合十。他笑了,几十年来,我第一次看见他像正常人一样的笑。

这是发生在我身边的真实事例,法轮大法是性命双修的功法,能从人身体的最微观改变一个人的生命,造就一个新的生命。在法轮功修炼者身上,这样神奇的事例不胜枚举。

我本人是一名护士,曾经有着体面的工作,因为坚持信仰法轮大法,被非法劳教和判刑过,我失去了工作,然而我从未后悔,我也从未动摇过修炼的信念,同样法轮大法也再造了我的生命。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