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乡赶集讲真相 数九寒冬救人急

更新: 2021年05月1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五月九日】北方的冬天,干巴巴的冷,二零二零年進入数九节气,更是严寒的极致。时间过的真快,转眼一年就到了岁尾。想想庚子年真是不同寻常的一年,一场中共病毒使世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瘟疫还在蔓延,作为大法弟子,让我感到使命的沉重,“大劫已近兆不祥”[1],救人刻不容缓。

自从上半年疫情趋缓解封之后,我就和同修配合,一直在乡下大面积的发真相资料,因为怕瘟疫再爆发,就抢时间救人。赶在瘟疫到来之前,发完真相。发完最后一次的时候已经是十一月十五日了,给千家万户都送去了救命的真相,心里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在家稍作调整,我一想,现在的时间太珍贵了,救人不能停留,就又开始面对面讲真相。说起在大街上面对面讲真相,我已经有十五年的时间了。近年还经常下乡赶集讲真相,我们这是一个农业县级市,下乡赶集是个讲真相的好机会。

乡镇集市讲真相

我是同修中最早开始下乡赶集讲真相的人之一,今年还有其他几个同修配合一直在乡下赶集讲真相,他们有一辆专车,但是已经没有空位子了,我要下乡赶集,就得自己坐车或打车。

我市最南面是一个大的镇子,属于半山区,去那里得有一百六十多里的路程,那里的集市我还没有去过,其他几个同修也没去过,我一直惦记着那里的众生,决定去那里赶集救人。

乡下十天一个集市,那个镇子是逢二的赶集日,十二月初的那个集,我约了同修B和我一起去,同修B家也住在我市南面的一个镇子上,去她家只有五十里的路程,是去最南面那个镇子的必经之路。头一天晚上我到她家住下了,准备第二天早上打车去赶集。早上起来之后,一看外面很冷,路途又远,心想集市不一定有多少人,就没去。我俩就在她们镇子上讲了一上午的真相,我就回来了。

回来之后的几天,我就在街上讲真相,又到了那个镇子的赶集日,我还想去赶集,但又有点畏难心理,心想:天冷路远还得折腾,在哪儿讲真相不都是救人吗?就在犹豫不决的时候,早上发六点的正念,忽然在天目中出现一群鸡,晃荡着鲜红的鸡冠子,瞅着我欢跳而过。我一下就明白了,这是师父点化我,不能错过赶集的机会呀!那里没有大法弟子讲真相,路远也得去呀!

发完正念,我马上给同修B打电话,叫她在家等我。到了她家,我俩打车去了那个镇子。第一次来这里赶集,集市上的人还真不少,我带了真相护身符,每讲完一个,就送给他们一个护身符,告诉记住九字真言。众生都乐呵呵的选择了三退。有一个老头,我问他知不知道三退保平安的事时,他说知道,我说有人跟你说过,你退了?他说没有,我说,那你咋知道的?他说,我看过发的小册子,我一听他看了真相资料之后全明白了,一问他,他还戴过红领巾,一讲三退,他就痛快的答应退了。

给他讲完之后,我心里一阵的欣慰,因为今年我和同修配合来这里发过真相,这里路远偏僻,来这里发一次真相特别不容易,我们突破了人心,把这里的村屯林场都发到了。听到众生的反馈,真是高兴,以前只注重面对面讲真相,不重视发资料,疫情出现之后,让我转变了固有的观念,放下自我,开始大面积的在乡下发真相资料,这也是师父通过世人的嘴鼓励我们哪种救人的方式都不能落下,要把真相传遍世间的每个角落。

我和同修在这里讲了两个小时的时间,退了五十多人,就坐车回来了。

到了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下旬,有一个在外地打工的男同修回来了,他有私家车。经过同修与他交流,他也能出车下乡赶集,这样,我们这儿下乡就有两台专车了。同修说下乡赶集缺人,约我一起下乡赶集讲真相,这样我们整体配合,有了专车就方便多了,想去哪里救人就去哪里。

另一位司机同修还弄到一张下乡赶集的时间表,不仅乡镇有集市,也有大的村屯集市,村屯集市的路,两位司机同修不太熟悉,我在乡下发了大半年的真相资料,乡下的路我都熟悉,这样我就成了导航。

乡下每天有两个或三个集市,我们四个同修一组,偶尔也有三个人一组的时候。两台车各跑一个集市,每次去的时候我都带上真相护身符,刻有九字真言的小葫芦挂件儿,真相优盘等,同修有时也带着真相小册子。不同的人给不同的东西。司机同修把车停在外面,每次定好几点集合,到时间就赶紧回来,我们一般都是一个半小时或两个小时的时间就结束,多的时候四个人能劝退一百多人,少的时候也能劝退几十人,每次都安全的返回。

