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糊弄事儿的人心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三日】

尊敬的师尊您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有一次学《转法轮》的时候学到“吃完饭去前门遛弯儿摸奖券”这段法时,对这段的最后几句话有个新的领悟,想和大家交流。

《转法轮》中提到:“回去后,越想越不是滋味,干脆去给他们送钱吧。转念又一想,奖券也没了,我把钱送给他们,他们不得分了吗?干脆我拿钱送单位去赞助。”

我在想,如果我是那位领着孩子的同修,我可以做到“去给他们送钱”这一步。可是我不会再继续往深了想,不会在乎那些卖奖券的会不会把钱分了。我的想法会是:好,我已经把钱还给你们了,这个小孩自行车的德可不能从我这划走!从中我看到自己有不负责任的心,为了还钱而还钱,也就是为了做事而做事的心。还有一颗糊弄事的心。

其实早在学生时期我就有糊弄事的心。我上初中的时候,每天作业都很多。如果认认真真的写,经常会写到凌晨三点。我写了一个学期,写不动了,就开始糊弄。老师留作业抄写生词三遍,我就把三根笔绑在一起抄,一遍就顶人家三遍。结果我能在晚上十二点之前写完作业,感觉相当好。慢慢的,我做事开始不认真了,开始找快捷方式了。出国留学之前准备英文考试,我报了一个押考题的补习班,老师们各显神通,押宝考试可能会考到的内容。内容命中了大部份,但是考试后我的成绩却不尽如人意,都没达到学校要求的分数。后来我自己在家复习了一个月,专注于英语本身,而不是考试,第二次考试成绩提升了二十分。这种糊弄加上投机取巧的做法,是党文化,也是不真。到头来糊弄的还是自己。

在国外念书的时候,遇到了一位朝鲜族的同修阿姨。有一次阿姨给我讲了个事,说她先生给她买了一双鞋,她穿着不合适,就拿去退了。买鞋的时候正在打折,退东西的时候折扣就取消了,结果就多退了好多钱。跟商店说明情况后商店说他们只能按着计算机里显示的价钱退钱,多退了就多退了。她就把钱捐出来订大纪元报纸送给商家。

听完这个事没几天,我也被同一间商店多退了三块钱。有了同修的经验,我都没跟商家解释,拿着钱就给捐了。当时觉的自己真棒,和法里提到的摸奖券事件有异曲同工之处。仔细想想当时我的做法,刚从那家商店出来就直奔捐钱的地方,赶紧捐钱,生怕自己失德,有私心、投机取巧的心。同修怎么做,我连想都不想的也照做,有模仿同修学人不学法的心。修炼又不是超级模仿秀,怎么能这么简单呢。

去年十二月,我无意中看到了自己的笔记里有几个三退查询序列号。我一高兴就在大纪元退党网站上查了一下这些序列号的三退证书。结果给我吓了一跟头。我上学的时候会在课余时间去景点讲真相,给大陆游客三退的时候,我为了省事,只用两个化名:德福、平安。这次查序列号,有至少三个序列号的查询结果是废结果。三退义工同修给的评语大意是师父的法里讲了取化名要认真,我一天连续输入了好几个的德福、平安,同修认为这是不负责任,算作废票。我当时真的很难受,这就是我的糊弄事、不负责任、投机取巧的心造成的。我赶紧给同修回信解释我真的是给有缘人三退了,并深刻承认自己的过错。后来这几个废票才最终被归入三退人数中。在景点的时候我下午要赶着回学校上学,每天的三退人数都拜托那位朝鲜族阿姨帮我上网登记,那么她登记的人中,又有多少是没有登记成功的呢?我真的很后悔。

有一次读一位同修的文章,文章里引用了师尊《精進要旨》〈为谁而存在〉的这段法:

“一个生命如果能真正在相关的重大问题上,不带任何观念的权衡问题,那么这个人就是真的能自己主宰自己,这种清醒是智慧而不同于一般人的所谓聪明。如果不能这样,那么此人就是被后天的观念或外来思想所支配,甚至为其奋斗一生,而到老时却不知自己一生在干什么。虽然一生无得却在后天形成的观念支配下干出了无数错事。促使自己下世按照自己所做的错事而偿还业力。”

