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我厂两百多位工人“三退”

更新: 2021年06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八日】大法神奇殊胜,法力遍布洪微。本文所讲的事例,仅仅是大法威力在世俗层面的一个小小体现。大法能给人类带来世间的福祉,而大法的神奇和殊胜更是为了让人返本归真。

* * *

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今年六十岁。现在我讲讲自己在家庭和工作单位修炼心性、证实法过程中的几个故事。

亲家得福报

二零一九年正月,儿媳坐月子。期间,儿媳娘家的亲戚、朋友来串门,我就见机讲法轮大法好的真相。亲家公、亲家母、儿媳的姨、舅舅、月嫂、送快递的、朋友,他们都明白了法轮大法好的真相,并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

几年前,儿媳的父亲因腰间血管狭窄,做过一次手术。术后,不能干重活,常年在家休养,转身取东西都得小心。我儿子、儿媳处对象期间,亲家公发烧不退。去医院检查,医生说:“干活抻着了,造成腰部皮外红肿、腰椎感染。”做了第二次手术,把腰椎上化脓的烂肉刮掉了。主治医生说:“腰椎打上了钢板,能上班工作了。”

可是两个月后,因钢板螺丝不匹配,感染发烧,又把亲家公腰部的钢板取了出来。两年间,亲家公做了三次手术。亲家母说:“我丈夫这一生做了四次手术,以后什么也干不了了。”我说:“家有活,叫我儿子干,让亲家好好养一养。”亲家母听了,很高兴。

我给亲家公讲真相,他听的很认真,我讲了“天安门自焚”伪案、“藏字石”、邪党杀了很多人,坏事干绝了,天要灭它……亲家母和亲家公明白真相后,用真名退出了中共的共青团、少先队组织。

亲家母提出要带孙女。我说:“那我找个工作,帮助儿子还贷款。”她说:“好啊!”

我想只要能接触到人,能做三件事,我干什么工作都行。两天后,一位同修来儿子家看我,她说:“这边工作好找,你年龄大一些(当时我五十八岁),我回去找老总商量一下,看看需不需要人。”过了两天,同修告诉我:“老总同意你来我们厂,给办公室打扫卫生,然后在食堂干点活。你有时间可以给厂里职工讲讲真相。”我说:“那太好了!”

我把真相U盘留给了亲家公和亲家母。看完真相资料后,亲家两人身体变化很大。亲家公在家做饭,干家务,还经常抱孙女上下搂。上次我去看他们,亲家公原来蜡黄的脸,变的红光满面,他正在楼下领着孙女玩呢。我问:“是你抱着孩子下楼的吗?”亲家公说:“是呀!自从我看了大法真相后,你要我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天天念,所以腰一直很好,没痛过。”

在工厂食堂尽心工作

我来到工厂上班,老总让我给食堂买菜、买肉。当时食堂买菜的人(我称她小妹)因儿媳生小孩,一个月后要回家。老总让她领我去买菜、买肉的地方,互相认识一下。

去了几次后,我发现他们把我支开,背着我在说什么(方言,听不太懂)。给我们食堂送菜的人经常给这位小妹往她的车筐里放菜、水果。食堂没有秤,送菜的人往食堂送菜,说多少斤就是多少斤。菜的质量差,不是老,就是烂心,有的菜价格要比市场零售价还高。有时,连筐带土一起送来。

一次,我把菜倒在地上,把筐还给了送菜的人,他说:“筐算在菜里了。”我问:“你往这送菜几年了?”他说:“建厂三年了,一直就我给送菜。”我问:“你一直这么送菜吗?”他说:“是呀。”我说:“筐和土不能当菜吃吧?”食堂小妹接我的话说:“这三年就这样算的。”送菜的人说:“这么大的厂子,还在乎这两个钱?”我说:“现在是我为厂里买菜,这样的事到今天为止。如果你还象以前那样送菜,我就不能再与你合作了,你想想看吧。再说,老板也不容易,白手起家,也吃了很多苦。作为我来讲,老板给我工资,我就不能在菜里赚钱,是吧?这是良心账,这样的钱不好花呀,这样做失德。”

