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旬法徒信师信法 讲真相救众生

更新: 2021年05月2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四日】我出生于民国十八年,现已年过九旬。六十八岁时,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至今已经修炼了二十五年。我一直很感慨:我幸运啊!我得到了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法轮大法,成为了一名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

修炼法轮大法前,我的心脏、胰腺、肾、前列腺、腰椎间盘、耳朵等都有问题。在不断的修炼过程中,师父为我延长了寿命,化解了无数的魔难,我才能够走到今天。师恩浩荡,弟子难以回报,唯有精進实修,才能对得起慈悲伟大师父的救度。

信师信法

师父说:“有一部份学员心性、境界提高的很慢,还是停留在感受上认识我与大法,总是从身体的变化和功能的体现上对我的一种感恩戴德,这是常人的认识。你们不想改变人的状态,从理性上也升华到对大法的真正认识,你们就将失去机会。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1]“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1]

我通过不断的学法,要求自己改变常人的认识,从理性上提升对大法的真正认识,从内心认识法。特别是我学了师父的《旧金山法会讲法》和《瑞士法会讲法》,改变了我当初得法时的“可以修成佛了,不再投生人了”的认识。我再学师父说的“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2]这段法,也不觉的玄了,也容易学懂新的《论语》了。

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来讲,本着这部法去修。师父曾经说过一句话,我说,“你呀,想修多高,你只要敢!””[3]师父给了我们什么,已经是无法用语言描述了,谢谢师父!

救度众生 兑现誓约

师父说:“什么叫大法弟子?师父教的就是你们这些大法弟子。洗净你们,把你们锻炼成熟,使你们能够去救度众生。这就是大法弟子。”[4]“大法弟子那就是肩负着大法弟子的责任,救度众生。”[4]

我知道:大法弟子一定要讲真相救人,不然的话,就称不上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了。我要听师父的话,一定要兑现誓约。所以,我一直坚持走街串巷,找有缘人面对面的讲真相。到二零二零年底,我共劝六千多人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

刚开始时,我不知道对谁讲真相,到处是人,人来人往,怎么开口呢?后来我发现,除了匆匆忙忙的上班族,忙忙碌碌的生意人,人行道上、公园里、超市里还有不少拄着拐棍、手杖,坐着轮椅的老人、病人,腰不好、腿不利索的也很多。我脑子里闪出一念:我为什么不去问问这些人的疾苦呢?我们修炼,不就是要修成无私无我、为他的生命吗?

第一次讲真相,我是给一位腰弯的已经快面向地、脚也不好的老太太。我告诉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诚心诚意的念,身体会好起来的。还给她讲了大法的真相,劝她三退。她听的很认真,非常相信,也愿意念“九字真言”,退了团。我所在城市的方言与老太太的苏北方言差距很大,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教会了她。

就在这个过程中,老太太的腰直起来了,不酸痛了,脚也能走路了。她拿着真相护身符高兴的走了,走了很远,还在挥手致谢。我也觉的很神奇,真的是太谢谢师父了!我知道这都是师父在做,这是师父在鼓励我呢!

从此,我就这样一个一个的给有缘人面对面的讲真相,讲法轮大法的美好,讲“九字真言”的威力。

下面举几个讲真相的例子,谈谈讲真相劝三退的体会。

二零一零年二月,我遇到了一位九十三岁的老头,他拄着拐杖在超市旁边闲逛。攀谈中,他告诉我他参加过“沙家浜游击战”,是个局级干部,现在在这里居住,其它两个省也有房子。我给他讲真相,劝他退出邪恶的共产党,诚心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人会健康,脚也会利索起来。他说:“退就退吧。”我送给了他一张我手写的“九字真言”。

二零一五年一月的一天,寒风凛冽,一个高个子老头坐在墙角边,一边猛的抽烟,一边不停的咳嗽。我关心的问:“为什么对着西北风坐在这里?”他说他有气喘病,我说:“那不能受冻,也不能抽烟。”他拿开手杖,叫我坐在他旁边。

