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几近破碎的婚姻走上坦途

更新: 2021年06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五月三十日】大法神奇殊胜,法力遍布洪微。本文所讲的事例,仅仅是大法威力在世俗层面的一个小小体现。大法能给人类带来世间的福祉,而大法的神奇和殊胜更是为了让人返本归真。

* * *

我丈夫常常当着父母、亲友、同事的面,赞扬我:“这些年,多亏了有她。”在亲友的眼中,我俩是让人羡慕的幸福夫妻,却想不到,八年前,我丈夫可不是这样说的,我的家庭曾几近破碎。

身心俱疲、以泪洗面的婚姻

八年前,我婆婆因为被中共的谎言所欺骗,害怕我修炼法轮大法而连累了她儿子的前途,唆使我丈夫与我离婚。

因此,丈夫总是对我大喊大叫:“我早就跟你过够了!我真后悔跟你结婚,你滚!”或者说:“离婚!协议书就在桌面上,快签字。签完,让你家人把你接回去。”那时候的我,如果不是修炼了法轮大法,真是一天都跟他过不下去了。

每天,丈夫先去单位报个到之后,就回来到附近的公园或街道上堵我,看我是不是抱着孩子在给人讲法轮大法的真相了。如果发现了任何“蛛丝马迹”,回家等着我的就是一场“大战”,能从白天持续到后半夜。他摔椅子、摔手机、逼着我去法院、拿刀威胁我,软硬招数都使遍了。我身心俱疲,经常是以泪洗面。

在我不断的坚持下,丈夫终于同意我可以一周出门两次,每次不能超过三个小时。这三个小时里,由公公、婆婆来帮我看孩子。我跟同修大姐一起出去讲真相,刚开始,我不会讲,急得在大马路上直哭。同修大姐一点点的教我,启迪我。慢慢的,我讲得顺了。看到有人得到法轮大法的救度,我和大姐激动的为他们落泪,那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

可是,讲完真相往家走,我的心又沉重起来。越往家走,心里越压抑。上楼的时候,我真象怀里揣个兔子一样,提心吊胆,害怕迎接自己的是又一场风雨。婆婆一边威胁着我的娘家人,要到派出所“说说理”;一边欺骗我说她头痛,晚上没法帮我带孩子。其实,她是利用每天晚上的时间去打麻将。

我心里有一万个委屈:我放弃了大城市的生活,放弃了待遇较高的工作,跟着丈夫来到他的老家。没房子,租住在一个出租屋内;没工作,婆婆因此瞧不起我;没钱,整日整夜的自己带孩子,举目无亲。我只有丈夫这一个亲人,他却天天发脾气,限制我的人身自由。看着襁褓中的孩子,我真是痛不欲生。我跟同修抱怨,我跟妈妈诉苦。我学法流泪,看明慧网上同修的交流文章流泪,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改变这样的家庭环境。

丈夫说:“这个家始终是有希望的”

我通过大量的学法,与同修的交流,慢慢的,我学会修自己了。我记住了师父说的:“大法弟子作为一个修炼人,看问题和人应该是反过来的。”[1]“碰到不高兴的事的时候,正好是你修自己的时候、修心的时候。”[1]

我的心态发生了非常大的转变:由最初的不服气、争辩、反击、讽刺,到能安静的听丈夫把话说完;再到看他暴跳如雷,我也能坦然不动,心里冷静的想:别动心,站在他的角度体谅他。

我劝他:“你别生气了,我学大法也不是去做坏事,是在做好事。按照真、善、忍做人,多好啊!如果平时我哪里做错了,我可以改。但是,不让我修炼不行。我都是利用自己的休息时间去学法、炼功,没有影响任何人,也没耽误做家务、带孩子,凭啥不行?《宪法》还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呢!信啥是我的自由,你不能干涉。”

丈夫听了这些话,无数次的摔门而出。等他再回来的时候,我就笑呵呵的走过去,拉拉他的袖子:“我做好饭了,吃饭吧。”他一甩我的手,走了。我就再去拉:“不吃饭可不行,不能饿着呀!饭菜都给你盛好了。”把他硬拉到饭桌旁坐下,他一言不发的吃饭。孩子还小,不会说话,我们家安静、沉闷的让人窒息。

第二天,他继续当我是空气。我再去笑脸相迎,拉他来吃饭……这样的“低压”气氛会持续多天。

有一次,我这样天天喊丈夫来吃饭,喊了整整一个月,他都没跟我说一句话。还有一次,整整三个月,丈夫也没跟我说过一句话。但是,我照常给他做不同的饭菜。他挑食,为了适应他的口味,煎炒烹炸我都学会了。他食欲不振,没有辣椒吃不下饭,我就照着视频学会了做四川菜。每顿饭,都有两种风味的菜:一种是专门给孩子的,一种是专门给丈夫的。