第二天,我找到老总说:“给食堂买个秤吧。”老总说:“有秤啊!”我说:“听说和材料用一个秤,这样不方便。”老总同意了。送菜的人再来送菜,我就用秤称。他说:“你这么认真。”我说:“我也是打工的。我一手托两家,这样对你、对厂子都好,还很公平。”他笑了。

过了两天,送菜的人来送菜,还给我带了一点。我说:“谢谢你,我吃伙食饭。”出于尊重他,我把菜接了过来,放在秤上称了称。我掏出自己兜里的钱,付给他,他不要。他说:“送给你吃的。”我说:“我不能白吃你送来的菜,这么大岁数了,不容易,我不忍心哪!”他看我很诚心,就把钱收下了。

无论是送肉、还是送粮油的人,只要给我东西,我能退回的就退回。退不回去的,我就自己掏钱买下。有的人不理解,问我:“难道你见钱不亲吗?”我说:“那是厂子里所有员工的钱,与我没关系。”他们又说:“在当今的社会,交你这样诚信的朋友,从心里向外亮堂。”

送菜人认识了大法弟子

开始和小妹接触时,她觉的我没在食堂工作过,好多事问她,她就瞧不起我。一天早晨,送菜的人送来了三、四天的菜。我收完菜,在一边用笔算总账。送菜的人算完了账,等着我付钱。我发现,他少算了九十七元五毛钱。我说:“你算的不对。”他说:“我送菜这么多年,没算错过,我没错。”

我又算了一遍,还是他少算了九十七元五毛。我又叫别人给算了一遍,还是他少算了九十七元五毛。小妹在一边嘲笑我,说:“她没算过这么多的菜钱。”她对送菜的人说:“让她算吧。”我想,无论他们对我怎样,我都要用慈悲心对待他们,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

后来,送菜的人说:“是我少算了。我是会计出身,可我真的算错了。要不是你做事认真,我少收了钱,自己都不知道。”小妹对我说:“我们虽然共事时间短,一看你这个人就心地善良、人品好。厂里有你这样的人买菜,这是他们的福气。”我说:“你们跟我办事,请放心。”我对送菜的人说:“我要是多算了钱,也会还给你的。”他看着我笑了。

我把大法师父讲的“不失不得”[1]的法理讲给他俩听。送菜的人说:“我说嘛,你到我摊位订菜,不象她们那样随便拿菜、水果吃。她们走时,还要装一兜再走。一看你就很善良,不占便宜。”我又把大法的真相讲给了他俩听,送菜的人退出了共青团、少先队组织。小妹没上过学,什么也没入过。他俩说:“学法轮功的人,是世上最好的人。”

后来,小妹去集上买菜、买肉、水果,都是自己掏钱买。送菜的人也改变了占便宜的心。小妹回家时,还亲切的和我告别。

由于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爆发,肉、蔬菜、豆制品涨价,价格不稳定。我买工人爱吃的蔬菜,每顿不重样,还都是新鲜蔬菜,价格又便宜。老总每个月结算,说我给工厂节省了三千元左右的菜钱,老总很满意。

冬天,集上新鲜的蔬菜少了,我就找能去外地批发蔬菜的人给往回带菜。他们批菜时,时常给我打电话,说:“你订的菜涨价了,大锅吃不划算,换别的什么菜什么菜,可以吗?”我说:“可以呀。谢谢你呀!”