村屯集市讲真相

乡镇的集市是常去的地方,可是还有村屯的集市没去呢?年前我决定和同修把乡下的各个集市都走到,不能落下一个地方。

修炼不是做事,是在做事中修心。在这个过程中,当我梳理自己的一思一念时,还是发现了人心,比如当我要去那些没去过的集市时,怕心和安逸心就会在心中泛起,试图阻挡自己发出的正念,而找一些开脱自己的理由说:以后再去吧,在哪讲还不一样呢?旧宇宙为私的本性狡猾的阻挡着真我达到新宇宙为他的标准。修炼就是这么玄妙,当我清醒的审视自己时,正念占了上风,心中只有责任,救人没有了阻挡,就是勇往直前。

一天我带路,司机同修开车,我们一行五人去了百里之外的一个集市,这是一个上百户的村子。走的是近路车还开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才到达目地地。

这天,天儿特别的冷,一般村屯的集市都属于小集,这个集市也一样,远远的望去,只有为数不多的商贩摊位,稀稀拉拉的赶集村民,我们四个同修下车,见人就讲。接近十点的时候,赶集的人渐渐的多起来了,看到走过来三个女学生,我赶紧递上优盘,其中两个是中学生,一个是小学生,她们高兴的接了过去,边走边跟她们讲真相,告诉她们回家用手机和电脑上网,这里面有躲瘟疫保平安的办法,还有在国内看不到的新闻和真相,并讲了三退,最后让她们记住九字真言,她们痛快的答应退出邪党团队组织,还告诉了我她们的真名。

期间,我和同修讲看到学生就讲,因为已经放寒假了,集市上有学生,他们都毫不迟疑的选择了三退,看着这些鲜活的生命得救,我在想:真的哪里都得去呀!如果众生不能得救,我们得有多大的责任啊!

有个七十多岁的老头,耳朵有点儿背,我只好贴近他的脸说:大叔,你挺好的吧,问你个事,你也念过书吧?他说念过。上学的时候,是不是戴过红领巾?他说戴过,入过团吗?他说入过,入没入过党?他说党也是。我赶紧说:大叔,快退了吧,现在全中国人都在做三退保平安呢?三退就是退党、退团、退队,你入这三样儿的时候,都举手宣过誓,把一生交给共产党,宣誓就是发誓,誓是不能随便发的。共产党什么坏事都干,咱的命可别交给它,今年瘟疫来了,瘟疫就是针对中共邪党来的,是天要灭它了,神佛要灭它,更大的瘟疫还在后面呢?你入过党团队就是它一伙的,赶紧退了,归神佛管,归法轮大法管。法轮大法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个字就能平安躲过劫难,以后有多大的灾难都跟你没有关系了。老人痛快的答应三退了,我还给了他一个小葫芦挂件儿,祝他健康长寿,他高兴的走了。

同修在远处看到我跟他讲真相的时候,脸都快贴在老头儿的脸上讲了,因为他年纪大耳背,讲的时候,还得放慢语速,大声说话,让他听清楚听明白,为了救人,只有放下一切人心,才能把人救了。

我们在这儿讲了大约有两个小时的时间,退了一百多人,就开车回来了,虽然集小,收获却不少,真是不虚此行。

第二天,我又带路去了一个有着几百户人家的大村子集市,来这地方我是有心理压力的,因为听别的同修说过:以前同修一来这儿发真相资料,就出事,说这个地方的人不好救,邪恶因素多。我一想那也得去,我们是大法弟子,可以发正念灭邪恶呀!去之前,我求师父给这个地方下个罩儿,灭尽一切干扰大法弟子救人的邪恶因素和旧势力。在去的路上,不停的发正念,并提醒同修要理智,注意安全,能讲就讲,不能讲就赶紧撤,千万不能掉以轻心。

来到这儿一看,虽是村子的集市,人还不算少,讲起真相感到真是有点吃力,不听的人很多,但来了也不白来,还是有不少听的,有的人一讲就同意三退了。时间过去了一个多小时,我正聚精会神的和一个人讲真相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男的大吵大嚷:你们还有完没完了,再讲就都给你们抓起来,嘴里还骂骂咧咧的。这时我看见很多人的目光都投向了我和旁边的同修,我赶紧把讲了一半儿真相的那个人讲完,示意同修赶紧离开这里,不能在这里停留了。找到司机同修,我们就开车顺利返回了,虽然有一点干扰,一算人数,我们四个同修还是劝退了七十六人。