“这种清醒是智慧而不同于一般人的所谓聪明”打到了我脑子里,智慧和聪明的不同一下子展现给我了。我现在层次的理解是:清醒的聪明才是智慧,糊里糊涂的聪明不是智慧,弄不好还会被不怀好意的人利用。这种清醒也是主意识强的体现,明白自己在做什么,明白自己的选择,重要的是能说服自己,这样才会不后悔。

那么问题来了,我为什么進媒体工作呢?我一直和其他同修说,我很喜欢媒体的修炼环境。有一天我发现这是基于喜欢有人督促我修炼,而且这种督促不是象家长那样强制督促,而是以一种和我一起玩儿的方式让我把功炼了。我经常和朋友一起中午、晚上炼功,有一次朋友出差了,我立马就懈怠了。炼功前跟自己耍赖,懒得去。炼完了高兴了,觉的自己真棒,但是下次炼功之前又开始赖。有一次炼功的只有我一个人,我完全不能入静,最后是睁着眼睛炼完功。为什么会这样呢?我这是咋了?我炼功是为谁炼呢?我修炼是为谁修呢?

有一次去朋友家吃饭,聊天聊到我思维太活跃这事。朋友的妈妈问我:那你说说你修炼的原因吧。我就懵了。这么长时间我压根儿没想过这个问题啊!现在开始想:为了得到一个健康的身体?我都没有太多自己有病时的记忆。为了做个好人?我也没有太多做不太好的人的经历。为了助师正法?确实是,但是这话题太大了,不能直接说服我的日常。为了自己能同化大法!

是为了我能同化大法,不是为了听我妈的话才炼功的,不是为了跟朋友一起玩才炼功的,不是为了让别人夸我精進才炼功的。是因为我修炼的法轮大法是性命双修的功法,要炼功,要转化自己的本体。所以我才炼功。我是为了自己炼的,不是为了完成谁给的任务才站在那一个小时的。师父教给我的炼功形式是让我静心炼功、净化本体、纠正不正确状态的,不是给我一小时的空闲时间让我想美事,任由思绪驰骋,驰骋完了累了还能睡上一小觉的。

这种很基本的事还要思考一下才明白,让诸位见笑了。我觉的正法進程到了一个时期,最近越来越多的同修能特别理性的分析自己遇到的关、难,并且及时对照法理纠正自己的思想。一些小的、一闪而过的念头,大家都能抓住,从中找自己到底有什么执着心,这真的是挺不糊弄事儿的。很多时候我给自己开脱,说:这法理我都懂,就是做不到啊。深想一下自己是听懂了法理的中文,但是没用法理思考比对自己的行为。这法理讲的到底是啥?我的行为符合法吗?我为什么做不到呢?自己卡在哪儿了?自己到底为什么要去做和法理反着来的事呢?是啥阻挡了我遵循师父的法呢?

最后跟大家分享一下我最近对慈悲的理解。不慈悲会体现在妒嫉、嫌弃、心里不平衡、把别人往歪了想上。常人中有个“吸引力法则”,大概意思就是你周围的人、事、物会被你的情绪影响。我学法的时候看到师父在《法轮功》中说:

“我们要有一颗慈悲心,对待任何事情抱着一颗慈善的心,就不容易出问题了。对个人利益淡化一点,心地善良一点,你做什么事都会受到它的制约,所以你就不能做出坏事情来。不信你看看,你总是抱着气呼呼的态度,总想争一争,斗一斗,那好事在你面前也会做坏了。”

大家有没有一个感觉,在生气和争斗的时候,人行动都很硬,不在乎细节。我分析我生气时候的表现,觉的那时脑子都用在生气和忿忿不平上了,没精力注意细节,也不想注意,就想赶紧把事情糊弄过去,然后赶快做做其它事情,整个人处在一种快节奏的紧张状态中,这种时候往往会出很多问题。相反自己在慈悲心出来的时候会很为他人着想,冷静而且很快的就能想到问题的解决方法,往往还不会出错,能感觉到师父在帮我,给我智慧。建议大家在不太冷静的时候打开明慧广播中的明慧修炼园地或者《明慧周刊》听听。

希望大家都清醒智慧、善良纯净。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尊!
谢谢同修!

(二零一八年新唐人与大纪元法会发言稿)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