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强人的转变

更新: 2019年10月3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九日】修炼大法前,我脾气不好,争强好胜,是个女强人。三十多岁就得了一身病,站一会儿两只脚底板就象针扎一样疼,还患有骨质增生、腰椎间盘突出、颈椎病、头晕、产后风等十多种病。一九九六年修大法后,这些病全都不治而愈。

一、大法化解了我与家人的冤怨

得到宝书《转法轮》后,我一看这书太好了,这个法太好了,我一定要学下去,我还要叫更多人来学。那时整个县城只有我们五、六个人学,早上我们一起到体育场炼功、洪法,炼完功一起到我家学法,经常吃过饭一起下乡洪法、教功。慢慢的炼功的人就多起来了,县城里分了好几个炼功点。炼功没多少天。丈夫跟我吵架,吵得还很凶(以前他不敢跟我吵,都是我吵他)。我想起自己是学大法的,不能跟他一样,我得忍。于是,我就背师父的经文:“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1]我背到第五遍时,也不知咋回事他不气了,这是大法的威力。

我母亲生了六个子女,我排行老四,打小母亲就看不上我,说我长得丑,关公脸,不象个女孩。一次母亲的腿摔断了住医院,母亲经常骂我,啥难听骂啥。我要是隔了一天去看她,她会拉着脸说:“你来干啥?看看你娘死了没有?”我要是天天去看她,她又说:“你这个闺女快烦死我了,快点滚,滚,滚!”叫我觉得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

一次,母亲叫我去给她买火烧夹凉粉,指定得买谁家的,我出去转了一圈没找到这家,就在别处给她买了个回去了。谁知到医院刚递给她,她接过火烧就气呼呼的扔出去了。当时,医院里的人都看不下去了,我忍住泪回家了。边走边委屈的想:你的两个儿子、儿媳都不管你,你不是也没办法吗?我就对妹子说我要出去進货,得六、七天才能回来(其实是不想去看我娘)。

回到家,我就拿起《转法轮》学法,看到师父讲:“为什么遇到这些问题?都是你自己欠下的业力造成的,我们已经给你消下去无数无数份了。只剩下那么一点儿分在各个层次之中,为提高你的心性,设的一些魔炼人心、去各种执著心的魔难。这都是你自己的难,我们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让你过的去。”[2]学到这儿我突然觉得我错了,我不能这样对待我娘,我要善待她,我要慈悲对待她。母亲出院后,她要啥我就给她买啥。有一次,她想吃苹果,我就给她买最好的,最大的。买回来后,把苹果切成两半,用勺子把籽核挖掉,刮成细末儿喂给她吃,我整整喂了她一年,直到她不吃了。她生气骂我时,我尽量做到不生气、不动心。还劝她说:“娘啊,你再骂我时别动气,你气病了不还得住医院吗?那不还得受罪?谁叫你生了我这个笨闺女呢,以后你想叫我干啥别叫我猜,直接跟我说!”按照大法法理做,善解了我和母亲之间的怨缘。

我在娘家时就和我哥哥、嫂子不说话,矛盾很深。学法后,我想这个法这么好,我整天出去给别人洪法,自己的哥嫂倒不说话,这哪象炼功人啊!于是我就主动跟哥嫂说话,也买了大法书送给他们,迫害开始后,他们就不学了。

有一次,我哥问我借两千元钱,后来还了五百,还差一千五一直没还。过了几年,我儿子上学需要钱,我见我哥跟他提了钱的事。谁知,我哥回家跟嫂子和侄子一说,他们三口提着棍子就去娘那儿找我,说要打死我。第二天娘跟我说了哥嫂要打我的事,我说凭啥打我?娘说你不要钱会打你?我一听,娘这是向着儿子说话呢!我说:“娘,俺挣点钱也不容易啊,他们都是黑睡大明起,俺俩口天天起早贪黑的,晚上忙到大半夜,早上三点多就得起床,卖那三朵盘头花才挣五毛钱。俺那钱又不是拾的、贪的!”谁知我娘却说:“你给他的太少了,你多给点他不就不打你了?”我一听这话起身就回家了,这也太偏心了。

回家后,一位同修来了,看我过关就给我讲了个故事,大概就是哥哥前世欠弟弟的,这世无论哥哥给多少,弟弟都不高兴,因为账没还够。我听了这个故事明白了,一切都不是无缘无故的,就把这事放下了,不生气了,钱也不要了。