二零二一年一月中旬,我省再爆发疫情,各个县市又布防疫情实施管控,当我们马不停蹄的刚把几个村屯的集市赶完之后,我们这儿的乡下各个村屯就封闭管理了,我惊讶于疫情来的如此之快,好在我们抢在了时间的前面,把所有的集市都走到了。

突破管控 多救人

我市虽然没有病例,但一实施疫情管控,把人封闭在家里,就等于把人都画地为牢了,这是对大法弟子救人的严重干扰,我感到了救人的艰难。

刚刚开始管控时,我和同修还是去了几个乡镇政府的集市,看到还有少数的摊贩和赶集的农民 ,但是已经有当地派出所的警察和疫情防控人员开始驱赶人群了。我和同修趁机还是讲了点儿真相,但下乡救人也有点儿难了。

俗话说:“腊七腊八,冻掉下巴。”在东北这两天是一年之中最冷的时候,腊七那天我约了司机同修拉着我和同修B去了我市最东边的那个镇子。那是一个大镇,镇子上的人多,是出城公路的必经之路。来往的车辆还是可以走的。我想去看看,临近年关了,还是会有买年货儿的人,能讲真相就讲,不能讲就回来。

行驶在通乡的公路上,看到路两边的树上结满了白色的结晶体,今天是零下二十九度,天儿特别的冷了,路过的村庄已经都是封闭状态,有人的就是防疫管控人员,严格检查,防止陌生人進村。

到了镇子上,防疫宣传的高音喇叭不停的播放着注意事项,警车和防疫车来回的巡逻着,看到街上还是有一些人,司机同修就把车停在远处等着我俩,我和同修進到镇子里,寻找有缘人讲真相。讲了大约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我们俩劝退了三十多人,因为总有警车巡逻,我们就离开了。这么难的情况下,我和同修没想到还能劝退这些人。幸好我们来了,是师父帮了我们,多难也有能走通的路。

腊八这天,我决定再去北面的一个大镇上看看,我断定那个镇子上人能多,去了能多讲点儿,因为那里没有同修。虽然乡镇政府已经设了防疫卡点,但有时还可以让农民進去买东西,我们趁机能跟進去。这次是司机同修拉着我们三个同修,我和同修B还有一个上班的同修,今天她休息就来了。

这个镇子是东西的街道,我们从东面進入,入口处已经有了防疫卡点儿,值守人员也没问我们,我们就把车开了進去,我让司机同修把车开到最西头儿,他再把车开出去,到外面等我们,我们从里往外讲,讲到东头儿就回家。不出我所料,镇子上稀稀拉拉的真有来回购物的人。

这是一个“风吹雪”的天气,阴冷阴冷的,风夹着雪吹在脸上,一会儿眼毛上就结满了霜,帽子上也全是雪霜。我和同修B南面一个,北面一个,从里往外拉网式的讲,见人就拦下,不错过一个机会。疫情复燃,让我感到众生得救的机会越来越少,我要抓住每一个当下,多救一个是一个,讲完一个赶紧追找下一个目标,我就象在跑着一样的讲真相,因为时间有限,就是抢人。还得不时的瞅着来回巡逻的警车和防疫巡逻车,不敢掉以轻心。

那个跟我们一起来的上班族的同修,因为平时没有时间,讲真相的机会少,就有点放不开,她看我象跑着一样的讲真相,不放过一个机会,带动了她,她也见人就讲,坐在车上往回走时,她还跟我说:“我要向你学习,向你那样主动救人。”我看着她笑了。

腊八这天的天气虽然不好,我和同修冒着风雪严寒和疫情防控的障碍,来到了这里,从里往外的走了一趟,我们三个同修还是劝退了六十人。

第二天,司机同修拉着我们四个同修又到这个镇子上来了一趟,我们还是从里往外讲,这次我们劝退了八十人。

这一次下完乡之后,我们市对疫情防控开始实施道路交通管制,就是变相的封城,我们也出不去了。

这时同修又想到了贴九字真言的粘贴,我们五个同修配合,用了几个晚上的时间,拿着糨子和同修打印出来的彩色九字真言的粘贴,把我们市的东西南北中方位的部份地方贴上了救命真言。贴完之后,我感到我们的空间场特别亮堂。

师父说:“目前人世上已是末后之末”[2];“你们不是来改变历史的,是在历史的最危险中救人的”[3];“讲真相,救众生,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没有你要做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你要做的。”[4]

疫情重,救人急,我们大法弟子拥有的时间越来越少了,谁也不知道下一步会怎么样?让我们珍惜这最后的机缘,抓紧救人不懈怠,不辱使命,兑现誓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五》〈不祥〉
[2]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台湾法会》
[3] 李洪志师父经文:《理性》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