有一段时间,他上班很辛苦,晚饭我都炒四个菜。丈夫饭量小,我买了六寸的小方盘,每个菜就做一个盘底的量。这样,就不用吃剩菜,第二天又做新的,不重样。最后,丈夫笑了,说:“你天天弄的这么丰盛,我以后吃别的饭菜就吃不惯了。”还说:“其实你做的每一件事,都没有白做,都象种子一样扎在了我的心里。”

现在的他,一看我做饭就说:“不用麻烦,做啥都行。你做啥,我吃啥,有一口吃的就行。”丈夫不仅不再挑食,还不止一次的对我说:“你知道你最让我感动的是什么吗?就是你天天叫我吃饭。那意味着不管我们怎么吵架,你总是有一个底线在,让我看到这个家始终是有希望的。”

我知道,这是因为我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不计较丈夫的过错,用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才保住了这个家。

放下怨恨心 不卑不亢劝善

丈夫爱喝酒,常常喝的酩酊大醉。有时倒在卫生间的地上,裤子都没提上来,就睡着了;有时候喝的不省人事,半夜从床上掉下去都不知道,在地上一直睡到天亮;有时候喝醉了,就得意忘形,谁都敢骂。

前年过年,我父母和我弟弟来我家。大家聚在一起很热闹,丈夫就多喝了两杯。席间,丈夫透露出我婆婆要换个房子,想管我家亲戚借钱。我家人委婉的说:“毕竟是亲戚的钱,不是我们说了算,不是那么好开口的。”谁知丈夫竟趁着酒劲儿,骂我父母、弟弟,说:“都给我滚!”

这一次,我真的伤心了,眼泪止不住的流。他太不明事理了,我受够了。这些年所有的委屈和心酸都涌了上来,一件一件的翻了出来:我们结婚的当天,他就跟我妈妈发火;我妈妈没日没夜的伺候我的月子,他一不高兴就摔门而去;结婚时,他没车,我爸妈给他买了汽车,结果他开车带着我公公婆婆四处走,我父母一年来一次,每次都是我打出租车去接,他没开车接过一次;我住在又潮、又湿、又脏的小旅馆,在省城医院伺候他父亲一个月,他却因为我父亲说的几句话,骂了我六个小时……

今天,这大过年的,他竟然变本加厉……我越想越委屈,越为自己不值得,也越为家人不平。如果不是父母在场,我真想大哭一场。弟弟气的起身穿衣服就要走,我一边拉着弟弟,一边劝他。我对丈夫说:“你想想你这么说对吗?你应该这样吗?”

丈夫也意识到自己过份了,转身给我父亲跪了下来:“爸,我喝多了,我错了。”但是,他为了挽回面子,话锋一转,居然转到我修炼这件事上了,说我炼功他不同意。回房间后,他又骂了我半天,威胁我说等我父母走了,就得去离婚,必须离婚。我父母都是修炼人,都劝我:“他喝醉了,别怨他,向内找自己。”丈夫骂累了,倒头呼呼大睡了起来。我既痛苦、又怨恨,夜深了也睡不着。

我开始回想: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还是我哪里不对了。大法弟子和常人之间有矛盾,那就是大法弟子不对。可是,我错在哪了呢?我为什么感到这么痛苦呢?是什么东西使我割舍不下呢?──我知道了,是情,对家人的情。

我有一种观念,认为家庭关系应该是得体的、和谐的、温馨的、美好的,而且父母必须是应该受到尊敬的。我在生活中,从未顶撞过父母一句。凡是一切不够孝顺的行为,我都是深恶痛绝的。今天的这一切与我观念不符的言行,都发生了。这强烈的冲击着我的内心,我受不了了,愤愤不平,心生怨恨了。我想,这样不行。修炼是修自己,不是修别人的。我不能怨丈夫,还得对他劝善。我娘家人走了以后,我开始给他写信,写了满满十四页。

在信中,我把这些年来经历的种种家庭魔难,平常夫妻难以忍受的关和难,一件一件的摊在了他面前。我把自己原本有体面的工作,是受人尊敬的中层干部,但为了维持这个家,我几乎放弃了一切的心路历程和盘托出。我第一次向他坦言:在令人窒息一般的婚姻中,我多少次都觉得过不下去了,是对真善忍的这份信仰支撑着我,一再包容着婆婆和丈夫的种种责难……

我写道:“以前,我一宿一宿的失眠;胃饿了一点,就疼的动不了。这不是炼法轮功炼好的吗?我好了,却逼我说不是炼功炼好的,逼我放弃修炼,这怎么可能呢?法轮大法不仅福益于我,也福益于我们全家,这是个不可抹杀的事实。你在我的忍让中受益,却不肯给能让我忍让的法轮大法正名,这非君子所为。我怎么能佩服你呢?”