又过了一年,我哥又问我借钱,这次要一万元。我说我没那么多,只有五千。我哥说:“不行你给我借!”没办法,只好又跟朋友借了五千。我拿着一万元钱回娘家去,我娘听说了,这次算说了句公道话:“可不敢再给了,这一给就掉井。”弟弟在一边也说不能给。我说:“没事,他花就花吧。”我把这利益心放下了,没想到一年头上,我哥把钱还回来了。还钱时,我从还的一万元中抽出了一千块钱递给哥说:“哥,这一千块钱你花吧。”从此以后,哥嫂和我们几个弟兄姊妹的关系都好了。

二、修心性闯过家庭魔难

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集团迫害大法,我因为护法被关了两次拘留所。丈夫很害怕,天天有事没事就跟我吵架,我强忍着,但心里不平衡,有时也回他两句。我娘和我女儿说我过去那么厉害,现在怎么了,怎么那么怕他?我说我学大法的,不跟他一样。

师父经常叮嘱我们多学法,我就听师父的话天天坚持学法、炼功。记得有一次,他又吵架,这次他吵着要和我离婚。我想离就离吧,反正这么过着也没意思。我俩就去民政局办手续,谁知民政局不开门,我想这是不叫离婚。我就回门市部,到门市部我就坐下来学法。当我读到:“他可不只是表面上跟你干,心里对你还挺好,不是这样的,真的是发自内心的生气。因为业力落到谁那儿谁难受,保证是这样的。”[2]师父还说:“在修炼中,在具体对待矛盾的时候,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还有一个问题,在矛盾当中,牵扯一个业力转化的问题,所以我们在具体对待的时候,应该高姿态,不能象常人一样。”[2]我还读了一会《明慧周刊》,刚好看到有一篇文章和我遇到的事相似,我明白了法理,向内找,我找到对丈夫的怨恨心、疑心、显示心、对他有很强的控制欲。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我就起身关门回家。

谁知我刚進门,他就提着我的名字喊:某某某我今天要砍死你!桌子上放着两把刀。当时我却很平静的说:“某某,今天你先别砍我,这有一篇文章写的真好,我给你读一读吧,你听了之后再说吧。”他却不依。我说:“我以前脾气不好,现在我修大法了,虽然我修得不好,但是我变没变,你心里最清楚。但是你要我来个180度的大转弯,也不现实。就好比你喝酒吧,你能不能改?”他大声说:“不能改!”“就是呀,你一个瘾好还不能改呢,何况人的脾气、秉性呢!你得叫我慢慢改。”那天师父给了我智慧,就这样,一场吵闹平息了。

中共迫害大法前,我家就是个学法点,那时丈夫也很支持。迫害后,丈夫害怕我出事,不叫同修来我家,还扬言谁来家就骂谁。偶尔有同修来家他就不高兴,脸阴沉的难看,给我压力也很大。他还没事找事,只要见我跟同修接触就对我横挑鼻子竖挑眼的。我想这不行,我得开创环境。我就跟他讲道理:你不叫同修来咱家,同修来了,你板着个脸,你叫我往哪儿站?咱家里有事了,同修都来帮忙,也不吃咱的,也不喝咱的。以后你这样不行,必须得叫同修来。

二零一六年过年期间,一天晚上他在亲戚家喝醉了,回家时他摔倒了,脸上磕了一块。当时我不知道,我在门市部。我回家后,一看他在沙发上睡着了,也没吱声,怕他醒了。到晚上同修来发正念了,他醒了,非常生气的提着我的名字问我做饭了没有?我说:“没有,我想着你睡着了,等睡醒时给你打碗鸡蛋茶吧。”他开始跟我吵,他坐起来了,我才看见他脸上流血了。我赶紧说:“今天是我错了,我回来该先看看你。”我赶紧给他打来洗脸水给他洗脸,他不洗,开始不依不饶的找事生气。不管他怎么跟我闹,我就是不生气,同时也找出了自己的显示心、妒嫉心、遇事好辩解。同修们走后,他又开始了。我就按师父说的做:“一个不动就制万动!”[3]今天无论你说什么我都要不动心。我就向内找自己哪错了?找到两个心:一个是不善、不慈悲;一个是怕心,因为他总是喝酒找事,我一看他睡着了,心里就想着不叫他,怕他醒了又找事,结果他果真就又找事了。我心里就发正念解体这个怕心。以后他就很少再喝酒找事了。

现在,丈夫不仅不再阻拦我修炼,还帮我做大法的事呢!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