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的美妙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六月十日】我修法轮大法二十多年了,近期才明白向内找、修自己的真正内涵。今天把经历的两件小事写出来,与同修们交流切磋,共同提高。

(一)

二零二一年四月初的一天,我们学法小组在一起学法时,我那本《转法轮》上需要改字的地方有一个字还没改过来。学完法后我就说了一句:回家后我得赶快改过来就行了。

B同修听到后就唠叨开了,说什么这不是小事,要重视起来,要找找是谁做的这本书。我说:“别再说了,我改过来就行了。”她还说个没完。这时我大声呵斥她两句她才不吱声了。几个同修也都不吱声了。

我呵斥了同修后自己并没有多想什么,因为已经习惯了,总是这么心直口快,态度不好,也从没想过对别人有什么伤害。从小组出来后,我问同路的A同修:“大哥,你看我还有哪些不足?”他说:“你爱着急,爱激动,得修修。对待同修要慈悲,有善念。若同修有不符合法的地方,可以指出来。但态度要好,不要大声指责。只要是慈悲,有善念,即使她不接受,你也是符合法的。”“你说的有道理,是该好好修自己了。”

第二天见到B同修,虽然表面上很正常,但我发现她脸色不好,话也少。我意识到自己伤害了她。是不是师父用这件事点悟我争斗心还没去?让同修这么没面子?如果别人这样对待我,我是什么感受呢?不管这件事如何,拉下脸训同修就是不对!越想越觉的自己修的太差劲儿,事做错了,那就道歉吧,要不怎么算是真修呢?

准备去时人心又出来了:我比她大十多岁,若她不理我咋办呢?多没面子呀!可又从法上想:放下一切架子,放下一切自尊,就按法的要求去做,符合大法弟子的标准就行了。至于她怎么对我,那是她的问题,我不必多想。就象讲真相救人一样,我们给对方讲,对方能不能接受那是对方的选择。想明白了之后,我就顶着小雨去同修家给同修道歉。我说:“对不起!”B同修热情的接待了我,一再说:“都是同修,没什么,没什么!”同修这么高境界,我感到自愧不如,也感到很欣慰。

从同修家回来一路上一身轻松,骑自行车好象有人推着我一样,心中生起无以言表的美妙。我意识到这事做对了,符合法。

(二)

学法小组的C同修,修的也不错,大家都很尊敬他。可他就是有点强势,听不得不同意见。我和他发生过两次争执。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学完法后大家交流、交流心得体会,或对某些事物的看法时他的表现给我这种感觉。

通过和B同修发生矛盾这件事,我告诫自己:不要再向外看,一定要向内找,修自己,绝不能再和C同修发生争执。他有不足,那是他应该自己修的,不是我要为他修的。我要找到自己的不足,去掉它。我告诫自己:守住心性,再见面时一定守住心性。

下次小组学法时果然问题又来了。学完法后C同修高谈阔论,滔滔不绝。谈的都是一些负面的东西,都是同修们的一些不足,不是在法理上交流,而是和常人一样在背地里贬低别人,根本不符合法。若是以前我又要说话了,这次我告诫自己:守住心性,即使他说的是我,哪怕骂我,我也要守住心性,别动心。师父说:“视而不见,听而不闻”[1]。我在床上拿起一本《明慧期刊》看了起来。他们谈论什么我真的没入耳。

回到家中,往床上一躺,在似睡非睡中,看到我的空间场有一块黑色的厚厚的坚冰,足有一尺宽、一尺半长,慢慢的自动脱落下来了,溶化了。我顿感全身轻松,非常美妙。我在心里说:谢谢师父!

是我守住了心性,符合了法,师父就加持了我,把我的那顽固的业力消掉了。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2]

下次小组学法时C同修好象变了一个人似的,面带祥和,说的话句句在法上,一看就是个修炼有素的人,以前那种强势的态度无影无踪了。我明白了:一切的表演都是假相,是为我提高而来的。我修上来了,也就落幕了。谢谢师父!

我悟到:炼功不难、学法不难、发正念不难、讲真相也不难,修自己、去执著才是最难的。那种剜心透骨的割舍,那种生生世世形成的人的观念,要彻底抛弃真的是很难。可是当你真的下决心放下的时候,那种所得、那种提高的美妙,那是用多少钱也买不到的。这只有实修才会有的收获!

一点粗浅认识和体悟,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功》〈第三章 修炼心性〉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