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参与媒体项目中的修炼体会

更新: 2021年05月2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八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在八岁的时候跟着妈妈一起走入大法修炼,来到媒体工作大概有两年的时间。我觉的自己仿佛走了一大段修炼路,才有机会来到这里,進到大法弟子救人的队伍中。下面就把这段经历写出来与大家交流,也提醒自己珍惜这个机缘,不断精進,保持“修炼如初”[1]。

年少时的我,就象师父说的:“好象年轻人心都有点好高骛远,静不下来。”[2]可是尽管我静不下来,慈悲的师父给我安排了一条最好的路。

高中毕业后,发生了一连串不在人生规划中,甚至是想都没有想过的事,其中包括决定出国留学和建立自己的自媒体频道。大概是五年前,有一位同修告诉我,他们想建立一个自媒体项目,聚集年轻大法弟子,通过交流自己感兴趣的事物,从中巧妙的利用第三者的角度来讲真相。我当时想,既然我什么都不会,也就没有退步的空间,只能進步。于是从零开始,利用课余时间,通过网络影片自学剪辑、研究如何经营频道、什么样的主题内容受欢迎等等。可能是师父看到了我这颗单纯的心,帮了我一把,前一两年一切就象顺水推舟,频道经营的越来越好,也确实利用几次机会巧妙的在影片中讲真相。

可是当时的我并没有足够坚实的修炼基础,而网络世界又是常人社会这个大染缸中的更大染缸,再加上自己以忙为借口,没有溶入当地的学法环境,长期处于半独修的状态,身边接触的都是常人,经常觉的自己必须很吃力的站稳脚步,否则就会随波逐流,变的越来越象常人。其实我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助长了许多执著心,包括自以为是、妒嫉心、争斗心,以及求名求利的心等等。曾经源源不绝的灵感没有了,只觉的自己象只小仓鼠,在滚轮中不停的跑、不停的跑,疲惫不堪,到头来只是在原地打转。

一天晚上,当我正想着下一步要怎么做时,心想“干脆出国工作,换个环境”,转念一想,既然要出国,为什么不干脆去纽约的新唐人大纪元总部工作呢?可是下一秒我又挣扎着问自己,频道经营到一定成度了,如果现在放弃,是不是就前功尽弃?是不是一切都白费了?在苦恼和思索中,我想到师父多次提醒我们,“修炼人要反过来看问题”[3]。

我试着把这个问题反过来想,也许一个修炼人所走过的路都不会白费,也许师父就是用这样的方式,让我看到自己隐藏着的强烈的执著心,从中提高心性,同时在过程中锻炼成熟,累积我应该具备的能力和信心,也许这个过程正是为将来能在媒体项目中救人铺路。想到这里,我的心暂时平静了下来,相信师父会让我知道该怎么做。

几个小时之后,我收到一位同修的讯息,向我推荐了一个新唐人总部制作的英文自媒体节目,节目中散发的正念,和不强加于人的善,冲击着我长期以来对媒体项目存在的负面观念,我能感受到这是法的力量,是一个团队的努力,并且看到自己跟同修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差距。我想这是师父又一次看到了我的愿望,给我点悟,并帮我安排了一条来这里工作的路。我也意识到,自己思想中存在的负面观念是不对的,是被旧势力抓住把柄、加强了不正的因素造成的。

我悟到,在任何情况下,无论自己觉的在不在理,或者自认为是好意替项目着想,即使只是一闪即过的不正念头,都一定要谨记师尊的教诲,否定它、排斥它,不让旧势力钻空子。在一次次纠正自己不正确思想的过程中,我发现,每当它冒出来时,只要能够意识到,并分清那不是自己,就能感受到周围空间场马上发生变化,原本以为的所谓客观事实,不过是演化出来的假相。现在回想这整段过程才发现,以前我不愿意加入媒体,表面上看似是自己的决定,实际上是心性还没有提高上来,还达不到标准。而慈悲的师父一直在等着我,等着我去掉那些人中形成的观念,才能真正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兑现自己的使命。

渐渐理解什么是救度众生

我所在的组别是电视台中少数与时事新闻无关的美容保养节目,我们在整体中扮演的是为项目带来收入的角色。对我来说,这正是最大的难度所在,因为节目内容与讲真相无关,感受不到自己在救度众生中起到了什么作用。有时会失去动力,甚至是麻木、流于做事,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内心总是羡慕当记者或是做其它更直接讲真相内容的同修,羡慕他们在工作中能有一种荣誉和使命感。

