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实修中归正自己 腿不疼了

更新: 2021年05月0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五月八日】就在黄历新年前,我的左腿膝盖又肿又疼,当时自己也没在意,觉的过几天就好了,以前身体上也出现过病业假相,但是学学法,时间不长自己都能闯过来,也就没当回事。可是过完年后,不但没好,还更加重了疼痛,腿像灌了铅似的,走路都走不动了,疼的钻心,坐下就起不来,需要家人拉起来。

女儿要我去医院检查,丈夫和儿子说我缺这缺那的,顿时我就觉的需要警觉了,开始找自己,想是不是忙于常人的过年,耽误了学法,还是美国大选这事自己陷入其中,还是利益心太重了等等,找出了一堆人心,也找同修学法交流,可就是不见好转,自己也觉的很困惑,觉的我也学法,也交流,怎么就是不好了。

这时,我想起了前几天,为利益跟我丈夫争执过。

我丈夫哥俩开了个小厂子,大哥主外,我丈夫主内,一干就是二十年,这些年来一直就是钱上大哥说了算,给我们多少,我们就拿多少,也没计较过,觉的自己是修炼人,表面上好像是不计较,可是心里根本就没放下这个利益。

过年期间,家里常人跟我说,大哥瞒着我们给他的儿女买了门头房,好几年了,谁都不知道。还有顶账房给了他女儿,他儿子名下有好几套房子,说好的给我们一套顶账房,没给就罢了,还给了他女儿。听了这些,心里就过不去了,忿忿不平,觉的大哥有些过份。心里那个苦,说吧,怕同修笑话,不说心里又放不下,碍于面子(常人心),就把这颗心掩盖起来了。真是要你放下这个心的时候,看你动不动心,心里又苦又累,越是放不下,就越遇到关于这方面的事。

丈夫回家,我终于忍不住了,跟他理论这事,越说越生气,觉的大哥不应该这样对我们。可是我丈夫看到我这么生气就越平静的说我,“你还是个炼功人呢!就这点心性,修这么多年了还不如我呢,缺你钱花了吗?还是没房子住了?还是没车开了?你要那么多钱干什么?”这时我更生气了就说:“你说我要钱干什么,儿子刚刚上大学,不用钱?以后还得买车买房。”这时我丈夫哈哈一乐说:“你不是整天跟我说,人各有命吗?该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你也争不来,大概就不是你的。”

这时我警觉了,是师父在用他的嘴点化我呀,快把心归正过来吧!心里也知道作为一个修炼人不应该这样,可心里那火就是压不住,中了旧势力的计。可是当时就是悟不到是自己这颗利益心应该修去了,应该提高层次了,是师父利用这事给我去这利益之心。

当把心放下了,再回头看看,自己要不学法的话,在利益当中活的该多累呀,放下了这个利益心,我的腿也觉的好了很多,身心也轻松了。

可是没过几天,我的腿就又开始疼了,这次更厉害了,肿的也很大,心里有些烦躁,觉的怎么好了又返上来了。有点无奈,迫使自己静下心来,找自己还有哪些心没放下,一找自己很多心都有,一时不知怎么修了。听同修的交流文章借鉴一下吧!觉的跟同修差距很大,听着听着,觉的自己也应该踏踏实实的修自己了,坚定信念,从自己的日常生活中,一思一念中开始修。

从那天开始,我就按时早上参加集体炼功,由于膝盖肿的厉害,第四套功法蹲不下,也就不标准,但是都坚持炼完。就在我定下要修一思一念时,第一天就碰到了好几件事。

在丈夫的弟弟家,小姑子给弟媳捎买的化妆水,说是国际名牌,还说大嫂也买了一样的一套化妆品。我在一旁听了心里那个不舒服,这时我立刻找自己,为什么不舒服?什么心让我不舒服?妒嫉心,意识到了就去掉它,不再要这个不好的心,顿时觉的心里一阵轻松。

紧接者邻居家的侄媳妇,让我给捎件衣服干洗,说先给我钱。弟媳妇开玩笑的说“先别给你婶钱,给她钱她就花你的。”这时我立刻回了她一句:“是啊,你要先给我钱,我现在正缺钱,我可给你花了。”明知道是开玩笑的话,可是心里就是不舒服。觉的丈夫姊妹四个就我家钱少,心里总是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其实就是修炼人要去的人心,心想今天就把这些不好的心一起修去,归正自己,做一个真修弟子。

就这样一天修下来,觉的轻松许多,晚上听师父讲法,师父说:“一个人的心性低,他的层次就低。”[1]这句法顿时打入我的脑海里,贯通全身,那种感受无以言表。顿时感到头脑清晰,深有感触的自言自语说:“噢!原来是我心性太低了,层次就低,层次低了,当然也就制约不了身体上的不正确状态,包括行为。”心想以前师父的这句法整天挂在嘴边,跟同修交流,为什么就没这感受呢?就是没把自己溶入法中,没实修自己,也就没有这种感受。

第二天,继续在日常生活中修一思一念,不知不觉的腿就好了,像卸掉了十多斤,身心轻松。通过这件事使我真正明白,只有实修自己才能闯过关难,才能堂堂正正的证实法的超常和美好。

以上是最近发生在我身上的一点事,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