“这些年的婚姻中,我告诫过自己很多话:要包容,与人为善,看别人的优点,尽量做好自己该做的,要舍得付出,不要怕吃亏。六年的实践证明:我确实是这样做的。所以这段婚姻对我来说,我无怨无悔。能舍的,我都舍了;能让的,我都让了。至于结果如何,我做过最坏的打算。我不想离婚,但我不怕离婚。更不是因为我修炼了,我就有了被人抓住的把柄,我才百般忍让,千般宽容。我的善良与包容,不能成为任何人践踏欺凌的理由。”

丈夫看过信的第一晚,还在骂我。第二天以后,他就越来越沉默,越来越冷静了。后来他说:“我太震撼了!我一下子想通了,我没做好。以后,我不能那么做了。”

一天晚上,他喝了点酒,非要跟我表白。我几次劝他睡觉,他就是不睡。他说:“谢谢你啊,媳妇,真心感谢你。我跟谁过,也不如跟你。我辛苦工作的最大动力,就是有个好儿子和一个好媳妇。你放心,我以后再也不会那么对你,也不会那么对我老丈人和丈母娘了,我也希望小舅子过的好。你丈夫不是没良心的人,我以后一定对得起他们。”

柳暗花明

这些话丈夫跟我重复了一遍又一遍,我发自内心的感动了,他也真的说到做到了。

去年夏天,当我父母再次来我家时,丈夫特意空出时间,每天开车带他们出去旅游,把周边的景点都转遍了。他还一再的叮嘱我:“他们好不容易来一回,想吃啥就买啥,别舍不得。也千万别让他们花钱。”

过年了,他主动打开视频,给我父母拜年,还总打听小舅子的消息:“有没有女朋友呢?快点结婚吧,快点有个孩子,我老丈人、丈母娘就省心了。”大年初三,去我表姨家过年,他说:“去你娘家拜年,花多少钱,我都不心疼,得买点好的。”我们买了很多礼物。到了表姨家以后,丈夫一不小心喝多了,回来后悔的说:“我心里难受了一天。我本来想好好表现,结果又给你丢人了。”我笑了:“不丢人,都是自家人,没事。”他不再借酒装疯了,知道酒后节制了,也很少喝醉了。

丈夫虽然没有修炼法轮大法,但也知道了向内找,也知道维护家庭了。他开始自觉的分担一些家务,比如趁我洗碗的时候,他去叠被子;偶尔帮我擦地、洗碗;帮孩子复习功课;每天接送孩子;怕我干活累,帮我买了扫地机器人,还劝孩子:“中午就在学校吃营养餐吧,别老麻烦妈妈给你带饭了。”

他不再一味的要求我,而是审视自己的不足,并及时改正。不知不觉中,他跟过去已经完全不同了。他变的坦诚、善良、热爱家庭,并愿意为此而付出所有。也不再管我讲真相的事。同修来了,他很自然的打招呼。我家里装上了打印法轮功真相资料的打印机。我的修炼环境越来越宽松,家庭气氛也越来越和谐。

丈夫常常当着父母、亲友、同事的面,赞扬我:“这些年,多亏了有她。”在丈夫亲友的眼中,我俩是幸福和睦的夫妻,甚至是会处理婚姻危机的“高手”,是他们羡慕的对像。他的表哥还经常来讨教:“你们是怎么相处的?”丈夫就把我从大法修炼中得来的体会:“不改变对方,先改变自己”的相处之道,分享给亲人和同事们。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劝他们体谅妻子,爱护家庭。大家都说:“很受启发。”

去年,丈夫还主动帮我联系工作,很好的解决了我的工作问题。我们的收入提高了,生活更好了。家人都说:“这是修炼大法才有的福气。”

回望过去,我感到我与丈夫的关系每两年都有飞跃性的变化:从当初的水火不容到互相体谅。在我们这八年的婚姻中,真、善、忍荡涤着我们的家,我丈夫在法轮大法的慈悲之场中,潜移默化的、一点一滴的接受着法轮大法的洗礼,使得他愿意跟我一样,学会了找自己的不足,多看别人的优点,拥有了更宽阔的胸怀。

八年的亲身经历,使我深深的体会到:无论在多么尖锐的矛盾中,无论在多么绝望的时刻,只要坚信真、善、忍宇宙的真理,按照师父说的去做,真正的按照法轮大法归正自己,总能做到“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