一次周一晚上的全体学法交流,一位做自媒体的同修说道:“我们参与媒体,有多少人心里真的想着救人呢?每个人都是媒体的一份子,就算是做打扫卫生的工作,也要时时想着自己是在救人。”我听了心里有点波动,因为从香港反送中到中共病毒的爆发,一连串事件发生,看着其他人忙着讲真相、救人的正事,我却只能在一旁做着无关紧要的事,至少在这一点上,似乎和打扫卫生没有什么不同,心里有种说不出的苦,不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下,要怎么做到时时刻刻想着自己是在救人。虽然这个念头不是很好,但师父仿佛听到了我内心的疑惑。

就在接下来的那个星期,一位同修交流了他在厨房工作的经历。身为专业的厨师,刚来到这里时,看到当时厨房的条件相当不好,该有的器具都没有,还要用电锅炒菜,实在是哭笑不得,只好在心里求师父:“师父,请您帮帮我吧,我负责做做动作,剩下的交给师父来做。”讲到这里大家都笑成一团,而我笑着笑着眼泪却流了下来,虽然同修用很幽默的方式描述当时的心境,但这不就是大法弟子信师信法的正念吗?遇到困难时,第一念不是无奈或抱怨、不是用人的办法解决问题,而是首先想到师父,知道有师在、有法在,没有过不去的难关。

同修接着交流,厨房的工作压力大,经常是采买回来到出餐,仅仅一个小时内要煮几百人份的饭,尽管如此,同修悟到自己在工作中不能有任何负面的念头,他说:“如果在煮食物的时候产生了不正的念头,那些不正的念头掺杂到食物中,再给大家吃,大法弟子都在辛苦救人,那这样不就干扰了救人吗?”我心想,这不正是师父在解答我的疑问吗?不管自己身为媒体中的哪个小螺丝钉,不管做的具体工作是什么,都能在自己的岗位上,用心做好该做的事,为自己的生命负责,为众生负责。

师父告诉我们:“做什么事情就把它做好。做的过程中看的是你的人心,而不是看你成功的本身。你做的过程中就把人救了!你做的过程中是你修炼提高的过程,同时就在起着救度众生的作用!不是说你把那件事情做成了才能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4]

对照自己,发现确实存在很多不足,比如做事不够细心、自以为是的心、欢喜心;事情顺利时沾沾自喜,别人指出自己的问题时心里就不平衡,表面上压着不表现出来,实际上却带着怨气完成工作;争强好胜的心和显示心,总希望自己的努力被看见;还有当听到其他同修有所抱怨时,容易反感、不愿意听,没有做到象个修炼人一样,无条件向内找。感谢师父借同修的交流点悟我,让我看到自己的不足。

矛盾中提高心性 见证法的力量

去年组内从新安排座位,主管要我坐在一位负责经营社群媒体的同修旁边,这样在工作上方便一起讨论、互相帮助。刚开始配合的还算顺利,但随着工作量不断增加,渐渐的产生了无形的间隔,虽然还是朋友,但是好长一段时间没办法坦诚的交心和沟通。表面上的表现是,那位同事经常看起来压力很大,周围环绕着一团乌云,我每次想到新的主意跟她交流时,她的第一反应就是“不要”,仿佛是我故意找碴、给她增加工作量。

虽然知道自己是修炼人,要从法上看问题,也在内心不断提醒自己不要固定看人、要多看同修的长处,但在所有提议一概被否决、一次又一次的沟通失败之后,我渐渐失去信心,无力再尝试,甚至抱着一种“反正也不是我的责任”的想法。这里面也掺杂着对主管的怨,觉的主管是因为无法与那位同修沟通,而把我安插在中间当作挡箭牌。种种的问题和间隔,直接反映到工作上的表现就是,我们社群媒体账号的“追踪人数”和“互动率”等数据长时间卡在一个点上、迟迟没有成长,却找不出具体原因。

有一次我做了一个梦,那位同修面带微笑的从背后掐着我的脖子,象是冤亲债主来讨债一样,从梦中吓醒之后,仿佛有一个声音让我明白,我们之间也许在生生世世的轮回中,有很深的、解不开的渊怨,接着又出现另一个声音,隐隐约约象是在告诉我“只有用善才能化解这一切”。虽然还找不到根本的原因,但我想,不能因为心性关过不去影响了救人的大事,于是我决定找主管交流这件事,交流过程中主管的一段话让我印象深刻,她说:“我们身为修炼人都能为自己的学法负责,就算周围的人都不学法,自己也会坚持,一点也不受其他人影响对吧?那为什么我们不能把这样的态度用在工作上呢?”

