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埋怨、指责的心

更新: 2021年05月2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四日】由于长期受邪党的灌输洗脑,凡事都不知道换位思考,从来都不想父母怎样生活的艰辛、好不容易把自己养大,专挑父母对自己不好的地方,总是和妹妹在背后议论父母的不好,和关系好的人在背后议论父母对自己的不好,有时还添油加醋的在背后攻击父母,父母要生活费也不给,总认为他们不缺钱,从小觉的父母不像别的父母那样疼爱自己,也不像自己这样疼爱自己的孩子。

修炼大法后,心性在大法中不断的升华着,知道了人的幸福、灾祸都是自己的德与业所致。就想不能怨恨父母了。但由于长期对父母的怨恨,怨恨心已经很顽固了,不是说想去就能去的了,好长时间发正念都去不掉。最后,就静下来找,找到怨恨心的根源是利益心所致,就对着利益心产生的怨恨心发正念。可能师父看弟子想要去掉对父母的怨恨心,给弟子把怨恨的物质去掉了。

现在我不但不怨恨父母,还能为父母着想,前几天母亲跟我们几个姊妹要累计十三年的生活费,我不但没有拒绝,生怕给慢了惹父母不愉快,在给母亲的生活费上也不和姊妹搞共产党的平均主义,父母跟我要多少就给多少。

去掉了长期埋怨、指责丈夫的心

和丈夫结婚整整三十年了,家里只要有不顺心的事就埋怨丈夫,好像他是我的出气筒,很多错误明明是自己的错也习惯性的埋怨、指责丈夫,爱发脾气,可丈夫每次和我说话都是平静的、平和的用道理说话,我很羡慕丈夫的说话方式,可我怎么也学不会。修炼二十几年了,这些心还是去不掉,我就求师父。感觉师父好像点化我看《解体党文化》,看了《解体党文化》,才知道温柔、文雅、诚恳、和善、宽仁、优雅的语言是中国传统的美德;才知道原来中国传统文化中有这么好的语言,慢慢的我能和丈夫平和的说话了,但语言还是比较生硬,脑中总是有一个生命说这样说话多难受呀,多别扭呀,多不自然呀,以前那样说话多自然,一直在间隔我的正念,使我很难达到和丈夫说话中、语言交流中那种平和、理性的结果,急的我团团转也不管用。

我求师父:师父帮帮我吧!我和丈夫说话总也达不到我想要的结果。女儿说:“妈妈,你跟爸爸说话时,先把嘴角向上翘,笑一下再说话。”我就试着每次说话时先保持笑容。慢慢的我和丈夫说话会笑了,也能平和的讲道理了,可一急起来又回到了原来的说话状态,这时,两个法轮就在我两个耳朵里转提醒我,我就冷静下来反思自己。

现在,间隔我和丈夫说话的那个物质没有了,但是习惯了那种不好的说话方式语气,时不时还会返出来,我就时刻查找自己,我想在大法的熔炼中我一定会修好自己的。以前,我从来都没有真正为丈夫着想过,说话做事从来都没有考虑过丈夫的感受,也不知道也不会站在丈夫角度换位思考看丈夫能不能接受;现在我能真正站在丈夫角度为丈夫着想了,对丈夫生出了真正的善心。

反思自己和丈夫之间说话的语气,修的这么艰难,都与中共邪教化洗脑、宣传有关,什么“男女平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等等。以前听过一节邪党的党课,全是教人无原则的跟邪党走,那时我以为从此找到了人生的真谛,和丈夫之间说话总要表现出女人的“大将风度”,威风凛凛,认为那是一种能干;而传统中女人的贤惠秀美、怎样做个贤妻良母根本都不懂,接受的全是邪党的霸权主义,怎样整人、治人、害人那一套。

现在写到这,回忆得法之前被邪党的党文化洗脑的很可怕,道德全无。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