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那:“我不能为了个人利益不发声”

更新: 2021年05月0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五月五日】北京法轮功学员许那(许娜)等十一人已被非法起诉到东城区法院。四月二十二日,在北京东城区看守所,大陆维权律师梁小军会见了被非法关押在那里的许那。

许那生活照
许那生活照

是谁在犯罪?

事后,梁律师发推文说,当局起诉的主要原因“说是往网上发疫情期间的照片和文章”。律师表示,这是在用这个罪名打压言论自由。

二十多年来,中共以“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判了、关押了无数法轮功学员,它先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给这个群体定罪,然后再强调法轮功学员的特殊身份,剥夺他们作为公民的正当权利,包括言论自由、信仰自由以至人身自由。这证明中共在违反它自己制定的《宪法》,在颠倒和破坏先有事实证据再判定是否有罪的法律程序,是中共在违法犯罪,而且犯下了群体灭绝等重罪。

“我不能为了个人利益不发声”

许那曾多次说过,从她个人的经历来看,一九九九年中共发动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以后,仅仅她认识的法轮功修炼者,被迫害致死的就有很多,如,武汉的彭敏;在东北看守所被迫害死的沈剑利,死后中共竟告知家属,她尸骨无存!黄雄在湖南被永久“失踪”;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和许那因同时被捕的李丽,死于房山看守所;与许那同期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女子监狱的年轻女医生董翠芳,年仅二十九岁,被活活虐杀而亡。

许那对律师表示,“我经历过十一种酷刑后,活着走出来。二十二年来,多少人妻离子散,多少家破人亡,多少人被虐、被伤、被致残。仅仅因为一本书,一张光盘,一个破网软件,或者一张写有信仰者被虐致死真相的名单。这是什么样的一个政府?他们要掩盖什么?”

现在,许那与李宗泽等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起诉。许那告诉律师,她第一次被抓时,这些孩子才两、三岁,如今是风华正茂的年轻人,仅仅因为拍摄了几张北京街头最常见的真实照片,将遭遇非法判刑。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

“二十年来,这一切不应该再继续了,这一切应该结束了。”许那说。

许那表示,“我今天被摆在这个位置,我不能为了个人利益不发声,我不能辜负我这些年所受的(法轮大法的)教育。一个正常的人对即使离他很远的不公义事件,都应该有道德评判,这是人之所以为人的责任;如果这样的政府我还认同它,那我就不是个正常的人。”

北京民谣歌手丈夫于宙 死于通州看守所

许那,北京画家、诗人。她家庭条件优越,父亲是国内知名画家,母亲是大学美术教授,本来她可以生活得很好,仅因为信仰法轮大法,讲出真相,就被中共非法关押多次。

二零零一年,许那因收留外地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五年。在这五年间,她遭受了不让睡觉、体罚、高强度负荷劳动、在雪地里冻、关小号遭殴打、不让洗漱达一个多月、洗脑等残酷迫害。

二零零八年中国新年前,许那和她的丈夫、北京知名民谣歌手于宙,在下班开车途中,被中共警察拦车绑架,非法关押在北京通州看守所。仅十一天后的除夕夜,原本健康的于宙被迫害死于看守所,死后家属不许接近遗体,并被告知看守所的监控设备损坏,无法记录于宙死时现场的实况和死因。

于宙和许那
于宙和许那

但是有媒体记者网上披露,于宙的死因,是被警方指使恶人殴打致死。

十几年后,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中午时分,正在家中画画的许那被北京市顺义区空港派出所警察,和北京市国保绑架至东城看守所。截至目前,许那已被非法关押近一年。已失去母亲的她,再次身陷囹圄,家中仅剩下八十多岁的老父亲。

大法修炼者的感召

梁小军律师在他的推特中写道,“许那作为一个画家、自由撰稿人,她的学识、她自身的悲惨遭遇和坎坷命运,带给她一种深敛于内心的睿智、良知与勇气。”“残酷环境之下,她淡泊名利。她本应有的名气与影响被民间社会所低估,却为官方所不敢轻视。每次会见她,于我,都是一种聆听与学习的过程。”

法轮功学员从真、善、忍大法中修炼出的精神风范,在感染着周围的人,律师呼吁外界及媒体关注许那的处境。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