无论给食堂送菜、送肉、送豆腐的人,把送来的东西都放到最合适的地方,学会做事为他人着想。我都给他们讲了大法真相,让他们把亲属也带来,也给他们讲了真相,退出了中共的党、团、队组织。

损失菜,我来付钱

去年夏季的大伏天,送来了七十斤水豆腐。下午四点多,厨师做白菜豆腐。炖好了,我去打饭。厨师说:“姐,你尝一尝,菜咸不咸?”无意中,我用筷子夹了一块豆腐,一吃:“啊,豆腐酸了!”厨师一尝,是酸了。二百六十多人等着吃晚饭,食堂里给工人打饭的两个人一起说厨师:“早晨豆腐来时没酸,这大伏天,不把豆腐放冰柜里,能不酸吗?”他们三个人互相吵吵起来了。

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在我身边发生的事不是偶然的,这不是考验我的利益心吗?我说:“你们三位别吵了,这七十斤豆腐钱我掏了。”那个打饭的人说:“你掏什么钱?你买完菜付了钱,就没你的事了。后厨是我们三个人的事,你赚钱少(我每个月的工钱一千五百元)。”

我说:“不在赚钱多少,是我没多叮嘱几句,这豆腐钱,我掏了。”他们说:“是厨师的责任,应该厨师掏。”我说:“别说了,钱还是我掏,咱们快点把白菜洗好,补上晚上这顿菜。”就这样,我自己掏钱付上了,平息了一次吵架。

工厂90%的职工三退

我每天切两个小时的菜,然后再出去买食堂所需要的食材。有时食堂员工家里有事请假,我就做完我的事之后,再帮助他们干,尽量多干。

有时,为了给工人们换换口味,和食堂的三个人商量之后,我主动起早煮豆饭、玉米大茬子粥。因为厂里有百分之八十多是东北人,他们很喜欢喝,我就继续煮粥,工人们很高兴。

他们看到我,经常说:“你快六十岁的人了,身体还这么好。”我接话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人,身体好,无病一身轻,二十多年没吃一粒药。”他们问我:“炼什么功?”我说:“是法轮功。”他们互相对视了一下,又问:“他们都说‘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我说:“是假的,你看电视上演的刘思影,喉管切开三天就能唱歌,可能吗?咱们的手不小心被刀割个口子,还要肿几天哪,是吧?喉管切开了,怎么能唱出歌来哪?这是中共与江泽民一手导演的骗局,是加害法轮功的。现在法轮功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没听说哪个国家有自焚的。”他们说:“可真是。”

我接着说:“这个邪党做的恶事太多了。它夺权后,历次搞害人运动:土改、三反、五反、肃反、大跃進、人民公社,非正常死亡人数八千多万,比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还多。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开始迫害法轮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你们现在还跟这杀人不眨眼的恶党为伍,有好处吗?”他们听我讲的有道理,不停的点头。

他们明白真相后,用真名退出了邪党的团、队组织。最后,我告诉他们:“在大劫难前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可逢凶化吉,遇难呈祥。”他们说:“记住了,姐,谢谢你。”我说:“谢谢法轮大法师父吧!”

工厂有二百八十多人,我利用各种机会给他们讲真相,做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已经有百分之九十多的人都做了三退。有的人做完三退了,就到别处工作了。还有再新来的人,我就继续做我应该做的。

现在,有五个人开始学法、炼功了。新学员的家属也会提供没听过真相的亲戚、朋友的信息,然后我们一起去讲真相,救人。

我的儿子听法半个小时,肺炎痊愈

二零一九年十月,我儿子给我打电话,说他住医院十多天了。我问儿子:“怎么了?”儿子说:“我发烧不退,去医院检查,化验单写着肺感染。在医院打了消炎针,也不退烧。”我说:“你出院吧,来我这里。”

两天后,儿子来到我的住处。他瘦了很多,还发烧、干咳,浑身没劲。我说:“你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了吗?”他说:“工作很忙,上边总来检查,没太认真念。”我说:“你现在开始认真念。”儿子说:“好。”

念着念着,他说:“我浑身发软,要躺下。”我让他躺下。我把MP4打开,给他听大法师父的讲法,儿子听着听着睡着了。大约睡了半个小时,儿子醒了,不发烧,不干咳了。他说:“妈,我好了!”我说:“儿子,快快谢谢大法师父!”儿子说:“谢谢大法师父!”

儿子说,他工作单位有十多个象他这样症状的人。我说:“你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告诉他们。”儿子说:“好。”

师父说:“你是众生的希望,你是那一方生命的希望!”[2]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