我给他讲真相,让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他“嗯”了一声。他话比较少,但说话时最后带着“嘛”的音,有点官腔。交谈中,知道他是局级干部,对现实不满意,有些事情很伤他的心。他牢骚满腹:“我们那个年代,赤胆忠心闹革命,现在年纪大了(八十八岁),没人关心。”他越讲越气,猛烈的吸烟。

我打断他的牢骚,给他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讲贵州“藏字石”,劝他退党。他突然抬头望着我,说:“嗯,退就退吧!”我给他起了个吉利的化名,给了他“九字真言”纸条。他致谢后,站起来走了。一眼望去,很有豪气硬汉的风度,我想那是众生明真相后的底气。

二零一六年七月,我看到一个拄杖缓缓而行的老者。上前一问,他已九十四岁高龄。他说:“阎王在等着我呢。我吃不好,睡不着,出来散散心,看看这个世界。”我给他讲真相,劝他退党,不要带着邪恶的印记走。他听后,话象决了堤一样,滔滔不绝的讲起了他经历的中共历次害人运动。中共说什么战略策略,那都是阴谋;把人划分成左中右,任意打压;对上谎报唯命是从,对下耍威风不能反对。

我插话问:“你是领导干部啊?”他说:“我要什么,单位马上来人。要车子,马上派,还叫人陪着。”我说:“那你是局级干部吧?”他没有否认,反而叹了口气说;“唉,钱财多了有啥用,健康要紧。”他答应念九字真言,同意退党。他说:“我今天碰到你,感到很舒服。”

二零一六年八月,我在公园里遇到一个六十多岁、憔悴不堪的男子。我以为他膝盖有问题,他说不是膝盖有问题,是因为营养过剩造成了严重的糖尿病。当地有名气的三个大医院他都住过,“营养过剩导致严重的糖尿病”是专家下的结论。他从原来一百四十斤的体重,降到了现在的不到一百斤。医生说如不小心,会影响肾肝,甚至有生命危险。

他说:“在家休养不得清净,这个来访、那个请示的,什么事情都要找我。”他为了躲避,所以才到这个远离单位的地方,刚来不久。交谈中,知道他是航天系统一个单位的高级技术领导,他炫耀着他的荣耀。我的目地是让他听真相,念“九字真言”,退出中共恶党,得到救度。

我对他讲:“地位、权力、荣誉、待遇,这些东西救不了你的命呀!”他回答说:“身体是拆光的,没完没了的干,逼着我把生命交给党,也要把技术搞上去。我没有办法选择,象钉子被钉在板上。自己觉得光荣,又觉得悲哀,悲剧将发生在我身上。”我说:“告诉你一个好办法:你退党,念‘九字真言’。”我给他讲了真相。他说:“你讲的大法真相我听進去了,心胸宽多了,不再茫然了。如果历史能倒过去的话,我也炼法轮功。”他退出了中共恶党的组织。

我陪他走了一段路,又目送了他一段路。这是迷茫中盼望得救的众生,期待着大法的真相,我觉的身为大法弟子的我责任重大。这件事使我久久难以忘怀,激励着自己更好的讲真相、传福音。

一次,遇到一位坐着轮椅的老太太,由儿子推着。我给老太太讲真相,老太太马上表示同意退党,给她写有“九字真言”的纸条,她也要了。可是,她儿子强烈反对。老太太火了,骂儿子:“你爹死于文化大革命,你忘了吗?”最终,儿子没有三退,我很遗憾。

后来,我又碰到一次类似的情况:那是一个女儿扶着父亲缓慢行走,我给他们讲真相,父亲很同情法轮功被迫害,表示愿意退党。女儿却很凶,恶言顶我。父亲说女儿:“没记性,我当了二十年的右派,险些丧命,共产党是邪恶的。”

经过这两次的经历后,我调整了方法。我先表扬小辈:“很有良心,孝顺父母,真好。孔夫子讲仁者寿,你将来也会象你父母一样长寿的。”这样,小辈很高兴。然后,我再讲真相,劝三退,阻力就小了,而且两代人都会同意三退。

我一个人一个人面对面的讲真相,要花很多时间,速度慢。与同修相比,我劝退的人数较少。另外,我讲真相的对象有局限性,还存在真相讲不到位的情况,这些有待我不断的突破。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