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静下来了

更新: 2021年05月1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五月三日】去年圣诞节前的一天,我正在炼功点上炼功,一对夫妇来到我炼功的地方。那位女士问我:“这是什么体操啊?”我回答说:“这是一种气功,是以宇宙的法理为原则,是李老师在一九九二年在中国传出的。我炼了近十年了。”

那位先生开始发问:“您炼功的时候思想中在想什么?”“我什么都不想。”我说。他又问,“您怎么达到什么都不想呢?”“我专注于听炼功音乐。”我回答。他说:“哦,我明白了……”

话说到此,我递给他一张法轮大法简介,并跟他们解释了法轮大法在中国的两种境遇,一个是在中国的公园里每天曾经有上亿的人炼法轮功;一个是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残暴的中共对修炼法轮大法的人进行迫害,酷刑折磨、屠杀,活摘他们的器官贩卖到国际市场等等。那位先生有点忿忿的说:“您是说在中国他们只是炼这个功每天就会面临生命危险?”他用简单的一句话就点到了迫害者的卑鄙邪恶。我被他的明白清醒所打动,他的善良触动我的心灵。他从内心领悟到一个民族的苦难,看到了善与恶、好与坏之间的区别。

回到家后,我很感激那位先生的那句问话,提醒了我应该“什么都不想”。这句话点醒我,其实炼功的时候我的思想习惯性的在胡思乱想。我于是下决心写一篇交流文章,把我修炼中思想向真正炼功人转变的过程与大家交流。

师父在这个问题上讲过:“有多少人是抱着正确的想法去练功的?炼功要重德,要做好事,要为善,处处事事都这样要求自己。在公园里练也好,在家里练也好,有几个人这样想的?”[1]

今天炼功的时候我的心静下来了吗?没有!手脚被冻僵了,感到很不舒服,冬天的大风和湖水起的浪涛声,让我怎么静得下来?当然这只是借口,就算在家里炼,我也会找到被干扰的借口。我一定要借师父给我安排的这个好机会跟我的心不静来个了断。

师父说:“为什么静不下来呢?是你后天在常人社会中形成的观念和业力造成的思想状态,这不是你真正的思想。你修炼了都要把它去掉,所以它不干,它才象万马奔腾一样,不让你入静,什么都让你胡思乱想。”[2]

我一下子明白了,我的胡思乱想是跟我的观念有联系的,胡思乱想的时候却断绝了跟我的正念的联系。胡思乱想不能集中精力,甚至都与师父讲的大法相背离了。

师父说:“修炼就必须得找到自己,修自己。如果你能够分清自己,你在想:这不是我,你想吧,我自己要入静,我看你能够乱想到什么时候。”[2]

说来也神奇,读了师父的讲法之后,当我下决心一定要静下心来的时候,在我炼功的时候不由自主的从丹田的部位有一个声音在讲话:“这种心不静的状态是在修大法之前,不是吗?但是在学大法之后我为什么找不到那种心静的状态,也不能享受心静带来的美好呢?”我非常吃惊,是谁在跟我说话呢?这引起我的思考。

第二天回到炼功点上炼功,正感觉炼的不错的时候,突然心又被干扰了。好像满脑子都在想着给别人解决什么问题,我的胡思乱想和心不静的一个原因就是我在童年养成的什么都想我来解决的观念。我觉的修炼大法之后我都明白了我不应该老想着给我自己或给别人解决什么问题了,但是这种念头却很激烈的反映在我的思想中。这种什么都得我去解决的想法反映到表面上来了,我当场就把它清理掉了。我觉的这是向好的方向迈出的第一步。

然后,在继续的炼功中,我又明白了我是在显示心的驱使下胡思乱想的,这让我浪费了不少时间,甚至都忘了炼功是为了什么,我于是立即就把这颗显示心也去掉了。

在这之后的几天,我意识到我的心念越来越正了,越来越少分心,更多的是想怎样完成好师父赋予我们的使命。在炼功中清醒的意识到一思一念在法上的重要性。不再有“什么都得指靠我来解决”的想法了。我从假相中跳了出来。

我的心静下来了。我选择明明白白的在师父指给我们的大法大道上更加正念、更加清醒精進的修炼。

谢谢师父对我的帮助加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欧洲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