那天晚上回想起这段话,我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问题的关键,因为我的心性境界总是停留在“尽管别人做不好,我还是要去做”,而她所叙述的境界是“别人怎么样根本影响不到我、触及不到我”。这两者从表面上看起来差不多,实质上却截然不同。因为当我心里想着“尽管别人做不好,我还是要去做”时,是把别人做的如何放在前面,看到的都是别人的不足,其中掺杂着攀比、不平衡、委屈的心;而后者是该做什么就乐呵呵的去做,知道自己身为大法弟子的责任与无比的荣幸,心情是敞亮的、愉悦的,同时能从法上明白,不管是学法,还是救人项目中的工作,无论师父叫做的任何事情,到头来受益的都是自己。

师父说:“在法理上认识多高你们就能做到什么成度,你们做的一切都是给你们自己做,绝对不是给我。(笑)这么说吧,只有师父帮你们,你们没有帮师父。(鼓掌)将来你们看到那个真相的时候,“哇!原来是这样!””[5]

于是我在心中默默决定,要承担起责任。我在心里告诉自己,无论从表面分工来说是不是自己的事,只要看到不足或是被遗漏的部份,我就有责任把它补上,并且要去掉依赖心,去掉认为自己没有艺术天分、怕事情做的不够完美的观念。

没想到就在短短两三天内,周围的环境发生了明显的转变。同组的其他同事,看到我突然变的很忙,纷纷主动询问和帮助;我跟那位同修之间的间隔,也在几天内完全化解了,就象一座巨大的冰山突然间溶解,很久没有交心的我们,又变回从前那样,很自然的交流着修炼中的提高和认识。在工作上也有明显的变化,不但数据的成长幅度连续几个礼拜破新纪录,而且以前好几个月才会接到一次厂商赞助的机会,现在几乎每个礼拜都有。这样的变化,真的就好象师父在《转法轮》中接着说的:“他们这样一做,把整个厂的精神面貌全部带起来了,厂子经济效益也好了。”[6]

我的内心充满无以言表的感激,我知道这真的不是用人的办法能够解决的,是法的力量再一次在我的生命中真实展现。师父告诉我们:“我们在修炼中你会碰到许多魔难。只要大家认真去学法,什么难你都能闯的过去;你只要认真学法,什么解不开的心里的这个心结,过不去的东西,你都能够在法中找到答案,都能够解开它。这部法他包含着如何做人、如何做天人;我还告诉大家如何做佛、道、神,以至更高境界中的神,他能解不开你的心结吗?他能打不开你的思想吗?他能解决不了你的问题吗?都能。”[7]

事后反思这段过程,我悟到,其实这项工作是师父赋予我的责任,本来就该由我承担,我却固执的抓住人中的理,认为主管要我帮助这位同事,于是就真的抱着“帮忙”的心态,不愿意真正负起责任,还一味的向外看,总认为别人做的不好,当然会造成无形的压力,让人难以承受,对方当然也不会给我好脸色看。而当我把自己该承担的部份承担起来了,事情也就顺了。

这时再一看,发现我们确实非常适合一起工作,我擅长文字,她擅长平面设计,所有我不具备的能力,都是她最擅长的,而我擅长的,正好是她比较缺乏的部份,所以我们共同配合,恰恰能互相补充彼此的不足。从长远一点的角度上看,其实我们身边的人,包括同修,之所以被安排在自己身边都是有原因的,有来报恩的,有来要债的,更多的是生生世世、甚至是层层下走时,复杂的无法用人的语言描述的因缘关系。

如果我们不在法上认识问题,旧势力就会抓住把柄、加深同修之间的间隔,阻碍我们做救人的事;相反的,当我们的心性提高了、符合了法的同时,师父就能善解背后的因素,把坏事变好事。

四、结语

十多年来磕磕绊绊的修炼路上,有关过不去时的难受与煎熬,也有心性提高后的美妙与殊胜,更多的是对慈悲伟大的师尊诉不尽的感激。有时走在路上都觉的脚步轻快,忍不住嘴角上扬,想到自己此生有幸成为大法弟子,是全宇宙最幸运的生命,无论遇到什么困难,有法的指引,有师父一路保护。

最后想用这段法与大家共勉,希望在未来的修炼路上,共同精進,不辜负师尊的慈悲救度。

师父说:“但是作为炼功人,别人看的很大的东西,你看的就很小、很小,太小了。因为你那目标太长远了,太远大了,你将要和宇宙同龄。你再想想那东西,可有可无的,你往大了想想,那些东西都能过的去。”[8]

以上是我在现有层次上的一点体会,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第二部份)》
[6]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7]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8]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功》〈第三章 修炼心性〉

(二零二一年大纪元新唐人媒体法会发言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